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學者)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泳

胡泳,北京大学教授(自2007年任教至今)。

论阿伦特[编辑]

  • 思考不是少数人的特权,而是每个個人永远可以拥有的能力。[1]
  • 道德不是什么神乎其技的东西,道德就是思考的自然结果。[2]
  • 人们无法自己认识到,不应该什么事都说出来,无法认识到也许有些事根本不应该做。[3]

论生命[编辑]

  • 新生的鲜嫩与年老的沧桑,所有的人都将在这路途上走,这是我们每个人的星际旅行,在无限的宇宙里有限的存在,在浩淼的历史长河里微小的我们,在未来的未知里展开每一天。[4]

论政治[编辑]

  • 现在,公知被进一步同流氓和汉奸划上了等号。公知=流氓以及公知=汉奸的等式被设定以后,倒公知成了倒伪民主,一场冗长的滑稽剧就此达到高潮。这出戏的代价是,本来就混乱不堪的中国观念市场更加混乱,知识分子在这个社会中的话语权与公信力更加下降,社会更加撕裂,共识付之阙如。唯一一个可能的好处是,知识阶层的祛魅加快公众的觉醒,不再指望“公知”的代言和带路,而是自我做起一点一滴建设公民社会。[5]
  • 从社会的角度讲,我最害怕中国社会变成没有价值,没有尊严,没有信仰的社会,所有的中国人变成做事无底线,做人无原则的人。[6]
  • 政府因知情而说谎,民众因不知情而造谣。[7][8]
  • 满足我们智识需求的同时,服务于公共利益,说出真相。[9]

监督权力[编辑]

  • 没有监督,任何力量都是混蛋。[10]

网络批评[编辑]

  • 网络批评的目的不是预测未来,而是对现在发出多样化的声音。[11]

论教育[编辑]

人文科学[编辑]

  • 人文学科更多的是问题而不是答案,我们将在人文学科的学习中,与一些荒谬的大问题搏斗。[12]

文盲[编辑]

  • 缺乏数字素养的人,将成为新时代的文盲。[13]

论读书[编辑]

札记[编辑]

论道德[编辑]

论人生[编辑]

哲学[编辑]

逻辑[编辑]

知识论[编辑]

对话[编辑]

知性[编辑]

  • 知识不重要,知性的连续性才重要——它是头脑的一种持久的特性,一种智力上的习惯。[14]

新媒体与网络[编辑]

  • 在網際網路出現之前,中國並不存在『輿論』。[15]
  • “政府微博三原则”:直面评论、请讲人话、结果为上。[16]
  • 第一个变化是,在网络讨论的话题中,民生问题压倒民族问题。第二个变化是“网络社会力”的崛起。第三个变化:我们已然拥有一个网络化的民间社会,但我们却还欠缺网络化的治理者。[17]
  • 在這個小時代,不賣萌,不逗逼,不裝,都是難事。[18]
  • 原来我用社交媒体寻求对话,现在我主要用它们自言自语。[19]
  • 灾难固然可怕,更令人感觉荒诞的是灾难发生后的信息处理方式。从信息流通的角度来看,在一个技术社会里,广泛的秘密性最终会导致事故的发生和恶化;为了避免技术和社会灾难,自由的信息交流是必须的。[20][21]
  • 我把各种基于数字技术、集制作者/销售者/消费者于一体、消解了传统的信息中介的媒体系统称为“共有媒体”,它具有超文本、多媒体与互动性三大特征,具体种类包括电子邮件列表、讨论组、聊天、博客、播客、维基系统、社会性软件与虚拟社区、协同出版、XML联合、对等传播、视频分享、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等。[22]
  • 中国不是这个星球上唯一拥有自己特点和想法的国家。如果是从外界变化来讲,中国的变化往往会由外面的东西来推动。中国的惯性非常强,如果没有近代的资本主义,可能仍然是王朝的循环。中国的历史进程常常会由外来力量来推动,比如说坚船利炮,比如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互联网在中国的土壤上是一种纯粹的外来物种,虽然我们可以对它进行改写,像周鸿祎所说的“微创新”。但归根结底,规则、架构都是外国人发明的,我们把它移植过来而已。[23]
  • 互联网太重要了,不可以把它完全交给政府和企业。互联网对全球社会所发挥的巨大影响,系经由无数个人的努力汇聚而成。个人是互联网的灵魂,只有你我他,每一个人都努力,才能把互联网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24]
  • 在网络时代,我们越来越多地被迫同我们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交往。结果是,个人受到空前的压力,披露自己私生活的细节,同时却无法预估观者的反应。[25]

网络删帖[编辑]

  • 一旦涉及到具体的利益,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网络删帖的幕后推手。[26]

互联网时代的众声喧哗[编辑]

如果说网络公共领域能够吸纳更多的观点,能够颠覆少数人的话语霸权,能够提供难以收买的意见平台,那么我们就可以说,网络公共领域在结构上对大众媒体主导的公共领域具有优越性。[27]

面書[编辑]

  • 扎克伯格的思考的完整链条:做最好的、最简单的、让用户以最方便的方式分享信息的产品——用户的体验和增长比盈利更重要——将Facebook看作是一个永远需要不断完善的项目,而不是一台赚钱机器。一句话:追逐用户,而不是追逐金钱。[28]

数字商业[编辑]

  • 当下中国关心数字商业的人数不胜数,但是关心数字社会基本问题的人少而又少。[29]

認知盈餘[编辑]

  • 我们所习惯的世界里,人们为爱做小的事情,做大事则是为了钱。不过,现在,我们可以为爱做大事情了。[30]

网络公共领域[编辑]

  • 网络公共领域的兴起改变了中国媒体的生态系统。新媒体和所谓的主流媒体产生了良好的相互作用,共同改变了相关议题的新闻报道。[31][32]
  • 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利用社交媒体参与公共讨论。[33]
  • 受众变成了政治对话的潜在贡献者和政治舞台的潜在行动者。[34]

新闻媒介[编辑]

  • 对中国来讲,还是要从中国的现实出发,新闻媒介应该努力成为推动司法改善的重要动力。[35]
  • 每一种媒介都在突发事件中发挥作用,事件得到了全面报道。[36]
  • 今天记者追求客观性已全然不现实,上述的禁言令会使得记者很难检视那些隐含的假设及偏见,并发掘背后的原因。[37]

谣言[编辑]

  • 我们高贵的理性毫无指望地与我们低劣的冲动缠绕在一起,我们的情绪永远包围着我们的智力,我们比自身所认知的更缺乏逻辑性。[38]

黑客[编辑]

  • 所有的行业都需要一场黑客运动[39]

历史[编辑]

啟蒙[编辑]

輿情[编辑]

中国式舆情与现代政治当中的舆论的区别类似“状态”与“过程”的区别:前者可被观察、搜集和测量;后者却与社会结构相关,并非可跟踪、搜集、干预的。一旦二者混淆,就引发对舆论的普遍误解,即认为舆论可引导、可干预。[40]

管理学[编辑]

知识分子[编辑]

著作精选[编辑]

《众声喧哗》[编辑]

  • 互联网在帮助普通公民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而在建立中国的公共领域方面发挥了重大的作用;这个作用可以分为三点:第一,分权、匿名和灵活的互联网促进了信息传播的民主化。第二,互联网创造了公民对政治和社会问题展开讨论的公共领域。第三,互联网加强了民众之间的联系与集体行动。[41]

参考资料[编辑]

  1. 胡泳.思想剧场之《人的境况》[N/OL]. 网络智酷(语录引自胡泳的微信),2019-06-11[2019-06-29].http://www.sohu.com/a/319768317_300763.
  2. 胡泳.思想剧场之《人的境况》[N/OL]. 网络智酷(语录引自胡泳的微信),2019-06-11[2019-06-29].http://www.sohu.com/a/319768317_300763.
  3. 胡泳.思想剧场之《人的境况》[N/OL]. 网络智酷(语录引自胡泳的微信),2019-06-11[2019-06-29].http://www.sohu.com/a/319768317_300763.
  4. 孩子的出生与我们的出生:胡泳的博客,2009年12月21日
  5. 胡泳,《“公知”的污名化及其背后》,騰訊《大家》欄目,2013年11月15日。
  6. 李礼,李悦. 中国数字化第一人胡泳:我害怕商业文化统治一切[N/OL]. 国际航空报,2007-10-29[2019-05-02]. http://tech.sina.com.cn/it/2007-10-29/15581819819.shtml.
  7. 胡泳.权力因知情而说谎,民众因不知情而造谣[N/OL]. 爱思想,2011-08-14[2019-05-02]. 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125.html.
  8. 胡泳. 谣言作为一种社会抗议[J]. 传播与社会学刊:专辑研究论文, 2009,第九期:83.
  9. 胡泳.为何要做一个政治学者?[N/OL]. 经济观察报,2010-04-30[2019-05-08]. http://huyong.blog.sohu.com/150741264.html.
  10. 胡泳.没有监督,任何力量都是混蛋[N/OL]. 爱思想(原载于共识网),2014-08-07[2019-05-07].http://m.aisixiang.com/data/76870-3.html.
  11. 胡泳.互联网“中国化”进程20年,要倡导“网络批评”[N/OL]. 人民網(原载于新京報),2014-04-21[2019-05-16].http://jx.people.com.cn/n/2014/0421/c186330-21040628.html.
  12. 《科技统治的时代,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文学科》:《新闻战线》,2019年第七期
  13. 如何定义21世纪的文盲?》:《胡泳专栏》,2016年
  14. 胡泳.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N/OL]. 爱思想,2019-01-06[2019-05-03].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01.html.
  15. 古畑康雄.透過網路看到的中國社會[N/OL]. 走进日本,2017-04-22[2019-05-16]. https://www.nippon.com/hk/column/g00399/.
  16. 张克.“微博是第一个跨越阶层和地域的公共领域”——胡泳访谈录[N/OL]. 检察风云,2011-09-08[2019-05-16]. http://huyong.blog.sohu.com/183886491.html.
  17. 胡泳.“中国网络舆论的三大变化[N/OL]. 胡泳的博客,2012-01-09[2019-05-16]. http://huyong.blog.sohu.com/200973339.html.
  18. 新周刊. 2015语录 [M]. 北京: 中信出版社,2015.
  19. 新周刊. 2016语录 [M]. 北京: 中信出版社,2016.
  20. 作为一个国家转折点的切尔诺贝利灾难, 腾讯网[EB/OL].[2016-04-26]. https://xw.qq.com/iphone/m/category/3e3735fec1d68ca2f496527b75081f86.html.
  21. 新周刊. 2016语录 [M]. 北京: 中信出版社,2016.
  22. 众声喧哗的时代到来了》:《新闻爱好者》,2012年12月上半月刊
  23. 胡泳VS张树新:互联网是如何改变国家制度的 | 对话(上):胡泳的博客,2017年8月5日
  24. 胡泳.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N/OL]. 爱思想(原载《新京报》2018年10月25日B04-05版,《互联网20周年》特刊。此为未删节版),2018-10-25[2019-05-07].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068.html.
  25. 胡泳.比特城里的陌生人[N/OL]. 读书,2007-09-06[2019-06-11]. http://www.eywedu.com/dushu/dush2007/dush20070906-2.html
  26. 胡泳.互联网应跨越“丛林时代”[N/OL]. 北京大学新闻网,2011-12-09[2019-07-13]. http://pkunews.pku.edu.cn/wyyd/dslt/472a4f9b3a754f73ad78dbc1ebcb2a63.htm
  27. 胡泳.正确认识互联网时代的众声喧哗[N/OL]. 人民网,2013-4-10[2019-05-17]. http://media.people.com.cn/n/2013/0410/c40733-21083842.html.
  28. 胡泳.扎克伯格的内心和你我的关系[N/OL]. 胡泳的博客,2011-11-05[2019-05-16]. http://huyong.blog.sohu.com/190079454.html.
  29. 胡泳.关于互联网的十一种隐喻[N/OL]. 价值中国,2016-11-14[2019-05-07]. http://www.chinavalue.net/Biz/Article/2016-11-14/204554.html.
  30. 《未来是湿的》译者序:TED To China,2009年8月4日
  31. 何霞.网络公共领域研究文献综述[N/OL]. 人民网,2016-07-26[2019-06-11]. 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6/0726/c406139-28585295.html
  32. 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
  33. 胡泳.社交媒体改变公共领域[N/OL]. 商业周刊中文版,2018-11-21[2019-07-20]. http://read.bbwc.cn/hje3m0.html.
  34. 胡泳.社交媒体改变公共领域[N/OL]. 商业周刊中文版,2018-11-21[2019-07-20]. http://read.bbwc.cn/hje3m0.html.
  35. 谭旭峰.胡泳:新闻媒介应推动司法改善[N/OL]. 胡泳的博客,2010-08-01[2019-05-06]. http://www.eeo.com.cn/2010/0801/177039.shtml.
  36. 胡泳.现在已经存在着“无所不入”的媒体环境[N/OL]. 搜狐IT,2008-05-15[2019-05-07]. http://it.sohu.com/20080515/n256883192.shtml.
  37. 胡泳.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消息视为出版--评美联社新版社交媒体指南[N/OL]. 人民网,2013-06-04[2019-05-17].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3/0604/c70731-21725285.html.
  38. 胡泳.为什么我们相信谣言?[N/OL]. 社会科学报,2019-02-28[2019-05-28]. http://www.sohu.com/a/298661314_550962.
  39. 胡泳(2015)。所有的行业都需要一场黑客运动。北京大學,未出版演講稿。
  40. 胡泳.「輿情」不是「輿論」[N/OL]. 新新闻,2016-04-16[2019-04-30]. https://www.new7.com.tw/SNewsView.aspx?Key=胡泳&i=TXT20160413172220U21&p=2.
  41. 胡泳.在小时代里更应坚守微动力[N/OL]. 胡泳的博客,2014-02-13[2019-05-02]. http://huyong.blog.sohu.com/300911900.html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