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任正非(1944年10月25日),中国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县人,祖籍浙江省浦江县,中国通信网络技术行业企业家。1944年10月出生于贵州。1963年进入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现重庆大学)学习,毕业后入伍成为基建工程兵至1982年退伍,转业至深圳工作。1987年创立现时中国大陆的大型民营电信设备企业-华为公司并担任总裁、CEO至今。任正非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及中共十二大代表。

语录[编辑]

  • 今天我们仍然是这样崇拜美国,没有改变。不因为美国打我们,就不爱美国了,这是两回事。
    ——2019年11月5日,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1]
  • MattMurray:现在,我们来聊聊美国。其实从很久之前,在特朗普总统上任前,奥巴马总统在任期间,也就是说在特朗普和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华为和美国之间就存在问题。您觉得美国政府和华为之间长期存在对抗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任正非:我认为,美国政府和我们没有根源上的对抗。我们公司一直是比较崇拜美国的,大量学习美国文化与管理。从华为创业开始,“不眠的硅谷”这种美国精神就铭刻在全体员工心里,我们一直努力在向美国学习。硅谷有很多公司在车库里创业,我们那时候没有车库,就在城中村农民房里创业,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美国公司走过的历史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过去二十多年,先后有几十个美国的咨询公司给我们提供了管理咨询。这些顾问公司都十分清楚我们的组织结构与流程,流淌的都是美式文化……
    ——2019年11月5日,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1]
  • 中国现在教育上还是沿着工业时期的道路在走,对孩子的创新精神鼓励和表扬不够,幼儿园里调皮的小孩总是挨批评的,妈妈总是在努力把他们教育成乖孩子,而且太多的考试把他们的天真给埋没了。孩子是最富有想象力的,而且孩子的想象力没有边界,如果沿着窄窄的一条路往上走,越走边界越清晰,创新的动力越被抑制了。现在衡量一个学生好不好,还是看考试成绩,中国伟大的数学家华罗庚如果活在今天,他可能是考不上大学的。中国教育未来要像美国一样,更加多元化,更多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让他们在不同的方向上获得突破。
    ——2020年3月25日再次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1]

任正非接受CNN采访[编辑]

[2]

  • 我最喜欢美国人的坦诚,美国人有啥都敢问。我从年轻时就比较亲美,至今我还是认为美国是很伟大的国家,因为它先进的制度、灵活的创新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等各方面,吸引了全世界的优秀人才,从而推动亿万人才在美国土地上投资和创新。没有美国这两百多年的开放,就没有美国从一个小国变成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 从我个人来说,我一直在呼吁允许谷歌、亚马逊这些公司进入中国,我认为这对于中国是有好处的,这是我个人的思维。我和社会交流时,一直也是支持他们进入中国的。我认为,它们进入中国是有好处的,中国的互联网其实也很混乱,里面很多话不一定有边际,反而外国的互联网是有节奏控制的。我个人认为,它们如果和中国法律达成一定的界面认识,我是坚决支持它们进来的。
  • 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很小,也没那么重要,所以我去美国的价值不存在,还是他们律师去比较合适。
  • (记者:如果特朗普总统现在坐在我坐的这把椅子上,跟您有5分钟的交流,您会告诉他什么?)
    • 我会告诉他,他太伟大了。
  • 我今天最兴奋的是美国对我们的打压。

任正非接受德国电视台采访[编辑]

[3]

  • 我的第一反应是很震惊,因为我女儿是很守规矩的人,不可能有任何犯罪的行为,怎么被抓了呢?我女儿在被关进监狱的第二天,就通过他先生递了一个纸条子,带给我:“爸爸,所有的矛头是对准你的,你要小心一点。”第三天,我同样要飞到阿根廷开会,我女儿就是阿根廷会议的组织者。我还是选择冒着危险去开会,我认为这对公司的改革、稳定和发展有很重要的意义,当时并不知道美国要这么严厉地制裁我们。我太太整晚不睡觉,等待着我过境国家的信息,总问我:“你出境了没有,上飞机了没有?”我告诉她,飞机滑行了,她才放心睡觉。我开完会以后,就上飞机返回了,直到平安回来,我家里人才放心。
  • 其实我个人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并不觉得我的生命有那么重要。我认为改革最重要,阿根廷代表处的改革很成功,带动了公司全面的改革。正好遭遇了贸易战,现在大家才看到,阿根廷七个文件对公司建立自我堡垒起到了巨大作用,每个BG的一把手都跟我说:“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这半年的准备,可能现在会混乱。”我是冒着生死危险走出去的。
  • 我认为,我最终还是要在世界上游走的,如果用一个笼子把我装起来,我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呢?有人说:“你是思想家,你出思想就行。”不到现场去,怎么能出思想呢?
  • 有媒体问我过;“如果你当时跟女儿一起走,在加拿大被抓了怎么办?”我说就陪女儿聊聊天。“万一被抓到美国去怎么办?”我说,在美国监狱,正好把美国二百年发展的历史读一读、学一学,然后写一本书,就讲中国未来二百年应该怎么崛起,应该怎么向美国学习。
  • 也有记者问:“如果国家让你装后门,你不装,中国政府把你抓起来怎么办?”我说,中国的监狱很文明,对高级人员有独立房间,有浴室、厕所,还可以看书、看电视,那么舒服,而且还不要伙食费,挺好的。第二,什么都不想了,可能我就不再需要安眠药,糖尿病没有了,高血压也没有了,说不定我还能多活两年,那我担心什么呢?所以,我现在活得很潇洒,公司已经走上正轨,有没有我,公司都会照样发展。你们看,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都没什么事干,一切都在制度中。这就是向英国和德国学习,以制度文明来管理公司,而不是以人独裁的方式来管理公司。我现在觉得,对过去三十年的努力,我是心安的。

参考文献[编辑]

相关人物[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