白夜行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夜行》(日语白夜行びゃくやこう Byakuyakō)是根據同名的日文小說改編的日劇,原著是東野圭吾。

摘錄[编辑]

  • 第一集
「殺了你父親的犯人,肯定也在哪裡作著一個壞的夢。就算那人能夠逃脫,真正的懲罰還是能達到本人的心靈和記憶。」谷口真文。
「說了一個謊言的話,就會不斷地說謊,那樣的人生是沒有未來的。在老天爺的眼下幹壞事,只有自取滅亡。」笹垣潤三。
「每天就像是活在水溝一樣的我,是亮君你讓白花綻放在那裡的。對於活在這世上覺得沒有一件事是好事的我而言,因為是亮君你教會了我怎麼笑。最關鍵的時候,是亮君在那時救了我。亮君,謝謝。我那時真的好高興,覺得活在這個世上真好。」雪穗。
  • 第二集
「殺人犯,正確的說應該是嫌疑犯,那樣的一個孩子是不容易在世間生存的。也許對你來說有可以回憶的部分,但對那個孩子來說,那些以前的問題,或許該說是一段無法跨越的過去。」谷口真文。
  • 第三集
「我找到了一個夢想,可能妳會笑我,我想成為白瑞德那樣的人。用盡智慧,跑遍全世界,賺很多錢,把這些錢拿來給妳盡情享用。就像白瑞德為郝思嘉做的事情,為了讓她逃亡而準備馬車。那個不公平的人沒有給妳的東西,不管是什麼我都會給妳,這就是我的夢想。其實讓我有這個想法的,是我兒時想成為海盜的願望,白船長的樣子和海盜很像。如果能實現兒時的夢想,那我的人生也算不錯了。為了實現夢想而死,是很幸福的事情。」亮司。
  • 第四集
「亮對我來說,是這個世界上最能讓我信任的人,覺得亮的每句話都能讓自己變得自由些。」奈美江。
「相信了也會被背叛,什麼時候會被誰背叛,事先預想沒什麼意義。」亮司。
  • 第五集
「十一歲的時候,我們相遇了。為了保護雪穂,我殺了我父親;為了袒護我,雪穂殺了她母親。為了掩蓋罪行,我們約定好相互裝作陌生人。但是,七年後,我們兩個再次相遇,約定在未來的某一天,兩個人再一次走在太陽底下。然而那只是讓我們加深罪孽地活下去而已。」亮司。
「如果雪穂不幸福的話,那麼我的死就沒有任何意義了。」亮司。
「雪穗,知道嗎?從地球上是看不到月球的反面的,那閃著光輝的表情背後又是怎樣一張臉呢?我們是看不到的,有些不一樣吧,因為我們看到的是照片。也許我只是不想知道而已,不想知道隱藏在月亮背後妳的臉。」亮司。
「月亮的背面是沒有一絲曙光的,沒有一點點溫柔、溫暖、美麗,但是雪穗,傷害我之後離去就是妳的手段,和往常一樣,妳的溫柔,還有那無理的任性,即使只有一次也好,我只想要像個幸福的孩子那樣向妳撒嬌。」亮司。
  • 第六集
「雪穗,白夜,是被剝奪的夜晚?還是被賦予的白晝?將夜晚偽裝成白晝的太陽,是出於惡意?還是出於善意?」亮司。
「妳是我的太陽,是白夜中浮現的太陽,是唯一能拯救我心靈的人。」亮司。
  • 第七集
「雪穗,我的未來已經無法和妳走在一起了,就算我們相遇了,對妳而言也不會是幸福吧?所以,我想要活下去,只是想要守護著妳,像幽靈一般的存在。」亮司。
「雪穗,我們太醜陋了吧?醜陋得讓每個人都轉過身去,正因為讓眾人鄙視的醜惡,所以才讓我們緊緊的相擁在一起。」亮司。
  • 第八集
「這樁婚姻是賣春,如果拿不到錢的話什麼意義都沒了。」雪穗。
「知道槍蝦嗎?槍蝦就是會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挖洞,然後在裡面生存,不過在洞裡還有寄居著的傢伙哦。有一種魚叫蝦虎魚,然而平時蝦虎魚經常待在槍蝦的洞口,敵人來的時候就搖尾巴,可以讓槍蝦知道,好像是相利共存吧,就是指相互間為了讓對方生存下去,而去協助對方。」笹垣潤三。
「雪穗,無論什麼時候死都無所謂,因為我很幸福。」亮司。
  • 第九集
「雪穗,我覺得已經流失的過去碎片,是不可能全部一一拾起的,因為即使拾起來,也會消失的。總有一天我會出海,為了妳的未來。」亮司。
「妳是那種即使想養寵物,又怕麻煩,而不願意照顧的類型吧?結果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吧?不是嗎?」亮司。
「請告訴孩子們,真正的懲罰是會留在心和記憶中的。吞噬下的罪惡侵蝕著靈魂,不久後,連身體、生命都被吞噬。請在那之前,請轉告父母,來自一個幽靈的遺言。」亮司。
  • 第十集
「雪穗,妳母親說我們無藥可救了。我想用我的方式把妳帶到光明的地方,但是,越是想把妳帶出去越是把妳束縛了起來,現在我會這麼想,但是,對不起,我已經不明白了,我不知道其他愛的方式。」亮司。
「就像守護著殺人現場,妳也在以妳自己的方式保護兒子吧?雖然是非常痛苦的事。妳保護著兒子,也是在增加自己的罪孽,不是嗎?」笹垣潤三。
「那孩子仍在彎路上前進,是我把他推上去的,我也只能讓他走上那樣的人生道路,對不起。」桐原彌生子。
「母親就像是仙人掌一樣的人,丈夫死了以後就一直一個人生活下來,不像她外表看上去那樣,其實是很堅強,嚴厲、率直、很尖銳,一直都保護著我,是個知道真正堅強和善良的人。」雪穗。
「懂得去殺人,就不可能不懂得去自首。可以去欺騙算計別人,就不可能不會考慮他人的人生價值。從一開始他倆就是明知故犯,妳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不應該有這樣的錯覺。如果,有人需要和他倆一同被譴責的,那個人就是我。沒能將他倆緝拿歸案的,是我。」笹垣潤三。
  • 第十一集
「亮,我想要還給你的,有陽光照射的地方,想讓那天的花再次呈現,我不想放棄那天你給我的夢想。因為你說我是你的太陽,我想回報那天你說的那句話。」雪穗。
「其實一直是知道的,你一直在遭受懲罰。作著自私的美夢,將你困在通風管身處的人,是我。明天若是你出現的話,我們就可以在太陽底下一起走了,一起走上死刑台。」雪穗。
「索取的人生可能比奉獻的人生來的更為艱辛。說無論做什麼都要幸福的人生,活著就像懲罰一樣。唐澤小姐連這種幸福也永遠消失了。」谷口真文。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