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曼第大空降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諾曼第大空降(英語:Band of Brothers) 是一套在2001年首播,有關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電視劇集,製作人包括知名導演史蒂芬·史匹堡及資深演員湯姆·漢克斯。劇集的主線講述當時美軍皇牌部隊:101空降師506團第二營E連士兵在戰場上的遭遇,以及E連早期排長(後來官至少校)理察·溫特斯的事蹟。劇本乃改編自二戰歷史專家史提芬·岩布斯的同名著作。

第1集:新兵訓練(Currahee)[編輯]

索柏: 名字?
馬拉奇: 馬拉奇,當奴 G! (其姓氏"Malarkey"是一個俚語,指人胡說或說謊)
索柏: 馬拉奇即是俗語「廢話」(bullshit,在軍中亦指認真地訓練、清掃),對不對?
馬拉奇: 是,長官!
索柏: 扣板的彈簧鉸鏈上面有鐵銹跡,廢話大兵,禁假。(指撤銷馬拉奇的週末休假)

索柏: 名字?
魯茲: 魯茲,喬治。
索柏: 有污垢在瞄準器尾部,禁假。

索柏: 你是在什麼時候縫上這倒V圖案(指著對方衣袖上的軍階),李普頓中士?
李普頓: 昨天,長官。
索柏: (指著條紋裡鬆散出來的一個線頭) 時間長得應該注意到這個,禁假。
李普頓: 是,長官!

索柏: 名字?
李高特: 李高特,約瑟夫,D,長官。
索柏: 好一把生鏽的刺刀,李高特。你想殺德國人嗎?
李高特: 是的,長官。
索柏: (用刺刀敲打對方的頭盔) 不是用這玩意。(對整個排大喊) 我才不會拿這他媽的一塊爛鐵上戰場,我也不會帶這種狀況的兵上戰場。(把刺刀隨手拋到地上) 由於那幾個傢伙和他們的違規行為,連上每一個原本有週末休假的人現在都已經喪失休假了。換上你們的體育服,我們將要跑酷拉利山(Currahee)。

葛奈瑞: 我挺喜歡溫特斯,他是個好人,但當子彈滿天飛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仍然願意和一個貴格派教徒並肩作戰。
魯茲: 你怎知道他是個貴格教徒?
葛奈瑞: 因為他又不是天主教徒。
馬拉奇: 索柏又如何?
葛奈瑞: 那混蛋可是亞伯拉罕的兒子哩。
李高特: 你說他是什麼?
葛奈瑞: 他是個猶太人吶。
李高特: (把口中的香菸拋開,然後站起來) 我也是猶太人。
葛奈瑞: 那就恭喜你了,但請你把你的大鼻子從我臉上移開。
(之後兩人開始打鬥)

第2集:諾曼第登陸日(Day of Days)[編輯]

溫特斯: 閃電!
霍爾: 狗屁!
溫特斯: 我不認為那是個正確的答覆,這位傘兵。當我說「閃電」,你要說「打雷」。
霍爾: 是,長官。「打雷」,長官。

溫特斯: 我們沒有在迷路,大兵。我們在諾曼第嘛。

葛奈瑞: 讓那些德國佬煮他們該死的菜,我們自己做怎麼樣,馬拉奇?
馬拉奇: 我們會煮得美味的。
巴克: 是嗎?搞什麼鬼,你這個愛爾蘭人怎可能懂得煮菜。
馬拉奇: 長官,如果你在別的地方有訂桌的話,我會很高興地陪你一起去的。
溫特斯: (掀起吉普車篷幕靠近車箱內眾人) 哎呀!有什麼東西剛剛死在這裡嗎?

溫特斯: 那晚,我花了點時間感謝上帝讓我通過那最長的一天的考驗,祈求衪眷顧我安然渡過明日。假如,有一天我設法回到家了,我應承上帝和自己我會在某處找一塊寧靜的土地,然後和平地安度我的餘生。

第3集:卡倫坦(Carentan)[編輯]

魯茲: (模仿泰勒將軍) 給我奮戰個三日三夜,然後你們便會被替換下來了!

尼克森: 哈利,究竟你要用你的備用降落傘幹什麼? 難道你從我們降落後就已經一直拖著它到處走嗎?
威爾遜: 當我們返回英格蘭的時候我要把它寄給凱蒂,絲綢嘛,把它弄一下就能成為一套漂亮的婚紗,你知道的,我們的一切就只有這些配給品而已。
尼克森: 天哪,哈利,我真的猜不到原來如此。
威爾遜: 怎麼說,你猜不到我這樣多情嗎?
尼克森: 不,我是指你竟然認為我們真的能夠返回英格蘭。

派康提: 有任何紀念品作交易嗎?
布萊斯: 什麼?
派康提: (舉起戴滿手臂上的整排手錶收藏) 它們全部都滴答滴答地運作良好,不像它們的前任主人。

威爾遜: 由現在起我要實施燈火與噪音管制。即是說不准談話、不准抽菸,也不准跟排你前面的人玩抓屁股,魯茲。

溫特斯: 辛克上校對我說E連在守衛防線方面做得很好,還說泰勒將軍對此也很高興。
威爾遜: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來到法國:取悅泰勒將軍。

第4集:補充兵(Replacements)[編輯]

(尼克森被德軍的跳彈擊中頭盔,之後倒在地上)
溫特斯: 尼克!
尼克森: 我沒事!我沒事...我沒事嗎?
溫特斯: 是啊,是啊,你沒事啊。(終於有點笑容)
尼克森: 是嗎? 那就別這樣盯著我看!

葛奈瑞:: (對歸隊的蘭度曼) 我真不知道應該摑你、吻你,還是向你敬禮比較好。

韋伯斯特: (在荷蘭) 他們全部人都會說英語,他們全部人都愛煞我們;真是一個好得難以置信的國家!

溫特斯: 我不喜歡撤退。
尼克森: 凡事總有第一次嘛。
溫特斯: 由其他師北上豈不是更好?
尼克森: 我想這次我們一定要找另一條路線開進德國才成。

第5集:十字路口(Crossroads)[編輯]

溫特斯: 喬,放下你的彈藥。
李高特: 什麼? 你想幹什麼呀?
溫特斯: (把彈藥從步槍槍膛中退出來,只拿起一顆子彈) 你有一發子彈,如果你在途中濫殺任何一名戰俘,那麼其餘的便會把你圍剿掉。總之我希望所有的俘虜都能夠平安無羔地抵達營部基地。

第6集:巴斯托涅(Bastogne)[編輯]

羅醫官: 你是個好護士。
Renee: 不,我再也不想來治療其他受傷的人了。我寧願在肉販的店鋪工作。

羅醫官: 你的靴在哪裡?
托伊: 正在華盛頓踢泰勒將軍的屁股。

溫特斯: 哈利,用柴枝生火不是一個好主意。
威爾遜: 只要幾分鐘就好,反正我們在小山谷裡面。
溫特斯: 小山谷? 你說的是精靈和侏儒住的地方嗎?
尼克森: (走近) 我發誓我想我聞到火種的味道。我確實聞到了。你們瘋了嗎? (雙手開始靠近火堆取暖)
溫特斯: 好吧,我們在一個山谷裡嘛。
尼克森: 嚇?

第7集:突圍(The Breaking Point)[編輯]

李普頓: (旁白) 戴克中尉並非因為做了些錯誤的決定而成為一個糟糕的領袖,他之所以是一個糟糕的領袖原因是他根本沒有做出過決定。

溫特斯: 史比爾! 過來這裡。我要你走出去接替戴克然後繼續採取攻擊!

史比爾: 你想知道軍中有關於我的傳聞是真還是假的嗎? 你有否注意到這樣的傳聞,每個人都說他們是從別人那裡聽回來的。然後當你問那個人的時候,他又會說他是從別人處聽回來而已。當中其實沒什麼新意,說真的。我敢打賭如果你回到兩千年之前,你便會聽到幾個千夫長站在一旁喋喋不休,說特爾蒂烏斯如何砍掉一些迦太基囚犯的首腦。
李普頓: 嗯,也許他們一直在談論它是由於他們從來沒有聽過特爾蒂烏斯親口否認。
史比爾: 也許那是因為特爾蒂烏斯知道,讓別人都以為他是整個羅馬軍團裡面最冷酷無情的一個雜種其實是有些價值的。

第8集:巡邏隊(The Last Patrol)[編輯]

韋伯斯特: 李普頓中士他好了點沒有?
魯茲: 他得了肺炎呢。
韋伯斯特: 我對他染病感到難過。
魯茲: 啊哈,你難過什麼勁兒? 他還活得好好的,有一張長沙發,一條該死的毯子,他躺在裡面溫暖舒適得像條毛蟲一樣吶。

韋伯斯特: 任何人如果從未待過在譬如諾曼第、巴斯托涅或者哈格瑙的話,他們又怎麼能夠對這些士兵在極度恐懼、瀕臨死亡和喋血之中付出的代價有絲毫理解?

尼克森: 你是誰?
鐘斯: 鐘斯中尉,長官。
尼克森: 哦,我們那位西點畢業生。
鐘斯: 是的,長官。
尼克森: 什麼時候畢業的?
鐘斯: 6月6日,長官。
尼克森: 6月6日? 是去年嗎?
鐘斯: 就在D-Day當日,是的,長官。
尼克森: (挖苦意味地笑起來) 那好吧,小心點不要受傷就好。

外部連結[編輯]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維基語錄連結:名人名言 - 文學作品 - 諺語 - 電影對白 - 主題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