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Murakami Haruki (2009).jpg

村上春樹日語村上 春樹むらかみ はるき Murakami Haruki,1949年1月12日-),日本小說家、美國文學翻譯家。

語錄[編輯]

1973年的彈珠玩具[編輯]

  • 「世界上有什麼不會失去的東西嗎?」「我相信有,妳最好也相信。」

挪威的森林[編輯]

詳見:挪威的森林
  •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乾的勾當。
  • 死不是以生的對極形式、而是以生的一部分存在着。
  • 死並不是終結生的決定性要素。在那裏死只不過是構成生的許多要素之一。
  • 死已不再是生的對立。死早已存在於我的體內,任你一再努力,你還是無法忘掉的。
  • 能夠裝進所謂文章這不完全的容器的東西,唯有不完全的記憶或不完全的想法。
  • 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a stranger。
  • 沒有什麼人喜歡孤獨的,只是不勉強交朋友而已,因為就算那樣做也只有失望而已。
  • 我漸漸能意會到,深刻並不等於接近事實。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編輯]

  • 非常遺憾的是,某些事物是不能往後退的。那一旦往前走之後,不管怎麼努力,都回不去了。如果那時候有什麼絲毫差錯的話,就會以錯誤的樣子凝固下來。
  • 我這樣一個人,我的人生,空空的缺少了什麼,失去了什麼,而那個部份一直飢餓著…
  • 所謂暫時,島本哪,對等候的人來說,這字眼是沒辦法衡量長度的。

舞舞舞[編輯]

  • 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
  • 願意聽別人說話的人並不多。每個人都只想說話,而說的話又不是什麼有內容的話。我也是其中之一。
  • 時間就像東西腐敗的過程一樣,那種不可思議的變化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進行的,誰也無法了解。
  • 世界上沒有所謂的誤解這東西,只有想法的不同而已。這是我的想法。
  • 跳舞啊。繼續跳舞啊。不可以想為什麼要跳什麼舞。不可以去想什麼意義。什麼意義是本來就沒有的。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編輯]

  • 於是我關閉我的語言,關閉我的心,深沉的悲哀是連眼淚這形式都無法採取的東西。

人造衛星情人[編輯]

  • 彷彿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謹慎的幸運者會珍惜地保存…不過一旦失去之後,那火焰卻永遠也回不來了…
  • 我們為什麼非要如此孤絕不可呢?為什麼?難道這個星球是以人們的寂寥為營養繼續旋轉着的嗎?

海邊的卡夫卡[編輯]

詳見:海邊的卡夫卡
  • 「可是我還不知道人活着的意義。」我說。「看畫啊。」他說,「聽風的聲音。」
  • 「一切都是想像力的問題,我們的責任從想像力中開始」
  • 「誰也不知道,記憶能以正確的形式留到甚麼時候」

耶路撒冷文學獎 加沙演講[編輯]

  • 在高聳的堅牆與脆弱的雞蛋之間,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1Q84[編輯]

詳見:1Q84
  • 僅僅是因為和別人不一樣,就可能被嫌棄。大人們的世界也差不多,但這在孩子們的世界裏表現的更直接。
  • 不説明就不懂的事,是怎樣説明都不會懂的事。

遇見百分之百的女孩[編輯]

  • 如果地球上的兩個人,互相喜歡的機率是六十億分之一;而兩個人互相喜歡且相遇的機率,則是六十億的平方分之一。

我的職業是小說家[編輯]

  • 儘管眼下十分艱難,可日後這段經歷說不定就會開花結果。
  • 語言有確鑿的力量,然而那力量必須是正義的,至少是公正的。不能聽任語言獨行其是。
  • 不用說,對身為小說家的我來說,收藏在腦內檔案櫃裏的信息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豐富資產。
  • 因為能讓孩子們的想像力豐富起來的,說到底還是孩子自己。既不是老師,也不是教學設備,更不會是什麼國家和自治體的教育方針。

文學作品[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