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泽谕吉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私塾的學生不僅對長者要有禮貌,學生相互間也禁止粗暴無禮。然而在講堂的走廊或宿舍內外往來頻繁的場所,即使遇到教師或學長,也不須恭敬地敬禮,相互行以注目禮即可。學生沒有必要將時間浪費在無益虛飾的事情上,希望各位學子遵守之。
我以身體的健康為後盾,致力於慶應義塾的校務,舞文弄墨,寫出《勸學》、《文明論之概略》、《國會論》等書。我一方面教育莘莘學子,利用演講傳達我的思想,另一方面著書翻譯,雖然忙碌萬分,但我只想盡一份綿薄之力而已。
將滿清政府推翻之後,中國是否能像日本的明治維新那麼成功,誰也不能保證。不過,為了國家的獨立自主,無論如何一定要打倒滿清政府。中國人所要的,究竟是國家的政府,或是政府的國家,我想中國人自己也很清楚。
我之所以將漢學視為敵人,那是因為我深信,在今日開國之際,若是陳腐的漢學占據了少年的腦子,則日本無法進入西方文明之國的行列。因此,我要盡最大的力量拯救他們,將他們引導至我所信仰的原則。我的態度是,全日本的漢學者儘管攻擊我,由我一個人來抵擋他們
除了外交與憲政之外,在我的生涯中仍有三大理想:第一,我希望全國男女的氣質日益高尚,不忝成為真正文明進步國家的國民。其次,希望能用佛教、基督教或其他的宗教使民心祥和寧靜。第三,投下大筆資金,以資研究有形或無形的崇高學理。

福澤諭吉日语福沢 諭吉福澤 諭吉ふくざわ ゆきち Fukuzawa Yukichi1835年1月10日-1901年2月3日),日本明治時期著名的翻譯家、思想家、教育家、東京學士會院首任院長、日本著名私立大學慶應義塾大學創立者、明治六大教育家之一;主張脫亞論,影響了明治维新運動。重要著作有《西洋事情》、《勸學》、《文明論之概略》、《福翁自傳》等。


辦學治校與翻譯著書的理念[编辑]

  • 我的教育主義著重在自然的原則,亦即以數、理兩科為根本,然後發展出萬種有形的實際學問。至於道德方面,我將人定位在萬物之靈,能夠自尊自愛,不做卑鄙之事,不做不道德的事情。不管在什麼情形下都不觸犯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等事,把自己的品性提升至高尚的境地,培養出獨立完整的人格。我定好這兩個基礎之後,專心一意地付諸實行。-----------《福澤諭吉自傳》[1]頁244~245。
  • 私塾的學生不僅對長者要有禮貌,學生相互間也禁止粗暴無禮。然而在講堂的走廊或宿舍內外往來頻繁的場所,即使遇到教師或學長,也不須恭敬地敬禮,相互行以注目禮即可。學生沒有必要將時間浪費在無益虛飾的事情上,希望各位學子遵守之。-----------《福澤諭吉自傳》頁250收錄的慶應義塾佈告之一。
  • 我著書翻譯的工作,完全是我一人的想法,既沒有受到他人的指示,也沒與別人商量。我照自己所想的執筆,我沒把草稿拿給漢學者或洋學者看,也不曾託人寫序文或題字。-----------《福澤諭吉自傳》頁247。
  • 我以身體的健康為後盾,致力於慶應義塾的校務,舞文弄墨,寫出《勸學》、《文明論之概略》、《國會論》等書。我一方面教育莘莘學子,利用演講傳達我的思想,另一方面著書翻譯,雖然忙碌萬分,但我只想盡一份綿薄之力而已。-----------《福澤諭吉自傳》頁368。

對中國、朝鮮等國的評論[编辑]

  • 縱觀今日中國的情勢,我認為只要滿清政府存在一天,中國就無法邁向文明開化的大道。換言之,必須徹夜推翻這個老朽的政府,重新建立新的國家,人心才能煥然一新。不管滿清政府出現多少偉大的人才,或是出現一百個李鴻章,都無法進入文明開化之國。-----------《福澤諭吉自傳》頁308。
  • 將滿清政府推翻之後,中國是否能像日本的明治維新那麼成功,誰也不能保證。不過,為了國家的獨立自主,無論如何一定要打倒滿清政府。中國人所要的,究竟是國家的政府,或是政府的國家,我想中國人自己也很清楚。-----------《福澤諭吉自傳》頁308。
  • 中國自古周朝以來,頻頻為實現這種想像中的理想政治而費盡心力,但至今卻還不曾實現這種理想政治。如今竟還被他們視為夷狄的西洋人壓迫下受苦受難。危在臨頭卻還不覺悟,如同再三服用無效的藥一樣,那些並非神明卻自稱聖主、賢相的人,自誇施行「仁政」,把「仁政」的良藥混合「專制」的毒素,當做皇恩硬塞給人民。但對人民來說,皇恩卻變成麻煩,仁政反而成了苛法。儘管如此,所謂的聖主、賢相們還是打算繼續歌頌太平嗎?歌頌太平是不打緊,但現今世界有誰會與之應和呢?雖然是鄰國的事情,仍不禁令人捧腹。-----------《勸學》[2]頁156。
  • 為何印度的文化、土耳其的武力,對其國家的近代文明無法有貢獻呢?這是因為其國民的視野狹窄,僅看到自己國家,他們滿足於本國的現狀,只把現狀面與他國比較,看不出其間的優劣,而自我陶醉。國民對時勢的議論也僅止於本國內之事,派閥之爭也僅思考國內的利害。而不知把別國整體的狀態,與本國的整體狀態做比較、與他國爭勝負;即使關係到本國的面子,也毫無競爭的意識。國民糊裡糊塗地安於和平的空氣,又在國內的派閥鬥爭間,為外國商業權威所壓迫,終於喪失了國權。-----------《勸學》頁171。

論人民與政府[编辑]

  • 生於現在的日本,有愛國精神者,不論政府與民間,皆應先謀求己身的獨立,若還有遺力,便應引導他人獨立,父兄教導子弟獨立,教師教導學生獨立,士農工商全民獨立,保衛國家。-----------《勸學》頁61。
  • 一個國家要達到全體完備,唯有人民的力量與政府的力量並行,始能期待其成功。國民盡國民的責任,政府盡政府的義務,互相協力,才能維持日本的獨立。-----------《勸學》頁66。

勸民眾求學問[编辑]

  • 國民安分守己,不給政府的政治製造無謂的問題,政府在統治國民時不得施加不當的壓迫,雙方各盡本分,相攜合作,維持日本的和平。我現在勸讀者諸君勤勉求學問,完全著眼在此。-----------《勸學》頁35。
  • 若日本國民欲避開專制政治,從今日起立刻好好讀書,充實自己的學問,提高學識、才能人格,使實力處於與政府同等的程度,此即我勸各位讀書的精神。-----------《勸學》頁49。

對日本傳統文化的批判[编辑]

批判國學與漢學[编辑]

  • 我之所以將漢學視為敵人,那是因為我深信,在今日開國之際,若是陳腐的漢學占據了少年的腦子,則日本無法進入西方文明之國的行列。因此,我要盡最大的力量拯救他們,將他們引導至我所信仰的原則。我的態度是,全日本的漢學者儘管攻擊我,由我一個人來抵擋他們。-----------《福澤諭吉自傳》頁246。
  • 幾千年來,日文學者與漢學者不厭其煩所主張的所謂主從貴賤的名分(身分),其實不過是將一個人的靈魂嵌入別人的身體之膽量罷了。由於他們(歷代祖先)孜孜教誨、立說,涕泣熱心地不斷說,到了今日,其效果更加顯著。強勢者,支配弱勢者的身體,強者奪弱者的自由,成為「和漢」一般的風習。-----------《勸學》頁121。
  • 國學與漢學的古學者只曉得宣揚治國平天下等的理想論,對於訂立自己生計的重要大事卻不關心。-----------《勸學》頁148。

對個別歷史人物及事件的異議[编辑]

  • 自古以來,日本因討敵而死的英雄多,切腹的勇士也不少。這些皆被稱為忠臣義士,受到世人很高的評價。但他們捨一命,查其原因,大多與兩政權相爭,如南北朝的皇統政爭之戰受牽連者(如:楠木正成等),或者是為主人報仇而捨命者(赤穗浪士等)。其行為看來很美,但實際上他們的死,對社會無益。說是為了主人,對不起主人,只要捨其一命,便很了不起似的,這是文明未開化時代常有的事,但從今日文明的精神看來,可以說他們尚不知道該為何而捨命。-----------《勸學》頁111。

對傳統倫理道德的批判[编辑]

  • 禮教對待男性的惡劣品行十分寬大,卻對女姓問罪甚嚴,《女大學》裡,提到「婦人七去」(休妻七條件)之一:「若淫亂即去」,明記其處置。這對男性而言,極為方便。如此教訓女子,豈不是很不公平?這種教訓是基於男強女弱,以腕力為標準,來規範男尊女卑的道德秩序。-----------《勸學》頁121。
  • 孝順父母是子女的當然之道。對待老人,即使非親非故也應尊敬,何況是對自己的父母噓寒問暖,乃理所當然。這不是為了向父母有所求,也不是為了得到世人的讚辭。只是因為父母生下自己,由於自然的親情,而盡孝道,才可說是真正的孝順。然而,自古以來,不論在日本或在中國,教人孝順的書籍很多,從二十四孝到其他的書,不勝枚舉。但這些書十之八九,都勸人做不可能的事,或是寫一些愚可不及的事。書中讚譽的淨是一些明顯不合理的行為,這怎能說是孝順的例子呢?-----------《勸學》頁125。

對傳統生活方式的評論[编辑]

  • 在文明開國的時代,還有人得意洋洋地把凶器佩帶在腰間,真是一群驢子;刀子越長表示越傻。我認為武士刀應該改名為傻瓜計算尺。-----------《福澤諭吉自傳》頁274。

對讀書、求學的看法[编辑]

  • 不論對於任何種類的學問,第一要客觀地把握其事實,對於研究對象,應深究其本體的功能(這便是所謂的科學精神)。最重要的是要發現自己周遭的自然法則,把它活用於現實生活。-----------《勸學》頁29。
  • 學問的生命在於活用。不能活用的學問等於沒有學問。-----------《勸學》頁61。
  • 人生的一切修業,有含蓄於內與發表於外兩種,要兩者兼修。今日的學者,大多只埋首於自己知識的充實,卻缺乏自覺把知識傳遞給人的責任。這事有必要好好地反省。自己充實知識,深入思考,就必須如探無底深淵;但是,與人接觸活用知識,就必須如鳥在天空一般自在飛翔。學識的緻密,向內則無窮,其活用的廣大,向外則無限,這樣始足以稱為真正的學者。-----------《勸學》頁166。

其他[编辑]

  • 著書翻譯之外,若有人問我居家處世之法,我可以用一句話來回答:凡事必做最壞的打算,屆時絕不狼狽後悔。-----------《福澤諭吉自傳》頁358。
  • 除了外交與憲政之外,在我的生涯中仍有三大理想:第一,我希望全國男女的氣質日益高尚,不忝成為真正文明進步國家的國民。其次,希望能用佛教、基督教或其他的宗教使民心祥和寧靜。第三,投下大筆資金,以資研究有形或無形的崇高學理。-----------《福澤諭吉自傳》頁369。

資料出處[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福澤諭吉/著、楊永良/譯,《福澤諭吉自傳》,麥田出版社,2005年。
  2. 福澤諭吉/著,黃玉燕/譯,《勸學》,聯合文學出版社,2003年2月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