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镇压,是一种日益成长的习惯。我听说干这事就像做爱,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创痛呀,负罪感什么的。但是一旦搞上了,重复搞几次,你就会越来越厚颜无耻,放手大搞了。你要作的全部工作,就是解散各类组织协会,驱逐拘押这些协会中的骨干人士。于是,社会表面上就奇迹般地平静了。然后,被胁迫的报章,政府掌控的电台开始天天给你唱颂歌,慢慢地人民就将你干的这些邪恶的勾当忘光了,如果居然还有人提起这些事,你尽管歪曲事实地辩解吧,没有不良后果,因为,根本就没有反对党出来跟你辩白。”

李光耀(英语:Lee Kuan Yew;1923年9月16日-2015年3月23日)是新加坡华裔政治家,曾担任首任新加坡总理和首任人民行动党秘书长,也是新加坡建国之父之首,新加坡李氏家族政治的创始人,对新加坡政治有深远影响。2011年,《商业内幕》网站在其“20世纪最成功的独裁者”排名中将李光耀列为第二位(仅次于利比亚的伊德里斯一世)。

名言[编辑]

  • 李光耀说:“镇压,是一种日益成长的习惯。我听说干这事就像做爱,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创痛呀,负罪感什么的。但是一旦搞上了,重复搞几次,你就会越来越厚颜无耻,放手大搞了。你要作的全部工作,就是解散各类组织协会,驱逐拘押这些协会中的骨干人士。于是,社会表面上就奇迹般地平静了。然后,被胁迫的报章,政府掌控的电台开始天天给你唱颂歌,慢慢地人民就将你干的这些邪恶的勾当忘光了,如果居然还有人提起这些事,你尽管歪曲事实地辩解吧,没有不良后果,因为,根本就没有反对党出来跟你辩白。”
    ——1956年[1]
  • 毋庸置疑的是,管理新加坡的人必须有钢铁般的意志,不然就干脆不要做领导人。这不是纸牌游戏,这是关乎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建立这一切,只要我还掌管这个国家,没有人可以摧毁这一切。
    ——1980年
  • 如果你针对我,我会戴上指节金属套,在一条死巷子里逮到你,没有人怀疑这一点。
    ——1994年
  • 但我知道,关于谁说了算,谁能使人民改变行为,甚至改变效忠对象的争论,是由日本枪炮解决的。我说过,他们首先要人们服从,这一点,他们做到了;接着,便是强迫人们作出调整,接受日本人会长期统治下去的前景,让子女通过接受教育,适应新制度以及新制度之下的语言、习惯和价值观,使自己变得有用,能找饭吃。
    ——《李光耀回忆录》
  • 日治时期的三年零六个月,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它让我有机会把人的行为、人类社会以及人的动机和冲动看得一清二楚。没有这段经历,我就不可能了解政府的作用,也无法了解权力是进行彻底改革的工具。
    ——《李光耀回忆录》
  • 如果你以为,你对我的伤害,多过我可以对你造成的伤害,你就来试一试。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来治理一个华人社会。
    ——1994年
  •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黑暗时代降临在我们身上,很残忍,很残酷。回首过去,这段时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单一政治教育,因为这3年半期间,我看到了权力的意义,也看到了权力、政治以及政府可以如何相辅相成。我也了解困在权力状况的人们,为了生活必须如何回应。某天,英国在这里,屹立不摇,完美的主人;隔天,我们唾弃,讥为倭寇、发育不良的眯眯眼日本人来了。”
  • 李光耀说:“在新加坡这里不会遇到这么多白种人,新加坡的白种人高高在上;但当在(英国)那里,你地位较高,遇到地位较低的白种男女时,我是说社会阶层高低,他们必须服务你,在商店里也是。所以我看不出他们应该统治我们的理由,他们没有比较高等。于是我决定了,我回来之后,要终结这种状况。”
  • 谈新闻自由,李光耀说“你问大家,他们想要什么?像你们这样,拥有写社论的权利吗?他们要的是房子、医药、工作与学校。”
  • 谈司法,李光耀说:“我们必须把人关起来,不经审判,不管他们是共产主义者、是语言沙文主义者、是宗教极端主义者,不那样做,国家就会一团乱。”
  • 谈为大学毕业男女当红娘,李光耀说:“如果不把女毕业生放进繁殖池,把她们放在架子上,社会就会越来越笨……会发生什么事?下一代会是没那么聪明的人在养笨的人,很麻烦。”
  • 谈内阁阁员与高阶公务员高薪被批评,李光耀说:“你们知道,解决这些闲话的方法,无能的政府真是良方。你选择那个替代选择,新加坡就无法再度整合:扶不起的阿斗没办法再度团结……然后你的资产价值就会岌岌可危,安全危在旦夕,女人会变成其他国家的女佣、外劳。”
  • 谈宗教,李光耀说:“我不会说我是无神论者,我不否认也不认为有上帝存在,所以我不会嘲笑崇拜上帝的人,但我不需要相信上帝,也不需要否认可能有位上帝。”
  • 谈结婚63年、2010年10月辞世的妻子,李光耀说:“没有她,我会是个不一样的人,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她89年的生活富足,我应当感到安慰,但在最终要分开的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沉重,满怀伤心与悲痛。”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