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傅雷(1908年4月7日-1966年9月3日),字怒安,號怒庵,著名的翻譯家,作家,教育家,美術評論家。

論貝多芬[编辑]

  • 他胸中满是轻蔑;轻蔑弱者,轻蔑愚昧的人,轻蔑大众,(然而他又是热爱人类的人!)
  • 耳聋,对平常人是一部分世界死灭,对音乐家是整个世界的死灭。整个的世界死灭了而贝多芬不曾死!并且也还重造那已经死灭的世界,重造音响的王国,不但为他自己,而且为着人类,为着“可怜的人类!”。
  • 这是一种超生和创造的力,只有自然界里那种无名的,原始的力可以相比,在死亡包裹着一切的大沙漠中间,唯有自然的力才能给你一片水草!
  • 在人间如在自然界一样,力足以推动生命,也能促进死亡。两个极端摆在前面:一端是和平、幸福、进步、文明、美;一端是残杀、战争、混乱、野蛮、丑恶。具有“力”的人宛如执握着一个转捩乾坤的钟摆,在这两极之间摆动。往哪儿去?……
  • 解放与扩大的结果,人与神明迫近,与神明合一。那时候,力就是神,力就是力,无所谓善恶,无所谓冲突,力的两极性消灭了。人已超临了世界,跳出了万劫,生命已经告终,同时已经不朽!这才是欢乐,才是贝多芬式的欢乐!

關於崑劇的論述[编辑]

  • 這次接觸的用意、態度,是善意的、同情的,但結果分明見了高下:中國音樂在音色本身上就不得不讓西洋音樂在富麗(richesse)、豐滿(plénitude)、宏亮(sonorité)、表情機能(pouvoirexpressif)方面完全佔勝。
  • 昨晚陪你媽媽去看了崑劇:比從前差多了。好幾個戲都被「戲改會」改得俗濫,帶著紹興戲的淺薄的感傷味兒和騙人眼目的花花綠綠的行頭。還有是太賣弄技巧(武生)。陳西禾也大為感慨,說這個才是「純技術觀點」。其實這種古董只是音樂博物館與戲劇博物館裡的東西,非但不能改,而且不需要改。它只能給後人作參考,本身已沒有前途,改它幹麼?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