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英語Gone with the Wind)是一部出版於1936年的美國小說,作者為瑪格麗特·米契爾

語錄[編輯]

  • 那郝思嘉小姐長得並不美,可是極富於魅力,男人見了她,往往要著迷,就像湯家那一對雙胞胎兄弟似的。原來這位小姐臉上顯然混雜著兩種特質:一種是母親給她的嬌柔,一種是父親給她的豪爽。因為她母親是個有著法蘭西血統的海濱貴族,父親是個皮色深濃的愛爾蘭人,所以遺傳給她的質地難免不調和。可是質地雖然不調和,她那一張臉蛋兒卻實在迷人得很,下巴頦兒尖尖的,牙床骨兒方方的。她的眼珠子是一味的淡綠色,不雜一絲兒的茶褐,周圍豎著一圈兒粗黑的睫毛,眼角微微有點翹,上面斜豎著兩撇墨黑的娥眉,在她那木蘭花一般白的皮膚上,畫出兩條異常惹眼的斜線。就是她那一身皮膚,也正是南方女人最最喜愛的,誰要長著這樣的皮膚,就要拿帽子、面罩、手套之類當心保護著,捨不得讓那大熱的陽光曬黑。
    • 第一章
  • 「我們南方大多數人的毛病,」白瑞德繼續說,「就在我們旅行得不夠,或即使旅行夠了,並不曾得到旅行的益處……我曾經見過許多東西,都是你們大家沒有見過的。我見過那論千論千的外來民族,願意為著一點食物和幾塊錢替他們北佬打仗,我見過工廠、鐵廠跟船廠,見過鐵礦跟煤礦——這些都是咱們沒有的東西。不是嗎?咱們有的只是棉花、奴隸和傲慢。他們只消一個月就會幹了咱們呢。」
    • 第六章
  • 在戰前,馬里蘭以南地面的棉紗廠、羊毛廠、製造廠、機器廠等等是極少極少的,南方人卻正因這事實而自豪。南方曾經產生政治家、軍人、墾植家、醫生、律師、詩人等等,一定不會產生工程師和機械師,南方人卻以為工程師機械師是下等職業,讓他們北佬兒去干吧。
    • 第八章
  • 「你要知道將來到底怎麼樣,只消看歷史事跡就可以知道了。只有那種有腦筋有勇氣的人才能夠存活下來,沒有腦筋沒有勇氣的人都要被簸箕簸掉。我們能夠親眼見到一次古脫旦眉龍,雖然並不怎麼適意,至少是很有趣的。」
  • 「見到一次什麼?」
  • 「見到一次神道的黃昏。不幸的是我們南方人都曾把自己看做神道呢!」
    • 第三十一章
  • 「譬如我現在在這裡劈木頭,我心裡並不覺得難過,我所覺得難過的是這樁事情所代表的一般意義,我所覺得難過的是我所愛的舊生活喪失了它的美麗了。思嘉,你要知道,在戰爭以前,生活是美麗的。我覺得那時的生活猶如一件希臘藝術品,它具有光輝,具有完善,具有齊全,具有對稱。也許不是人人都有這樣的感覺,這我現在明白了。但是在我,我總覺得十二根橡樹的生活確實具有一種美。我是屬於那種生活的,我是那種生活的一部分。現在這種生活是完了,在這種新生活里並沒有我的地位,所以我害怕了。現在我懂得了我從前所注意所觀察的只是一種影戲,凡不具有陰影性質的一切我都避免它。無論是人、是情境,凡是過於真實過於有生氣的,我都要避免它。我不願意這樣的人和情境闖進我的生活。就是對於你,思嘉,我也是想避免的。因為你太富於生氣、太真實,我呢,卻又偏偏怯懦得很,寧可去找陰影和夢境的。」
    • 第三十一章
  • 人們固然有因吃苦而至墮落,但也有因吃苦而後立的。
    • 第三十八章
  • 我們也跟他一樣,是世界上任何的人任何的事都打不倒的,不管他是北佬、是提包黨,也不管是艱難的日子、是極高的租稅、是極度的饑荒。但是我們自己心裡的那一種弱點,一經蒙蔽了我們的眼睛,那麼我們就要撐持不住了。
    • 第四十章
  • 原來這班太太都帶著極濃厚的道學氣,心腸本來極軟的,見了別人的恩情立刻會感激,見了別人的苦惱立刻會同情,但是她們那一套不成文的道德法典,假使被人破壞了一絲一毫,她們對於那人就要鐵面無情地永遠不肯饒恕了。她們那套法典很簡單:對於聯盟州要盡忠,對於老戰士要尊敬,對於舊禮教要竭力保存,對於貧窮要覺得自傲,對於朋友要慷慨解囊,對於北佬則必須永遠結下冤讎。
    • 第四十七章
  • 我等明天回陶樂去再想吧。那時我就能夠忍受了。明天,我想一定有法子可以把他拉回來。無論如何,明天總已換了一天了。
    • 第六十三章

另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