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Murakami Haruki (2009).jpg

村上春树日语村上 春樹むらかみ はるき Murakami Haruki,1949年1月12日-),日本小说家、美国文学翻译家。

语录[编辑]

1973年的弹珠玩具[编辑]

  • “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我相信有,你最好也相信。”

挪威的森林[编辑]

详见:挪威的森林
  • 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 死不是以生的对极形式、而是以生的一部分存在着。
  • 死并不是终结生的决定性要素。在那里死只不过是构成生的许多要素之一。
  • 死已不再是生的对立。死早已存在于我的体内,任你一再努力,你还是无法忘掉的。
  • 能够装进所谓文章这不完全的容器的东西,唯有不完全的记忆或不完全的想法。
  • 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a stranger。
  • 没有什么人喜欢孤独的,只是不勉强交朋友而已,因为就算那样做也只有失望而已。
  •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

国境之南太阳之西[编辑]

  • 非常遗憾的是,某些事物是不能往后退的。那一旦往前走之后,不管怎么努力,都回不去了。如果那时候有什么丝毫差错的话,就会以错误的样子凝固下来。
  • 我这样一个人,我的人生,空空的缺少了什么,失去了什么,而那个部分一直饥饿著…
  • 所谓暂时,岛本哪,对等候的人来说,这字眼是没办法衡量长度的。

舞舞舞[编辑]

  • 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 愿意听别人说话的人并不多。每个人都只想说话,而说的话又不是什么有内容的话。我也是其中之一。
  • 时间就像东西腐败的过程一样,那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进行的,谁也无法了解。
  • 世界上没有所谓的误解这东西,只有想法的不同而已。这是我的想法。
  • 跳舞啊。继续跳舞啊。不可以想为什么要跳什么舞。不可以去想什么意义。什么意义是本来就没有的。

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编辑]

  • 于是我关闭我的语言,关闭我的心,深沉的悲哀是连眼泪这形式都无法采取的东西。

人造卫星情人[编辑]

  • 仿佛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谨慎的幸运者会珍惜地保存…不过一旦失去之后,那火焰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 我们为什么非要如此孤绝不可呢?为什么?难道这个星球是以人们的寂寥为营养继续旋转着的吗?

海边的卡夫卡[编辑]

详见:海边的卡夫卡
  • “可是我还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我说。“看画啊。”他说,“听风的声音。”
  • “一切都是想像力的问题,我们的责任从想像力中开始”
  • “谁也不知道,记忆能以正确的形式留到什么时候”

耶路撒冷文学奖 加萨演讲[编辑]

  • 在高耸的坚墙与脆弱的鸡蛋之间,我永远会选择站在鸡蛋那一边。

1Q84[编辑]

详见:1Q84
  • 仅仅是因为和别人不一样,就可能被嫌弃。大人们的世界也差不多,但这在孩子们的世界里表现的更直接。
  • 不说明就不懂的事,是怎样说明都不会懂的事。

遇见百分之百的女孩[编辑]

  • 如果地球上的两个人,互相喜欢的几率是六十亿分之一;而两个人互相喜欢且相遇的几率,则是六十亿的平方分之一。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编辑]

  • 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日后这段经历说不定就会开花结果。
  • 语言有确凿的力量,然而那力量必须是正义的,至少是公正的。不能听任语言独行其是。
  • 不用说,对身为小说家的我来说,收藏在脑内档案柜里的信息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丰富资产。
  • 因为能让孩子们的想象力丰富起来的,说到底还是孩子自己。既不是老师,也不是教学设备,更不会是什么国家和自治体的教育方针。

文学作品[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