孖仔孖心肝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孖仔孖心肝是1990年香港无线电视台拍摄的电视剧,周星驰刘青云主演。

台词[编辑]

鲁细(又名王利就,周星驰饰)[编辑]

  • 师奶,面我就本身好想畀,架就系令郎自己爱来丢嘅啫。
  • 而家有个原则,希望你听清楚。个厅呢,除咗供应你由外便门口返嚟经过行入房,或由房经过行返出嚟出门口,或经过行入厨房或者入厕所之外,完全唔欢迎亦绝对唔容许你作为其他任何用途。……不过我发觉你都有个优点,就系肯认衰。但系头先所讲嘅原则,依然不变!
  • 咪行住!……早晨!走吖。
  • 争人二万一银“之嘛”嘅大耳窿数你仲咁唔嗲唔吊?
  • 叫咗你唔好赌钱,你当我死嘅?……收声!我教仔唔使你理!呢个系我老窦,更加唔使你理!……坐低!我帮埋你呢一镬,下次你畀人斩死我都唔理你嘅喇。……二万一吖嘛,系吗?大声啲听唔到啊!……听日call你啦!
  • 乜你都拍埋晒呢啲戏啊?哼!世风日下,道德沦亡!呢啲啖嘅无厘头嘅戏真系教坏晒下一代,我至憎嘅嘞!
  • 你望乜啊你啊?你哄到咁埋,只眼神仲咁鬼祟,系咪有企图啊?

鲁辉(梁家仁饰)[编辑]

  • 喂!啖你即系话我定话佢(阿细)老窦啊?


对话[编辑]

昆仑玉女剑法[编辑]

王名成(刘青云饰):你老板呐!
鲁细(周星驰饰):我叫鲁细!
王名成:我知吖!
鲁细:间房我嘅,唔该行出去!
王名成:企喺度!……我想请教下你,你头先耍嗰套剑法叫乜名?
鲁细:昆仑玉女剑法。
王名成:昆仑玉女剑法!好出名嘅。
鲁细:我唔会教你嘅。


赌,可以令人冇晒人格[编辑]

阿细:《浪子回头》里便吴楚帆讲过,赌,可以令人冇晒人格。
高B:赌唔赌我哋都冇人格嘅啦。
阿细:我有吖嘛。


你呢只不思长进嘅畜生[编辑]

阿细:你仲有现钱咩?赌!你净系挂住赌!唉!(后退一步)你呢只不思长进嘅畜生——!你睇下呢啲就系你啲赌债嘅利息喇,睇下!
鲁辉(梁家仁饰):咦?阿细做乜你?
阿细:唔好掂我!
鲁辉:呢班𨅬瘫,我话咗下个礼拜收埋啲尾数畀佢哋嘅,而家搞到你啖样!
阿细:你日日喺度吃喝玩乐,仲有乜钱收畀人哋啊?
莲姨(李殿朗饰):细,唔好劳气啦,乖,坐低先,坐低唞一阵吓!乖!
阿细:蝼蚁都尚且偷生!(莲姨偷偷开大电视声音)你啖样做咪等于自毁前程?你有乜说话好讲?你仲有乜说话好讲啊?
鲁辉:系,系我衰,我唔长进!我自细读得书少,我净系识得麻将、十三章、赌马,仲有香港脚添。(阿细被电视中播放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吸引过去)细啊,我唔会嘅嘞,阿细。
阿细:你睇人哋细细个都咁生性,你太唔似样嘞阿辉!
鲁辉:细啊,我下次真系唔会嘅嘞,我发誓!
阿细:嘘!
鲁辉:细啊!
阿细:唔好嘈住我啦!

戆居[编辑]

假王利就(李满祥)(边看电视中播出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边咬开饮料盒):戆居嘅,真系。
阿细(正好经过):戆居嘢你都睇?戆居!


其实我憎你嘅细仔多啲[编辑]

阿细:王师奶,唔怕得罪讲句,原本我好憎你嘅大仔嘅,但系而家我发觉都唔系咁憎佢。
白丽(吴浣仪饰):啖咪好啰,哎呀,其实……
阿细:其实我憎你个细仔多啲。


乌嘴狗[编辑]

鲁辉:咦!阿细,咁早起身啊吓?
阿细:啊。喂,估唔到嗰个乌嘴狗呢……
鲁辉:喂,你话边个乌嘴狗啊?
阿细:仲有边个啊?最大旧,最粗鲁,日日啲须都剃唔净嗰个啰。(鲁辉摸自己胡茬)我真系唔明而家啲人,系咪专登要扮到好似乌嘴狗啖,就叫做有型?啲须专登要剃唔净,系有意定无意,啲乜心态啫?系咪啖就叫做叻,就叫做威啫?(摇头,叹气)我,一开始讲乜话?
鲁辉:喂,估唔到嗰个乌嘴狗……
阿细:喂,估唔到嗰个乌嘴狗呢,原来份人几有孝心嘅。黄飞鸿同牙擦苏都讲过,话,如果一个人对佢老母好嘅话,嗰个人唔会系坏人嚟嘅。所以我决定咗,由今日开始,我同呢个乌嘴狗打招呼。
鲁辉:喂,我哋不嫐有打招呼㗎。
阿细:我唔系话你啊。我话个导演啊。
鲁辉(恍然大悟):哦--!估唔到嗰个乌嘴狗……
阿细:佢真系个乌嘴狗嚟。


得嘅咩[编辑]

阿细:点解?点解我今朝喺西环跌咗嘅钱,居然间会喺官塘执返呢?
客人A:得嘅咩?
阿细:得㗎原来,信我吖兄弟!
(客人B进来,掉落一硬币,客人A捡起)
客人B:喂喂喂喂,你跌嘅咩?
客人A:今朝我喺旺角跌咗嗰两蚊,喺度执返唔得嘅咩?
客人B:得嘅咩?


孟加拉大马蹄[编辑]

阿细:孟加拉大马蹄啊?
阿成:仲有个学名嘅。
假王利就:乜呢?
阿成:本地沙葛。
假王利就:唓,沙葛边系啖样嘅呢,嗬?
阿成:唓,呢个世界有样嘢叫刀仔嘅嘛。
阿细:即系话唔止马蹄啊,马骝都批到只出嚟喇,啖啊,天才!
(假王利就气鼓鼓走开)
白丽:呀,唔好话到咁直接啦!(离开)就仔啊,就仔!食得饭喇!
阿成(对鲁辉):你个仔都似返个仔!(鲁辉点头)
阿细:你都越嚟越似个人!


成人高级艺术录像带[编辑]

鲁辉:乜话?佢唔准我睇成人高级艺术录像带?吓?佢边个啊?
阿细:系咸带!辉!人哋讲得都啱㗎,需知道万恶淫为首,你成日埋头喺呢啲淫带度,睇到满头大汗,对你自己有乜益处呢?
鲁辉:唔系……
阿细:仲有啊,人哋叫我哋以后自己瞓返自己间房啊。
鲁辉:佢讲嘢啊佢?
阿细:我谂佢系指琴日嘉楠瞓咗我间房,我就同你孖铺呢件事啊。
鲁辉:我哋两仔爷孖铺又关佢事?吓?
阿细:佢觉得关佢事啊。
鲁辉:佢真系啖讲?
阿细:大概系啖嘅意思啊。
鲁辉:你同我话佢知,佢忽嘅佢!
阿细:我经已话咗畀佢知喇。
鲁辉:啱嘞!
阿细:咪再睇喇!
鲁辉:知嘞知嘞知嘞……


我哋做人,出嚟处世[编辑]

阿细:企喺度!
鲁辉:哦~!阿细,乜咁啱嘅,吓?未开档啊?啊,我仲有一样嘢未买……
阿细:买麓柚叶冲凉添啦,系吗?死款,睇你颓废到成个老同啖嘅衰样你啊,周身臭汗,一睇就知道系畀啲牌九㩧到全身麻痹,畀啲麻将湴到七孔流血啖嘅死款……
鲁辉:系喇系喇,系我错,我会戒嘅!我而家发誓一定要戒!
阿细:天文台话有雷暴啊!
鲁辉:系咩?䢂到啊,䢂到。
阿细:成日发埋啲假誓,怕唔怕畀雷劈啊?成日同我讲大话,有冇良心有愧啊?自己谂下,辉!…………我哋做人,出嚟处世,系咪成日都要人话住?今年都唔系细嘅啦,贵庚啊,生?好唔好意思啊?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