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特烈二世 (普鲁士)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腓特烈大帝名言录

我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公仆。


即使遇到狂风暴雨,随时有颠覆的危机,我仍要想得、活得、死得像个国王的样子。


头衔只是傻瓜的装饰品,伟人不需要什么,名字就够了。


屠夫为人类的需求而杀生,但他并不以杀生为乐;猎人为了娱乐而杀生,故其等级应在屠夫之下。


上帝创造了驴子、柱子和国王来承担起世界上的各种负荷。


对王公贵族而言,好运带来的损害较不幸所带来的更为严重,前者回使他们陶醉其中,而后者则使他们戒慎恐惧。


身为领袖必须有野心,但此野心必须是睿智、稳健,而且以理性为基础。


对每一个国家而言,不管是大国还是小国,生存的基本法则就是扩张。


一个君主真正的信仰应该是他的兴趣和光荣。


世界上最可希翼的,是平静的生活。


我的人民和我已经达成协议:他们说他们喜欢的,而我做我喜欢的。


谈判没有武力做后盾就像作曲没有乐器一样,达不到好的效果。


没有懒人戴的皇冠。


无论我说什么,都要做出仅以百姓福祉为念的样子。


把偏见从门口赶出去,它还会从窗口溜进来。


吾到彼处,方能无忧。


纵然行事方式各异,但人人都是可到天堂的。


我很不高兴,那些在柏林吃上官司的穷人,处境是如此艰难。还有他们动辄就会被拘捕,比如来自东普鲁士的雅各布•特雷赫,他因为一单诉讼而要在柏林逗留,警察就将他逮捕了。后来我让警察释放了他。我想清楚的告诉你们,在我的眼中,一个穷困的农民和一个最显赫的公爵或一个最有钱的贵族没有丝毫高低之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一旦战斗打响,我下出击命令后,如果骑兵中有谁在冲锋中踌躇不前,战斗结束后我得叫他滚下马鞍,充任后备部队。如果战斗打响后步兵中有谁表现犹豫不决,甚至胆怯得提不起军刀,我就叫人撕去他军服上的花饰。先生们,再见!用不了多久,我们要么在胜利中相会,要么就此永别!


战争中的一条永远的公理是:确保你自己的侧翼和后方,而尽量设法迂回敌人的侧翼和后方。


如果毫无理由地让士兵流血,这是非人道的屠杀。

我们注意力的目标,应该是敌人的军队。

黎明之前,黑暗最深。

我只有一個要求,見到我時給我讓個道兒就行了

傳統並非保留灰燼,而是照料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