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英语Gone with the Wind)是一部出版于1936年的美国小说,作者為瑪格麗特·米契爾

語錄[编辑]

  • 那郝思嘉小姐长得并不美,可是极富于魅力,男人见了她,往往要着迷,就像汤家那一对双胞胎兄弟似的。原来这位小姐脸上显然混杂着两种特质:一种是母亲给她的娇柔,一种是父亲给她的豪爽。因为她母亲是个有着法兰西血统的海滨贵族,父亲是个皮色深浓的爱尔兰人,所以遗传给她的质地难免不调和。可是质地虽然不调和,她那一张脸蛋儿却实在迷人得很,下巴颏儿尖尖的,牙床骨儿方方的。她的眼珠子是一味的淡绿色,不杂一丝儿的茶褐,周围竖着一圈儿粗黑的睫毛,眼角微微有点翘,上面斜竖着两撇墨黑的娥眉,在她那木兰花一般白的皮肤上,画出两条异常惹眼的斜线。就是她那一身皮肤,也正是南方女人最最喜爱的,谁要长着这样的皮肤,就要拿帽子、面罩、手套之类当心保护着,舍不得让那大热的阳光晒黑。
    • 第一章
  • “我们南方大多数人的毛病,”白瑞德继续说,“就在我们旅行得不够,或即使旅行够了,并不曾得到旅行的益处……我曾经见过许多东西,都是你们大家没有见过的。我见过那论千论千的外来民族,愿意为着一点食物和几块钱替他们北佬打仗,我见过工厂、铁厂跟船厂,见过铁矿跟煤矿——这些都是咱们没有的东西。不是吗?咱们有的只是棉花、奴隶和傲慢。他们只消一个月就会干了咱们呢。”
    • 第六章
  • 在战前,马里兰以南地面的棉纱厂、羊毛厂、制造厂、机器厂等等是极少极少的,南方人却正因这事实而自豪。南方曾经产生政治家、军人、垦植家、医生、律师、诗人等等,一定不会产生工程师和机械师,南方人却以为工程师机械师是下等职业,让他们北佬儿去干吧。
    • 第八章
  • “你要知道将来到底怎么样,只消看历史事迹就可以知道了。只有那种有脑筋有勇气的人才能够存活下来,没有脑筋没有勇气的人都要被簸箕簸掉。我们能够亲眼见到一次古脱旦眉龙,虽然并不怎么适意,至少是很有趣的。”
  • “见到一次什么?”
  • “见到一次神道的黄昏。不幸的是我们南方人都曾把自己看做神道呢!”
    • 第三十一章
  • “譬如我现在在这里劈木头,我心里并不觉得难过,我所觉得难过的是这桩事情所代表的一般意义,我所觉得难过的是我所爱的旧生活丧失了它的美丽了。思嘉,你要知道,在战争以前,生活是美丽的。我觉得那时的生活犹如一件希腊艺术品,它具有光辉,具有完善,具有齐全,具有对称。也许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感觉,这我现在明白了。但是在我,我总觉得十二根橡树的生活确实具有一种美。我是属于那种生活的,我是那种生活的一部分。现在这种生活是完了,在这种新生活里并没有我的地位,所以我害怕了。现在我懂得了我从前所注意所观察的只是一种影戏,凡不具有阴影性质的一切我都避免它。无论是人、是情境,凡是过于真实过于有生气的,我都要避免它。我不愿意这样的人和情境闯进我的生活。就是对于你,思嘉,我也是想避免的。因为你太富于生气、太真实,我呢,却又偏偏怯懦得很,宁可去找阴影和梦境的。”
    • 第三十一章
  • 人们固然有因吃苦而至堕落,但也有因吃苦而后立的。
    • 第三十八章
  • 我们也跟他一样,是世界上任何的人任何的事都打不倒的,不管他是北佬、是提包党,也不管是艰难的日子、是极高的租税、是极度的饥荒。但是我们自己心里的那一种弱点,一经蒙蔽了我们的眼睛,那么我们就要撑持不住了。
    • 第四十章
  • 原来这班太太都带着极浓厚的道学气,心肠本来极软的,见了别人的恩情立刻会感激,见了别人的苦恼立刻会同情,但是她们那一套不成文的道德法典,假使被人破坏了一丝一毫,她们对于那人就要铁面无情地永远不肯饶恕了。她们那套法典很简单:对于联盟州要尽忠,对于老战士要尊敬,对于旧礼教要竭力保存,对于贫穷要觉得自傲,对于朋友要慷慨解囊,对于北佬则必须永远结下冤仇。
    • 第四十七章
  • 我等明天回陶乐去再想吧。那时我就能够忍受了。明天,我想一定有法子可以把他拉回来。无论如何,明天总已换了一天了。
    • 第六十三章

另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