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夜行》(日语白夜行びゃくやこう Byakuyakō)是根据同名的日文小说改编的日剧,原著是东野圭吾。

摘录[编辑]

  • 第一集
“杀了你父亲的犯人,肯定也在哪里作著一个坏的梦。就算那人能够逃脱,真正的惩罚还是能达到本人的心灵和记忆。”谷口真文。
“说了一个谎言的话,就会不断地说谎,那样的人生是没有未来的。在老天爷的眼下干坏事,只有自取灭亡。”笹垣润三。
“每天就像是活在水沟一样的我,是亮君你让白花绽放在那里的。对于活在这世上觉得没有一件事是好事的我而言,因为是亮君你教会了我怎么笑。最关键的时候,是亮君在那时救了我。亮君,谢谢。我那时真的好高兴,觉得活在这个世上真好。”雪穗。
  • 第二集
“杀人犯,正确的说应该是嫌疑犯,那样的一个孩子是不容易在世间生存的。也许对你来说有可以回忆的部分,但对那个孩子来说,那些以前的问题,或许该说是一段无法跨越的过去。”谷口真文。
  • 第三集
“我找到了一个梦想,可能你会笑我,我想成为白瑞德那样的人。用尽智慧,跑遍全世界,赚很多钱,把这些钱拿来给你尽情享用。就像白瑞德为郝思嘉做的事情,为了让她逃亡而准备马车。那个不公平的人没有给你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给你,这就是我的梦想。其实让我有这个想法的,是我儿时想成为海盗的愿望,白船长的样子和海盗很像。如果能实现儿时的梦想,那我的人生也算不错了。为了实现梦想而死,是很幸福的事情。”亮司。
  • 第四集
“亮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能让我信任的人,觉得亮的每句话都能让自己变得自由些。”奈美江。
“相信了也会被背叛,什么时候会被谁背叛,事先预想没什么意义。”亮司。
  • 第五集
“十一岁的时候,我们相遇了。为了保护雪穂,我杀了我父亲;为了袒护我,雪穂杀了她母亲。为了掩盖罪行,我们约定好相互装作陌生人。但是,七年后,我们两个再次相遇,约定在未来的某一天,两个人再一次走在太阳底下。然而那只是让我们加深罪孽地活下去而已。”亮司。
“如果雪穂不幸福的话,那么我的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亮司。
“雪穗,知道吗?从地球上是看不到月球的反面的,那闪著光辉的表情背后又是怎样一张脸呢?我们是看不到的,有些不一样吧,因为我们看到的是照片。也许我只是不想知道而已,不想知道隐藏在月亮背后你的脸。”亮司。
“月亮的背面是没有一丝曙光的,没有一点点温柔、温暖、美丽,但是雪穗,伤害我之后离去就是你的手段,和往常一样,你的温柔,还有那无理的任性,即使只有一次也好,我只想要像个幸福的孩子那样向你撒娇。”亮司。
  • 第六集
“雪穗,白夜,是被剥夺的夜晚?还是被赋予的白昼?将夜晚伪装成白昼的太阳,是出于恶意?还是出于善意?”亮司。
“你是我的太阳,是白夜中浮现的太阳,是唯一能拯救我心灵的人。”亮司。
  • 第七集
“雪穗,我的未来已经无法和你走在一起了,就算我们相遇了,对你而言也不会是幸福吧?所以,我想要活下去,只是想要守护着你,像幽灵一般的存在。”亮司。
“雪穗,我们太丑陋了吧?丑陋得让每个人都转过身去,正因为让众人鄙视的丑恶,所以才让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亮司。
  • 第八集
“这桩婚姻是卖春,如果拿不到钱的话什么意义都没了。”雪穗。
“知道枪虾吗?枪虾就是会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挖洞,然后在里面生存,不过在洞里还有寄居著的家伙哦。有一种鱼叫虾虎鱼,然而平时虾虎鱼经常待在枪虾的洞口,敌人来的时候就摇尾巴,可以让枪虾知道,好像是相利共存吧,就是指相互间为了让对方生存下去,而去协助对方。”笹垣润三。
“雪穗,无论什么时候死都无所谓,因为我很幸福。”亮司。
  • 第九集
“雪穗,我觉得已经流失的过去碎片,是不可能全部一一拾起的,因为即使拾起来,也会消失的。总有一天我会出海,为了你的未来。”亮司。
“你是那种即使想养宠物,又怕麻烦,而不愿意照顾的类型吧?结果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吧?不是吗?”亮司。
“请告诉孩子们,真正的惩罚是会留在心和记忆中的。吞噬下的罪恶侵蚀著灵魂,不久后,连身体、生命都被吞噬。请在那之前,请转告父母,来自一个幽灵的遗言。”亮司。
  • 第十集
“雪穗,你母亲说我们无药可救了。我想用我的方式把你带到光明的地方,但是,越是想把你带出去越是把你束缚了起来,现在我会这么想,但是,对不起,我已经不明白了,我不知道其他爱的方式。”亮司。
“就像守护着杀人现场,你也在以你自己的方式保护儿子吧?虽然是非常痛苦的事。你保护着儿子,也是在增加自己的罪孽,不是吗?”笹垣润三。
“那孩子仍在弯路上前进,是我把他推上去的,我也只能让他走上那样的人生道路,对不起。”桐原弥生子。
“母亲就像是仙人掌一样的人,丈夫死了以后就一直一个人生活下来,不像她外表看上去那样,其实是很坚强,严厉、率直、很尖锐,一直都保护着我,是个知道真正坚强和善良的人。”雪穗。
“懂得去杀人,就不可能不懂得去自首。可以去欺骗算计别人,就不可能不会考虑他人的人生价值。从一开始他俩就是明知故犯,你不用承担任何责任,不应该有这样的错觉。如果,有人需要和他俩一同被谴责的,那个人就是我。没能将他俩缉拿归案的,是我。”笹垣润三。
  • 第十一集
“亮,我想要还给你的,有阳光照射的地方,想让那天的花再次呈现,我不想放弃那天你给我的梦想。因为你说我是你的太阳,我想回报那天你说的那句话。”雪穗。
“其实一直是知道的,你一直在遭受惩罚。作著自私的美梦,将你困在通风管身处的人,是我。明天若是你出现的话,我们就可以在太阳底下一起走了,一起走上死刑台。”雪穗。
“索取的人生可能比奉献的人生来的更为艰辛。说无论做什么都要幸福的人生,活着就像惩罚一样。唐泽小姐连这种幸福也永远消失了。”谷口真文。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