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重定向自国民党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辛亥革命[编辑]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语录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
    ——1895年兴中会誓词
  • 呜呼!我中国今日不可不革命!我中国今日欲脱满洲人之羁缚,不可不革命!我中国欲独立,不可不革命!我中国欲与世界列强并雄,不可不革命!我中国欲长存于二十世纪新世界上,不可不革命!我中国欲为地球上名国、地球上主人翁,不可不革命!革命哉!革命哉!
    ——1903年邹容《革命军》
  • 夫有拒俄之诚,而即蒙革命之名,吾知自今以往,世人之欲效忠于满洲者惧矣。然使昌言革命,而徐图拒俄之计,吾转不知彼满洲者,于我将奈之何。是故余乃怃然慨息,悄焉累欷,以敬告于我留学生,并以谂同胞四万万黄帝之胤曰:呜呼!革命其可免乎?
    ——1903年陈去病《革命其可免乎》
  • 幕不倾,则日本不能有今日;满不去,则中国不能以复兴。此吾侪之所以不欲如日本之君主立宪,而必主张民主立宪者,实中国之势宜尔也。
    ——1905年陈天华论中国宜改创民主政体
  • 今有大盗入主人家,据其室庐,絷其人口,而尽夺其所有。乃自居户主,释所絷俘,稍予恩赐,使同德壹衷,以奉事己。如是则故主人者,遂欣然愿事之乎?抑引不共天日之仇讎乎?我民族之愿奉满洲政府以立宪也,胡不思此?
    ——1905年汪精卫《民族的国民》
  • 夫梁氏之为满酋游说,有革命之思想者,皆能详言之,无俟我哓哓矣。然予复恨梁氏之说之几以误我者,其误我同胞,当不止千万也。
    ——1905年吴樾《暗杀时代》
  • 芸芸众生,孰不爱生?爱生之极,进而爱群。盖种族之不保则个人随亡,此固大义了然,毋庸多赘者也。
    ——1907年秋瑾《光复军起义檄稿》
  • 为救中国而死,为救四万万人而死,继我志者自有人!
    ——1907年禹之谟被清廷处刑前大呼
  • 夫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非满洲之中国也。光复中国者,中国全体之责任,非仅湘赣一部分之责任也。欲救中国于今日列强竞争之世,非先扑灭满洲不可;欲倒满洲于今日压制汉族之际,非速援助湘赣此次之革命军不可!
    ——1907年陈汉元申论支援萍浏醴起义
  • 滿政府一日不去,中國一日不免於危亡。故欲保全國土,必自驅滿始。
    ——1911年方聲洞赴義前稟父書
  • 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
    ——1911年林觉民與妻訣別書
  • 袁氏号召私党,抉冀满族,阳假议和之名,阴为添兵之计。其人本不学无术,其品更恶劣可鄙,此间早已断绝。联兵北伐,以一中原,筹之已熟。满存则汉去,汉兴则满亡,万无并立之理。
    ——1911年宋教仁致李燮和书
  • 虏酋退位,在吾党原无拒绝之理,然只能认为亡国,不能认为禅让。
    ——1912年柳亚子《北方设立临时政府与优待虏廷之抗议》
  • 逊位之后尊号仍存云云,貎袭文明,实伏乱源,窃不敢取。夫君主、民主国体绝不相容,总统、皇帝名称自不能两立。今总统之外,再拥皇帝,非驴非马,不独无以尊崇国体,实恐见侮外人。……若阳许逊位,阴行帝制,将来暗植私党,巧借外援,路易十六之祸,行将立见。
    ——1912年谭人凤致孙中山、黄兴等电

讨袁[编辑]

  • 今日之中国,虽名为共和,有立法机关之参议院,有执政机关之国务院,有全国国民公共遵行之约法,而实则运用之能力、手腕,合集之于袁世凯一人。岂特陆征祥—人为袁世凯之掌上物哉?国务员也,参议员也,皆袁世凯之掌上物也。全国国民,皆袁氏室中之陈设、园中之花草也。嗟乎!
    ——1912年戴季陶愤于袁世凯派军警监视参议院通过陆征祥内阁名单
  • 其挟持武力,蔑视人民代表机关,已成习惯。甚至应交两院议决之案,如借款等,亦复擅自定夺,略无顾忌,此岂尚有约法、国会等在其目中?两院议员据法律与之诘难,而袁氏专挟武力以为对付。法律之力已穷,各省军民不忍于约法之破坏,民国之漂摇,欲以武力驱除谋叛民国之元凶,以济法律之穷,实为正当行为。
    ——1913年张继请全体议员迁出北京电
  • 袁世凯托名共和,专腧鞑靼,其害我中华民国实甚。袁氏不去,民国将无安谧之日。
    ——1913年李哲举义讨袁前说
  • 吾愿牺牲一己,以偿我党之代价,以挽我国之弱风。吾愿扫除中国之恶魔,吾愿建造世界之平等。
    ——1915年陈其美回国讨袁时对蒋介石说
  • 杀了袁世凯的密探!我是革命党!
    ——1915年吴先梅在东京枪杀蒋士立
  • 我辈为共和流血,死亦何憾!特恨不及见汝曹随洪宪消灭耳!
    ——1916年潘节文讨袁牺牲时大呼
  • 国人未尝负公,公实负国。公生平以权谋奸诈,愚弄一世,以此骗取总统,以此攘窃帝位。
    ——1916年黄兴促袁世凯退位声明电

北伐[编辑]

  • 此战之目的,不仅在覆灭曹、吴,尤在曹、吴覆灭之后,永无同样继起之人,以持续反革命之恶势力。换言之,此战之目的,不仅在推倒军阀,尤在推倒军阀所赖以生存之帝国主义。盖必如是,然后反革命之根株乃得永绝,中国乃能脱离次殖民地之地位,以造成自由独立之国家也。
    ——1924年孙文《中國國民黨北伐宣言》
  • 亲俄系本党外交政策,若以亲俄而即目为采取共产主义,则与俄国订立国际条约,而承认其地位之国家,均可称之为共产化,岂不笑话。况共产主义之绝对不适用于我国,孙中山已于俄国越飞来华时,已郑重表示之。……少数共产派今虽相继加入本党,而加本党后,即均须服从本党之主义,而本党则决无舍己以从人之事。故因彼等少数人之投入本党,而误认本党为可以一旦牺牲数十年苦心经营之三民五权主义,稍具常识者,当不之信。
    ——1924年卢师谛答《北京日报》记者
  • 战斗时间虽云两日,实不及六小时,竟能克此金汤。灭彼丑类,尚望同志继续努力,以竟总理未竟之事业,实现三民主义的国家。
    ——1925年陈诚讲述惠州战役
  • 三民主义为救国之主义,结合各阶级之革命分子,即认识救国必要及其正当途径之革命分子,为本党组织之基础。……此之理论,乃使吾人确知革命与反革命之分,不在于阶级之属性,而在于认识与觉悟。……以革命的方法,实现三民主义之国家组织,以防止斗争之害,消灭阶级之别,而非欲奖励阶级斗争。[1]
    ——1925年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反对阶级斗争的训令
  • (一)你们对于三民主义已不信仰,而口口声声仍以国民党自居,是什么道理?(二)我们所希望的是共产党的国民党化,而不是国民党的共产党化,现在我们既无法感化你们,使你们信仰三民主义,又无法阻止你们宣传共产主义,试问有什么方法可以防止国民党员的共产党化?国民党不致为共产党所吞并?
    ——1926年葛建时质问中国共产党

抗战建国[编辑]

  • 余所恃者,惟有一片爱国丹心,此时明知危亡在即,亦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拼以一身,报我国家,报我民族,毋忝我之所生而己。
    ——1931年蒋中正9月19日日记
  • 此次我军与暴日在淞沪激战最烈时,江西的赤匪不特不能为国难所激醒以合力御外,反乘机猛攻赣州,企图夺取赣南重要城市,以捣乱我后方,这种行为不啻为暴日张目。
    ——1932年蔡廷锴军长对官兵训话,《大公报》5月5日
  • 北京政权与南京政府相比,在国家财政管理上的差别是再大不过了。北京政权经常拖欠官员、教师和外交官的薪水,每月都有花招;而南京政府却能投资成千上万到公众建筑、广播电台、码头、卫生检疫船、体操房、体育馆、公路铁路,单是科学研究一项,每月就要10万美元。
    ——1939年林语堂《中日战争之我见》
  • 朱懷冰電告略云,劉伯承向其派聯絡員表示,共軍已十倍於前,又值日軍當前,其意中央將奈共軍何,態度露骨。且晉東八路軍與日軍相互避讓,似已達成默契,其中甚或涉及日蘇勾結問題。
    ——1940年蔣鼎文2月16日電蒋介石
  • 少数无耻奸徒,自己失去了对革命的立场,失去了抗战的信心不算,还误解国父所主张的大亚细亚主义和和平奋斗救中国的话,牵强附会当作护符,甘愿出卖祖国。……亚洲各国,一律平等相待、互相尊重,决不是仰人鼻息、甘做附庸的卑劣思想可比。至於和平奋斗救中国,乃是和平不忘奋斗的意思,也只有在奋斗求到的和平,是独立自由平等的和平。汉奸们忘却奋斗,只求和平,这样自己不用力量得来的和平,一定是屈辱的和平、奴隶的和平。
    ——1940年林森《纪念国父诞辰的意义》讲话
  • 新四軍代淮安日軍購運棉花兩萬斤,日軍回以彈藥甚多,又匪軍與日軍訂立不侵犯條約,淮之日軍聲明永不向匪軍駐地進犯。查日軍上月向我進犯,奪取臨澤後仍不斷出動肆擾,匪軍向我進擾時,日軍寂然不動且任匪之大部通過,日匪通連情節確然。
    ——1940年顧祝同12月17日電蒋介石

关于国民党的评论[编辑]

  • “惠州匪祸起事均为匪首孙文乱党所为”,“意在爆炸巡抚衙门”。“乱党悍匪之首史坚如等均在翌日清晨全部缉捕在案听后问斩”。[2]
    ——1900年光绪朱批的奏折
  • 城内之事,系孙文乱党所为,济南独立已被镇压,革命党人均亡命之徒,清兵大举东进,已达莱州。本邑若不除此辈,必有附逆连坐、洗县之祸,故遇有秃逆,杀无赦。
    ——1912年山东旧势力宣扬绞杀革命
  • 只要国民党员能忠于他们伟大的先觉者——孙中山——的主义,努力于中国民族独立的恢复和Mandarinism的革除,纵使他们能得胜利,外国的商人也无须恐慌。
    ——英国前首相劳合·乔治(Lloyd George)评论国民革命军北伐
  • 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3]
——储安平《中国的政局》,《观察》第二卷第二期,1947年3月
  • 研究歷史的人評估國民黨在中國的成敗得失,採用了大量由中國自由派人士發表的批評和中國共產黨的宣傳言論。共黨宣傳人員千方百計要贏取自由派人士支持,因此不放過國民黨的任何腐化行為與侵犯人權之事。……雖然蔣介石下面有積極主張極權主義的人,他們卻不能像後來上台的中共極權主義控制得那麼嚴密。所以,國民黨政府和共產黨政府的形像源於極不相同的資料根據,實在是不能做比較的。例如,中共處死的人數有多少,當時的局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费正清《中國新史》第十七章《內戰與國民黨在台灣》
  • 一個人早上起床去廁所都懶惰,在床上大便就逕自離開。
    ——2014年7月25日,柯文哲在民進黨基層座談會中評論國民黨[4]

参考文献[编辑]

  1. 龙向洋主编:《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民国文献丛刊》(15),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260-261页。
  2. 收藏者购得有清光绪朱批的奏折. 莆田晚报2012-03-06. 
  3. 蔡尚思主编:《中国现代思想史资料简编》第五卷,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35页
  4. 林修卉、郭建伸.柯嗆藍「大完便就跑」.蘋果日報. 2014-07-26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