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瑞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哈拉瑞希伯來語יובל נח הררי‎,英語Yuval Noah Harari,1976年2月24日),又譯為尤瓦爾·赫拉利,是一位以色列歷史學家,也是國際暢銷書《人類大歷史》與《人類大命運》的作者。

語錄[編輯]

人類大歷史[編輯]

譯者:林俊宏 ISBN 9789863205449
  • 有些環保人士聲稱,我們的祖先總是和大自然和諧相處。我們可別真的這麼相信。早在工業革命之前,智人就是造成最多動植物絕種的元兇。人類可以說穩坐「生物學有史以來最致命物種」的寶座。/或許,如果有更多人瞭解了第一波和第二波物種滅絕浪潮,就不會對現在所處的第三波浪潮漠不關心。如果我們知道自己這個物種已經害死了多少物種,或許就會更積極保護那些現在還倖存的物種。 (p.91,第4章)
  • 歷史的鐵律告訴我們,每一種由想像建構出來的秩序,都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出於想像和虛構,而會大談自己是自然、必然的結果。 (p.156,第8章)
  • 雖然我們無法解釋歷史做出的選擇,但有一點可以確定:歷史的選擇絕不是為了人類的利益。 (p.272,第13章)
  • 現代科學的基礎就是拉丁文字首「ignoramus-」,意為「我們不知道」。從這種立場,我們承認了自己並非無所不知。更重要的是,我們也願意在知識進展之後,承認過去相信的可能是錯的。於是,再也沒有什麼概念、想法或理論是神聖不可挑戰的。 (p.281,第14章)
  • 科學革命並不是「知識的革命」,而是「無知的革命」。真正讓科學革命起步的偉大發現,就是發現「人類對於最重要的問題其實毫無所知」。 (p.281,第14章)
  • 科學活動並不是處於某個更高的道德和精神層面,而是也像其他的文化活動,都受到經濟、政治和宗教利益的影響。 (p.303,第14章)
  • 科學無力決定自己的優先順序,也無法決定如何使用其發現。 (p.306,第14章)
  • 鄭和下西洋得以證明,當時歐洲並未占有科技上的優勢。真正讓歐洲人勝出的,是他們無與倫比而又貪得無厭、不斷「探索與征服」的野心。 (p.324,第15章)
  • 現代科學和現代帝國背後的動力,都是一種不滿足,覺得在遠方一定還有什麼重要的事物,等著他們去探索、去掌握。 (p.331,第15章)
  • 擁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負責任、貪得無饜,而且連想要什麼都不知道。天下至險,恐怕莫此為甚。 (p.468,後記)

《人類大命運》[編輯]

  • 歷史學家研究過去不是為了重複過去,而是為了從中獲得解放。[1]
  • 回首過去,很多人都會認為法老時代的結束以及「上帝已死」的概念都是社會的進步。或許,人文主義的崩塌也是好事。人們之所以不願改變,是因為害怕未知。但歷史唯一不變的事實,就是一切都會改變。[2]
  • 甚至包括中國人自己在內,現在似乎沒人知道中國究竟信什麼。中國仍然信奉共產主義,但行動上更為務實。[3]
  • 宗教和科技總是跳著一支優雅微妙的探戈。雙方互相推動、互相依賴,不能與對方離得太遠。[4]
  • 我們無法真正預測未來,因為科技並不會帶來確定的結果。[5]

《21世紀的21堂課》[編輯]

譯者:林俊宏 ISBN 9789864795192
  • 大多數人並不太瞭解自己。我是到了二十一歲,才終於走出幾年的自我否認,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者。而我絕非特例,許多同性戀男性在整個青少年時期,都無法肯定自己的性傾向。現在想像一下2050年的情況,或許有演算法可以告訴青少年,他位於同性戀/異性戀光譜的哪個位置(甚至還能告訴他,這個位置有多容易受影響而移動)。……如果早有這種程式,我就不用有那麼多年,活得如此挫折了。 (第3堂課)
  • 政治家有一種以為自己有得選擇的錯覺,但真正重要的決定早就由經濟學家、金融業者和商人在提出選項時,就做完了。而再過幾十年,就可能是由AI來提出選項,供政治家進行挑選。 (第3堂課)
  • 人類的愚蠢是歷史上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但我們常常忽略了這股力量。政客、將領和學者把世界視為一盤巨大的棋局,彷彿每一步都經過仔細的理性計算。在某種程度上,也確實如此。 ……但問題在於,世界比棋盤複雜得多,而人的理性並不足以完全理解,於是就算是理性的領導人,也經常做出非常愚蠢的決定。 (第11堂課)
  • 我知道,我把宗教神話等同於假新聞,可能會讓許多人不悅,但關鍵正在於此。如果只有一千個人,相信某個編造的故事、相信一個月,這是假新聞。但如果是十億人,相信某個編造的故事、相信一千年,這就成了宗教信仰,而且會警告所有其他人,不准說這是假新聞,否則就是傷害了信徒的感情(或是引發他們的怒火)。 (第17堂課)
  • 真相和權力,這兩者雖然可以攜手共度一小段時光,但遲早都得分開。如果想要權力,到了某個地步之後就得開始傳播虛構的故事;如果想要看清世界的真相,到了某個地步之後就只能放棄對權力的追尋,因為你得要承認某些事實,而你承認的事實可能會讓盟友憤怒、讓追隨者傷心、讓社會和諧受到傷害。在真相與權力之間,就是有一道鴻溝,這點實在算不上什麼祕密。 (第17堂課)
  • 只要政客的話語開始參雜一些神祕的語詞,就該提高警覺了。面對真實的痛苦,這些人可能會用某些空泛難解的表述,來加以包裝,做為申辯。其中有四個詞彙要特別小心:犧牲、永恆、純淨、恢復。只要聽到任何一個,心中就該警鈴大作。 (第20堂課)

參考資料[編輯]

  1. Readmoo電子書 劃線註記
  1. 尤瓦爾·赫拉利. 人類大歷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53
  2. 尤瓦爾·赫拉利. 人類大歷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61
  3. 尤瓦爾·赫拉利. 人類大歷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242
  4. 尤瓦爾·赫拉利. 人類大歷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242
  5. 尤瓦爾·赫拉利. 人類大歷史[M]. 北京:中信出版社, 2017.p357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