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特烈二世 (普魯士)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Friedrich der Große (1781 or 1786) - Google Art Project.jpg

腓特烈二世(德語: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1712年1月24日-1786年8月17日),史稱腓特烈大帝。普魯士國王(1740年5月31日-1786年8月17日在位),軍事家,政治家,作家及作曲家。

語錄[編輯]

  •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改變我內心的靈魂,我將照着自己認定的直線走,並且做出我認為是正確光榮的事情。
  • 我是這個國家的第一公僕。
  • 即使遇到狂風暴雨,隨時有顛覆的危機,我仍要想得、活得、死得像個國王的樣子。
  • 頭銜只是傻瓜的裝飾品,偉人不需要什麼,名字就夠了。
  • 屠夫為人類的需求而殺生,但他並不以殺生為樂;獵人為了娛樂而殺生,故其等級應在屠夫之下。
  • 上帝創造了驢子、柱子和國王來承擔起世界上的各種負荷。
  • 對王公貴族而言,好運帶來的損害較不幸所帶來的更為嚴重,前者回使他們陶醉其中,而後者則使他們戒慎恐懼。
  • 身為領袖必須有野心,但此野心必須是睿智、穩健,而且以理性為基礎。
  • 對每一個國家而言,不管是大國還是小國,生存的基本法則就是擴張。
  • 一個君主真正的信仰應該是他的興趣和光榮。
  • 世界上最可希翼的,是平靜的生活。
  • 我的人民和我已經達成協議:他們說他們喜歡的,而我做我喜歡的。
  • 談判沒有武力做後盾就像作曲沒有樂器一樣,達不到好的效果。
  • 沒有懶人戴的皇冠。
  • 無論我說什麼,都要做出僅以百姓福祉為念的樣子。
  • 把偏見從門口趕出去,它還會從窗口溜進來。
  • 吾到彼處,方能無憂。
  • 縱然行事方式各異,但人人都是可到天堂的。
  • 我很不高興,那些在柏林吃上官司的窮人,處境是如此艱難。還有他們動輒就會被拘捕,比如來自東普魯士的雅各布•特雷赫,他因為一單訴訟而要在柏林逗留,警察就將他逮捕了。後來我讓警察釋放了他。我想清楚的告訴你們,在我的眼中,一個窮困的農民和一個最顯赫的公爵或一個最有錢的貴族沒有絲毫高低之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 一旦戰鬥打響,我下出擊命令後,如果騎兵中有誰在衝鋒中躊躇不前,戰鬥結束後我得叫他滾下馬鞍,充任後備部隊。如果戰鬥打響後步兵中有誰表現猶豫不決,甚至膽怯得提不起軍刀,我就叫人撕去他軍服上的花飾。先生們,再見!用不了多久,我們要麼在勝利中相會,要麼就此永別!
  • 戰爭中的一條永遠的公理是:確保你自己的側翼和後方,而儘量設法迂迴敵人的側翼和後方。
  • 如果毫無理由地讓士兵流血,這是非人道的屠殺。
  • 我們注意力的目標,應該是敵人的軍隊。
  • 黎明之前,黑暗最深。
  • 我只有一個要求,見到我時給我讓個道兒就行了
  • 傳統並非保留灰燼,而是照料火焰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