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一平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语录[编辑]

  • 三十年前,就说“中国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三十年后,你还说“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还说“三十年的改革,社会矛盾加深,有二次文革的危险”。我就想说,实质上我们三十多年的改革,基本上失败了,连你自己就承认了。改革,改出了“二次文革”的危险,你搞的是哪门子改革?三十多年的改革,仍然是“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那这三十年你改的什么革,仍然要改,不改还是死路一条?说白了,改革,不是私有化;改革更不是涨价。把私有化和涨价当成改革就是对大众的公然掠夺,就是假改革,就是借改革之名搞私有化。
出自:网络文章《改革,改出了二次文革的危险,说明改革失败了》
  • 中国后三十年出现的官场大面积腐败,贫富差距拉大,官民对立,信仰丢失,道德沦丧……根子在于信仰丢失。简单地说,我们在指导思想上,从根本上来说就是错误的。何也?这些理论不是思想碰撞的结果,而是强权发明、强权推销,“不争论”出来的。包括对文革的评价,对改革的评价,对毛泽东的评价等等都是强权解释。这就是中国网民与官媒看法说法相差万里的原因。我的报纸,你看不看不管,我只管印;我说的话,你信不信,我只管说。强权占据媒体优势将发明的“理论”强行推销,而不允许别人自由发声,哪怕网民跟贴说句话也得经过审核。在一个没有自由讨论的社会氛围下,如何会有正确的理论?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如何会有正确的行动?没有正确的行动,如何会有好的结果?
出自:网络文章《强权发明的“真理”一定破产》
  • 中国的改革一定出问题,不出问题不正常。之前的改革出问题,今后的改革也一定会出问题!为什么?主导改革者,不是人民!只有还政于民的改革,才是真改革。不还政于民,所有的改革,都将演变成对人民大众的血腥掠夺!
出自:网络文章《只有还政于民的改革,才是真正的改革》
  • 改革30年,出现的所有问题,实质是权力疯狂的结果。权力不受人民制约,人民在改革上没有话语权,没有主导权——这是造成30年改革出问题的根本问题。
出自:网络文章《只有还政于民的改革,才是真正的改革》
  • 高房价是政府推高的,开发商是政府打工仔。你没想,开发楼盘离不开土地和钱,国土局和银行哪个不是政府的下属机构。说房价,不要提经济规律,而要讲政治格局。这几年,包括郎咸平、易宪容、曹建海,牛刀……你看看谁把房价的走势说准了?为啥?房价走势,是政府左右着,就不是你们这些经济学家谈论的话题。
出自:网络文章《2012大变局,你我不敢想,不是吓你的》
  • 人民大众和治国者,必须找到一种信仰。这种信仰,老百姓相信,官场也信。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个国家就能形成一个合力。这个国家是任何强大的外敌不能战胜的。问题就在这,改革开放30年,经济是发展了,却把一个民族的信仰搞丢了。一个国家,从统治者到普通大众找不到一个可以认同的价值观。这是最可怕的。毛泽东活着,毛泽东是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太阳,毛泽东死了,金钱成了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太阳。 以金钱为主导的价值观,必然出问题。都为了钱,官场就会腐败,买官卖官。都为了钱,教育也会腐败,高学费,低质量,一个大学就会变成文凭批发部。都为了钱,医院就不再施行人道主义,就会见死不救。都为了钱,企业就会生产假劣产品,残害大众。……这就是30年来存在的最大问题。当今所有的乱象,皆出于信仰的丢失。
出自:网络文章《三大问题,可能让中国走上不归路》
  • 金钱主导的价值观,几乎成了全民族共识。原因也在于“四高问题”——高物价、高房价、高学费、高医疗费。你有辆宝马,我骑个自行车,我不嫌丢人。你穿世界名牌,我穿30块钱的衣服也不自轻。但是,你让我住不起房,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那不行了!因为后者是我作为一个动物的低级要求。人只有满足了低级需求,才有可能去追求高级需要——服务社会,追求远大理想。一个国家的90%的人群,都在为低级需求而终生奋斗,那么就不去追求高级的,因为没有条件去追求。主要应该是这样的。
出自:网络文章《三大问题,可能让中国走上不归路》
  • 30年来,我们的主流媒体海吹:“改开30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高居世界榜首”云云,可30年来,中国没有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为啥?人家老外不承认!因为你中国是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模式。郭一平当县长,把一个地方的好地卖光了,郭二平当县长只能卖农村土地,郭三平,郭四平……要这样干,要不30年,土地没有可卖的了,土地一卖就是70年产权,那子孙后代吃什么?中国历史上曾经发生过2000多次战争,大部分都是因为没吃的了逼老百姓造反。 以房地产为支柱产业,危害之大,用屁股就能想明白。人家发展高科技和文化产业,创造品牌,挣全世界的钱。我们就这样,用高房价、高医疗费、高学费掠夺本国的中下层人民。这种发展方式,就是断子绝孙式的发展方式。
出自:网络文章《三大问题,可能让中国走上不归路》
  • 杨达才轻松的微笑,笑出一个贪污千万的腐败分子。要不是那轻松的一笑,今天仍然坐在台上给我们大讲反腐败。那一个个李达才、王达才、张达才……就因为憋住不笑,今天仍然逍遥无事。真正的反腐败,有两条,一是建立制度,让人腐败不成,例如,官员财产公示,民选地方官,司法独立等等。二是教育反腐败,让人不想腐败。这得找到一种信仰,让官场都信,不能光信钱权女人,就是我说的——回归毛泽东思想,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人民币服务。不依靠制度反腐败和教育反腐败,靠这种选择性反腐败,是一种隔着院墙扔砖头式反腐败——不定砸住谁。其实那院子里站满了腐败分子。选择性反腐败——这种反腐败,比腐败更可怕!有时反腐败已经成为了打击向腐败体制挑战的人、坚持毛泽东思想的人、回归社会主义正途的人、愿走共同富裕道路者的一种手段。这种反腐败是一种最恶劣、最失民心的“根本腐败”。
出自:网络文章《真正的反腐败,是还政于民》
  • 没有民主,不要谈民生。民主是民生的前提。老百姓没有选票,你的地被强征又如何,你的房子被强拆又如何,逼着你做房奴又如何,水说涨价就涨你该如何……前任 书记天天说“百姓利益没小事”,可天天发生强拆死人流血事件,到现在还没有停!事关生命的大事还不管,那些小事又算啥什么呢?没有民主,不要谈法制。民主是法制的保证。官府想怎么花钱捞钱就怎么花钱捞钱,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强拆,全县人民几千人告状也告不赢。这法律条文顶个屁用!法律不是法制,只有民主,法律才能变成法制。不然,法律就是当权者任意打扮的小姑娘。江西省德兴市委书记陈荣高,在发表电视讲话时,掷地有声地喊道:“上访的人是哪个乡镇的,哪个乡镇的一把手免职,有闹事的,我直接跟公安局去讲,给我抓起来再说!”这与土匪有啥区别!这些人眼里,还有法吗?反过来说,你陈荣高要敢这样说,我们人民用选票把你选下来,你还敢这样说吗?看出来没?没有民主,没有选票,不要谈法制!知道了吧?没有民主,不要谈民生,不要谈法制,任何当官的说话,都不要轻信。别听人家说几句好听的就激动。好领导保护不了你,好制度才能保护你。民主选举,司法独立,虽然说是那些正走邪路的国家和地区用的,但我们更需要——正如市场 经济也是走邪路的国家用的,也被邓小平拿到了中国使用了一样——不走人家的邪路,不等于不向人家学习好的东西用以完善自己,从而形成自己的特色。对不对?否则,没有制度作为保证的承诺,如同空头支票。
出自:网络文章《一个纪委书记的真话: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不要谈民生和法制》
  • 骂官最厉害的是谁?我告诉你吧,骂官骂得最厉害的,是公务员!大多数公务员,生活在那个体制里,不能吐气扬眉,当孙子看脸子,干活累死也难上位。因为,官场上要想上升,不是凭政绩的,也不是凭民意的,也不是凭选票的。一靠世袭。二靠钱和女人。官场上的民主,选来选去还是那几个人的民主。
出自:网络文章《我们的体制大病了》
  • 权力,具有与生俱来的狼性。只有把权力“关进笼子”才不致于伤人。“关进笼子”,就是制约权力,还权于民。正如奥巴马在总统连任演说中大声疾呼地那样:“任何政党都不具有先进性,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只要不受约束,他们一定成为犯罪率最高的人群,会成为人民的敌人。”
出自:网络文章《我们的体制大病了》
  • 在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方面逃脱了银监会、地方政府的失职渎职责任,违背了宪法“主权在民”的基本思想,“不论是谁害了病,都是老百姓吃药”,从立法的源头上就体现了不合理、不合法、不公平,违背了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的精神,不利于打造责任政府、诚信政府和法治政府。
出自:网络文章《郭一平万言书:《非法集资处置条例》的十四大硬伤》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