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寺凉子怪奇事件簿

来自Wikiquote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药师寺凉子怪奇事件簿》(日语薬師寺涼子の怪奇事件簿やくしじりょうこのかいきじけんぼ Yakushiji Ryōko no Kaiki Jikenbo)是日本小说家田中芳树的系列小说,由垣野内成美插画跟负责漫画版作画。

语录[编辑]

第一集“摩天楼”

  • 若是我走错路,她会劈头就是一句“真没用!”但如果是她走错路,她还是会反过来骂我︰“既然知道我走错了,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泉田准一郎)


  • “你要点什么?”凉子
“跟你一样,另外可不可以叫一些PIROZHKI?”泉田。
“尽管多点一些,别客气。”凉子。
“怎么好意思叫你请客。”泉田。
“为什么要我请客?当然是报公账啦。”凉子。
“报公账吗?”泉田。
“看我们今晚做了多少苦工啊,不然就随便掰一个今晚发生的事件也行。”凉子。


  • 凉子本人对谣言采取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乐得欣赏长官们的脸色跟交通号志一样变来变去。实际的情况是只见一群高官成天提心吊胆,又不敢当面向凉子质问谣言的真伪。就我的猜测,放出这些不当流言的也许就是凉子本人。这么做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然而她很有可能只为了好玩而做出这种事情,因为她是我所认识全日本最不按牌理出牌的女人。(泉田)


  • “遮住这双腿是全人类的损失。”凉子。


  • 唉,怪就怪在男人实在太蠢了——包括我在内。(泉田)


  • “反正我注定要被人羡慕,过个被人羡慕的生活,也算是克尽对社会的义务。”凉子。


  • “你出席宴会还带手枪?”泉田。
“我是随身携带,谁知道什么时候会逮到机会以正常防卫的姿态枪毙看不顺眼的家伙,这正是当警察的乐趣!”凉子。
“我想一定会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泉田。
“随他们去说吧,言论自由。”凉子。


  • “我死了以后一定要去地狱。如果到天国,就会看到由纪子装出一副圣女模样坐在众神旁边!”凉子。


  • 有一次丸冈警部这么告诉我:“如果把驱魔娘娘与由纪小姐加起来除以三,就是一个优秀的犯罪搜查官,也是个女人味十足的理想女性。”
“为什么不是除以二?”泉田。
“纯酒要是不加水稀释根本没办法喝。”丸冈警部大声啜著糙米茶。


  • “至少我不会把形同自己左右手的部属当做奴隶使唤,你怎么会老是以为世界绕着你转呢?!”室町由纪子。
“我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凉子。
“是这样吗?”由纪。
“我只认为警察公权力是为了我而存在的,哦呵呵呵~~”凉子。


  • “她究竟是什么来历?”市川。
“她家自从祖父以来,历经三代都有征服日本警界的野心。”泉田。
“你这笑话开得太过火了吧。”市川。
“你这么觉得吗?”泉田。
伤脑筋的是,我所讲的并不是笑话也没有夸大其词。明明是事实,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


  • “药师寺警视!你身为公务员居然无视于宪法的存在!”由纪。
“哼,我要是害怕宪法,哪做得了警察?”凉子。
“喂,你不要在别人面前讲这种会被误解的话……”由纪。
“少管我,如果警察能够遵循宪法,也就不会发生冤狱事件了!捏造罪状,陷害无辜的人坐牢,只有掌权者才享受得到这种乐趣不是吗?”凉子。


  • “就阶级社会的制度而言,日本警察与过去的共产主义国家简直如出一辙,同是警界的人看了就能明白整个警察生态。”泉田。
“没错,就跟动物园猴子山的猴子一样。”凉子吐露的说词几乎把人贬到最低点。


  • “在驱魔娘娘旗下一定很辛苦吧。”警务部长。
“嗯……”泉田。
“我们高层也曾试着在远离警视厅的地方设置一个分部,把驱魔娘娘硬塞过去……”警务部长叹了一口很长很长的气,“不过只怕会产生反效果吧!万一整个分部成了驱魔娘娘的殖民地,在国内掀起战乱该如何是好?”
“我国没有胜算吧。”泉田。
“是啊……不、不是这样的,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以为日本警察会被一个小女孩左右摆布吗?”警务部长。


  • 为什么人们只有在与自身无关的事情上,才会做出正确的观点与评论呢?(泉田)


  • “哦呵呵呵呵——你听清楚了,警察是无所不在的,甚至是你们肉眼看不见的地方,只要看到一名制服警官,就表示附近至少有十名警察。”凉子。
“简直就跟蟑螂一样嘛。”川名英二。
“给我闭嘴!”凉子。


  • “应付那种人,只要我一直低声下气就可以打发过去了。”泉田。
“胡说什么!你只要对我低声下气就够了!”凉子。


  • “既然这么想出去的话,打破二楼的窗户跳下去不就得了?我是不会阻止的。”凉子。
“这是不可能的。”泉田。
“为什么?日本是自由民主的国家,就算有个人打算草率了解自己的生命,也是那个人的自由啊。”凉子的音量逐渐提高,“最重要的是,有人嘴上假装嚷着要自杀,其实是等著别人来劝,我们当警察的哪有多余的闲工夫去理会那种爱撒娇的家伙!光是洗刷无辜被害人的冤屈就已经够我们忙的了!”


  • “我问你,泉田警部补,你确定你没事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受到驱魔娘娘洗脑才说出这些话。”由纪。
“那叫做陶冶!说熏陶也可以,总之伟大的人格能够使周围沐浴在其光芒之中。意即我等于是太阳,而泉田就跟行星一样。”凉子。


  •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真的是太过分了!也不先听听川名英二的解释……”由纪。
“哦呵呵呵!我听得够多了!没有比丧家犬发牢骚更悦耳的了,我就是想听这个才来当警察的,刚才真是太过瘾了!”凉子。
“我就不相信哪一天你成了别人的手下败将时不会说出这些话。”由纪。
“哎呀,这一点你请尽管放心,我是不可能输的,更何况对手是你,一开始就确定自己不会输,真是无趣到了极点。”凉子。
“你可不要忘了自己说过的这些话。”由纪。
“不可能,我怎么有办法去记得这么多,我这个人永远是往前看的。”凉子。


  • “媒体想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毕竟这是他们的工作,只有在专制国家里,媒体才不说警察的坏话。”凉子。
“这完全是两回事,你能坐视警察蒙受不公的批评吗?”警视总监。
“谁管得了那么多,只要我自己得到公正的评价就够了。因为我是淡泊名利的,对吧?泉田。”凉子。


  • “躲不开我的车子的人,就不应该发驾照给他!”凉子。


  • “我、我是CAREER耶!是警界未来的干部,打算退休后转调小钢珠经营公司,从此过着无忧无虑的人生,想不到年纪轻轻就要殉职……”岸本明。
“你要是殉职了,我会在你的棺材里摆进全套紧身衣战士变身造型娃娃,在葬礼播放卡通主题曲,好了!是个男人就要有必死的觉悟,快去!”凉子。
“为什么男人就要有必死的觉悟?这种强调‘男人必须像男人、女人必须像女人’的观念正是造成社会病态的主因,人是不分男女的,人应该像人……”岸本。
“你不喜欢我说你像个男人?那就像个警察如何?出生时无法选择男女性别,不过选择职业可是出于你自己的意愿!”凉子。


  • “你以为我会去淌一场没有胜算的浑水吗?”凉子。
“不敢。”泉田。
“这样才对,所以说只要跟着我,保证你的人生是彩色的。”凉子。


  • “放一百个心吧!我是不死之身!”凉子。


  • “我想有一试的必要,依照传说的内容把那家伙引出来。”凉子。
“怎么做?”泉田。
“照我的话去做就对了!反正最坏的情况,就是除了我以外,所有人全成了牺牲品!”凉子。


第二集“东京夜未眠”

  • “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你会花几秒想明白。”凉子。
“你凭什么拿这种事情测试我?”由纪。
“哎,正确掌握同学的能力,找机会加以陷害不正是身为官僚的义务吗?”凉子。
“官僚是公仆,公仆的义务就是对国民鞠躬尽瘁。”由纪。
“哦呵呵呵呵~~你在说什么梦话!”凉子。


  • 药师寺凉子之所以恣意妄为,彻头彻尾藐视法律与常识的存在,和她作为警察的身份并没有关联,完全只是因为她是药师寺凉子的缘故。对凉子而言,警察的身份不过是可以把她的蛮横行为予以合法化,将个人责任转嫁成组织连带责任的一种便利工具罢了。(泉田)


  • “法律是为了我而存在的。”凉子。


  • “在过二、三年我就升上警视正,而你还是警视。我们之间的阶级往后会逐年拉开,我想你至少应该明白这一点吧。”凉子。
“你想把我当成你的部下呼来换去吗?”兵头。
“别傻了,谁想养一只染了狂犬病的狗,我可没有这种癖好。”凉子。


  • “小凉日后必须以柔弱的女性身躯领导整个警界,她就像是孤立在荒野上的圣女贞德!”贾琪。(若林健太郎)


  • “我们可是警察啊!”由纪。
“当然,我不记得我有递出辞呈。”凉子。
“那就应该遵守法律与道德,遵循社会正确的形式才对!”由纪。
“哦——呵呵呵呵!你这些八股文应该去念给总理大臣听才对!我的良心是既不痛也不痒!”凉子。
“本来就没有,何来痛痒!”由纪。
“哟!想不到你还蛮伶牙俐齿的嘛;你想说我不是人类吗?”凉子。


  • “如、如果被敌人逮著遭到围殴!又不能报上警察的身份,就任凭他们痛扁吗?”岸本。
“胡说什么,当然是在被逮住之前逃跑啊!要是无路可逃就反击对方,抓个人当人质开一条生路,连这一点都不懂。”凉子。


  • “在东京,不,在全日本凡是心怀不轨的人都会被我的天线捕捉到!是神拜托我来铲奸除恶的!”凉子。
“荒谬至极,你以为你是神的使者吗?”由纪。
“别搞错了,正因为神太不中用才让人间罪恶蔓延,我是替天行道!”凉子。


  • “我可是全世界最美的警察!”凉子。


  • “算一下,今天到目前为止,我们要是被捕了会被冠上几项罪名?”凉子。
“首先是假冒身份、接着是非法入侵、偷穿他人衣物;攻击警卫构成伤害罪以及对公务员施暴凌虐罪;把身为政府官员的锻治塞进垃圾桶是绑架监禁罪;准备施以致命的一击是杀人未遂……呃、大概就这一些吧。”泉田。
“嗯……这样有可能会遭到停职处分。”凉子。
“不是‘有可能’,是‘一定’!”泉田。
“伤脑筋,要是这样就不能行使警察公权力了。”凉子。
“不是‘行使’,是‘滥用’吧。”泉田。


  • “明白了吗?一亿以上人口的命运全部掌握在我的手里,麻烦弄清楚你现在是在跟一个实力雄厚的人说话。”中神。
“有什么了不起,你要知道你那一丁点儿命运是掌握在我的手中。”凉子。


  • “小姑娘你可真胆大包天,我很欣赏你。既然你想知道我们将这栋房子作为根据地的目的。那就由我向你详细说明一下吧。”百目鬼。
“不需要。”凉子。
“……等一下,你是说你不想知道我们的目的?”百目鬼。
“不想。”凉子。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追究我们的事情?我倒是想问你们,调查我们这十年来的二千亿资金的用途和目的,究竟是为什么?”百目鬼。
“当然是要搞垮你们,让你们永远无法东山再起!我的目的就只有这个,你们有什么计划跟企图都不关我的事。”凉子。


  • “我知道你很想放火烧了它,不过纵火是不对的,我可不想在被加上一条纵火的罪名。”泉田。
“你放一百个心吧,把全部的罪名丢给中神跟百目鬼来扛就行了。哦呵呵呵呵!俗话说‘死无对证’这是一句可以净化一切是非的好谚语,排名仅次于‘胜者为王’。”凉子。
“驱魔娘娘,你别忘了俗话还说人饶天不饶!”由纪。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老天爷要是不知好歹,胆敢阻扰的话,我总有一天会作个了结!”凉子。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