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詩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絕命詩[編輯]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過零丁洋》(1283年1月9日被元廷斬首於大都柴市)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
——譚嗣同《絕命詩》(1898年9月28日被清廷斬首於順天府菜市口法場)
  • 秋風秋雨愁煞人
    ——秋瑾1907年7月14日絕筆(1907年7月15日被清廷斬首於紹興)
  •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
    ——中共抗日將領吉鴻昌《就義詩》(1934年11月24日被國民黨槍決於北平陸軍監獄)
    遺言:「我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槍,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給我拿個椅子來,我得坐着死。」接着又說:「我為抗日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後挨槍。你在我眼前開槍,我要親眼看到敵人的子彈是怎樣打死我的。」
  • 瞿秋白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省長汀縣被國民黨槍決前曾作一首絕筆詩;就義後《申報》報道如下:
    1935年6月17日,夢行小徑中,夕陽明滅,寒流幽咽,如置仙境。
    瞿日讀唐人書,忽見「夕陽明滅亂流中」,因集句得《偶成》一首:
    夕陽明滅亂山中,落葉寒泉聽不窮。
    已忍伶俜十年事,心持半偈萬緣空。
    秋白絕筆六月十八日
  • 全園為之寂靜,鳥雀停息呻吟。信步至亭前,已見菲菜四碟,美酒一瓮,彼獨坐其上,自斟自飲,談笑自若,神色無異。酒半乃言曰:「人之公餘稍憩,為小快樂;夜間安眠,為大快樂;辭世長逝,為真快樂!
    ——《瞿秋白畢命記》,載1937年7月5日天津《大公報》第四版

絕命詞[編輯]

  • 痛同胞之醉夢猶昏,悲祖國之陸沉誰挽!日暮窮途,徒下新亭之淚;殘山剩水,誰招志士之魂?不須三尺孤墳,中國已無乾淨土;好持一杯魯酒,他年共唱擺侖歌。雖死猶生,犧牲盡我責任;即此永別,風潮取彼頭顱。壯志猶虛,雄心未渝,中原回首腸堪斷!
    ——秋瑾《致徐小淑絕命詞》

參考文獻[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