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任正非(1944年10月25日),中國貴州省安順市鎮寧縣人,祖籍浙江省浦江縣,中國通信網絡技術行業企業家。1944年10月出生於貴州。1963年進入重慶建築工程學院(現重慶大學)學習,畢業後入伍成為基建工程兵至1982年退伍,轉業至深圳工作。1987年創立現時中國大陸的大型民營電信設備企業-華為公司並擔任總裁、CEO至今。任正非是中國共產黨黨員及中共十二大代表。

語錄[編輯]

  • 今天我們仍然是這樣崇拜美國,沒有改變。不因為美國打我們,就不愛美國了,這是兩回事。
    ——2019年11月5日,任正非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1]
  • MattMurray:現在,我們來聊聊美國。其實從很久之前,在川普總統上任前,歐巴馬總統在任期間,也就是說在川普和歐巴馬擔任總統期間,華為和美國之間就存在問題。您覺得美國政府和華為之間長期存在對抗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任正非:我認為,美國政府和我們沒有根源上的對抗。我們公司一直是比較崇拜美國的,大量學習美國文化與管理。從華為創業開始,「不眠的矽谷」這種美國精神就銘刻在全體員工心裡,我們一直努力在向美國學習。矽谷有很多公司在車庫裡創業,我們那時候沒有車庫,就在城中村農民房裡創業,也是一步步走過來的,美國公司走過的歷史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過去二十多年,先後有幾十個美國的諮詢公司給我們提供了管理諮詢。這些顧問公司都十分清楚我們的組織結構與流程,流淌的都是美式文化……
    ——2019年11月5日,任正非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1]
  • 中國現在教育上還是沿著工業時期的道路在走,對孩子的創新精神鼓勵和表揚不夠,幼兒園裡調皮的小孩總是挨批評的,媽媽總是在努力把他們教育成乖孩子,而且太多的考試把他們的天真給埋沒了。孩子是最富有想像力的,而且孩子的想像力沒有邊界,如果沿著窄窄的一條路往上走,越走邊界越清晰,創新的動力越被抑制了。現在衡量一個學生好不好,還是看考試成績,中國偉大的數學家華羅庚如果活在今天,他可能是考不上大學的。中國教育未來要像美國一樣,更加多元化,更多學術自由和思想自由,讓他們在不同的方向上獲得突破。
    ——2020年3月25日再次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1]

任正非接受CNN採訪[編輯]

[2]

  • 我最喜歡美國人的坦誠,美國人有啥都敢問。我從年輕時就比較親美,至今我還是認為美國是很偉大的國家,因為它先進的制度、靈活的創新機制、明確清晰的財產權、對個人權利的尊重與保障等各方面,吸引了全世界的優秀人才,從而推動億萬人才在美國土地上投資和創新。沒有美國這兩百多年的開放,就沒有美國從一個小國變成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
  • 從我個人來說,我一直在呼籲允許谷歌、亞馬遜這些公司進入中國,我認為這對於中國是有好處的,這是我個人的思維。我和社會交流時,一直也是支持他們進入中國的。我認為,它們進入中國是有好處的,中國的網際網路其實也很混亂,裡面很多話不一定有邊際,反而外國的網際網路是有節奏控制的。我個人認為,它們如果和中國法律達成一定的界面認識,我是堅決支持它們進來的。
  • 美國市場對我們來說,很小,也沒那麼重要,所以我去美國的價值不存在,還是他們律師去比較合適。
  • (記者:如果川普總統現在坐在我坐的這把椅子上,跟您有5分鐘的交流,您會告訴他什麼?)
    • 我會告訴他,他太偉大了。
  • 我今天最興奮的是美國對我們的打壓。

任正非接受德國電視台採訪[編輯]

[3]

  • 我的第一反應是很震驚,因為我女兒是很守規矩的人,不可能有任何犯罪的行為,怎麼被抓了呢?我女兒在被關進監獄的第二天,就通過他先生遞了一個紙條子,帶給我:「爸爸,所有的矛頭是對準你的,你要小心一點。」第三天,我同樣要飛到阿根廷開會,我女兒就是阿根廷會議的組織者。我還是選擇冒著危險去開會,我認為這對公司的改革、穩定和發展有很重要的意義,當時並不知道美國要這麼嚴厲地制裁我們。我太太整晚不睡覺,等待著我過境國家的信息,總問我:「你出境了沒有,上飛機了沒有?」我告訴她,飛機滑行了,她才放心睡覺。我開完會以後,就上飛機返回了,直到平安回來,我家裡人才放心。
  • 其實我個人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並不覺得我的生命有那麼重要。我認為改革最重要,阿根廷代表處的改革很成功,帶動了公司全面的改革。正好遭遇了貿易戰,現在大家才看到,阿根廷七個文件對公司建立自我堡壘起到了巨大作用,每個BG的一把手都跟我說:「太重要了,如果沒有這半年的準備,可能現在會混亂。」我是冒著生死危險走出去的。
  • 我認為,我最終還是要在世界上遊走的,如果用一個籠子把我裝起來,我還有什麼價值和意義呢?有人說:「你是思想家,你出思想就行。」不到現場去,怎麼能出思想呢?
  • 有媒體問我過;「如果你當時跟女兒一起走,在加拿大被抓了怎麼辦?」我說就陪女兒聊聊天。「萬一被抓到美國去怎麼辦?」我說,在美國監獄,正好把美國二百年發展的歷史讀一讀、學一學,然後寫一本書,就講中國未來二百年應該怎麼崛起,應該怎麼向美國學習。
  • 也有記者問:「如果國家讓你裝後門,你不裝,中國政府把你抓起來怎麼辦?」我說,中國的監獄很文明,對高級人員有獨立房間,有浴室、廁所,還可以看書、看電視,那麼舒服,而且還不要伙食費,挺好的。第二,什麼都不想了,可能我就不再需要安眠藥,糖尿病沒有了,高血壓也沒有了,說不定我還能多活兩年,那我擔心什麼呢?所以,我現在活得很瀟灑,公司已經走上正軌,有沒有我,公司都會照樣發展。你們看,在這麼緊張的情況下,我都沒什麼事干,一切都在制度中。這就是向英國和德國學習,以制度文明來管理公司,而不是以人獨裁的方式來管理公司。我現在覺得,對過去三十年的努力,我是心安的。

參考文獻[編輯]

相關人物[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