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雷特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哈姆雷特》是英国作家威廉·莎士比亚写于1598年至1602年夏季之间的一部剧本。习惯上将本剧与《麦克白》、《李尔王》和《奥赛罗》一起并称为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

第一幕[编辑]

  • 吾昔日之嫂,今日之后。(Our sometime sister, now our Queen.)
    • 克劳地, 第二场


  • 克劳地:可是啊,我的贤侄哈姆雷特,也是我的儿——
    哈姆雷特:[私下] 亲有余,而情不足。(A little more than kin, and less than kind.)
    克劳地:为什么乌云还在笼罩着你?
    哈姆雷特:怎么会,大人?父亲的慈辉照得太多啦!
    • 第二场


  • “模样”, 母后? 不,那因我是如此,我不懂您所谓之“模样”。(Seems, madam! Nay, it is; I know not "seems.")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唉, 只望血肉之躯能瞬化,
    将自身解冻为甘露。
    (O, that this too too solid flesh would melt,
    Thaw, and resolve itself into a dew.
    )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注释:“solid”这词出现在 第一对开本 版本的戏剧中(1623年)。在更早期的版本(第一和第二四开本)中,曾使用“sallied”。在某些后来的版本中,则使用“sullied”。


  • 人间万物我观之已是乏味,枯燥,平淡,
    也令我心恢意懒。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脆弱,你的名字是女人!(Frailty, thy name is woman!)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心将碎,因我不能多言。(But break, my heart, for I must hold my tongue.)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快,快,赫瑞修,葬礼的冷肉剩馐
    也被搬上喜宴桌了。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他的神情是哀伤甚于怒目。(A countenance more in sorrow than in anger.)
  • 赫瑞修, 第二场


  • 即使地狱将崩裂而命我住口,
    我也一定要与它说话。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也希望你勿像某些教士,
    指点我至天堂之坎苛荆棘路;
    而自己却走上花天酒地,
    行为不检之缤纷大道,
    全然忘记自己的谆谆教诲。
    • 欧菲利亚, 第三场


  • 内心之事宜缄口,
    仓促之念莫妄行,
    为人友善忌轻浮,
    患难之友可深交,
    酒肉之情应远离。
    • 波隆尼尔, 第三场


  • 凡事需多听但少言;(Give every man thy ear, but few thy voice;)
    聆听他人之意见,但保留自己之判断。(Take each man's censure, but reserve thy judgment.)
    • 波隆尼尔, 第三场


  • 穿着你所能负担得起之最佳衣裳,
    质料应高贵,但切忌俗丽;
    因衣冠常代表其人。
    • 波隆尼尔, 第三场


  • 勿告贷于友也勿贷之于友:(Neither a borrower nor a lender be:)
    因后者常致财友均失。(For loan oft loses both itself and friend.)
    • 波隆尼尔, 第三场


  • 最重要者——万勿自欺;
    如此,就像夜之将随日,你也不会欺将于他人。
    • 波隆尼尔, 第三场


  • 不过,依我看来,虽然我也身为本地人,
    这个习俗还是不去遵守较好。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有何可惧?
    我早已把我的生命视得轻于鸿毛;
    至于我的灵魂,它亦是个永恒之物,它又能把它怎样?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丹麦将有恶事发生。(Something is rotten in the state of Denmark.)
    • 马赛洛, 第四场


  • 天快亮了,
    那时我又要回到那被硫磺烈火烧灼的地方。
    • 鬼魂, 第五场


  • 咬死汝父的毒蛇,
    此刻正戴着他的皇冠!
    • 鬼魂, 第五场


  • 罪恶之花盛开之时就被断绝了生命。(Cut off even in the blossoms of my sin.)
    • 鬼魂, 第五场


  • 啊,可怕!啊,可怕!可怕至极!(O, horrible! O, horrible! most horrible!)
    • 鬼魂, 第五场


  • 每一根头发都竖起来了,
    就像烦躁豪猪的刚毛一样。
    • 鬼魂, 第五场


  • 啊,最恶毒的妇人!
    啊,恶棍,恶棍,满脸堆笑的该死恶棍!
    我的笔记,——我应当把这些记录下来
    一个人能够满面微笑,骨子里却是一个恶棍。
    • 哈姆雷特, 第五场


  • 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赫瑞修,
    比你们的哲学里所梦想到的还要多。
    • 哈姆雷特, 第五场


  • 我今后举动无论会多么奇怪,
    因为我也许会认为妥当,
    装出个滑稽可笑的个性。
    • 哈姆雷特, 第五场

第二幕[编辑]

  • 简扼乃机智之魂,而冗言即无用之外饰。(Therefore, since brevity is the soul of wit, And tediousness the limbs and outward flourishes.)
    • 波隆尼尔, 第二场


  • 多一些事实,少一些矫饰废话。(More matter with less art.)
    • 葛簇特, 第二场


  • 他疯了,这是个事实;它事实是很可悲,也很可悲它是个事实。
    此话听起来很傻,所以可不去提它了;
    但是,我的确是无在虚饰此言。
    • 波隆尼尔, 第二场


  • “可不信星星是火,
    也不信太阳能走,
    更不信事实是谎,
    但信我予你之爱。”
    • 哈姆雷特, 来自葛簇特所阅读的一封信,第二场


  • 波隆尼尔:您认得我吗,殿下?
    哈姆雷特:当然认得,你是个鱼贩。
    波隆尼尔:我不是,殿下。
    哈姆雷特:既然如此,那我希望你也是个老实人。
    波隆尼尔:老实,殿下?
    哈姆雷特:对,先生,在此世界,老实人仅是万中有一而已呢。
    波隆尼尔:那也的确是,殿下。
    哈姆雷特:[从书中念] 太阳之吻能使死狗尸上生蛆,它是个可亲可吻的好腐肉(For if the sun breed maggots in a dead dog, being a god kissing carrion),——你有无一位女儿?
    波隆尼尔:我有,殿下。
    哈姆雷特:别让她去太阳下:腹中怀智是个佳事:但并不是像你女儿腹中怀​​孕那样;朋友,你得留意。(Let her not walk i' the sun: conception is a blessing: but not as your daughter may conceive; - friend, look to 't.)
    波隆尼尔:[私下] 你看,又在罗嗦关于我女儿之事。刚才他还不认得我,只知道我是个鱼贩,可见他已全疯了​​,全疯了。老实说,我年轻时也曾为爱情痛苦,也几乎到同样地步。
    • 第二场


  • 波隆尼尔:您在读什么,殿下?
    哈姆雷特:空话,空话,空话。(Words, words, words.)
    • 第二场


  • 波隆尼尔:[私下] 虽然这很疯狂,但其中却有一套理论。(Though this be madness, yet there is method in 't.)——你要不要从外边进来了,殿下?
    哈姆雷特:进我的坟墓?
    • 第二场


  • 波隆尼尔:殿下,我要向您告别了。
    哈姆雷特:先生,你提不出另一样使我更乐意告别之物,除了我的性命,除了我的性命,除了我的性命。(You cannot, sir, take from me anything that I will more willingly part withal - except my life - except my life - except my life.)
    • 第二场


  • 哈姆雷特:我的好朋友们!你们好吗?盖登思邓,啊,罗生克兰,好伙子们,你们可好?
    罗生克兰:跟世上的小孩一样(虚度时光)。
    盖登思邓:因我们没有过分幸福而感到幸福;我们可不是命运女神帽子上的钮扣。
    哈姆雷特:也不是她的鞋底?
    罗生克兰:也不是,殿下。
    哈姆雷特:那么,你们差不多是在她半腰,在她的好处那儿?
    盖登思邓:说老实话,我们在她的隐私之处。
    哈姆雷特:在命运女神之私处?太正确了;她是个娼妓。你们还有什么消息?
    罗生克兰:没什么,殿下,只是这个世界可是愈来愈善良了。
    哈姆雷特:那么末日就快来临了。
    • 第二场


  • 其实世事并无好坏,全看你们如何去想。(There is nothing either good or bad, but thinking makes it so.)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可闭于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是无限宇宙之王,只要我没有那些噩梦。(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 were it not that I have bad dreams.)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是个乞丐,穷得连谢谢都没有。(Beggar that I am, I am even poor in thanks.)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最近——我也不知是为何——我失去了欢欣,对一切事务也毫无兴致。说真的,我的心灵沉重的使我觉得这整个世界仅不过是块枯燥的顽石。这个美好的天空,看,好一个悬于头顶之壮丽穹苍,好一个有金色火焰点缀之华丽屋宇,但是,现在它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团污烟瘴气而已。人类是个多么美妙的杰作,它拥有着崇高的理智,也有无限的能力与优美可钦的仪表。其举止就如天使,灵性可媲神仙。它是天之骄子,也是万物之灵。但是,对我来讲,它岂不是朽如粪土?人们已不能令我欢欣:不,就连女人也不能,你们在笑,好像不以为然。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倘若凡事都依其所应得,那谁不该打?(Use every man after his desert, and who should 'scape whipping?)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唉,我是个恶人,也是个无用的蠢才!(O, what a rogue and peasant slave am I!)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西古芭对他是何许人,他对西古芭又是何许人,
    他须如此的为她哭泣?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是一个亲爱的父亲被杀害的儿子,
    天地之鬼神均怂恿我去为他复仇,
    而我却还是在此,只能用字眼来咒骂,
    活像个满口秽言的下流婊子,带着一付泼妇骂街的模样。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凭借此剧,我将套出国王内心的隐秘。(The play's the thing wherein I'll catch the conscience of the king.)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第三幕[编辑]

  • 我们也经常犯这种罪行,——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人们往往用至诚的外表和虔敬的行动,
    来掩饰一颗魔鬼般的内心。
    • 波隆尼尔, 第一场


  •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
    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
    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死了;睡着了,——
    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
    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
    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着了;——
    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儿;
    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
    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
    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
    人们甘心久困于患难之中,
    也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
    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
    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
    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
    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
    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
    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
    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
    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
    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
    这样,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
    决心的赤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
    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也会逆流而退,
    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美丽的欧菲利亚!
    可爱的小姐!
    在你的祈祷中可别忘了我的罪孽。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你去进尼姑庵吧!难道你想做一窝罪人之生母?我还算是个有点道德的人,但是我能说出我的许多过失,使我觉得我的母亲是不应该生了我。我骄矜、记仇、有野心;藏匿于我内心之为恶潜能,庞大的使我无法想像,繁多的令我无空实践。像我这种家伙,存于天地之间有啥用处?我们都是坏蛋,千万别相信我们。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如果送礼的人不是出于真心,再贵重的礼物也会失去它的价值。(Rich gifts wax poor when givers prove unkind.)
    • 欧菲利亚, 第一场


  • 我说,我们以后不许再有婚姻。已婚之人可以继续生活下去,——除了一人之外,——其他的人们均应保持现状,不许结婚。(I say, we will have no more marriages: those that are married already, - all but one, - shall live; the rest shall keep as they are.)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啊,这位高贵的灵魂已全失去理智!(O, what a noble mind is here o'erthrown!)
    • 欧菲利亚, 第一场


  • 啊,我曾见过的,与我现在所见到的,它们令我痛心!(O, woe is me, - to have seen what I have seen, see what I see!)
    • 欧菲利亚, 第一场


  • 葛簇特:来这里,亲爱的哈姆雷特,来坐在我身边。
    哈姆雷特:不,娘,这里有更吸引我之磁铁。(No, good mother, here's metal more attractive.)[哈姆雷特坐在了欧菲利亚旁边]
    • 第二场


  • 哈姆雷特:小姐,我可不可以躺在你的腿上?
    欧菲利亚:不可以,殿下。
    哈姆雷特:我的意思是,我的头可不可以枕在你的膝上。
    欧菲利亚:嗯,殿下。
    哈姆雷特:你以为我在讲那村野之事?
    欧菲利亚:我没这个念头。
    哈姆雷特:那是个多么美妙的念头呀, 枕在少女腿中。
    欧菲利亚:什么,殿下?
    哈姆雷特:没什么。
    • 第二场


  • 这么久?既是如此,那就让魔鬼去穿那黑色孝服吧,我可要去穿那貂皮大衣了!哦,老天爷,二月前去世,还没被遗忘!那么,当一个伟人死后,有希望被人怀念半年。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觉得那女子宣誓得过重。(The lady doth protest too much, methinks.)
    • 葛簇特, 第二场


  • 为什么,你看,你是如何的小觑了我!你想玩弄我,仿佛你早已熟悉了我的指孔;你想挖掘我心灵深处之奥密,想教我奏出我的整幅音阶;可是,在此区区一支小木箫,虽然它拥有着无限的音乐、美妙之歌喉,你却无法使它发言。混账!难道你觉得我比一根木管还容易玩弄吗?你可把我当作任何乐器,不过,你是玩弄不了我的!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哈姆雷特:你有没有见到天边那片云?它看起来像只骆驼。
    波隆尼尔:老天,它的确像只骆驼。
    哈姆雷特:我觉得它倒颇像只黄鼠狼。
    波隆尼尔:它弓著背像只黄鼠狼。
    哈姆雷特:或像条鲸鱼。
    波隆尼尔:也像条鲸鱼。
    • 第二场


  • 此刻已是众巫出游的深夜,
    墓园里的枯坟均已敞开,
    地狱也在吐散瘟疫于人间。
    现在我可痛饮热血,
    可去执行那能令白昼战栗之骇人工作。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我可残酷,但不可无良心;(Let me be cruel, not unnatural;)
    我可用语言的利剑来刺戳她,但决不用真刃。(I will speak daggers to her, but use none.)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啊,我的罪行之恶臭,已贯冲云霄。(O, my offence is rank, it smells to heaven.)
    • 克劳地, 第三场


  • 倘若我这可憎的双手已沾满了厚厚的一层弟兄之鲜血,
    那么,难道那甜美的天堂里就无足够的甘霖能够把它洗得雪白?
    • 克劳地, 第三场


  • 现在容易动手了,当他在祈祷时;
    我现在就下手杀了他。然后他就直接上天堂;
    这就算是复了仇?
    • 哈姆雷特, 第三场


  • 我的祷言已在飞升,但我的心志仍留滞于地;
    无心之祷,永远无法升天。
    • 克劳地, 第三场


  • 哈姆雷特:什么!有老鼠?一块钱便偿命,去死吧!
    波隆尼尔:哦,我被杀了!
    • 第四场


  • 你这个该死、轻率、好管闲事的傻瓜,再会吧!
    我还以为是你上头那个人。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哼,生活在一张汗臭冲鼻、充满油垢的温床里;
    只知道在腐堕里翻腾,
    在龌龊的猪窝里寻欢做爱。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为了要行善,我必须狠毒:这是个不好的开始,更坏的还在后头呢。(I must be cruel, only to be kind: Thus bad begins and worse remains behind.)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你可以放心,如果语言乃气息之呵出,
    而气息乃出自生命,我已无生命来呵出
    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 葛簇特, 第四场


第四幕[编辑]

  • 哦,走吧!(O, come away!)
    我的心灵充满了惶恐。(My soul is full of discord and dismay.)
    • 克劳地, 第一场


  • 罗生克兰:我不懂您的意思,殿下。
    哈姆雷特:那很好,不正的言语就让它埋葬在一个傻瓜的耳朵里。
    罗生克兰:殿下,您必须告诉我们尸体在那里,并和我们一起去见国王。
    哈姆雷特:尸体是与国王同在,但是国王并不与尸体同在。国王是一个东西——
    罗生克兰:一个东西,殿下?
    哈姆雷特:是一个无用的东西。带我去见他吧!躲迷藏呀,大家来找!
    • 第二场


  • 哈姆雷特:一个人能用一条吃过国王的蛆来作饵钓鱼,然后把这条吃过蛆的鱼食入肚内。
    克劳地: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哈姆雷特:没什么意思,只是让您看看一个国王怎样能够贯穿过一个乞丐的肠子。
    • 第三场


  • 克劳地:波隆尼尔在那里?
    哈姆雷特:在天堂;您可差人去那里找他。假如您的使者在那里找不到他的话,那您可以自己往另一处寻找。假如在一月之内还找他不到的话,那您仅须去楼上厅里,就会闻到他的。
    • 第三场


  • 许多事情之发生,都像是在谴责我,
    鞭策我那已钝的复仇心志向前!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啊!从今开始,
    我必痛下浴血之决心,否则一切将枉然!
    • 哈姆雷特, 第四场


  • 晚安,夫人们;晚安,甜蜜的夫人们;晚安,晚安。(Good night, ladies; good night, sweet ladies; good night, good night.)
    • 欧菲利亚, 第五场


  • 当悲伤来临的时候,不是单个来的,而是成群结队的。(When sorrows come, they come not single spies, - but in battalions.)
    • 克劳地, 第五场


  • 我也不懂,不过,陛下,任他来吧;
    知道在我有生之期能够见到他,
    并能当面告诉他“你死期至也!”
    以暖和我这缠疾之心。
    • 雷尔提, 第七场


  • 你已得到太多水了,可怜的欧菲莉亚,
    所以,我不许我流泪。
    • 雷尔提, 第七场


第五幕[编辑]

  • 唉呀,可怜的约利克!赫瑞修,我认得他:他是个风趣无限,满腹想像力的家伙;他曾千百次的背我于他背上玩耍;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多么的令人痛心,令人反胃!在这儿悬挂着我曾亲过不知多少次的嘴唇。你的讥嘲、你的欢跃、你的歌声、你的能让整桌哄然之妙语现在都到哪里去了呢?无人再来讥笑你的龇牙笑脸了吧? 下巴没了?你快去我女士的闺房那儿,告诉她,就算她现在抹上一寸厚的胭脂,到头来她也将变成如此;让她去笑这些吧!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把她安置入土里:
    从她纯洁无瑕的肌肤里,
    将冒出芬芳馥郁的紫罗兰!
    • 雷尔提, 第一场


  • 这就是我,丹麦的哈姆雷特!(This is I, - Hamlet the Dane!)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我爱欧菲莉亚:四万个兄弟之爱加起来也不足我所给予她之爱。(I loved Ophelia: forty thousand brothers - could not, with all their quantity of love, - make up my sum.)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你听我说好了,先生,你为何要如此的对待我?我一向都是爱你的;好了,不理这些了,赫酋力士想做的事,他会去做的。任猫去叫,任狗去闹吧!
    • 哈姆雷特, 第一场


  • 无论我们是怎样的去筹划,
    结局终究还是神来安排的。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那可不必,我们不能迷信预感:因为连一支麻雀之死,都是预先注定的。死之来临,不是现在,即是将来;不是将来,即是现在;只要对它有所准备就好了。(We defy augury; there's a special providence in the fall of a sparrow. If it be now, 'tis not to come; if it be not to come, it will be now; if it be not now, yet it will come: the readiness is all.)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喔,我将死了,赫瑞修;
    剧毒已经克服了我的灵魂:
    我将无法活着听到来自英国之消息;
    不过,我预测福丁布拉将被推举为丹麦王;
    他已得到我这垂死之人的赞许;
    请告诉他这里所发生之一切事故。
    其馀的,仅是宁静。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倘若你曾爱我,
    那就请你暂且牺牲天国之幸福,
    留在这冷酷的世界里
    去忍痛告诉世人我的故事吧。
    • 哈姆雷特, 第二场


  • 一颗高贵的心,此时已碎。晚安吧,甜美的王子,
    让一群天使的歌声来伴你入眠。
    • 赫瑞修, 第二场


  • 把哈姆雷特的遗体,以军礼,抬上高台。(Bear Hamlet, like a soldier, to the stage.)
    • 福丁布拉, 第二场


  • 去命令将士们放炮。(Go, bid the soldiers shoot.)
    • 福丁布拉, 第二场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