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鎮壓,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創痛呀,負罪感什麼的。但是一旦搞上了,重複搞幾次,你就會越來越厚顏無恥,放手大搞了。你要作的全部工作,就是解散各類組織協會,驅逐拘押這些協會中的骨幹人士。於是,社會表面上就奇蹟般地平靜了。然後,被脅迫的報章,政府掌控的電台開始天天給你唱頌歌,慢慢地人民就將你干的這些邪惡的勾當忘光了,如果居然還有人提起這些事,你儘管歪曲事實地辯解吧,沒有不良後果,因為,根本就沒有反對黨出來跟你辯白。」

李光耀(英語:Lee Kuan Yew;1923年9月16日-2015年3月23日)是新加坡華裔政治家,曾擔任首任新加坡總理和首任人民行動黨秘書長,也是新加坡建國之父之首,新加坡李氏家族政治的創始人,對新加坡政治有深遠影響。2011年,《商業內幕》網站在其「20世紀最成功的獨裁者」排名中將李光耀列為第二位(僅次於利比亞的伊德里斯一世)。

名言[編輯]

  • 李光耀說:「鎮壓,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創痛呀,負罪感什麼的。但是一旦搞上了,重複搞幾次,你就會越來越厚顏無恥,放手大搞了。你要作的全部工作,就是解散各類組織協會,驅逐拘押這些協會中的骨幹人士。於是,社會表面上就奇蹟般地平靜了。然後,被脅迫的報章,政府掌控的電台開始天天給你唱頌歌,慢慢地人民就將你干的這些邪惡的勾當忘光了,如果居然還有人提起這些事,你儘管歪曲事實地辯解吧,沒有不良後果,因為,根本就沒有反對黨出來跟你辯白。」
    ——1956年[1]
  • 毋庸置疑的是,管理新加坡的人必須有鋼鐵般的意志,不然就乾脆不要做領導人。這不是紙牌遊戲,這是關乎我們所有人的生活。我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建立這一切,只要我還掌管這個國家,沒有人可以摧毀這一切。
    ——1980年
  • 如果你針對我,我會戴上指節金屬套,在一條死巷子裡逮到你,沒有人懷疑這一點。
    ——1994年
  • 但我知道,關於誰說了算,誰能使人民改變行為,甚至改變效忠對象的爭論,是由日本槍砲解決的。我説過,他們首先要人們服從,這一點,他們做到了;接著,便是強迫人們作出調整,接受日本人會長期統治下去的前景,讓子女通過接受教育,適應新制度以及新制度之下的語言、習慣和價值觀,使自己變得有用,能找飯吃。
    ——《李光耀回憶錄》
  • 日治時期的三年零六個月,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階段,它讓我有機會把人的行為、人類社會以及人的動機和衝動看得一清二楚。沒有這段經歷,我就不可能了解政府的作用,也無法了解權力是進行徹底改革的工具。
    ——《李光耀回憶錄》
  • 如果你以為,你對我的傷害,多過我可以對你造成的傷害,你就來試一試。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來治理一個華人社會。
    ——1994年
  • 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黑暗時代降臨在我們身上,很殘忍,很殘酷。回首過去,這段時間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單一政治教育,因為這3年半期間,我看到了權力的意義,也看到了權力、政治以及政府可以如何相輔相成。我也了解困在權力狀況的人們,為了生活必須如何回應。某天,英國在這裡,屹立不搖,完美的主人;隔天,我們唾棄,譏為倭寇、發育不良的瞇瞇眼日本人來了。」
  • 李光耀說:「在新加坡這裡不會遇到這麼多白種人,新加坡的白種人高高在上;但當在(英國)那裡,你地位較高,遇到地位較低的白種男女時,我是說社會階層高低,他們必須服務你,在商店裡也是。所以我看不出他們應該統治我們的理由,他們沒有比較高等。於是我決定了,我回來之後,要終結這種狀況。」
  • 談新聞自由,李光耀說「你問大家,他們想要什麼?像你們這樣,擁有寫社論的權利嗎?他們要的是房子、醫藥、工作與學校。」
  • 談司法,李光耀說:「我們必須把人關起來,不經審判,不管他們是共產主義者、是語言沙文主義者、是宗教極端主義者,不那樣做,國家就會一團亂。」
  • 談為大學畢業男女當紅娘,李光耀說:「如果不把女畢業生放進繁殖池,把她們放在架子上,社會就會越來越笨……會發生什麼事?下一代會是沒那麼聰明的人在養笨的人,很麻煩。」
  • 談內閣閣員與高階公務員高薪被批評,李光耀說:「你們知道,解決這些閒話的方法,無能的政府真是良方。你選擇那個替代選擇,新加坡就無法再度整合:扶不起的阿斗沒辦法再度團結……然後你的資產價值就會岌岌可危,安全危在旦夕,女人會變成其他國家的女傭、外勞。」
  • 談宗教,李光耀說:「我不會說我是無神論者,我不否認也不認為有上帝存在,所以我不會嘲笑崇拜上帝的人,但我不需要相信上帝,也不需要否認可能有位上帝。」
  • 談結婚63年、2010年10月辭世的妻子,李光耀說:「沒有她,我會是個不一樣的人,過著不一樣的生活……她89年的生活富足,我應當感到安慰,但在最終要分開的這個時候,我的心情沈重,滿懷傷心與悲痛。」

參考文獻[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