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於2002年出版,是根據當年擔任共產國際總書記,並且自30年代後半期至共產國際解散始終直接負責中國事務的保加利亞共產黨人季米特洛夫的日記所編. 《季米特洛夫日記》對研究中共黨史非常重要。季米特洛夫長期在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派往莫斯科的其他領導人與斯大林之間擔任溝通工作,因此在其日記中記錄了許許多多直接涉及到莫斯科與中共關係問題的事情。其記述雖然比較簡略,但如果了解當時的一些具體背景,再結合以其他史料,就不難發現其日記的重要價值。

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 Mikhailov)


抗日戰爭[編輯]

  • (毛澤東發給彭德懷之電報)目前方針是必須打日本,但又決不可打得太兇。不打則國民黨不能諒解,中間派亦會說話,但如打得太兇,則有相反危險,日本將轉向我們報復,國民黨坐收漁利,並將進攻邊區。恩來電是轉給你作參考的,他電中反映國民黨及外國人的壓力,我們不可不聽,又不可盡聽。望按此總方針調節我們的行動,在一部分地方打得大些,而在其他地區則打得小些,使國民黨覺得我們真在打就好了。
    • 《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第146頁。


國共關係[編輯]

  • 季米特洛夫在給毛澤東的這封電報中要求後者 「告知在共產黨和蔣介石之間的相互關係中是否有某種較重大的變化,如果有,這些變化有何具體體現。能否就邊區的情況,你們軍隊和游擊隊反對日本人的行動和共產黨活動的一些主要內容,每周或每十天給我們一份簡報?這在當前的複雜形勢下是非常有益的。(1944年2月29日季米特洛夫給毛澤東之電報)
    • 《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第278-279頁。
  • 毛澤東有些片面地和明顯不適當地評價了國共關係和他們所參加的這場對日戰爭。毛澤東電報的數字是從有傾向性地刻意為最近到延安來的外國記者團準備的材料中拿來的。事實上,特區領導層相信,蔣介石是目前中共最主要的敵人。...(特區領導人現在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在為應付即將到來的國共衝突做好一切準備。而這樣的作戰實際上一直都在進行,僅僅在1943年裏,)....新四軍就對中央軍進行了724次戰鬥,結果,擊斃擊傷8181人,俘獲9879人,奪取了34個據點,以及8622支步槍,507支散彈槍,以及200挺機關槍。(因此,日本在4月17日發動的針對河南地區的大規模進攻,明顯地受到了毛澤東等人的歡迎。)....中共無意在這一地區幫助中央軍防禦日本人的進攻。(毛澤東突出宣傳了中共及其軍隊的戰績和作用。聲稱60萬日軍的58%,90萬偽軍的90%,都是中共抗擊的,中共控制的人口已經達到7000萬,黨員已經發展到90萬,軍隊已經達到47萬。)
    • 《伊里契夫轉發毛澤東致季米特洛夫4月24日電-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1944年5月6日,Chinese Law and Government(II), Vol.30, no.1, pp.89-95.

中國共產黨[編輯]

  • (斯大林1941年11月11日接見被選派回國的王明、康生等人時的談話內容)共產國際書記處的決定已經過時了(指王明在西安事變欲殺掉蔣介石之提議)...這就是人們坐在辦公室里冥思苦想的結果!....對於中國共產黨現在基本的問題是:融入全民族的浪潮並取得領導地位...中國人怎樣打擊外部敵人-這是決定性的問題。當這一問題結束時,再提出怎樣互相打的問題!


西安事變[編輯]

  • 1936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上12時,斯大林突然打電話給季米特洛夫,問道:「中國的事件是在您的認可下發生的嗎?」季趕忙答覆說:「不是!這事對日本最有利。我們也是這樣看這一事件的!」斯大林質問道:「王明在你們那裏做什麼事?他是個挑釁者嗎?他想發電報讓他們槍斃蔣介石。」季當即否認說:「我不知道有這種事!」斯大林很不高興地說:「那我給你送去這份電報!


延安整風[編輯]

  • 在最近特區的一次大規模的會議上,康生報告了反對奸細的鬥爭結果。他攻擊了蔣介石,然後宣佈在特區存在着一個如同早先大革命在武漢時期及其以後存在過的右傾機會主義集團,散佈對蔣介石的幻想來破壞黨。王明、博古(秦邦)、洛甫(張聞天)、周恩來和其他一些人都是這個集團中的分子。康生說,黨在不久將開始討論這個集團所犯的錯誤。這個集團對新四軍的失敗以及蔣介石的特務大批湧入特區,負有重大責任。(1943年9月1日,蘇聯情報機關通知季米特洛夫)
    • 《伊里契夫致季米特洛夫信-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1943年9月1日,Chinese Law and Government(II), Vol.30, no.1, pp.67-68.
  • 根據情報,得知中共黨內鬥爭的消息如下:「1、反對毛澤東的是王明、博古、洛甫和周恩來,他們拒絕把統一戰線的策略同根據地以及中共武裝力量的保持和加強聯繫起來。2、王明集團在漢口實際上建立了第二中央,無視延安的那些領導人。毛澤東的指示沒有被執行,他的許多文章也沒能被發表。3、在最近的政治局會議上,王明集團的所有成員,除了王明自己以外,都承認了錯誤,但他們的認錯是形式的和違心的。而且有消息說,特區領導人為了緩和財政困難的局面,大概已經決定要向外面的市場銷售12萬兩鴉片,主要的提供者是賀龍領導下的120師所在的地區。相當一部分鴉片將被賣給日本佔領區,其餘的送到國統區去。(1943年9月29日,蘇聯國家安全人民委員會通知季米特洛夫)
    • 《菲廷致季米特洛夫信-季米特洛夫日記選編》,1943年9月29日,Chinese Law and Government(II), Vol.30, no.1, pp.69-70.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