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79年邓小平出访美国期间的照片

邓小平(1904年8月22日 - 1997年2月19日),原名邓希贤,中国四川广安人。中国共产党、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之一 ,197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中国大陆实际最高领导人。

语录[编辑]

  • “我荣幸地以中华民族一员的资格,而成为世界公民。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7月6日名言(1981年,邓小平为《邓小平文集》写序言时说。[1]
  •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1992年,邓小平南巡

外交方面[编辑]

  • “——你要我怎么做?”
    • 访问新加坡回应李光耀,1978年10月。李光耀说,中国必须停止革命输出...停止马共和印尼共在华南的电台广播,停止对游击队的支持。
  • “不要说七国,七十国也没有用。”“我们自己要保持警惕,放松不得。要维护我们独立自主、不怕鬼、不信邪的形象。”
    • 六四事件后,回应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对国际制裁中国的忧虑。(《外交十记》)

改革[编辑]

  • “做几件使人民满意的事情。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更大胆地改革开放,另一个是抓紧惩治腐败。”4月6日名言
  • “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即“猫论”)8月24日名言
  • “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發展太慢也不是社會主義;平均主義不是社會主義,兩極分化也不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最終目標是實行共同富裕;計劃經濟不等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等於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

对越自卫反击战[编辑]

  • “小朋友不乖,该打打屁股了。”
    • 战前在美国访问期间,回应记者关于越南问题的提问。

香港问题[编辑]

  • “如果中国在一九九七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八年后还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交代,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如果不收回(香港),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我们等待了三十三年,在加上十五年,就是四十八年,我们是在人民充分信赖的基础上才能如此长期等待的。如果十五年后还不收回,人民就没有理由信任我们,任何中国政府都应该下野,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没有别的选择。”
    • 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1982年9月24日
  • “中国政府为解决香港问题所采取的立场、方针、政策是坚定不移的。我们多次讲过,我国政府在一九九七年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后,香港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不变,法律基本不变,生活方式不变,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变,香港可以继续同其他国家和地区保持和发展经济关系。我们还多次讲过,北京除了派军队以外,不向香港特区政府派出干部,这也是不会改变的。我们派军队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而不是去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我们对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变,我们说这个话是算数的。”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凡是中华儿女,不管穿什么服装,不管是什么立场,起码都有中华民族的自豪感。香港人也是有这种民族自豪感的。香港人是能治理好香港的,要有这个自信心。香港过去的繁荣,主要是以中国人为主体的香港人干出来的。中国人的智力不比外国人差,中国人不是低能的,不要总以为只有外国人才干得好。要相信我们中国人自己是能干得好的。所谓香港人没有信心,这不是香港人的真正意见。”(有关“一國兩制”)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未来香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分是爱国者,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还可以聘请外国人当顾问。什么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只要具备这些条件,不管他们相信资本主义,还是相信封建主义,甚至相信奴隶主义,都是爱国者。我们不要求他们都赞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求他们爱祖国,爱香港。”[2]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现在有些人就是担心我们这些人不在了,政策会变。感谢大家对我们这些老头子的信任。”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谈话,1984年10月3日
  • “我们在协议中说五十年不变,就是五十年不变。我们这一代不会变,下一代也不会变。到了五十年以后,大陆发展起来了,那时还会小里小气地处理这些问题吗?所以不要担心变,变不了。再说变也并不都是坏事,有的变是好事,问题是变什么。中国收回香港不就是一种变吗?所以不要笼统地说怕变。如果有什么要变,一定是变得更好,更有利于香港的繁荣和发展,而不会损害香港人的利益。这种变是值得大家欢迎的。如果有人说什么都不变,你们不要相信。我们总不能讲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所有方式都是完美无缺的吧?即使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之间相互比较起来也各有优缺点。把香港引导到更健康的方面,不也是变吗?向这样的方面发展变化,香港人是会欢迎的,香港人自己会要求变,这是确定无疑的。我们也在变。最大的不变是社会主义制度不变,而‘一国两制’就是大变,农村政策就是大变。过几天我们要开中央全会,讨论城市改革,城市改革也是变,是翻天覆地的变化。问题是变好还是变坏。不要拒绝变,拒绝变化就不能进步。这是个思想方法问题。”[3]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谈话,1984年10月3日
  • “我还要说,五十年以后更没有变的必要。香港的地位不变,对香港的政策不变,对澳门的政策也不变,对台湾的政策按照“一国两制”方针解决统一问题后五十年也不变,我们对内开放和对外开放政策也不变。”(有关“五十年不变”)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一个是政局稳定,一个是政策稳定,两个稳定。不变也就是稳定。如果到下一个五十年,这个政策见效,达到预期目标,就更没有理由变了。所以我说,按照‘一国两制’的方针解决统一问题后,对香港、澳门、台湾的政策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之后还会不变。当然,那时候我不在了,但是相信我们的接班人会懂得这个道理的。”[4]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讲不变,应该考虑整个政策的总体、各个方面都不变,其中一个方面变了,都要影响其他方面。所以请各位向香港的朋友解释这个道理。试想,中国要是改变了社会主义制度,改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会是怎样?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也会吹的。要真正能做到五十年不变,五十年以后也不变,就要大陆这个社会主义制度不变。我们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要保证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不变,保证整个政策不变,对内开放、对外开放的政策不变。如果这些都变了,我们要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在下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就没有希望了。现在国际垄断资本控制着全世界的经济,市场被他们占了,要奋斗出来很不容易。像我们这样穷的国家要奋斗出来更不容易,没有开放政策、改革政策,竞争不过。这个你们比我们更清楚,确是很不容易。这个‘不变’的问题,是人们议论纷纷的问题,而且我相信,到本世纪末、到下世纪还要议论。我们要用事实证明这个‘不变’。”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现在就不是实行英国的制度、美国的制度,这样也过了一个半世纪了。现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权分立,搞英美的议会制度,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对这个问题,请大家坐到一块深思熟虑地想一下。关于民主,我们大陆讲社会主义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概念不同。西方的民主就是三权分立,多党竞选,等等。我们并不反对西方国家这样搞,但是我们中国大陆不搞多党竞选,不搞三权分立、两院制。我们实行的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这最符合中国实际。如果政策正确,方向正确,这种体制益处很大,很有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避免很多牵扯。当然,如果政策搞错了,不管你什么院制也没有用。对香港来说,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比如说,我过去也谈过,将来香港当然是香港人来管理事务,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来选举行吗?我们说,这些管理香港事务的人应该是爱祖国、爱香港的香港人,普选就一定能选出这样的人来吗?”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这是不行的,这种想法不实际。中央确实是不干预特别行政区的具体事务的,也不需要干预。但是,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难道就不会出现吗?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难道香港就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够设想香港就没有干扰,没有破坏力量吗?我看没有这种自我安慰的根据。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权力,对香港有利无害。大家可以冷静地想想,香港有时候会不会出现非北京出头就不能解决的问题呢?过去香港遇到问题总还有个英国出头嘛!总有一些事情没有中央出头你们是难以解决的。中央的政策是不损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会出现损害国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要是有呢?所以请诸位考虑,基本法要照顾到这些方面。有些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后香港有人骂中国共产党,骂中国,我们还是允许他骂,但是如果变成行动,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总得干预嘛!”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 “对香港的政策,我们承诺了一九九七年以后五十年不变,这个承诺是郑重的。为什么说五十年不变?这是有根据的,不只是为了安定香港的人心,而是考虑到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同中国的发展战略有着密切的关联。中国的发展战略需要的时间,除了这个世纪的十二年以外,下个世纪还要五十年,那末五十年怎么能变呢?现在有一个香港,我们在内地还要造几个“香港”,就是说,为了实现我们的发展战略目标,要更加开放。既然这样,怎么会改变对香港的政策呢?实际上,五十年只是一个形象的讲法,五十年后也不会变。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所以,这不是信口开河。”[5]
    • 要吸收国际的经验,1988年6月3日

台湾问题[编辑]

  • “我们的政策是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具体说,就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十亿人口的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中国有香港、台湾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何在呢?是社会主义吞掉台湾,还是台湾宣扬的‘三民主义’吞掉大陆?谁也不好吞掉谁。如果不能和平解决,只有用武力解决,这对各方都是不利的。实现国家统一是民族的愿望,一百年不统一,一千年也要统一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看只有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世界上一系列争端都面临着用和平方式来解决还是用非和平方式来解决的问题。总得找出个办法来,新问题就得用新办法来解决。香港问题的成功解决,这个事例可能为国际上许多问题的解决提供一些有益的线索。”
    • 分別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谈话要点,1984年6月22、23日
  • “一九九七年以后,台湾在香港的机构仍然可以存在,他们可以宣传‘三民主义’,也可以骂共产党,我们不怕他们骂,共产党是骂不倒的。但是在行动上要注意不能在香港制造混乱,不能搞‘兩个中国’。他們都是中国人,我們相信,他們会站在我们民族的立场,维护民族的大局,民族的尊严。在这样的基礎上,进行他们的活动,进行他们的宣传,在香港这种情況下是允许的。”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1984年10月3日
  • “只要站在民族的立场上,维护民族的大局,不管抱什么政治观点,包括骂共产党的人,都要大团结。”
    • 会见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1984年10月3日
  • “我们坚持谋求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是始终没有放弃非和平方式的可能性,我们不能作这样的承诺。如果台湾当局永远不同我们谈判,怎么办?难道我们能够放弃国家统一?当然,绝不能轻易使用武力,因为我们精力要花在经济建设上,统一问题晚一些解决无伤大局。但是,不能排除使用武力,我们要记住这一点,我们的下一代要记住这一点。这是一种战略考虑。 ”
    • 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1984年10月22日
  • “台湾不实现同大陆的统一,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是没有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会被别人拿去。现在国际上有好多人都想在台湾问题上做文章。一旦台湾同大陆统一了,哪怕它实行的制度等等一切都不变,但是形势就稳定了。”
    •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讲话,1987年4月16日

钓鱼岛问题[编辑]

  • “一如既往,搁置它二十年、三十年嘛。”“我们这一代人,不够聪明,没有找到办法,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总会找到办法的。”
    • 与来华日本外相谈论关于钓鱼岛问题时的答复,1978年

文化大革命[编辑]

  • “1966年开始搞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这是一场大灾难。当时很多老干部受迫害,包括我在内。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是‘总统帅’,我是‘副统帅’。这十年中,许多怪东西都出来了。”
    • 会见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副总书记、政府副首相格拉,1987年4月30日

六四事件[编辑]

  •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都决定了一定要出现这样的事情,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怎么样做工作,也还要来的,迟早问题,大小问题。”“一看就明白是件什么事,毫不含糊,就是要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主要是两个,打倒共产党,打倒社会主义。要建立一个完全西方化的所谓共和国。”
    • 在六四事件后召开会议所说,1989年6月9日

毛泽东[编辑]

  • “讲错误,不应该只讲毛泽东同志,中央许多负责同志都有错误。‘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发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说话。在这些问题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种印象,别的人都正确,只有一个人犯错误。这不符合事实。中央犯错误,不是一个人负责,是集体负责。在这些方面,要运用马列主义结合实际进行分析,有所贡献,有所发展。”
    • 《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8页、第296页
  • “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
    • 《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8页

深圳专辑[编辑]

  • 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 南巡三个已发展了5年的经济特区,为三个经济特区题词,1984年1月26日
  • “这次我到深圳一看,给我的印象是一片兴旺发达……特区是个窗口,是技术的窗口,管理的窗口,知识的窗口,也是对外政策的窗口。”
    • 与中央负责同志谈话,1984年2月24日
  • “深圳经济特区是个试验,路子走得是否对,还要看一看,搞成功是我们的愿望,不成功是一个经验嘛。”
    • 1985年6月29日
  • “现在我要肯定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第二句话是,经济特区还是一个试验。”
    • 1985年8月1日
  • “现在我可以放胆地说,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决定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成功的。所有的怀疑都可以消除了。”
    • 1987年6月12日
  • “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区姓‘社’不姓‘资’。”
    • 第二次南巡深圳,1992年

自我评价[编辑]

  • “我是邓矮子实事求是派,坚持改革、开放政策,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道路。”
    • 在会见客人时的自我评价,1987年

外部连接[编辑]

注釋[编辑]

  1. 《邓小平文集》
  2. 鄧小平關於“一國兩制”的重要談話
  3. 邓小平论香港
  4. 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的讲话
  5. 要吸收国际的经验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