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泽谕吉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私塾的学生不仅对长者要有礼貌,学生相互间也禁止粗暴无礼。然而在讲堂的走廊或宿舍内外往来频繁的场所,即使遇到教师或学长,也不须恭敬地敬礼,相互行以注目礼即可。学生没有必要将时间浪费在无益虚饰的事情上,希望各位学子遵守之。
我以身体的健康为后盾,致力于庆应义塾的校务,舞文弄墨,写出《劝学》、《文明论之概略》、《国会论》等书。我一方面教育莘莘学子,利用演讲传达我的思想,另一方面著书翻译,虽然忙碌万分,但我只想尽一份绵薄之力而已。
将满清政府推翻之后,中国是否能像日本的明治维新那么成功,谁也不能保证。不过,为了国家的独立自主,无论如何一定要打倒满清政府。中国人所要的,究竟是国家的政府,或是政府的国家,我想中国人自己也很清楚。
我之所以将汉学视为敌人,那是因为我深信,在今日开国之际,若是陈腐的汉学占据了少年的脑子,则日本无法进入西方文明之国的行列。因此,我要尽最大的力量拯救他们,将他们引导至我所信仰的原则。我的态度是,全日本的汉学者尽管攻击我,由我一个人来抵挡他们
除了外交与宪政之外,在我的生涯中仍有三大理想:第一,我希望全国男女的气质日益高尚,不忝成为真正文明进步国家的国民。其次,希望能用佛教、基督教或其他的宗教使民心祥和宁静。第三,投下大笔资金,以资研究有形或无形的崇高学理。

福泽谕吉日语福沢 諭吉福澤 諭吉ふくざわ ゆきち Fukuzawa Yukichi1835年1月10日-1901年2月3日),日本明治时期著名的翻译家、思想家、教育家、东京学士会院首任院长、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义塾大学创立者、明治六大教育家之一;主张脱亚论,影响了明治维新运动。重要著作有《西洋事情》、《劝学》、《文明论之概略》、《福翁自传》等。


办学治校与翻译著书的理念[编辑]

  • 我的教育主义著重在自然的原则,亦即以数、理两科为根本,然后发展出万种有形的实际学问。至于道德方面,我将人定位在万物之灵,能够自尊自爱,不做卑鄙之事,不做不道德的事情。不管在什么情形下都不触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等事,把自己的品性提升至高尚的境地,培养出独立完整的人格。我定好这两个基础之后,专心一意地付诸实行。-----------《福泽谕吉自传》[1]页244~245。
  • 私塾的学生不仅对长者要有礼貌,学生相互间也禁止粗暴无礼。然而在讲堂的走廊或宿舍内外往来频繁的场所,即使遇到教师或学长,也不须恭敬地敬礼,相互行以注目礼即可。学生没有必要将时间浪费在无益虚饰的事情上,希望各位学子遵守之。-----------《福泽谕吉自传》页250收录的庆应义塾布告之一。
  • 我著书翻译的工作,完全是我一人的想法,既没有受到他人的指示,也没与别人商量。我照自己所想的执笔,我没把草稿拿给汉学者或洋学者看,也不曾托人写序文或题字。-----------《福泽谕吉自传》页247。
  • 我以身体的健康为后盾,致力于庆应义塾的校务,舞文弄墨,写出《劝学》、《文明论之概略》、《国会论》等书。我一方面教育莘莘学子,利用演讲传达我的思想,另一方面著书翻译,虽然忙碌万分,但我只想尽一份绵薄之力而已。-----------《福泽谕吉自传》页368。

对中国、朝鲜等国的评论[编辑]

  • 纵观今日中国的情势,我认为只要满清政府存在一天,中国就无法迈向文明开化的大道。换言之,必须彻夜推翻这个老朽的政府,重新建立新的国家,人心才能焕然一新。不管满清政府出现多少伟大的人才,或是出现一百个李鸿章,都无法进入文明开化之国。-----------《福泽谕吉自传》页308。
  • 将满清政府推翻之后,中国是否能像日本的明治维新那么成功,谁也不能保证。不过,为了国家的独立自主,无论如何一定要打倒满清政府。中国人所要的,究竟是国家的政府,或是政府的国家,我想中国人自己也很清楚。-----------《福泽谕吉自传》页308。
  • 中国自古周朝以来,频频为实现这种想像中的理想政治而费尽心力,但至今却还不曾实现这种理想政治。如今竟还被他们视为夷狄的西洋人压迫下受苦受难。危在临头却还不觉悟,如同再三服用无效的药一样,那些并非神明却自称圣主、贤相的人,自夸施行“仁政”,把“仁政”的良药混合“专制”的毒素,当做皇恩硬塞给人民。但对人民来说,皇恩却变成麻烦,仁政反而成了苛法。尽管如此,所谓的圣主、贤相们还是打算继续歌颂太平吗?歌颂太平是不打紧,但现今世界有谁会与之应和呢?虽然是邻国的事情,仍不禁令人捧腹。-----------《劝学》[2]页156。
  • 为何印度的文化、土耳其的武力,对其国家的近代文明无法有贡献呢?这是因为其国民的视野狭窄,仅看到自己国家,他们满足于本国的现状,只把现状面与他国比较,看不出其间的优劣,而自我陶醉。国民对时势的议论也仅止于本国内之事,派阀之争也仅思考国内的利害。而不知把别国整体的状态,与本国的整体状态做比较、与他国争胜负;即使关系到本国的面子,也毫无竞争的意识。国民糊里糊涂地安于和平的空气,又在国内的派阀斗争间,为外国商业权威所压迫,终于丧失了国权。-----------《劝学》页171。
  • 假如中国、朝鲜政府的专制体制无法律可依,西洋人会怀疑日本也是无法律的国家;假如中国、朝鲜的知识人自我沉溺不知科学为何物,西洋人会认为日本也是阴阳五行的国家;假如中国人卑屈而厚颜,日本人的侠义就会因此被掩盖;假如朝鲜国对人使用酷刑,日本人就会被推测也是同样的没有人性。

论人民与政府[编辑]

  • 生于现在的日本,有爱国精神者,不论政府与民间,皆应先谋求己身的独立,若还有遗力,便应引导他人独立,父兄教导子弟独立,教师教导学生独立,士农工商全民独立,保卫国家。-----------《劝学》页61。
  • 一个国家要达到全体完备,唯有人民的力量与政府的力量并行,始能期待其成功。国民尽国民的责任,政府尽政府的义务,互相协力,才能维持日本的独立。-----------《劝学》页66。

劝民众求学问[编辑]

  • 国民安分守己,不给政府的政治制造无谓的问题,政府在统治国民时不得施加不当的压迫,双方各尽本分,相携合作,维持日本的和平。我现在劝读者诸君勤勉求学问,完全著眼在此。-----------《劝学》页35。
  • 若日本国民欲避开专制政治,从今日起立刻好好读书,充实自己的学问,提高学识、才能人格,使实力处于与政府同等的程度,此即我劝各位读书的精神。-----------《劝学》页49。

对日本传统文化的批判[编辑]

批判国学与汉学[编辑]

  • 我之所以将汉学视为敌人,那是因为我深信,在今日开国之际,若是陈腐的汉学占据了少年的脑子,则日本无法进入西方文明之国的行列。因此,我要尽最大的力量拯救他们,将他们引导至我所信仰的原则。我的态度是,全日本的汉学者尽管攻击我,由我一个人来抵挡他们。-----------《福泽谕吉自传》页246。
  • 几千年来,日文学者与汉学者不厌其烦所主张的所谓主从贵贱的名分(身分),其实不过是将一个人的灵魂嵌入别人的身体之胆量罢了。由于他们(历代祖先)孜孜教诲、立说,涕泣热心地不断说,到了今日,其效果更加显著。强势者,支配弱势者的身体,强者夺弱者的自由,成为“和汉”一般的风习。-----------《劝学》页121。
  • 国学与汉学的古学者只晓得宣扬治国平天下等的理想论,对于订立自己生计的重要大事却不关心。-----------《劝学》页148。

对个别历史人物及事件的异议[编辑]

  • 自古以来,日本因讨敌而死的英雄多,切腹的勇士也不少。这些皆被称为忠臣义士,受到世人很高的评价。但他们舍一命,查其原因,大多与两政权相争,如南北朝的皇统政争之战受牵连者(如:楠木正成等),或者是为主人报仇而舍命者(赤穗浪士等)。其行为看来很美,但实际上他们的死,对社会无益。说是为了主人,对不起主人,只要舍其一命,便很了不起似的,这是文明未开化时代常有的事,但从今日文明的精神看来,可以说他们尚不知道该为何而舍命。-----------《劝学》页111。

对传统伦理道德的批判[编辑]

  • 礼教对待男性的恶劣品行十分宽大,却对女姓问罪甚严,《女大学》里,提到“妇人七去”(休妻七条件)之一:“若淫乱即去”,明记其处置。这对男性而言,极为方便。如此教训女子,岂不是很不公平?这种教训是基于男强女弱,以腕力为标准,来规范男尊女卑的道德秩序。-----------《劝学》页121。
  • 孝顺父母是子女的当然之道。对待老人,即使非亲非故也应尊敬,何况是对自己的父母嘘寒问暖,乃理所当然。这不是为了向父母有所求,也不是为了得到世人的赞辞。只是因为父母生下自己,由于自然的亲情,而尽孝道,才可说是真正的孝顺。然而,自古以来,不论在日本或在中国,教人孝顺的书籍很多,从二十四孝到其他的书,不胜枚举。但这些书十之八九,都劝人做不可能的事,或是写一些愚可不及的事。书中赞誉的净是一些明显不合理的行为,这怎能说是孝顺的例子呢?-----------《劝学》页125。

对传统生活方式的评论[编辑]

  • 在文明开国的时代,还有人得意洋洋地把凶器佩带在腰间,真是一群驴子;刀子越长表示越傻。我认为武士刀应该改名为傻瓜计算尺。-----------《福泽谕吉自传》页274。

对读书、求学的看法[编辑]

  • 不论对于任何种类的学问,第一要客观地把握其事实,对于研究对象,应深究其本体的功能(这便是所谓的科学精神)。最重要的是要发现自己周遭的自然法则,把它活用于现实生活。-----------《劝学》页29。
  • 学问的生命在于活用。不能活用的学问等于没有学问。-----------《劝学》页61。
  • 人生的一切修业,有含蓄于内与发表于外两种,要两者兼修。今日的学者,大多只埋首于自己知识的充实,却缺乏自觉把知识传递给人的责任。这事有必要好好地反省。自己充实知识,深入思考,就必须如探无底深渊;但是,与人接触活用知识,就必须如鸟在天空一般自在飞翔。学识的致密,向内则无穷,其活用的广大,向外则无限,这样始足以称为真正的学者。-----------《劝学》页166。

其他[编辑]

  • 著书翻译之外,若有人问我居家处世之法,我可以用一句话来回答:凡事必做最坏的打算,届时绝不狼狈后悔。-----------《福泽谕吉自传》页358。
  • 除了外交与宪政之外,在我的生涯中仍有三大理想:第一,我希望全国男女的气质日益高尚,不忝成为真正文明进步国家的国民。其次,希望能用佛教、基督教或其他的宗教使民心祥和宁静。第三,投下大笔资金,以资研究有形或无形的崇高学理。-----------《福泽谕吉自传》页369。

资料出处[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1. 福泽谕吉/著、杨永良/译,《福泽谕吉自传》,麦田出版社,2005年。
  2. 福泽谕吉/著,黄玉燕/译,《劝学》,联合文学出版社,2003年2月初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