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漫畫)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X 》(日語Xエックス Ekkusu)是CLAMP的漫畫作品。自1992年開始在「月刊Asuka」(角川書店)連載。現在無限期休載中。

語錄[編輯]

第一集

  • 「我做了一個非常棒的夢哦。」小鳥。
「夢?」封真。
「我夢到神威。神威,回來了!」小鳥。


  • 「神威,堅強一點!為了生存,為了避免一死,堅強一點。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到1999年的『約定日』為止!」斗織。


  • 「神威…去東京吧!你的命運…在等著你……」斗織。


  • 「請妳『守護』神威吧!因為『神威』是掌握這個世界未來的關鍵者…」丁。


  • (丁…看起來像少女,但實際年齡恐怕比我還大吧!既無法看、無法說,也無法聽,甚至無法行走……剛才所談的話,完全就是以『心』傳心來溝通…犧牲自己的一切,把透視夢境當成義務的占卜家。在這棟建築物的地下深處,為了政治家他們,以夢來預測日本的未來……)嵐。


第二集

  • 「誰敢碰小鳥和封真一根寒毛的話…我就殺了他!」神威。


第三集

  • 「我要為某個人生下孩子。那是,為了這個『地球』而生的孩子!」斗織。


第四集

  • 「『神威』,掌握這個世界未來的關鍵人物。你知道這個名字的由來嗎?」丁。
「由來?這個名字是我媽媽取的,有什麼由來?」神威。
「神威,代理神之威嚴的人。還有…」丁。
「狩獵神之威嚴的人。」庚。


第五集

  • 「什麼天龍、地龍,全都跟我無關!我,不聽任何人的使喚!」神威。


  • 「神威是『代理神之威嚴的人』。率領賦有神力的人,代理神的力量和神的旨意,拯救這個地球的意思。它也有另一個由來,『狩獵神之威嚴的人』。獵殺賦有神力的人,毀滅這個地球的人。你的確是天龍,可以成為七個封印。但是,你也可以是地龍,而成為七位御使。你要成為天龍?或者,成為地龍?都會給這個地球的命運帶來很大的影響!」丁。


  • 「我所住的,那個高野山的星見爺爺,跟我這麼說過:「你將成為天空的七星之一!運用那個『力量』,成為左右地球命運的一人!空汰,去見『神威』,當神威的助手吧!在有生之年,守護『神威』吧!不過,你將會為女人而死。你會,為你所愛的女人而死!」他說過的事,從來沒有出過差錯。所以,我一定會為女人而死吧!雖然我不明白,在有生之年,我要保護『神威』,為什麼又會為女人而死?也許我們的『命運』事先就已經決定好了,我們只能為七個封印、天龍,而生!但還是可以自己選自己喜歡的女人吧──所以,現在就跟我去約會吧!」空汰。


  • 「神威,你有『想要守護的人』嗎?即使自己遭遇不幸,也希望那個人能得到幸福…」斗織。


  • 「什麼是『命運』?」神威。
「就是預先被決定好的未來哦!」斗織。
「哪有這種事!明天的事,怎麼會預先被決定好了呢!」神威。
「是啊,也許,你可以改變未來也說不定吧,因為你是『神威』…」斗織。


  • 「堅強一點,神威。你要堅強到足以保護小鳥和封真。足以保護,你所愛的人!」斗織。


  • 「我依『占星』所見,在你三歲時,就把你從父母身邊帶到這個高野山來。你連父母的樣子都記不清楚吧。為了保護這個地球,也許我…做了一件很殘酷的事……」宿曜僧。
「爺爺之前不是說過嗎?我會為我喜歡的女人而死。雖然我想不起來媽媽長什麼樣子,卻只記得我不喜歡她哭的樣子。那種神情非常落寞…連我看到也覺得很落寞……我,最怕女人哭了!所以爺爺,我絕對不會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哭的!爺爺,你教了我如何使用『力』!讓我可以好好保護我喜歡的女人,到我死了為止!所以,我要感謝你!」空汰。


第六集

  • 「神威,你還記得嗎?以前我們在刀隱神社玩的時候,你曾經說過要小鳥當你的新娘子。你跟我說好的,絕對不讓小鳥哭。你還記得嗎?當時我也答應過你…我,我想遵守我的『約定』!」封真。


  • 『地球』如果要被毀滅的話,不如…不如先毀滅我算了…。(小鳥)


  • 「神威…我們兩個的『命運』是互相重疊的…我是為你而生的…我是你的…」封真。


  • 「如果我能碰到看得見你的人,也許我就不會感到寂寞了!」讓刃。


第七集

  • 「我…是個罪孽深重的女人。我…為了所愛的人,而選擇沒有愛情的婚姻。我認為自己可以為所愛的人犧牲性命…所以才嫁到那間『刀隱神社』去…」紗鵺。
「媽媽…妳在說什麼?」小鳥。
「…因為『特別』!只有斗織非常特別!從高中初見她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了,我要為這個人而死…因為『特別』,所以那一天,在刀隱神社,我選擇了代替斗織而死!對我而言,結婚只是意味著嫁到刀隱神社去而已,只要能待在刀隱,嫁給誰都無所謂!我只要待在那個地方,待到斗織生下那把劍的那天為止就行了!」紗鵺。
「騙人!妳跟爸爸兩人的感情是那麼的好…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小鳥。
「對我來說,只有『斗織』比較特別!我是為斗織而生,也是為斗織而死。就只是這樣而已…」紗鵺。
「騙人…」小鳥。
「小鳥…女兒!妳也跟我一樣哦…妳也會為妳所愛的人而死哦!」紗鵺。


  • (不行…要撞上了…地球…地球快毀滅了…因為我的關係!地球將會毀滅…不行…絕對不可以…可是,再這樣下去會撞上去的…地球…神威以及哥哥等人所生存的地球…如果地球遭到破壞的話…那我…寧願自我毀滅算了……)小鳥。


第八集

  • 「姊姊,就算妳能夢見『未來』,但妳卻無法觸碰那個『未來』!…妳會招集天龍!所以,我要招集地龍!神威所決定的地球未來…有『兩個明天』!可是,未來只有『一個』哦!」庚。


  • 「占夢…是無法『改變』未來的……我…我竟…連一位少女…都救不了……」丁。


  • 「你有沒有想過,『現在的自己』是『自己所選擇的人生結果』,還是…『冥冥之中被某人操縱的結果』?」讓刃。


  • 「……我對地球的未來,可是一點都沒有興趣!」昴流。


  • 「比起地球來,你必須先考慮自己。你自己想怎麼做?想選擇什麼樣的命運?走什麼樣的路?還有,你想保護什麼人?未來是要靠你自己去選擇的哦!你的媽媽──斗織姊姊也是這麼期望的!自己的命運要自己去選擇,神威!看你要成為天龍守護『現在』?還是要成為地龍期望『改革』?神威,你的未來是由你自己去選擇的!」時鼓。


  • 「水 好美哦!喜歡!天空也好美!空氣跟風也都…好美!因為有神威在這裡,所以我好喜歡!」小鳥。


  • 「我…不管地球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我想守護…能讓封真和小鳥過得幸福的場所!」神威。


  • 「神威,既然你選擇了天龍作為你的『未來』,那麼我的『命運』就是──成為地龍!我就是神威的『雙子星』!當神威選擇成為天龍或地龍之一時,我就是必須填補空位的另一位『神威』…既然你選擇了天龍,那我就得成為地龍,殺掉──天龍和所有的七個封印!為神威所產下的神劍對我有所反應,我是『神威』!」封真。


  • 「地球…正期望『改革』!不會被人類妨礙的『改革』!為此…我必須殺掉那些『污染地球的人』!」封真。


第九集

  • 「已經醒了…『神威』的雙子星…『神威』,命運對你來說…已朝最殘酷的道路,開始前進了……」丁。


  • 「與其讓…地球、神威被毀滅,還不如毀滅我算了…」小鳥。


  • 「幫我向…我哥哥和神威轉達…『我愛他們』,還有,『未來尚未…決定好』……」小鳥。


  • 「不!未來早已決定好了。在我,決定成為『地龍』的時候。你是『占夢』,應該知道吧?未來…只有一個。」封真。


  • 「跟我一起來吧,牙曉。為我編織『夢境』吧!」封真。


  • 「聽我說,神威!如果你一直待在夢中的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只會讓事態更加嚴重!…像我一樣。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吧。你現在躲在自己的心底!」昴流。
「…心底?」神威。
「發生了傷心的事…所以你拒絕待在『現實』的世界,去思考下一條該選擇的路!你想逃避現實!」昴流。
(北都的身影)
「…是誰?」神威。
「我的姊姊。你聽過陰陽師吧?我就是掌管全日本陰陽師的皇家少主。」昴流。
「那個人…也是陰陽師嗎?」神威。
「不…」昴流。
(星史郎的身影)
「那個人我認得…」神威。
「你見過星史郎了嗎?櫻塚星史郎,專門使用陰陽術殺人的櫻塚護!我喜歡那個人。剛開始我並未察覺…在那一年中,他一直對我非常照顧…甚至為了袒護我而失去右眼…當時我哭了,我才頭一次察覺到,我不希望他將來會討厭我,因為只有他對我別具意義!可是…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那個人說,他無法分辨人與物之間的差別。」昴流。
「這麼說,他是把物看做跟人一樣是有生命的?」神威。
「不對!不論是破壞有生命的、或是無生命的東西,他似乎都無動於衷!」昴流。
(出現北都被星史郎殺死的影像,神威想要衝過去,昴流拉住他)
「這是我的『記憶』,所以,即使跑過去也來不及了!」昴流。
「她…」神威。
「姊姊被殺的時候…我什麼忙也沒幫上。於是將自己囚禁在心中,逃避『現實』,就跟現在的你一樣!你要一直待在這裡也行,如果你覺得這樣比較幸福的話。不過,只要你不踏出這裡一步,一切就無法開始,也無法結束!你像我一樣,遇到關鍵時刻,只能站在一旁看,什麼忙也幫不上!神威,我最心愛的人也是…被我最心愛的人所殺!可是,我的痛苦卻跟你的痛苦…不一樣!我失去姊姊…內心雖然痛苦,但仍然回來面對『現實』!而且…我要…為實現我所期望的未來──而活!雖然…這麼做,一定會讓那些愛我的人感到難過……但是,我卻無法放棄自己的願望!」昴流。
「因為那個人…對你『別具意義』?」神威。
「…不錯!因此,你也可以做選擇!看是要一直待在回憶中不斷自責?還是要為自己的『願望』而甦醒?」昴流。
「…我要把封真找回來!因為我保護不了小鳥……但至少也要保住封真!」神威
(封真的身影)
「他…不是封真!我要把原來的『封真』找回來!」神威。
「或許他也會想起…這位少女被殺的事!」昴流。
「即使如此…我…我也不想失去封真!」神威。
「要是…他恢復原來的本性…難道你打算告訴他,殺小鳥的人是你自己嗎?你不在意別人罵你自私嗎?」昴流。
「…嗯!」神威。
「也不在意別人會責怪你嗎?」昴流。
「…嗯!」神威。
「就算沒有人了解你的『願望』,你也不在乎嗎?」昴流。
「…嗯!」神威。
「…既然如此,為了實現你的『願望』,你就回來吧!」昴流。


  • 「你是最後一位地龍……為什麼,要引導『神威』?你知道引導地龍的『神威』會產生什麼後果嗎!?」丁。
「我知道!正如妳所知道的一切!和妳一樣,我也有…我的願望!」牙曉。
「我有一個願望!我就是為那願望才成為地龍,替神威編織『夢境』!就像妳為了自己的『願望』,而欺瞞眾人一樣!」牙曉。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丁。


  • 「以前…別人都認為我在撒謊!因為大家都看不到犬鬼…大家都不知道…他們覺得我在說謊,都叫我放羊的孩子!所以…能遇到看得見犬鬼的人…我真的…很高興!」讓刃。
「…擁有與眾不同『能力』的人,會有與眾不同的『辛酸』!不過,正因為具有那種『能力』,也才讓妳感到『幸福』吧!妳跟犬鬼在一起,也不會盡是遇到一些難過的事吧?」草薙。
「不!」讓刃。
「妳覺得遇到犬鬼,難道不覺得也是很幸福嗎?」草薙。
「…嗯!我很幸福…我很快樂!非常快樂!」讓刃。
「今後,也許妳會遇到更多辛酸的事,不過,我想也會有很多好事等著妳!」草薙。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對白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