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文成(1950年1月30日-1981年7月3日),台灣著名數學家,臺灣臺北縣 (1945年-2010年)中和鄉(今新北市中和區)人,生於林口鄉(今新北市林口區),密西根大學博士,曾任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研究领域:古典罈模型、柏斯、愛因斯坦罈模型以及波利亞罈模型之漸近行為與應用、統計學、精算學(精算師)。長期關心臺灣民主運動,捐助《美麗島雜誌》,而遭到國民黨政府迫害。1981年返臺,被警備總部約談,次日即被發現陳屍於臺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被稱為陳文成命案陳文成事件

語錄[编辑]

  • 數學是一切科學的根本。」[1][2]
  • 家書裡有時會提到:「我論文寫的很好,指導老師很稱讚呢。」[1][2]
  • 給母親的信上說:「媽:您應該以這一個孩子為榮,指導教授解了幾年解不出來的題目,我用一夜的時間就解出來了。」[1][2]
  • 「免煩惱啦,我會考上第一志願的。」[1][2]
  • 留美期間,給弟弟文華的信,很能表現出陳文成的心情。[1][2]
    • 「......如果你要去畢業旅行需要錢的話,可以跟我說一下,我想你在畢業前,全島跑一趟,培養一些對鄉土的進一步了解,總是應該的。」[1][2]
    • 「台灣東部名勝風景也很多,以後有機會,應該也去看看,才不枉費住了那麼久的台灣呢!」[1][2]
    • 他也常對陳素貞說:「美國的山有什麼好看的。山要翠綠才是山,水要清澈才是水,那才叫山水啊!台灣的山水才算真正的山水。」[1][2]
  • 陳文成一心想要回台灣,他對美隆大學校長說:「我終究要回台灣的。」[1][2]
  • 他對朋友說:「離開了台灣鄉土,離開了台灣人的立場,一切是空的,是不實在的……」[1][2]
  • 「台灣好美,台灣好美。」[1][2]

陳文成的最後一天[编辑]

  • 鄒小韓「給你機會要坦白」的威脅下,陳文成依然能堅決說出「我支持民主」[3]、「我一直希望台灣進步」[3]等語,甚至替美麗島事件受審者辯護,說他們不是「叛亂組織」,他不斷閃避警總問題、不牽扯任何人進來,也有不願屈服、說出自己政治信念的時刻──這份人生最後的筆錄不只呈現陳文成遭受的恐懼,也呈現其面對壓迫時不低頭的模樣。
  • 「你在海外這幾年,為台灣做了什麼?」陳文成面對壓力仍不屈回答:我一直希望台灣進步。[3]
  • 「雖然他被強迫、要推說他不是『台獨』,但他一直強調他希望國家進行民主改革、要有兩黨政治……鄒小韓雖然一直說《美麗島》是叛亂組織,陳文成說他們希望成立『第二黨』;鄒小韓說他們不是要第二黨、是叛亂組織,陳文成回說那是法官的『判決』[3],鄒小韓又告訴他:這是『事實』,不是『判決』。」陳翠蓮又列舉一些對話:
    • 「你作為國民黨員,盡了什麼義務?」「我支持民主。」[3]
    • 姚嘉文寫的文章就是顛覆國家。」「在我看來不是。」[3]
    • 「你在海外這幾年,為台灣做了什麼?」「我一直希望台灣進步。」[3]
  • 「我像個溫度計一樣一直測你,試到一個溫度你就會講出來了……假如你跟美麗島無關,今天就不會請你來了。」在鄒小韓追問下,陳儀深說陳文成為了自保也會開始自保,說自己如果知道《美麗島》是叛亂組織就絕不會支持他們[3],但其中也會展開一些論辯,說自己認知的《美麗島》是主張「民主兩黨」不是「叛亂」[3]、強調「我是關心台灣,但我不是要台獨」[3]等。
  • 在鄒小韓亮牌「親朋好友就是間諜」、同時威脅「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的情況下,陳文成確實有些許退讓,例如陳文成承認有跟同鄉親友談台獨問題,「我是錯誤,但我與他們談論台獨問題只是一時的意外」[3],對於《美麗島》雜誌社也說在美麗島事件爆發後就對雜誌社「沒興趣了」、「心灰意冷」。[3]
  • 「陳文成從頭到尾都沒承認自己是台獨,說『我記不清楚,我忘掉了』[3]、『寫論文很忙忘掉了』[3]之類的,他也基本避免具體回答相關的人事物,他始終沒有多招出什麼──只有警總知道的他不得不承認,但他沒有招出任何警總不知道的東西。」周婉窈說,
  • 在夜間7點半到9點半這段訊問要陳文成評估自己交代了多少,陳文成老實地說「99.99%」[3],讓鄒小韓不斷逼問「最後一點還沒交代的是什麼」

評論:[编辑]

陳翠蓮也看到:「他盡量閃避、不把別人牽扯進來……警總希望他把小學、高中、大學接觸的人都招出來,但他一直閃避,也有不願意屈服、說出自己政治信念的時刻。」

參考資料[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