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让子弹飞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让子弹飞》是2010年末上映的一部中国大陸電影,姜文导演的第四部作品。电影改编自作家马识图的长篇小说《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一节。

台词[编辑]

张麻子(张牧之)[编辑]

  • 夫人,兄弟我此番,只为劫财,不为劫色,同床,但不入身。有枪在此。若是兄弟我有冒犯夫人的举动,你可以随时干掉我。若是夫人有任何要求,兄弟我,也绝不推辞。睡觉!(说这句话时一直摸着夫人的胸)
  • 我來鵝城只辦三件事,公平!公平!還是他媽的公平!
  • 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叫惊喜!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惊喜!
  • 人们不愿意相信一个土匪的名字叫牧之,人们更愿意相信叫麻子,人们特别愿意相信,他的脸上应该他妈长着麻子。
  • 别急,让子弹飞一会儿。
  • 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 她已经是个寡妇了,我不能让她守活寡。
  • 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 黃四郎的臉上有四嗎?
  • 這他媽是八歲?

马邦德(老汤)[编辑]

  • 我以为,酒一口口喝,路一步步走!步子迈大了,喀!容易扯着蛋。
  • 大風起兮雲飛揚!安得猛士兮走四方!麻匪,任何时候都要剿,不剿不行,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所以,没有麻匪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 我不該拿你(黃四郎)的鑽石送人;殺人誅心是我說的;鴻門宴要是我們請就好了。
  • 你究竟是要殺我,還是要睡我?
  • 砸了你們!砸了!兔子都知道,不吃窩邊草,六个人,还当着人家丈夫,還讓人看,呸!噁心,我都關著燈,這種事你們可以花點錢嘛,花點,那怕嫖呢,花不了多少錢,那怕偷偷摸摸的呢,簡直就是土匪,土匪都不如,還說讓人家百姓念你們好,就一句話!噁心!錢肯定是掙不著了,噁心...噁心...噁心哪...噁心...呸!噁! 太噁心。
  • 百姓成窮鬼了,沒油水可榨了。

黄四郎[编辑]

  • 霸气外露!找死!
  • 驚喜就是三天之後,給你們一百八十萬出城剿匪,接上我的腿
  • 自宣統皇帝退位以後,鵝城一共來過五十一任縣長,他們都是王八蛋、禽獸、畜生、寄生蟲,但是,這位馬邦德縣長,他不是王八蛋,不是畜生,不是禽獸,也不是寄生蟲,今天他親自帶隊,出兵剿匪,他是我們的大英雄!師爺,請。
  • 殺人還要誅心?好可怕啊

武举人[编辑]

  • 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 這哪是打我的屁股,這明明是打您的臉!
  • 老子是光緒三十一年皇上欽點的武舉人!(武科举於光绪二十七年被朝廷下令废止)
  • 今 不聊屁股的事

对话[编辑]

  • 麻匪伏击马邦德上任县长的火车,张麻子打了几枪,但似乎没有效果:
老六:没打中?
张麻子:別急,让子弹飞一会儿。
(几秒钟后,白马挣脱缰绳,四散跑开)
  • 黄四郎宴請张麻子與師爺:
黄四郎:師爺高!縣長!硬。
张麻子、師爺:黃老爺又高又硬。
黄四郎:二十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张麻子:竟有如此的缘分。那么,缘从何起呢?
黄四郎:灯火阑珊,他慕然回首;而我,却隐藏在灯影里。
师爷: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
黄四郎:(打断)嘘!Quiet...
张麻子:那么彼时彼刻——
黄四郎:恰如此时此刻。
张麻子:竟能如此相像?
黄四郎:像!很像!不过你比他缺了一样东西。
张麻子:不会是脸上的麻子吧。
黄四郎:当然不是。
张麻子:那么是什么呢?
黄四郎:你不会装糊涂。
  • 城里发生了麻匪强暴民女的事件,张麻子向兄弟们了解情况:
老七: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事,我喜欢被动。
老三:大哥你是了解我的,以我的习惯,万事不求人。
老四: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是我,不会有人活着来告状。
老五:大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老五虽然岁数最大,我、我至今……俗称处男。
老二:别看着我呀?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出手,那趴在桌上的,应该是他老公。
张麻子:我听出来了,你们都个个身怀绝技。
  • 真假麻匪火拼過後,黃四郎帶著湯師爺和胡千前去驗屍:
胡千:城里麻匪火并,死了六个人,咱们的人安然无恙!
黄四郎:师爷,来来,请。或许…是你的恩人呐!
汤师爷:您才是我的恩人!
黄四郎:哈哈哈,既然我是你的恩人,那就听恩人的话,揭开看看。
胡千:去吧,看看!来!照上照上!
汤师爷: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黄四郎:啊!胡万?!
胡千:胡…胡万?
黄四郎:怎么会是胡万?
胡千:嘿!怪了!四筒啊!
黄四郎:全是黄家的人!麻匪呢?麻匪呢?麻匪呢?
张麻子:胡万,就是麻匪!麻匪,就是胡万!杀县长夫人,绑架豪绅,祸害鹅城百姓,就是你黄老爷家的胡万!我说你为什么不出钱剿匪?原来你是贼喊捉贼啊!你拿枪指着我?你拿枪指着我!你想跟我火并!
黄四郎:(朝胡万开枪)你们看到了没有!这是当麻匪的下场!就算是我亲爹也得死!死有余辜!早晚!
张麻子:麻匪胡万又让黄老爷枪毙了五回。大义灭亲?杀人灭口?杀人灭口,你就是麻匪的头子张麻子!要是大义灭亲,那好办!你出钱,我剿匪!
  • 张麻子在鵝城廣場扇動居民反抗黃四郎:
张麻子:槍在手!跟我走!
老七、老三、老四、老五:殺四郎!搶碉樓!
  • 张麻子率众捣毁了黄四郎居所,黄四郎在楼下与张麻子相见:
张麻子:你觉得是你对我重要,还是钱对我重要?
黄四郎:我!
张麻子摇摇头:再想想
黄四郎:不会是钱吧?
张麻子:再想想
黄四郎:不对,还是我!
张麻子: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
黃四郎:那誰重要
張麻子:沒有你,對我很重要
  • 汤:晚了,前几任县长把鹅城的税收到九十年以后了,也就是他妈的西历...二零一零年了,咱们来错地方了。
张:我倒是觉得这个地方不错。
汤:百姓成穷鬼了,没油水可榨了。
张:老子从来就没想刮穷鬼的钱。
汤:不刮穷鬼的钱你收谁的?
张:谁有钱挣谁的。
汤:你当过县长吗?
张:没有。
汤:我告诉告诉你。县长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拢豪绅、交税捐款,他们交了钱,才能让百姓跟着交钱,得钱之后,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张:怎么才七成?
汤:七成是人家的,能得三成还得看黄四郎的脸色。
张:谁的脸色?
汤:(指着黄四郎的帽子)他。
张:我大老远地来一趟,就是为了看他的脸色?
汤:对。
张:我好不容易劫了趟火车,当了县长,还得拉拢豪绅?
汤:对。
张:还得巧立名目?
汤:对。
张:还得看他妈的脸色?
汤:对。
张:那岂不成了跪着要饭的?
汤:那你要这么说,买官当县长还真就是跪着要饭的,就这,多少想跪还没这门子呢。
张: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上山当土匪?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
汤:原来你是想站着挣钱啊。那还是回山里吧。
张:哎~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当了县长了,怎么还不如个土匪啊?
汤:百姓眼里,你是县长。可是黄四郎眼里,你就是跪着要饭的。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张:寒碜!很他妈寒碜!
汤:那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啊?
张: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汤(摇头):挣不成!
张:挣不成?
汤:挣不成。
张:(从袖口中甩出一把枪来,拍案,卷袖):这个能不能挣钱?
汤:能挣,山裡。
张(惊堂木拍案):这个能不能挣钱?
汤:能挣,跪着。
张:这个加上这个(把驚堂木壓在槍上面),能不能站着把钱赚了?
汤:敢问九筒大哥何方神圣?
張:敝人,張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