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曼·黑塞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1909年的黑塞
Hermann Hesse (1927)

赫爾曼·黑塞(Hermann Hesse,1877年7月2日-1962年8月9日),德國詩人、小說家,194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的代表作為《荒原狼》《悉達多》《德米安》《玻璃珠遊戲》等。

語錄[編輯]

德米安[編輯]

  • 鳥要掙脫出殼。蛋就是世界。人要誕於世上,就得摧毀這個世界。
  • 我過去是,現在仍然是一個探索者,但是我不再占星問道,我開始傾聽內心深處的低語。
  • 對每個人而言,真正的職責只有一個:找到自我。無論他的歸宿是詩人還是瘋子,是先知還是罪犯——這些其實和他無關,毫不重要。他的職責指使找到自己的命運 — 而不是他人的命運 — 然後在心中堅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對大眾理想的懦弱回歸,是隨波逐流,是對內心的恐懼。
  •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對一條道路的嘗試,是一條小徑的悄然召喚。人們從來都無法以絕對的自我之相存在,每一個人都在努力變成絕對自我,有人遲鈍,有人更洞明,但無一不是自己的方式。人人都背負著誕生之時的殘餘,背負著來自原初世界的黏液和蛋殼,直到生命的終點。
  • 啊,今天我知道,在世上,最讓人畏懼的恰恰是通向自己的道路。
  • 我回想起家鄉的公職人員,一群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他們念念不忘自己在學生時代在酒館的日子,就如同懷念神聖的天堂一樣。他們過度崇拜消失的「自由」、崇拜他們的學生年代,如同作家或浪漫主義者把崇拜獻給童年那般。到處都一樣!他們在過去四處尋找「自由」和「快樂」,卻又感到無比害怕,因為可能會被人提醒自己的職責,被人督促自己該走的路。他們酗酒狂歡了好幾年,然後與人群接觸,成為一本正經的君子,在各種機關裡擔任公職。是的,世界敗壞了,我們的世界腐敗墮落,然而相較於其他數百種行徑,學生們的糊塗還不至於那麼愚蠢,還不至於那麼惡劣。[1]

提契諾之歌[編輯]

  • 如今我不再如醉如痴,也不再想將遠方的美麗及自己的快樂和愛的人分享。我的心已不再是春天 我的心已是夏天。我比當年更優雅,更內斂,更深刻,更洗鍊,也更心存感激。我孤獨,但不為寂寞所苦,我別無所求。我樂於讓陽光曬熟。我的眼光滿足於所見事物,我學會了看,世界變美了。
  • 無法達成的目標才是我的目標,迂迴曲折的路才是我想走的路,而每次的歇息,總是帶來新的嚮往。等走過更多迂迴曲折的路,等無數的美夢成真後,我才會感覺失望,才會明白其中的真義。所有的極端與對立都告消失之處,即是涅槃。

荒原狼[編輯]

  • 真誠是什麼意思?你指的是什麼?你仔細看看動物,一隻貓,一隻狗,一隻鳥都行,或者動物園裡哪個龐然大物,如美洲獅或長頸鹿!你一定會看到,它們一個個都那樣自然,沒有一個動物發窘,它們都不會手足無措,它們不想奉承你,吸引你,它們不做戲。它們顯露的是本來面貌,就像草木山石,日月星辰,你懂嗎?
  • 現在我明白了歌德的笑,這是不朽者的笑。這種笑沒有對象,它只是光,只是明亮,那是一個真正的人經歷了人類的苦難,罪孽,差錯,熱情和誤解,進入永恆,進入宇宙後留下的東西。而永恆不是別的,正是對時間的超脫,在某種意義上是回到無辜中去,重又轉變為空間。

參考[編輯]

  1. 徬徨少年時, 林倩葦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