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寺涼子怪奇事件簿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藥師寺涼子怪奇事件簿》(日語薬師寺涼子の怪奇事件簿やくしじりょうこのかいきじけんぼ Yakushiji Ryōko no Kaiki Jikenbo)是日本小說家田中芳樹的系列小說,由垣野內成美插畫跟負責漫畫版作畫。

語錄[編輯]

第一集「摩天樓」

  • 若是我走錯路,她會劈頭就是一句「真沒用!」但如果是她走錯路,她還是會反過來罵我︰「既然知道我走錯了,為什麼不早點提醒我?」(泉田準一郎)


  • 「你要點什麼?」涼子
「跟妳一樣,另外可不可以叫一些PIROZHKI?」泉田。
「儘管多點一些,別客氣。」涼子。
「怎麼好意思叫妳請客。」泉田。
「為什麼要我請客?當然是報公帳啦。」涼子。
「報公帳嗎?」泉田。
「看我們今晚做了多少苦工啊,不然就隨便掰一個今晚發生的事件也行。」涼子。


  • 涼子本人對謠言採取不否認也不承認的態度,樂得欣賞長官們的臉色跟交通號誌一樣變來變去。實際的情況是只見一群高官成天提心吊膽,又不敢當面向涼子質問謠言的真偽。就我的猜測,放出這些不當流言的也許就是涼子本人。這麼做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然而她很有可能只為了好玩而做出這種事情,因為她是我所認識全日本最不按牌理出牌的女人。(泉田)


  • 「遮住這雙腿是全人類的損失。」涼子。


  • 唉,怪就怪在男人實在太蠢了——包括我在內。(泉田)


  • 「反正我註定要被人羨慕,過個被人羨慕的生活,也算是克盡對社會的義務。」涼子。


  • 「妳出席宴會還帶手槍?」泉田。
「我是隨身攜帶,誰知道什麼時候會逮到機會以正常防衛的姿態槍斃看不順眼的傢伙,這正是當警察的樂趣!」涼子。
「我想一定會有不少人持反對意見。」泉田。
「隨他們去說吧,言論自由。」涼子。


  • 「我死了以後一定要去地獄。如果到天國,就會看到由紀子裝出一副聖女模樣坐在眾神旁邊!」涼子。


  • 有一次丸岡警部這麼告訴我:「如果把驅魔娘娘與由紀小姐加起來除以三,就是一個優秀的犯罪搜查官,也是個女人味十足的理想女性。」
「為什麼不是除以二?」泉田。
「純酒要是不加水稀釋根本沒辦法喝。」丸岡警部大聲啜著糙米茶。


  • 「至少我不會把形同自己左右手的部屬當做奴隸使喚,妳怎麼會老是以為世界繞著妳轉呢?!」室町由紀子。
「我從來沒有這種想法。」涼子。
「是這樣嗎?」由紀。
「我只認為警察公權力是為了我而存在的,哦呵呵呵~~」涼子。


  • 「她究竟是什麼來歷?」市川。
「她家自從祖父以來,歷經三代都有征服日本警界的野心。」泉田。
「你這笑話開得太過火了吧。」市川。
「你這麼覺得嗎?」泉田。
傷腦筋的是,我所講的並不是笑話也沒有誇大其詞。明明是事實,卻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


  • 「藥師寺警視!妳身為公務員居然無視於憲法的存在!」由紀。
「哼,我要是害怕憲法,哪做得了警察?」涼子。
「喂,妳不要在別人面前講這種會被誤解的話……」由紀。
「少管我,如果警察能夠遵循憲法,也就不會發生冤獄事件了!捏造罪狀,陷害無辜的人坐牢,只有掌權者才享受得到這種樂趣不是嗎?」涼子。


  • 「就階級社會的制度而言,日本警察與過去的共產主義國家簡直如出一轍,同是警界的人看了就能明白整個警察生態。」泉田。
「沒錯,就跟動物園猴子山的猴子一樣。」涼子吐露的說詞幾乎把人貶到最低點。


  • 「在驅魔娘娘旗下一定很辛苦吧。」警務部長。
「嗯……」泉田。
「我們高層也曾試著在遠離警視廳的地方設置一個分部,把驅魔娘娘硬塞過去……」警務部長嘆了一口很長很長的氣,「不過只怕會產生反效果吧!萬一整個分部成了驅魔娘娘的殖民地,在國內掀起戰亂該如何是好?」
「我國沒有勝算吧。」泉田。
「是啊……不、不是這樣的,你到底在說什麼!你以為日本警察會被一個小女孩左右擺布嗎?」警務部長。


  • 為什麼人們只有在與自身無關的事情上,才會做出正確的觀點與評論呢?(泉田)


  • 「哦呵呵呵呵——你聽清楚了,警察是無所不在的,甚至是你們肉眼看不見的地方,只要看到一名制服警官,就表示附近至少有十名警察。」涼子。
「簡直就跟蟑螂一樣嘛。」川名英二。
「給我閉嘴!」涼子。


  • 「應付那種人,只要我一直低聲下氣就可以打發過去了。」泉田。
「胡說什麼!你只要對我低聲下氣就夠了!」涼子。


  • 「既然這麼想出去的話,打破二樓的窗戶跳下去不就得了?我是不會阻止的。」涼子。
「這是不可能的。」泉田。
「為什麼?日本是自由民主的國家,就算有個人打算草率了解自己的生命,也是那個人的自由啊。」涼子的音量逐漸提高,「最重要的是,有人嘴上假裝嚷著要自殺,其實是等著別人來勸,我們當警察的哪有多餘的閑工夫去理會那種愛撒嬌的傢伙!光是洗刷無辜被害人的冤屈就已經夠我們忙的了!」


  • 「我問你,泉田警部補,你確定你沒事嗎?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是受到驅魔娘娘洗腦才說出這些話。」由紀。
「那叫做陶冶!說薰陶也可以,總之偉大的人格能夠使周圍沐浴在其光芒之中。意即我等於是太陽,而泉田就跟行星一樣。」涼子。


  • 「妳知不知道妳這麼做真的是太過分了!也不先聽聽川名英二的解釋……」由紀。
「哦呵呵呵!我聽得夠多了!沒有比喪家犬發牢騷更悅耳的了,我就是想聽這個才來當警察的,剛才真是太過癮了!」涼子。
「我就不相信哪一天妳成了別人的手下敗將時不會說出這些話。」由紀。
「哎呀,這一點妳請儘管放心,我是不可能輸的,更何況對手是妳,一開始就確定自己不會輸,真是無趣到了極點。」涼子。
「妳可不要忘了自己說過的這些話。」由紀。
「不可能,我怎麼有辦法去記得這麼多,我這個人永遠是往前看的。」涼子。


  • 「媒體想說什麼就讓他們去說,畢竟這是他們的工作,只有在專制國家裡,媒體才不說警察的壞話。」涼子。
「這完全是兩回事,妳能坐視警察蒙受不公的批評嗎?」警視總監。
「誰管得了那麼多,只要我自己得到公正的評價就夠了。因為我是淡泊名利的,對吧?泉田。」涼子。


  • 「躲不開我的車子的人,就不應該發駕照給他!」涼子。


  • 「我、我是CAREER耶!是警界未來的幹部,打算退休後轉調小鋼珠經營公司,從此過著無憂無慮的人生,想不到年紀輕輕就要殉職……」岸本明。
「你要是殉職了,我會在你的棺材裡擺進全套緊身衣戰士變身造型娃娃,在葬禮播放卡通主題曲,好了!是個男人就要有必死的覺悟,快去!」涼子。
「為什麼男人就要有必死的覺悟?這種強調『男人必須像男人、女人必須像女人』的觀念正是造成社會病態的主因,人是不分男女的,人應該像人……」岸本。
「你不喜歡我說你像個男人?那就像個警察如何?出生時無法選擇男女性別,不過選擇職業可是出於你自己的意願!」涼子。


  • 「你以為我會去淌一場沒有勝算的渾水嗎?」涼子。
「不敢。」泉田。
「這樣才對,所以說只要跟著我,保證你的人生是彩色的。」涼子。


  • 「放一百個心吧!我是不死之身!」涼子。


  • 「我想有一試的必要,依照傳說的內容把那傢伙引出來。」涼子。
「怎麼做?」泉田。
「照我的話去做就對了!反正最壞的情況,就是除了我以外,所有人全成了犧牲品!」涼子。


第二集「東京夜未眠」

  • 「我只是想測試一下妳會花幾秒想明白。」涼子。
「妳憑什麼拿這種事情測試我?」由紀。
「哎,正確掌握同學的能力,找機會加以陷害不正是身為官僚的義務嗎?」涼子。
「官僚是公僕,公僕的義務就是對國民鞠躬盡瘁。」由紀。
「哦呵呵呵呵~~妳在說什麼夢話!」涼子。


  • 藥師寺涼子之所以恣意妄為,徹頭徹尾藐視法律與常識的存在,和她作為警察的身份並沒有關聯,完全只是因為她是藥師寺涼子的緣故。對涼子而言,警察的身份不過是可以把她的蠻橫行為予以合法化,將個人責任轉嫁成組織連帶責任的一種便利工具罷了。(泉田)


  • 「法律是為了我而存在的。」涼子。


  • 「在過二、三年我就升上警視正,而你還是警視。我們之間的階級往後會逐年拉開,我想你至少應該明白這一點吧。」涼子。
「妳想把我當成妳的部下呼來換去嗎?」兵頭。
「別傻了,誰想養一隻染了狂犬病的狗,我可沒有這種癖好。」涼子。


  • 「小涼日後必須以柔弱的女性身軀領導整個警界,她就像是孤立在荒野上的聖女貞德!」賈琪。(若林健太郎)


  • 「我們可是警察啊!」由紀。
「當然,我不記得我有遞出辭呈。」涼子。
「那就應該遵守法律與道德,遵循社會正確的形式才對!」由紀。
「哦——呵呵呵呵!妳這些八股文應該去唸給總理大臣聽才對!我的良心是既不痛也不癢!」涼子。
「本來就沒有,何來痛癢!」由紀。
「喲!想不到妳還蠻伶牙俐齒的嘛;妳想說我不是人類嗎?」涼子。


  • 「如、如果被敵人逮著遭到圍毆!又不能報上警察的身份,就任憑他們痛扁嗎?」岸本。
「胡說什麼,當然是在被逮住之前逃跑啊!要是無路可逃就反擊對方,抓個人當人質開一條生路,連這一點都不懂。」涼子。


  • 「在東京,不,在全日本凡是心懷不軌的人都會被我的天線捕捉到!是神拜託我來鏟奸除惡的!」涼子。
「荒謬至極,妳以為妳是神的使者嗎?」由紀。
「別搞錯了,正因為神太不中用才讓人間罪惡蔓延,我是替天行道!」涼子。


  • 「我可是全世界最美的警察!」涼子。


  • 「算一下,今天到目前為止,我們要是被捕了會被冠上幾項罪名?」涼子。
「首先是假冒身份、接著是非法入侵、偷穿他人衣物;攻擊警衛構成傷害罪以及對公務員施暴凌虐罪;把身為政府官員的鍛治塞進垃圾桶是綁架監禁罪;準備施以致命的一擊是殺人未遂……呃、大概就這一些吧。」泉田。
「嗯……這樣有可能會遭到停職處分。」涼子。
「不是『有可能』,是『一定』!」泉田。
「傷腦筋,要是這樣就不能行使警察公權力了。」涼子。
「不是『行使』,是『濫用』吧。」泉田。


  • 「明白了嗎?一億以上人口的命運全部掌握在我的手裡,麻煩弄清楚妳現在是在跟一個實力雄厚的人說話。」中神。
「有什麼了不起,你要知道你那一丁點兒命運是掌握在我的手中。」涼子。


  • 「小姑娘妳可真膽大包天,我很欣賞妳。既然妳想知道我們將這棟房子作為根據地的目的。那就由我向妳詳細說明一下吧。」百目鬼。
「不需要。」涼子。
「……等一下,妳是說妳不想知道我們的目的?」百目鬼。
「不想。」涼子。
「那麼你們為什麼要追究我們的事情?我倒是想問你們,調查我們這十年來的二千億資金的用途和目的,究竟是為什麼?」百目鬼。
「當然是要搞垮你們,讓你們永遠無法東山再起!我的目的就只有這個,你們有什麼計畫跟企圖都不關我的事。」涼子。


  • 「我知道妳很想放火燒了它,不過縱火是不對的,我可不想在被加上一條縱火的罪名。」泉田。
「你放一百個心吧,把全部的罪名丟給中神跟百目鬼來扛就行了。哦呵呵呵呵!俗話說『死無對證』這是一句可以淨化一切是非的好諺語,排名僅次於『勝者為王』。」涼子。
「驅魔娘娘,妳別忘了俗話還說人饒天不饒!」由紀。
「妳少說兩句行不行!老天爺要是不知好歹,膽敢阻擾的話,我總有一天會作個了結!」涼子。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對白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