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 (1917年)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锐

李銳(1917年4月13日-2019年2月16日),生於北京,祖籍湖南平江。著名中共黨史專家。曾任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水電部副部長,毛澤東兼职政治秘書。

毛病难改,积恶成习[编辑]

  • 毛泽东教育全体中共党员,认清中国是蒋介石,因而中国失败得越惨越好,中国的领土被日本占领得越多越好。
  • 对毛泽东继续造神;对党史继续造假
  • “共产党没有科学知识啊,也(体现)在这里——这个红颜色是破坏眼睛的,你知道吧?绿颜色是保护眼睛的。共产党一革命就是红旗,到现在还是喜欢红颜色。那个电视台搞活动,都是红颜色多,唉!所以这个人类的发展啊,这个二十世纪呀,是一个特殊的世纪。两次世界大战,苏联,搞了,垮了;中国,搞了,还没有垮,但是它他妈的,死那么多人,中国共产党的可怕是饿死人呵!杨继绳的父亲是饿死的。杨继绳出的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两厚本书你看了没有?毛泽东这个人呐,我认为是天下最坏的人之一,能够那样死人,于心何忍?!太可怕了。”
  • “他自己的生活那么好,我不是在他家里吃过一餐饭,就是有熊掌嘛。他在延安的生活也是最好的,在延安吃什么呢?两样东西:小鸡、泥鳅。长征,就是白天抬着他睡觉,晚上起来做事情。唉呀!这个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周恩来那是对他是最讨厌的了……”
  • “中国这个国家啊,没有办法。它是一个什么文化传统呢……中国这个国家本来五四已经解决了缺乏什么,就是人权同科学。五四运动已经解决了,结果又来了一个马克思,马克思是一个空想的社会主义,所以到中国来就很容易被接受。”
  • “毛泽东这个人讨厌知识分子,他的第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原文我看过,他怎么讲呢?……第一留学生,第二大学教授,第三大官,统统是反革命;第二,中学教员、中等官僚,半反革命;小学教员……胡适之是第一反革命……”
  • “中国改朝换代靠农民战争,干掉一个皇帝,又出一个皇帝。他(毛泽东)第一篇原稿我看过(《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外国留学回来的、大学教授、大官统统是反革命。出现了习近平是你们的责任,你们要把他搞清楚。就是没文化?毛就是没文化,数学打零分。习文化很低。我很伤心,他爸爸多好,痛心得很,搞出这么个儿子。”
  • “谢谢你们来看我。我明天就102岁了。”随即话锋一转,开始朗声地“大放厥词”。从曾国藩教儿谈起,重复他对家中来客讲过上百遍的故事:抗战时一位美国飞行员的飞机被打下来,迫降在曾国藩家不远处,曾家七个人在,个个都会讲英语。我们搞了些什么?一建国,就学苏联,取消英语。
  • “现在那个人的像还挂在天安门上面,对习近平也搞个人崇拜,像什么话!”
  • “我难受的事儿,国家这么多年搞成这个样子,三件事要弄清楚。中国就是没有民主、科学,后来又出了个主义,一个共产党,怎么办呵?五四本来出现转机,又出了马克思、共产党、毛泽东,只有中国才能产生。”
  • 李锐还对记者说:“有一次大概是习上台不久,我与一位老朋友的女儿在一起闲聊,她讲了一句什么话呢?她说,现在网上就有这样的话——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这样的话)传到美国去了,美国把它公开了。搞得我很麻烦(笑)。知道吗?”记者问:“你对他(习近平)有没有什么忠告?”李锐沉默片刻然后说:“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嘞…… 这个人他现在能接受。(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此前一个月,习近平修宪取消任期限制,李锐当时就直指“习近平要搞终身制”;“现在哪一个省的干部不拥护习近平?报纸上天天吹捧,我看都不看”。
  • “仲勋和耀邦是我最好的朋友。习近平我简直想不通,后来才知道没文化。你们有责任搞清楚。你爸爸多好,我每年去深圳都去看他。”
  • 2018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明言习近平的文化程度低:“我那个时候不晓得他文化程度那麽低,你们知道吧?他小学程度……当然那个时候我也没有甚麽看不起他,因为他是(习)仲勋的儿子。”
  • 他在访问中提到,最后一次跟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触,是在其浙江省委书记任内,当时习宴请李锐夫妇及其女儿李南央,一桌四人,「因为他是习仲勋的儿子嘛,我就讲话随便一点」。席上,李锐告诉习近平,现在地位不同了,可以讲一点有意义的话,应该(向上)讲点意见啦。习近平说:「你可以打擦边球啊,我哪里敢?」
  • “你知道吧?我有一本书,叫做《李锐口述往事》,最后一章就是写我接触过的高层人物。从毛泽东开始,最后一直到习近平……我那个时候也不晓得他的文化程度那么低。你们知道吧,他小学程度……当然那个时候我也没有什么看不起他,因为他是仲勋的儿子。仲勋你们知道咯,那是了不起的,我和仲勋又是好朋友……现在(摇头),他很难讲,现在到底会怎么样。”

其他[编辑]

  • 李锐晚年力主民主宪政,“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
  • “你跟我说说,外界这次对习近平如何看呵?全票通过不是笑话嘛。”显然指的是刚刚通过的废除国家主席任期两届制的宪法修正草案。“普京当选76%赞成票,2/3得票率,这还像点话嘛。”
  • 我近年來一再大聲疾呼的就是三件事情:把中外歷史搞清楚,把理論(主義)搞清楚,把我們這個黨搞清楚,從而正確認識人類社會進步的普世規律。
  • “今年10月是香港《争鸣》杂志创刊40周年,这是一件非常不易之事。虽然邓小平当年向香港人民做过‘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生活在大陆保持了独立思想的人,去年丧失了最后一块可以发出声音的阵地——《炎黄春秋》。我今年已经101岁了,该说的话早就说够了,该写的意见也早就写了,不过头脑还是难平静,因为宪政何时大开张呢?(这是我晚年写的一本书的书名)我还在思考,还要不断地从比我年轻的人的文章中汲取营养,活到老、学到老。因此衷心地祝愿《争鸣》越办越好,继续为用自己头脑思考的人们提供一块交流和争鸣的阵地。”
  • 李锐在十九大书面发言中说,中国要想继续和平发展,就必须坚定走全面改革开放的道路,走这条路,不容有丝毫犹豫,首先要广开言路,让人民说话,以提高党在人民中的信任度。李锐还表示,习近平在多次讲话中都提到法治和宪政,但却发生一些令人费解的事情,其中有关当局强力换掉有25年历史的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的编采原班人员,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他曾出版过的《庐山会议实录》则不允许再版,而另外两本书只能被迫在香港出版。
  • “那样对我父亲也好,我父亲是好人,另外玉珍愿意。留在北京有什么意思呵!放在哪里?它给你放在哪里?你说吧,有人愿意吗?那就留在我现在住的房子里,那倒是可以。再不呢,平江了,那是我愿意的,我自己也愿意。平江是个旅游区,特别是彭德怀也在那里。”
  • “耀邦、紫阳救了这个党,救了这个国家。紫阳在经济上比耀邦强。”
  • “你们不爱听我也要说,你们把我看成坏人好了,我不在乎。我就是要说......”
  • “几十年来尤其直到上马之势已定后,我要说的话都已经反复说过,说够了,区区寸心,天人共鉴。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历史责任,或者聊以自慰:‘我已经说了,我已经拯救了自己的灵魂。’”
  • “怎么办啊?这个党!”

外部链接[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