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倫·巴菲特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我最重看重的財產除了健康,還有興趣,多樣性以及長期的朋友。

沃倫·艾德華·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1930年8月30日—),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是一位投資家、企業家及慈善家。

名言[編輯]

  • 一個公開的民意測驗無法代替思考。
    • A public-opinion poll is no substitute for thought.
  • 你必須獨立思考。我常常驚訝於:一些智商極高的人在市場上無意識的跟隨大眾。我從沒通過和別人談話得到過好的主意。
    • You have to think for yourself. It always amazes me how high-IQ people mindlessly imitate. I never get good ideas talking to other people.
  • 我相信,坦誠的公司的管理層會使投資人受益。那些在公開場所誤導別人的CEO最終會在私下裡誤導自己。
    • We also believe candor benefits us as managers. The CEO who misleads others in public may eventually mislead himself in private.
  • 在你雇用人之前,你需要確認他的三項素質:正直誠實,聰明能幹,精力充沛。但是最重要的是正直誠實,因為如果他不正直誠實而又具備了聰明能幹和精力充沛,你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 In looking for someone to hire, you look for three qualities: integrity, intelligence, and energy. But the most important is integrity because if they don't have that, the other two qualities, intelligence and energy, are going to kill you.
  • 與其殺死毒龍,不如避開毒龍。
    • It's easier to stay out of trouble than it is to get out of trouble.
  • 如果你在小事上無原則,那麼大事上一樣沒有原則。
    • If you let yourself be undisciplined on the small things, you will probably be undisciplined on the large things as well.
  • 和一個道德品質敗壞的人,無法完成一樁好交易。
    • You can't make a good deal with a bad person.
  • 對於企業而言,糟糕的運作加上混亂的管理,結果常常是一筆糊塗帳。
    • The reaction of weak management to weak operations is often weak accounting.
  • 人性的弱點總是充滿貪婪、恐懼或者是愚蠢,這是完全可以預測的,但是我們無法預測這種人性弱點的發生順序。
    • The fact that people are full of greed, fear, or folly is predictable. The sequence is not predictable.
  • 我在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東西就是:大眾從未從歷史中汲取教訓。11月17日之每日名言
    • What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people don't learn from history.
  • 永遠不要問理髮師你是否需要理髮。
    • Never ask a barber if you need a haircut.
  • 交易市場就像上帝一樣,幫助那些自助者。但是和上帝不同的是,交易市場不會原諒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
    • The market, like the Lor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But unlike the Lord, the market does not forgive those who know not what they do.
  • 當市場下跌時,你輕易的將好東西打折變賣,但是一旦市場向上,再想買回來,難之又難。
    • You can always juice sales by going down-market, but it's hard to go back upmarket.
  • 投資人必須謹記,你的投資成績並非像奧運跳水比賽的方式評分,難度高低並不重要,你正確地投資一家簡單易懂而競爭力持續的公司所得到的回報,與你辛苦地分析一家變量不斷、複雜難懂的公司可以說是不相上下。
  • 我和查理還沒學會如何解決公司的難題,但是我們學會了如何避開難題,我們的成功在於我們集中力量於我們能跨越的一尺柵欄上,而不是發現了跨越七尺柵欄的方法。 
  • 近年來,我的投資重點已經轉移。我們不想以最便宜的價格買最糟糕的家具,我們要的是按合理的價格買最好的家具。
  • 幾乎在任何領域,專業人員取得的成就明顯地高於門外漢。但在金錢的管理上往往並非如此。
  • 不能承受股價下跌50%的人就不應該投資。
  • 在經歷25年企業管理與經營各種不同事業的歲月之後,查理跟我還是沒能學會如何去解決難題,不過我們倒學會如何去避免他們,在這點我們倒做的相當成功,我們專挑那種一呎的低欄,而避免碰到七呎的跳高。
  • 投資並非一個智商為160的人就一定能擊敗智商為130的人的遊戲。
  • 從不購買價格並不明顯低於公司價值的股票。
  • 1986年我的最大的成就就是沒有做任何蠢事。訣竅是當沒有合適的事情可做時,就什麼也不做。
  • 我寧要模糊的正確,也不要精確的錯誤。
  • 價格是你所付出的,價值是你所得到的。
  • 於每一筆投資,你都應當有勇氣和信心將你淨資產的10%以上投入。
  • 在錯誤的道路上,奔跑也沒有用。[來源請求]
  • 如果你一生中找到三個傑出的企業,你就會變得非常富裕。
  • 控制風險的最好辦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資組合。
    • 巴菲特在2004年伯克夏股東大會上說
  • 我們只是對於估計一小部分股票的內在價值還有點自信,但也只限於一個價值區間,而絕非那些貌似精確實為謬誤的數字。價值評估既是藝術,又是科學。
  • 對大多數投資者來說,重要的不是他們知道多少,而是他們能在多大程度上認識到自己不懂什麼。
  • (有人質疑巴菲特的投資策略只是運氣好而已,他講了一個有關機率的故事回答它們)一群豬共有128000隻,分別來自全世界各農場舉行丟銅板比賽,投出正面的晉級,投出反面的淘汰,經過九回合後,只剩下250隻豬晉級,有人認為那250隻豬只是運氣好而已。如果你發現晉級的250隻豬有200隻全是某農場來的,那你就必須問:那個農場餵豬的飼料有沒有特別之處?
  • 我對總體經濟一竅不通,匯率與利率根本無法預測,好在我在作分析與選擇投資標的時根本不去理會它。
  • 利率就像是投資上的地心引力一樣。
  • 若有人跟你談諸如Beta等市場效率理論的東西時,趕快閃人。
  • 投資的密訣在於,看到別人貪心時要感到害怕,看到別人害怕時要變得貪心。
  • 垃圾債券總有一天會變成名符其實的垃圾。
  • 在投資時,我們把自己看成是企業分析師——而不是市場分析師,也不是宏觀經濟分析師,甚至不是證券分析師。
  • 多樣化是無知的保護傘。
  • 如果你對投資略知一二並能了解企業的經營情況,那麼選5ー10家價格合理且具長期競爭優勢的公司。傳統意義上的多元化投資(廣義上的活躍證券投資)對你就毫無意義了。
  • 我從事投資時,主要觀察一家公司的全貌,而大多數投資人只盯着它的股價。
  • 恐懼和貪婪這兩種傳染性極強的災難的偶然爆發會永遠在投資界出現。這些流行病的發作時間難以預料,由它們引起的市場精神錯亂無論是持續時間還是傳染程度同樣難以預料。因此我們永遠無法預測任何一種災難的降臨或離開,我們的目標應該是適當的:我們只是要在別人貪婪時恐懼,而是別人恐懼時貪婪。
  • 會計報表只是評估企業價值的起點,而非最終的結果。
  • 所謂「市場效率學說」之類的投資教條,不過是為了增加投資的神秘性,好讓投資顧問得以從中牟利罷了。
  • 「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謬論是錯誤的,投資應該像馬克・吐溫建議的「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然後小心地看好它」。
  • 企業主須了解其利益,乃來自於企業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的成長,而不是其持有股票之短期波動。
  • 以GEICO這個case,乃至於我們所有的投資,我們看的是公司本質的表現而非其股價的表現,如果我們對公司的看法正確,市場終將還它一個公道。
  • 巴菲特說在他四十多年的投資生衙中,只有靠十二個投資決策,造就他今日與眾不同的地位。
  • 許多人盲目投資,從某方面來說等於是通宵玩牌,但卻從未曾看清楚自己手中的牌。
  • 因為我把自己當成是企業的經營者,所以我成為更優秀的投資人;而因為我把自己當成是投資人,所以我成為更優秀的企業經營者。
  • 沒有公式能判定股票的真正價值,唯一方法是徹底了解這家公司。
  • 風險是來自於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 只有退潮時,你才知道誰是在光着身子游泳。唯有當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 我想我不會投資黃金,因為我看不出將這種金屬從南非的地底挖出,再把它放到福克斯堡的金庫中有何意義。
  • 價值投資不能保證我們盈利,但是價值投資給我們提供了走向真正成功的唯一機會。
  • 我承認,我和別人一樣有種渴望。渴望干點什麼,特別是在無事可乾的時候。(巴菲特批評自己在航空業投資的錯誤時說)
  • 如果你是投資者,你所關注的就是資產——在我們這裡是指公司——未來的發展變化。如果你是投機者,你主要預測獨立於公司的價格變化。
  • 對你所做的每一筆投資,你都應當有勇氣和信心將你淨資產的10%以上投入此股。
  • 投資成功與否並非取決於你了解的東西,而在於你能否老老實實地承認你所不知道的東西。投資人並不需要做對很多事情,重要的是不要犯重大的錯誤。成功的關鍵是投資者如何把一些平凡的事,做得極不平凡。
  • 用虧損概率乘以可能虧損的數量,再用收益概率乘以可能收益的數量,最後用後者減去前者。這就是我們一直試圖做的方法。這個算法並不完美,但事情就這麼簡單。
  • 如果你給我一把槍,彈膛里一千個甚至一百萬個位置,然後你告訴我,裡面只有一發子彈,你問我,要花多少錢,才能讓我(對準自已)拉動扳機。我是不會去做的。你可以下任何注,即使我贏了,那些錢對我來說也不值一提。如果我輸了,那後果是顯而易見的。我對這樣的遊戲沒有一點興趣。可是因為頭腦不清楚,總有人犯這樣的錯……用對你重要的東西去冒險贏得對你並不重要的東西,簡直無可理喻,即使你成功的概率是100比1,或1000比1。

價值投資[編輯]

  • 成功的秘訣有三條:第一,儘量避免風險,保住本金;第二,儘量避免風險,保住本金;第三,堅決牢記第一、第二條。
  • 當我和查爾斯買下一種股票時,我們頭腦中既沒有考慮到出手的時間也沒有考慮過出手的價位。
  • 可口可樂在1890年時整個公司大約值2000美元今天它的市值為500億美元。如某個人在1890年時買該公司股票時,有人可能會對他說:「我們將會有兩次世界大戰,會有1907年的大崩盤。是不是最好等一等?」我們不能犯這個錯誤。
  • 你要做的事情是按低於企業內在價值的價格購買一家企業的股票,如該企業管理層誠實可靠、有能力,那麼你就永遠持有這些股票。
  • 不要做低回報率的生意。時間是好生意的朋友,卻是壞生意的敵人。如果你陷在糟糕的生意里太久的話,你的結果也一定會糟糕,即使你的買入價很便宜。如果你在一樁好生意里,即使你開始多付了一點額外的成本,如果你做的足夠久的話,你的回報一定是可觀的。
  • 人們買股票,根據第二天早上股票價格的漲跌,決定他們的投資是否正確,這簡直是扯淡。
  • 想要在股市從事波段操作是神做的事,不是人做的事。
  • 人們習慣把每天短線進出股市的投機客稱之為投資人,就好像大家把不斷發生一夜情的愛情騙子當成浪漫情人一樣。
  • 如果能從歷史推測未來,那麼最富有的人都是圖書管理員。
  • 短期股市的預測是毒藥,應該把它擺在最安全的地方,遠離兒童以及那些在股市中的行為像小孩般幼稚的投資人。
  • 我們偏愛的持股期限是永遠。
  • 你不會每年都更換房子、孩子和老婆。為什麼要賣出公司(股票)呢?
  • 短線投機等於就即將發生的事情進行賭博。如果你運用大量的資金進行短線投機,有可能血本無歸。
  • 希望你不要認為自己擁有的股票僅僅是一紙價格每天都在變動的憑證,而且一旦某種經濟事件或政治事件使你緊張不安就會成為你拋售的候選對象。相反,我希望你將自己想象成為公司的所有者之一,對這家企業你願意無限期的投資,就像你與家庭中的其他成員合夥擁有的一個農場或一套公寓。
  • 如果我們有堅定的長期投資期望,那麼短期的價格波動對我們來說就毫無意義,除非它們能夠讓我們有機會以更便宜的價格增加股份。
  • 必須要忍受偏離你的指導方針的誘惑:如果你不願意擁有一家公司十年,那就不要考慮擁有它十分鐘。

行業與公司[編輯]

  • 你應該選擇投資一些連笨蛋都會經營的企業,因為總有一天這些企業會落入笨蛋的手中。
  • 當一個經歷輝煌的經營階層遇到一個逐漸沒落的夕陽工業,往往是後者占了上風。
  • 所謂有「轉機」的公司,最後很少有成功的案例,與其把時間和精力花在購買價廉的爛公司上,還不如以公道的價格投資一些物美的企業。
  • 經驗顯示,能夠創造盈餘新高的企業,現在做生意的方式通常與其五年前甚至十年前沒有多大的差異。
  • 我們判斷一家公司經營的好壞,取決於其淨資產收益率(排除不當的財務槓桿或會計做帳),而非每股收益的成長與否,因為即使把錢固定存在銀行不動,也能達到象後者一樣的目的。
  • (巴菲特反對股票分割配股,他甚至半開玩笑地在朋友的生日賀卡上寫到)祝你活到伯克希爾分割股票之時。
  • (在購併國際乳品公司時巴菲特說到)我們把錢擺在吃得到的地方。
  • (巴菲特在1985年結束伯克希爾紡織部門營運時,解釋道)一隻能數到十的馬是只了不起的馬,卻不是了不起的數學家,同樣的一家能夠合理運用資金的紡織公司是一家了不起的紡織公司,但卻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企業。
  • 如果我們雇用一堆比我們矮小的人,那麼我們會變成一堆侏儒,但相反地若我們雇用一堆比我們高大的人,那麼我們終將變成一群巨人。
  • 尋找超級明星——給我們提供了走向成功的唯一機會。
  • 一個二流的企業最有可能仍舊是二流的企業,而投資人的結果也可能是二流的。
  • 我們的投資方式只是與我們的個性及我們想要的生活方式相適應,為了這個原因,我們寧願與我們非常喜歡與敬重的人聯手獲得回報X,也不願意通過那些令人乏味或討厭的人改變這些關係而實現110%的X。
  • 我們的目標是使我們持股合伙人的利潤來自於公司,而不是其他共有者的愚蠢行為。
  • 對於購併的對象,我們偏愛那些會「產生現金」而非「消化現金」的公司。
  • 與這群「樂在其中」並以像老闆一樣心態經營公司的專業經理人在一起工作真是一種享受。
  • 依我們過去的經驗顯示,要「找到」一家好的保險公司並不容易,但要「創立」一家更難。
  • 如何去維護股東最大的權益,不僅是監督一家企業最重要的項目,也是一個理想的管理團隊首要之考量。
  • 喜斯糖果會讓吉列公司旗下的歐樂B牙刷銷路更好。
  • 創造營業收益所需的時間,通常不大可能與行星繞太陽一周的時間相吻合。
  • 一份強勢報紙的經濟實力是無與倫比的,也是世上最強勢的經濟力量之一。
  • 一家典型的報社可將旗下發行報紙售價調高一倍,而仍保有百分之九十的讀者。
  • 所謂的消費者特許權是指大家偏愛而願意付額外的代價購買某個牌子的產品。
  • 如果你給我一千億美金要我把可口可樂打倒,即使我的心可能會很痛,我還是會將錢原封不動的退還。
  • 可口可樂與吉列刮鬍刀是世界上最好的兩家公司。
  • 評估一個人時,你必須看準其三項特質:正直、智力與活力,若缺乏第一項,後面兩項可能會把你害慘。
  • (對於聯邦住宅抵押貸款公司Freddie Mac的看法)雙獨占僅次於壟斷。
  • 你能對一條魚解釋在陸上行走的滋味嗎?在陸地上生活一天的真實感覺,勝過以言語解釋它一千年,而實地親身去經營企業也是如此。
  • 所謂擁有特許權的事業,是指那些可以輕易提高價格,且只需額外多投入一些資金,便可增加銷售量與市場占有率的企業。
  • 香煙是一個相當理想的行業,製造成本只要一分錢,但售價卻高達一塊錢,消費者會上癮,而且忠誠度非常的高。
  • 有的企業有高聳的護城河,裡頭還有兇猛的鱷魚、海盜與鯊魚守護着,這才是你應該投資的公司。
  • (對於員工認股選擇權的爛用,巴菲特相當不能認同,他說:)如果選擇權不是對員工的一種報酬,那它算是什麼? 如果報酬不算是一種費用,那它又是什麼? 如果費用不列入損益表中,那它又應該擺在那裡?
  • 不投資科技股絕對不是迷信不迷信的問題。
  • 我們充分了解科技為整個社會所帶來的便利與改變,只是沒有人能預測往後十年這些科技公司會變怎樣,我常跟比爾蓋茲及安迪葛洛夫在一起,他們也不敢保證。
  • 經驗表明,經營盈利能力最好的企業,經常是那些現在的經營方式與5年前甚至10年前幾乎完全相同的企業。而一家公司如果經常發生重大變化,就是可能會因此經常遭受重大失誤。推而廣之,在一塊總是動盪不安的經濟土地之上,是不太可能建造一座固若金湯的城堡似的經濟特許權,而這樣的經濟特許權正是企業持續取得超額利潤的關鍵所在。
  • 良好的管理記錄與其說是你很有效率,倒不如說是因為你上了哪條船。當有着輝煌名聲的管理人員要去對付前程黯淡、管理混亂、聲名狼藉的公司時,不變的只會是公司的名聲。如果你發現自己在一艘長期漏水的船上,那麼造一艘新船要比補漏洞有效得多。優秀的騎士會在好馬,而不是衰弱的老馬上充分發揮。我對此事的觀點從未改變。

安全邊際[編輯]

  • 架設橋樑時,你堅持載重量為3萬磅,但你只准許1萬磅的卡車穿梭其間。相同的原則也適用於投資領域。——格雷厄姆-多德都市的超級投資者們-巴菲特1984哥倫比亞大學的演講
  • 投資成功的關鍵是在一家好公司的市場價格相對於它的內在商業價值大打折扣時買入其股份。內在價值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它為評估投資和企業的相對吸引力提供了唯一的邏輯手段。內在價值的定義很簡單:它是一家企業在其餘下的壽命史中可以產生的現金的折現值。
  • 我認為投資專業的學生只需要兩門教授得當的課堂:如何評估一家公司,以及如何考慮市場價格。

市場[編輯]

  • 在市場貪婪時恐懼,在市場恐懼時貪婪[1]
  • 每一個泡沫都有一根針在等着。當兩者最終相遇,新一波的投資者會學到華爾街一條古老的教訓:當投機看起來輕而易舉的時候最危險。
  • (對於完全市場效率學說巴菲特完全不能認同,他反而感謝那些相信這種鬼話的機構投資人,讓他能夠占盡便宜,他說)我們實在欠提出這種理論的學者太多了,就好比當我們在參加橋牌、西洋棋或是選股等鬥智的競賽中,對手卻被教練告知思考是白費力氣的一件事。
  • 市場先生是你的僕人,而不是你的嚮導。
  • 如果任何一個人準備去做任何一件蠢事的時候,股市在那裡,僅僅是作一個參考值而存在。當我們投資於股票的時候,我們也是投資於商業。
  • 對我來說,股市是根本不存在的。要說其存在,那也只是一個讓某些人出醜的地方。
  • 如果你不能確定你遠比「市場先生」更加了解你的公司並能夠正確估價,那麼你就不能參加遊戲。就像他們在紙牌遊戲中說的那樣,「如果你不能玩上30分鐘,而且不知道誰是替死鬼,那麼你就是替死鬼。」
  • 我從未指望在股市中賺錢。我會設想股市在隔天關閉而在5年後開市。
  • 相信有效市場投資就好比在打橋牌時認為不需看牌一樣……如果市場總是有效率的,我將會流落街頭,沿街乞討。
  • 我們一直覺得股市預測的惟一價值在於讓算命先生過得體面一點。
  • 我們歡迎市場下跌,因為它使我們能以新的、令人感到恐慌的便宜價格揀到更多的股票。
  • 投資者應考慮企業的長期發展,而不是股票市場的短期前景。價格最終將取決於未來的收益.在投資過程中如同棒球運動中那樣,要想讓記分牌不斷翻滾,你就必須盯着球場而不是記分牌。
  • 我不認為包含我自己本身在內能夠「成功」地預測股市短期間的波動。
  • 被網絡公司引誘的投資人就好像參加舞會的灰姑娘一樣,沒有在午夜的期限之前趕緊離開,結果漂亮的馬車又變回南瓜。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這場舞會上的時鐘並沒有指針。
  • 依我們過去的經驗顯示,從公開市場所買進部份股權的價格遠比整筆購併所談的價格要低的許多。
  • 我們從未想到要預估股市未來的走勢。
  • (當1988年波克夏股票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時,巴菲特半開玩笑地對經紀商說)假如你從今天起在兩年內能成交一筆伯克希爾的股票,你就算是成功了。
  • 買股票時,應該假設明天開始股市要休市3ー5年。
  • 當一些大企業暫時出現危機或股市下跌,出現有利可圖的交易價格時,應該毫不猶豫買進它們的股票。

波克夏[編輯]

  • 我非常熱愛我的工作,每天早上去上班時,都會覺得自己好像是要到西斯汀教堂作壁畫一樣。(註:米開朗基羅名畫「最後的審判」完成處)
  • 我們的集團總部占地僅1,500平方呎,(約合42坪左右)總共只有十二人,剛好可以組一隻籃球隊。(波克夏目前有16.8個人,一個兼職會計每周工作四天)
  • 波克夏有兩種低成本且無風險的資金來源:應付所得稅與保險浮存金。
  • 儘管我們的組織登記為公司,但我們是以合夥的心態來經營。
  • 一般共同基金的管理費用是百分之一點二五,我們則只有萬分之五。
  • 四十五年前我看到機會卻沒什麼錢,四十五年後我有錢卻找不到機會。
  • 我們自給自足。
  • (巴菲特在1985年結束波克夏紡織部門營運時,曾解釋道)我們不會因為想要將企業的獲利數字增加一個百分點,便結束比較不賺錢的事業,但同時我們也覺得只因公司非常賺錢便無條件去支持一項完全不具前景的投資的作法不太妥當,亞當史密斯一定不贊同我第一項的看法,而卡爾馬克斯卻又會反對我第二項見解,而採行中庸之道是惟一能讓我感到安心的作法。
  • 在波克夏我們不用去告訴一個打擊率四成的選手如何揮棒。
  • (對於購併所需資金,波克夏隨時作好萬全準備,巴菲特說)如果你想要打中罕見且移動迅速的大象,那麼你應該隨時把槍帶在身上。
  • 波克夏就像是商業界的大都會美術館,我們偏愛收集當代最偉大的企業。

其他[編輯]

  • 信譽可能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才能建立,但只要五分鐘便足以摧毀之。
  • 橋牌是最好的腦力運動,你每十分鐘就會看到新局面,在股市同樣是運用理性來作決定,橋牌就是一種權衡盈虧比率的遊戲。
  • 裹着神秘面紗的投資技巧顯然對投資建議提供者有利。畢竟,庸醫僅憑建議你「吃兩片阿斯匹林」就攫取了多少名聲和財富。
  • 從預言中你可以得知許多預言家的信息,但對未來卻一無所獲。11月21日之每日名言
  • 華爾街是惟一的坐勞斯·萊斯的人向那些乘坐地鐵的人徵詢意見的地方。
  • (雖然許多人包括華爾街人士,都密切注意巴菲特的一舉一動,但他自己卻謙遜地說)我曾刻意地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不過實在是不怎麼樣。
  • (有人問巴菲特預計什麼時後要退休,他回答)大約在我死後五到十年左右。
  • (有人問巴菲特死後,其所投資的公司會有什麼影響,他回答)可口可樂短期間的銷售量可能會爆增,因為我打算在陪葬的飛機里塞滿可口可樂。
  • (對于波克夏惟一的奢侈品ー個人專機無議號,巴菲特說)只要我一死,波克夏的賬面盈餘立刻可增加一百萬,因為查理無視於我希望與之同葬的心愿,隔天一定馬上把飛機處理掉。
  • 有生之年我都會繼續經營波克夏,之後我可能會透過降神會工作。
  • (在購併General RE公司後,賣掉其所持有獲利不菲價值四十六億美金的美國零息公債後,債券仍持續大漲時,巴菲特淡淡地表示)我們投入的早,不過賣得更早了一點。
  • (有一回巴菲特在地上看到一毛錢,他彎下腰拾起這枚硬幣,當時所有在場的人都驚訝不已,只見他說)這是另一個十億美元的開始。
  • (一位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問到巴菲特關於投資美國航空的原因,他說)對啊!我的心理醫生也問我相同的問題。
  • (在成功撮合首都公司與ABC合併後,巴菲特說)我擔心恩師葛拉漢會從棺材裡爬出來為我這一投資計劃喝采。
  • (1950年代巴菲特花了一百五十元去上卡內基課程,他說這麼做)不是為了讓我在演講時膝蓋不會發抖,而是要學會如何在膝蓋發抖時,還能繼續演講。
  • 人,聰明才智其實差不多,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你要做的目標,化身成你每天做它的習慣。
  • 不要用信用卡。要對自己投資。
  • 不是錢造人,而是人造錢。
  • 過自己的生活,越簡單越好。
  • 別追求名牌,只穿讓自己感覺舒服的衣服。
  • 別把錢浪費在不必要的事物上,要花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評價[編輯]

  • 他的朋友在看到他的一次重大投資失誤後,問巴菲特:雖然你很富有,為什麼這麼笨呢?
  • 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管理他對別人的影響。
浮華世界(Vanity Fair)
  • 如果波克希爾除非由上帝所經營的,這樣它的高股價才合理。
錢雜誌(Money)
  • 波克夏是二十世紀最典型的投資成功故事。
史坦普(S&P)
  • 你得從他家後門進去,穿越廚房、客廳,然後上樓到他的臥室去找他。
一位巴菲特當年的合伙人
  • 巴菲特的頭腦是個超級理性的機制,你簡直就像能親眼看到他的大腦運作一樣。
查理·芒格
  • 這麼多年來我閱人無數,巴菲特可以說是所有人當中改變最少的一個。
查理·芒格
  • 從那時起我們便開始後悔不已,若當初把那麼一點點錢交給他,說不定現在我已經擁有一所大學了。
當初拒絕投資巴菲特的可口可樂前總裁奇歐
  • 小時候我不太曉得父親到底在做什麼,同學問我時我就說是證券分析師,很多人以為那是檢查警報安全系統之類的工作。
巴菲特的女兒小蘇珊
  • 他極端節儉,有一次在機場,我向他借十美分要打電話,沒想到他竟要拿着一枚二十五分的硬幣到遠處去兌換。有一次他請人要我把借我一本格雷厄姆的書趕快還給他,因為書是從奧瑪哈的公立圖書館借來的,逾期會被罰款。
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女士
  • 巴菲特。這傢伙擅於思考。我喜歡會思考的人。他們絕不落於傳統智慧的俗套。
比爾·蓋茨有一次被問到「除了微軟以外,你最欣賞的CEO是誰?」蓋茲回答
  • 基本上我也是一個巴菲特迷。
比爾·蓋茨
  • 他在撰寫擁抱未來(The Road Ahead)這本書時,就是把巴菲特這種不懂高科技的人當作心目中的讀者。
比爾·蓋茨
  • 微軟比爾蓋茲以投資智慧聞名的巴菲特是我的好朋友,一直以來我都想如何教他使用計算機,我甚至跟他說只要他願意,我可以飛到他那裡去教他基本的入門,直到有一天他發現可以通過計算機聯機與世界各地的橋牌愛好者一起打牌,情況才略有改觀。
比爾·蓋茨
  • 最近我們倆人一起帶着太太到中國大陸旅行,我覺得他說的笑話都非常有趣,他酷愛漢堡和可樂,總之我是個巴菲特迷。
比爾·蓋茨
  • 他實在聰明的不得了,反應快的驚人,跟在他身邊的人都有很大的精神壓力,想要努力趕上他思考的速度,在總部工作的人必須要有很強的自信心才得以存活。
波克夏副總裁高德保
  • 巴菲特的血管里流的不是血而是可樂,他連早餐都喝可樂。
巴菲特的太太蘇珊
  • 我們沒有所謂的預算,我們隨時隨地無不謹慎花用,因此也節省了製作預算所須耗費的大量開銷與時間,這種觀念在波克希爾所屬企業是司空見慣的事。
水牛城新聞發行人利普席
  • 不要把那戒指賣給巴菲特,把整間店賣給他。
某一年的聖誕節當巴菲特來到波爾仙珠寶店選購禮物時,珠寶店老闆耶魯大叫
  • 從某個角度來說,蓋可造就了巴菲特的金融事業。
蓋可保險前CEO拜恩
  • 所羅門如果沒有巴菲特的拔刀相助,一定會落得萬劫不復,無疑的是巴菲特拯就了所羅門。
富比士雜誌發行人富比士
  • 他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受矚目的人物之一;他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他是一個真實的人物……你的所見,就是所得。
時代·華納前任董事長ー理查德·芒羅

外部鏈接[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鏈接: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電視劇對白 - 遊戲台詞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