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漫画)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X 》(日语Xエックス Ekkusu)是CLAMP的漫画作品。自1992年开始在“月刊Asuka”(角川书店)连载。现在无限期休载中。

语录[编辑]

第一集

  • “我做了一个非常棒的梦哦。”小鸟。
“梦?”封真。
“我梦到神威。神威,回来了!”小鸟。


  • “神威,坚强一点!为了生存,为了避免一死,坚强一点。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到1999年的‘约定日’为止!”斗织。


  • “神威…去东京吧!你的命运…在等着你……”斗织。


  • “请你‘守护’神威吧!因为‘神威’是掌握这个世界未来的关键者…”丁。


  • (丁…看起来像少女,但实际年龄恐怕比我还大吧!既无法看、无法说,也无法听,甚至无法行走……刚才所谈的话,完全就是以‘心’传心来沟通…牺牲自己的一切,把透视梦境当成义务的占卜家。在这栋建筑物的地下深处,为了政治家他们,以梦来预测日本的未来……)岚。


第二集

  • “谁敢碰小鸟和封真一根寒毛的话…我就杀了他!”神威。


第三集

  • “我要为某个人生下孩子。那是,为了这个‘地球’而生的孩子!”斗织。


第四集

  • “‘神威’,掌握这个世界未来的关键人物。你知道这个名字的由来吗?”丁。
“由来?这个名字是我妈妈取的,有什么由来?”神威。
“神威,代理神之威严的人。还有…”丁。
“狩猎神之威严的人。”庚。


第五集

  • “什么天龙、地龙,全都跟我无关!我,不听任何人的使唤!”神威。


  • “神威是‘代理神之威严的人’。率领赋有神力的人,代理神的力量和神的旨意,拯救这个地球的意思。它也有另一个由来,‘狩猎神之威严的人’。猎杀赋有神力的人,毁灭这个地球的人。你的确是天龙,可以成为七个封印。但是,你也可以是地龙,而成为七位御使。你要成为天龙?或者,成为地龙?都会给这个地球的命运带来很大的影响!”丁。


  • “我所住的,那个高野山的星见爷爷,跟我这么说过:“你将成为天空的七星之一!运用那个‘力量’,成为左右地球命运的一人!空汰,去见‘神威’,当神威的助手吧!在有生之年,守护‘神威’吧!不过,你将会为女人而死。你会,为你所爱的女人而死!”他说过的事,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所以,我一定会为女人而死吧!虽然我不明白,在有生之年,我要保护‘神威’,为什么又会为女人而死?也许我们的‘命运’事先就已经决定好了,我们只能为七个封印、天龙,而生!但还是可以自己选自己喜欢的女人吧──所以,现在就跟我去约会吧!”空汰。


  • “神威,你有‘想要守护的人’吗?即使自己遭遇不幸,也希望那个人能得到幸福…”斗织。


  • “什么是‘命运’?”神威。
“就是预先被决定好的未来哦!”斗织。
“哪有这种事!明天的事,怎么会预先被决定好了呢!”神威。
“是啊,也许,你可以改变未来也说不定吧,因为你是‘神威’…”斗织。


  • “坚强一点,神威。你要坚强到足以保护小鸟和封真。足以保护,你所爱的人!”斗织。


  • “我依‘占星’所见,在你三岁时,就把你从父母身边带到这个高野山来。你连父母的样子都记不清楚吧。为了保护这个地球,也许我…做了一件很残酷的事……”宿曜僧。
“爷爷之前不是说过吗?我会为我喜欢的女人而死。虽然我想不起来妈妈长什么样子,却只记得我不喜欢她哭的样子。那种神情非常落寞…连我看到也觉得很落寞……我,最怕女人哭了!所以爷爷,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哭的!爷爷,你教了我如何使用‘力’!让我可以好好保护我喜欢的女人,到我死了为止!所以,我要感谢你!”空汰。


第六集

  • “神威,你还记得吗?以前我们在刀隐神社玩的时候,你曾经说过要小鸟当你的新娘子。你跟我说好的,绝对不让小鸟哭。你还记得吗?当时我也答应过你…我,我想遵守我的‘约定’!”封真。


  • ‘地球’如果要被毁灭的话,不如…不如先毁灭我算了…。(小鸟)


  • “神威…我们两个的‘命运’是互相重叠的…我是为你而生的…我是你的…”封真。


  • “如果我能碰到看得见你的人,也许我就不会感到寂寞了!”让刃。


第七集

  • “我…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我…为了所爱的人,而选择没有爱情的婚姻。我认为自己可以为所爱的人牺牲性命…所以才嫁到那间‘刀隐神社’去…”纱鵺。
“妈妈…你在说什么?”小鸟。
“…因为‘特别’!只有斗织非常特别!从高中初见她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了,我要为这个人而死…因为‘特别’,所以那一天,在刀隐神社,我选择了代替斗织而死!对我而言,结婚只是意味着嫁到刀隐神社去而已,只要能待在刀隐,嫁给谁都无所谓!我只要待在那个地方,待到斗织生下那把剑的那天为止就行了!”纱鵺。
“骗人!你跟爸爸两人的感情是那么的好…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小鸟。
“对我来说,只有‘斗织’比较特别!我是为斗织而生,也是为斗织而死。就只是这样而已…”纱鵺。
“骗人…”小鸟。
“小鸟…女儿!你也跟我一样哦…你也会为你所爱的人而死哦!”纱鵺。


  • (不行…要撞上了…地球…地球快毁灭了…因为我的关系!地球将会毁灭…不行…绝对不可以…可是,再这样下去会撞上去的…地球…神威以及哥哥等人所生存的地球…如果地球遭到破坏的话…那我…宁愿自我毁灭算了……)小鸟。


第八集

  • “姐姐,就算你能梦见‘未来’,但你却无法触碰那个‘未来’!…你会招集天龙!所以,我要招集地龙!神威所决定的地球未来…有‘两个明天’!可是,未来只有‘一个’哦!”庚。


  • “占梦…是无法‘改变’未来的……我…我竟…连一位少女…都救不了……”丁。


  • “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自己’是‘自己所选择的人生结果’,还是…‘冥冥之中被某人操纵的结果’?”让刃。


  • “……我对地球的未来,可是一点都没有兴趣!”昴流。


  • “比起地球来,你必须先考虑自己。你自己想怎么做?想选择什么样的命运?走什么样的路?还有,你想保护什么人?未来是要靠你自己去选择的哦!你的妈妈──斗织姐姐也是这么期望的!自己的命运要自己去选择,神威!看你要成为天龙守护‘现在’?还是要成为地龙期望‘改革’?神威,你的未来是由你自己去选择的!”时鼓。


  • “水 好美哦!喜欢!天空也好美!空气跟风也都…好美!因为有神威在这里,所以我好喜欢!”小鸟。


  • “我…不管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我想守护…能让封真和小鸟过得幸福的场所!”神威。


  • “神威,既然你选择了天龙作为你的‘未来’,那么我的‘命运’就是──成为地龙!我就是神威的‘双子星’!当神威选择成为天龙或地龙之一时,我就是必须填补空位的另一位‘神威’…既然你选择了天龙,那我就得成为地龙,杀掉──天龙和所有的七个封印!为神威所产下的神剑对我有所反应,我是‘神威’!”封真。


  • “地球…正期望‘改革’!不会被人类妨碍的‘改革’!为此…我必须杀掉那些‘污染地球的人’!”封真。


第九集

  • “已经醒了…‘神威’的双子星…‘神威’,命运对你来说…已朝最残酷的道路,开始前进了……”丁。


  • “与其让…地球、神威被毁灭,还不如毁灭我算了…”小鸟。


  • “帮我向…我哥哥和神威转达…‘我爱他们’,还有,‘未来尚未…决定好’……”小鸟。


  • “不!未来早已决定好了。在我,决定成为‘地龙’的时候。你是‘占梦’,应该知道吧?未来…只有一个。”封真。


  • “跟我一起来吧,牙晓。为我编织‘梦境’吧!”封真。


  • “听我说,神威!如果你一直待在梦中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会让事态更加严重!…像我一样。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吧。你现在躲在自己的心底!”昴流。
“…心底?”神威。
“发生了伤心的事…所以你拒绝待在‘现实’的世界,去思考下一条该选择的路!你想逃避现实!”昴流。
(北都的身影)
“…是谁?”神威。
“我的姐姐。你听过阴阳师吧?我就是掌管全日本阴阳师的皇家少主。”昴流。
“那个人…也是阴阳师吗?”神威。
“不…”昴流。
(星史郎的身影)
“那个人我认得…”神威。
“你见过星史郎了吗?樱冢星史郎,专门使用阴阳术杀人的樱冢护!我喜欢那个人。刚开始我并未察觉…在那一年中,他一直对我非常照顾…甚至为了袒护我而失去右眼…当时我哭了,我才头一次察觉到,我不希望他将来会讨厌我,因为只有他对我别具意义!可是…那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那个人说,他无法分辨人与物之间的差别。”昴流。
“这么说,他是把物看做跟人一样是有生命的?”神威。
“不对!不论是破坏有生命的、或是无生命的东西,他似乎都无动于衷!”昴流。
(出现北都被星史郎杀死的影像,神威想要冲过去,昴流拉住他)
“这是我的‘记忆’,所以,即使跑过去也来不及了!”昴流。
“她…”神威。
“姐姐被杀的时候…我什么忙也没帮上。于是将自己囚禁在心中,逃避‘现实’,就跟现在的你一样!你要一直待在这里也行,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幸福的话。不过,只要你不踏出这里一步,一切就无法开始,也无法结束!你像我一样,遇到关键时刻,只能站在一旁看,什么忙也帮不上!神威,我最心爱的人也是…被我最心爱的人所杀!可是,我的痛苦却跟你的痛苦…不一样!我失去姐姐…内心虽然痛苦,但仍然回来面对‘现实’!而且…我要…为实现我所期望的未来──而活!虽然…这么做,一定会让那些爱我的人感到难过……但是,我却无法放弃自己的愿望!”昴流。
“因为那个人…对你‘别具意义’?”神威。
“…不错!因此,你也可以做选择!看是要一直待在回忆中不断自责?还是要为自己的‘愿望’而苏醒?”昴流。
“…我要把封真找回来!因为我保护不了小鸟……但至少也要保住封真!”神威
(封真的身影)
“他…不是封真!我要把原来的‘封真’找回来!”神威。
“或许他也会想起…这位少女被杀的事!”昴流。
“即使如此…我…我也不想失去封真!”神威。
“要是…他恢复原来的本性…难道你打算告诉他,杀小鸟的人是你自己吗?你不在意别人骂你自私吗?”昴流。
“…嗯!”神威。
“也不在意别人会责怪你吗?”昴流。
“…嗯!”神威。
“就算没有人了解你的‘愿望’,你也不在乎吗?”昴流。
“…嗯!”神威。
“…既然如此,为了实现你的‘愿望’,你就回来吧!”昴流。


  • “你是最后一位地龙……为什么,要引导‘神威’?你知道引导地龙的‘神威’会产生什么后果吗!?”丁。
“我知道!正如你所知道的一切!和你一样,我也有…我的愿望!”牙晓。
“我有一个愿望!我就是为那愿望才成为地龙,替神威编织‘梦境’!就像你为了自己的‘愿望’,而欺瞒众人一样!”牙晓。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丁。


  • “以前…别人都认为我在撒谎!因为大家都看不到犬鬼…大家都不知道…他们觉得我在说谎,都叫我放羊的孩子!所以…能遇到看得见犬鬼的人…我真的…很高兴!”让刃。
“…拥有与众不同‘能力’的人,会有与众不同的‘辛酸’!不过,正因为具有那种‘能力’,也才让你感到‘幸福’吧!你跟犬鬼在一起,也不会尽是遇到一些难过的事吧?”草薙。
“不!”让刃。
“你觉得遇到犬鬼,难道不觉得也是很幸福吗?”草薙。
“…嗯!我很幸福…我很快乐!非常快乐!”让刃。
“今后,也许你会遇到更多辛酸的事,不过,我想也会有很多好事等着妳!”草薙。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