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会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喜福会》(The Joy Luck Club),美国华裔作家谭恩美(Amy Tan)原著,于人瑞译(联合文学:台北,1990)。1993年被拍摄成同名电影。

摘录[编辑]

  • 当你失了颜面,就像是你把项链掉在井当中,唯一失而复得的办法是跟着跳下去。
  • 任何疤痕皆是如此,疤痕会自行愈合,以保卫极度的创伤。而一旦它愈合了,你再也看不见内层,看不见创痛的本源。
  • 我想告诉她,我们迷失了,她和我一样,不被看见也看不见,不被倾听也不倾听,彼此互不相知。
  • 已当迟暮,我一年一年向人生的终站靠近,同时也感觉距人生的初始更为接近。我记得那天所发生的每一件事,因为它在我的生命旅程中一再重演,一样的天真、信赖、和不安定,有惊奇、恐惧、和孤寂。如此我失落了自我。我记起所有的事,而今夜,八月十五,我也记起多年前我对月姑娘的祈求。我期待着被发现。
  • 保留一点点的知识就是一个大的优势,值得保存下来。
  • 最强的风是潜而不现的。
  • 我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我认为这就是爱的初始。
  • 你必须自己去想,你必须做的是什么。如果别人告诉你,那么你就没有尽力去尝试。
  • “当一位丈夫不再照顾花园的时候,他就一心想着斩草除根了。”
  • 明者远见于未萌。
  • 往后,我发觉或许这始终就是宿命,而信心仅是一场幻影,仿佛好歹你能够主宰。我发现我至多能拥有的只是希望,有了希望我才不否定任何可能性,无论它是好是坏。
  • 我想着宾因,想到我如何明知他危难在即,想到我如何坐视一切发生。我想着我的婚姻,想到我如何看见了征兆,真的我看见了,但是我只坐视一切发生。而今我想宿命的形成,一半靠预期,一半是靠疏忽。可是不知怎地,当你失去了你心爱的事物,信心便取而待之,你得要注意你所失去的,你得要化解这种预期。
  • 我觉得疲惫而愚昧,像是我一路奔跑,想要躲避追逐我的人,回头一望,才发现背后空无一人。
  • 我们所有人都像阶梯,一阶跟着一阶,有上有下,不过都是朝着同样的方向去。
  • 我知道生活像一场梦的滋味。倾听、观望,梦醒之后,想要去理解曾经发生过的事。
  • 在我内心,有一种泅泳的感觉,仿佛一种生物想逆风而出,同时又想要滞留于内。这就是我怎么会爱上这个人,也就是当一个人与你的肉体相结合时,你心灵的一部分会怎么逆着意愿,泅泳著去与那个人结合。
  • 我怎么可能不爱这个人?可惜这是一个幽魂的恋情,双臂环拥却不及身,一满碗米饭当前却了无食欲,没有饥饿,没有饱足。现在圣也是一个幽魂,我们如今可以平等相爱了。
  • 当你无法畅所欲言时,要分辨一个人结婚的意向很难。所有的小节───嬉笑怒骂,才是你了解事情是不是认真的讯息。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