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曼·黑塞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09年的黑塞
Hermann Hesse (1927)

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1877年7月2日-1962年8月9日),德國詩人、小說家,194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的代表作为《荒原狼》《悉达多》《德米安》《玻璃珠游戏》等。

语录[编辑]

德米安[编辑]

  • 鸟要挣脱出壳。蛋就是世界。人要诞于世上,就得摧毁这个世界。
  • 我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一个探索者,但是我不再占星问道,我开始倾听内心深处的低语。
  •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和他无关,毫不重要。他的职责指使找到自己的命运 — 而不是他人的命运 — 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对一条道路的尝试,是一条小径的悄然召唤。人们从来都无法以绝对的自我之相存在,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变成绝对自我,有人迟钝,有人更洞明,但无一不是自己的方式。人人都背负着诞生之时的残余,背负着来自原初世界的黏液和蛋壳,直到生命的终点。
  • 啊,今天我知道,在世上,最让人畏惧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
  • 我回想起家鄉的公職人員,一群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他們念念不忘自己在學生時代在酒館的日子,就如同懷念神聖的天堂一樣。他們過度崇拜消失的「自由」、崇拜他們的學生年代,如同作家或浪漫主義者把崇拜獻給童年那般。到處都一樣!他們在過去四處尋找「自由」和「快樂」,卻又感到無比害怕,因為可能會被人提醒自己的職責,被人督促自己該走的路。他們酗酒狂歡了好幾年,然後與人群接觸,成為一本正經的君子,在各種機關裡擔任公職。是的,世界敗壞了,我們的世界腐敗墮落,然而相較於其他數百種行徑,學生們的糊塗還不至於那麼愚蠢,還不至於那麼惡劣。[1]

提契诺之歌[编辑]

  • 如今我不再如醉如痴,也不再想将远方的美丽及自己的快乐和爱的人分享。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 我的心已是夏天。我比当年更优雅,更内敛,更深刻,更洗练,也更心存感激。我孤独,但不为寂寞所苦,我别无所求。我乐于让阳光晒熟。我的眼光满足于所见事物,我学会了看,世界变美了。
  • 无法达成的目标才是我的目标,迂回曲折的路才是我想走的路,而每次的歇息,总是带来新的向往。等走过更多迂回曲折的路,等无数的美梦成真后,我才会感觉失望,才会明白其中的真义。所有的极端与对立都告消失之处,即是涅槃。

荒原狼[编辑]

  • 真诚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什么?你仔细看看动物,一只猫,一只狗,一只鸟都行,或者动物园里哪个庞然大物,如美洲狮或长颈鹿!你一定会看到,它们一个个都那样自然,没有一个动物发窘,它们都不会手足无措,它们不想奉承你,吸引你,它们不做戏。它们显露的是本来面貌,就像草木山石,日月星辰,你懂吗?
  • 现在我明白了歌德的笑,这是不朽者的笑。这种笑没有对象,它只是光,只是明亮,那是一个真正的人经历了人类的苦难,罪孽,差错,热情和误解,进入永恒,进入宇宙后留下的东西。而永恒不是别的,正是对时间的超脱,在某种意义上是回到无辜中去,重又转变为空间。

參考[编辑]

  1. 徬徨少年時, 林倩葦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