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會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喜福會》(The Joy Luck Club),美國華裔作家譚恩美(Amy Tan)原著,于人瑞譯(聯合文學:台北,1990)。1993年被拍摄成同名电影。

摘录[编辑]

  • 當妳失了顏面,就像是妳把項鍊掉在井當中,唯一失而復得的辦法是跟著跳下去。
  • 任何疤痕皆是如此,疤痕會自行癒合,以保衛極度的創傷。而一旦它癒合了,你再也看不見內層,看不見創痛的本源。
  • 我想告訴她,我們迷失了,她和我一樣,不被看見也看不見,不被傾聽也不傾聽,彼此互不相知。
  • 已當遲暮,我一年一年向人生的終站靠近,同時也感覺距人生的初始更為接近。我記得那天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因為它在我的生命旅程中一再重演,一樣的天真、信賴、和不安定,有驚奇、恐懼、和孤寂。如此我失落了自我。我記起所有的事,而今夜,八月十五,我也記起多年前我對月姑娘的祈求。我期待著被發現。
  • 保留一點點的知識就是一個大的優勢,值得保存下來。
  • 最強的風是潛而不現的。
  • 我有一種心痛的感覺,我認為這就是愛的初始。
  • 你必須自己去想,你必須做的是什麼。如果別人告訴你,那麼你就沒有盡力去嘗試。
  • 「當一位丈夫不再照顧花園的時候,他就一心想著斬草除根了。」
  • 明者遠見於未萌。
  • 往後,我發覺或許這始終就是宿命,而信心僅是一場幻影,彷彿好歹你能夠主宰。我發現我至多能擁有的只是希望,有了希望我才不否定任何可能性,無論它是好是壞。
  • 我想著賓因,想到我如何明知他危難在即,想到我如何坐視一切發生。我想著我的婚姻,想到我如何看見了徵兆,真的我看見了,但是我只坐視一切發生。而今我想宿命的形成,一半靠預期,一半是靠疏忽。可是不知怎地,當你失去了你心愛的事物,信心便取而待之,你得要注意你所失去的,你得要化解這種預期。
  • 我覺得疲憊而愚昧,像是我一路奔跑,想要躲避追逐我的人,回頭一望,才發現背後空無一人。
  • 我們所有人都像階梯,一階跟著一階,有上有下,不過都是朝著同樣的方向去。
  • 我知道生活像一場夢的滋味。傾聽、觀望,夢醒之後,想要去理解曾經發生過的事。
  • 在我內心,有一種泅泳的感覺,彷彿一種生物想逆風而出,同時又想要滯留於內。這就是我怎麼會愛上這個人,也就是當一個人與妳的肉體相結合時,妳心靈的一部份會怎麼逆著意願,泅泳著去與那個人結合。
  • 我怎麼可能不愛這個人?可惜這是一個幽魂的戀情,雙臂環擁卻不及身,一滿碗米飯當前卻了無食慾,沒有飢餓,沒有飽足。現在聖也是一個幽魂,我們如今可以平等相愛了。
  • 當你無法暢所欲言時,要分辨一個人結婚的意向很難。所有的小節───嬉笑怒罵,才是你了解事情是不是認真的訊息。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