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瓦尔·赫拉利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尤瓦尔·赫拉利希伯来语יובל נח הררי‎,英语Yuval Noah Harari,1976年2月24日),又译为哈拉瑞,是一位以色列历史学家,也是国际畅销书《人类大历史》与《人类大命运》的作者。

语录[编辑]

人类大历史[编辑]

译者:林俊宏 ISBN 9789863205449
  • 有些环保人士声称,我们的祖先总是和大自然和谐相处。我们可别真的这么相信。早在工业革命之前,智人就是造成最多动植物绝种的元凶。人类可以说稳坐“生物学有史以来最致命物种”的宝座。/或许,如果有更多人了解了第一波和第二波物种灭绝浪潮,就不会对现在所处的第三波浪潮漠不关心。如果我们知道自己这个物种已经害死了多少物种,或许就会更积极保护那些现在还幸存的物种。 (p.91,第4章)
  • 历史的铁律告诉我们,每一种由想像建构出来的秩序,都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出于想像和虚构,而会大谈自己是自然、必然的结果。 (p.156,第8章)
  • 虽然我们无法解释历史做出的选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历史的选择绝不是为了人类的利益。 (p.272,第13章)
  • 现代科学的基础就是拉丁文前缀“ignoramus-”,意为“我们不知道”。从这种立场,我们承认了自己并非无所不知。更重要的是,我们也愿意在知识进展之后,承认过去相信的可能是错的。于是,再也没有什么概念、想法或理论是神圣不可挑战的。 (p.281,第14章)
  • 科学革命并不是“知识的革命”,而是“无知的革命”。真正让科学革命起步的伟大发现,就是发现“人类对于最重要的问题其实毫无所知”。 (p.281,第14章)
  • 科学活动并不是处于某个更高的道德和精神层面,而是也像其他的文化活动,都受到经济、政治和宗教利益的影响。 (p.303,第14章)
  • 科学无力决定自己的优先顺序,也无法决定如何使用其发现。 (p.306,第14章)
  • 郑和下西洋得以证明,当时欧洲并未占有科技上的优势。真正让欧洲人胜出的,是他们无与伦比而又贪得无厌、不断“探索与征服”的野心。 (p.324,第15章)
  • 现代科学和现代帝国背后的动力,都是一种不满足,觉得在远方一定还有什么重要的事物,等著他们去探索、去掌握。 (p.331,第15章)
  • 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至险,恐怕莫此为甚。 (p.468,后记)

《未来简史》[编辑]

  • 历史学家研究过去不是为了重复过去,而是为了从中获得解放。[1]
  • 回首过去,很多人都会认为法老时代的结束以及“上帝已死”的概念都是社会的进步。或许,人文主义的崩塌也是好事。人们之所以不愿改变,是因为害怕未知。但历史唯一不变的事实,就是一切都会改变。[2]
  • 甚至包括中国人自己在内,现在似乎没人知道中国究竟信什么。中国仍然信奉共产主义,但行动上更为务实。[3]
  • 宗教和科技总是跳着一支优雅微妙的探戈。双方互相推动、互相依赖,不能与对方离得太远。[4]
  • 我们无法真正预测未来,因为科技并不会带来确定的结果。[5]

《21世纪的21堂课》[编辑]

译者:林俊宏 ISBN 9789864795192
  • 大多数人并不太了解自己。我是到了二十一岁,才终于走出几年的自我否认,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者。而我绝非特例,许多同性恋男性在整个青少年时期,都无法肯定自己的性倾向。现在想像一下2050年的情况,或许有演算法可以告诉青少年,他位于同性恋/异性恋光谱的哪个位置(甚至还能告诉他,这个位置有多容易受影响而移动)。……如果早有这种程式,我就不用有那么多年,活得如此挫折了。 (第3堂课)
  • 政治家有一种以为自己有得选择的错觉,但真正重要的决定早就由经济学家、金融业者和商人在提出选项时,就做完了。而再过几十年,就可能是由AI来提出选项,供政治家进行挑选。 (第3堂课)
  • 人类的愚蠢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但我们常常忽略了这股力量。政客、将领和学者把世界视为一盘巨大的棋局,仿佛每一步都经过仔细的理性计算。在某种程度上,也确实如此。 ……但问题在于,世界比棋盘复杂得多,而人的理性并不足以完全理解,于是就算是理性的领导人,也经常做出非常愚蠢的决定。 (第11堂课)
  • 我知道,我把宗教神话等同于假新闻,可能会让许多人不悦,但关键正在于此。如果只有一千个人,相信某个编造的故事、相信一个月,这是假新闻。但如果是十亿人,相信某个编造的故事、相信一千年,这就成了宗教信仰,而且会警告所有其他人,不准说这是假新闻,否则就是伤害了信徒的感情(或是引发他们的怒火)。 (第17堂课)
  • 真相和权力,这两者虽然可以携手共度一小段时光,但迟早都得分开。如果想要权力,到了某个地步之后就得开始传播虚构的故事;如果想要看清世界的真相,到了某个地步之后就只能放弃对权力的追寻,因为你得要承认某些事实,而你承认的事实可能会让盟友愤怒、让追随者伤心、让社会和谐受到伤害。在真相与权力之间,就是有一道鸿沟,这点实在算不上什么秘密。 (第17堂课)
  • 只要政客的话语开始参杂一些神秘的语词,就该提高警觉了。面对真实的痛苦,这些人可能会用某些空泛难解的表述,来加以包装,做为申辩。其中有四个词汇要特别小心:牺牲、永恒、纯净、恢复。只要听到任何一个,心中就该警铃大作。 (第20堂课)

参考资料[编辑]

  1. Readmoo电子书 划线注记
  1.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53
  2.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61
  3.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242
  4.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242
  5. 尤瓦尔·赫拉利. 人类简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357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