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日语ようこそ実力至上主義の教室へようこそじつりょくしじょうしゅぎのきょうしつへ Yōkoso Jitsuryoku Shijō Shugi no Kyōshitsu he)是衣笠彰梧所作的日本輕小說作品。


綾小路清隆[编辑]

男主角綾小路清隆日语綾小路 清隆あやのこうじ きよたか Ayanokouji Kiyotaka

  • 試問,人是否皆為平等?
    答案為否。人是不平等的生物及存在,根本不存在平等的人類。
    總之……我們人類是能夠思考的生物。
    就算不平等,但我不認為順從本能就這樣生活下去是正確的。
    換句話說,雖然平等這些話語盡是謊言,但不平等也是件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而我現在正在試圖尋找出對人類來說是永遠課題的新答案。
    (第1卷 日本的社會結構)

  • 任何人的目光、話語,已經都不會傳達過來了。
    我能夠改頭換面……不對,是能夠開啟嶄新的人生了。
    總之,就先向自己發誓吧——要低調、適當地開心享受學生生活。
    (第1卷 歡迎來到夢幻般的校園生活)

  • 『只有愚蠢的人才會不去使用自己所擁有的能力。』
    我明明就不願意想起,那傢伙所說的話還是閃過了腦海。
    「我果然是愚蠢的人嗎……」
    (第1卷 集合吧,不及格組)

  • 「因為我想知道——真正的實力是什麼,平等又是什麼。」
    「我是為了尋找這個答案,才來這間學校的。」
    (第1卷 集合吧,不及格組)

  • 「我也認為平等只是謊言。」
    「就算再怎麼偏心看待,這個社會也確實不平等。然而,我們人類是能夠進行思考的生物。」
    「也就是說,我們至少也得讓它看起來是平等的。」
    (第1卷 開始)

  • 「一之瀨。雖然由我這個沒被人表白過的來講或許有點不妥,可是我認為妳把我叫來這裡是不對的。」
    「向人告白應該不是件這麼輕而易舉的事吧。每天都過得很煩悶,而且還會在腦中做無數次的模擬練習,但就算這樣,也還是無法表白。一旦要表白時,快從喉嚨蹦出的那句『我喜歡妳』卻怎麼也說不出口。我認為表白就是這麼回事。對於這份拚命的心意,被表白的這方應該必須做出回應吧?要是製造這種局面含糊帶過,也只會讓彼此後悔。」
    一之瀨恐怕還沒有真正喜歡過誰吧。
    所以才會不知所措,也才會不知道事情的對錯。
    她不想傷害對方的這份想法,結果只是白忙一場。
    拒絕表白,是條無可避免會傷及對方的道路。
    一之瀨如果絞盡腦汁想出拒絕台詞,說不定多少還會比較好。
    可是不管怎麼回答對方都一定會受到傷害。
    假如還滿口謊言,那就更傷人了。
    (第2卷 意外的目擊者)

  • 「關於明天的事情,我能給妳一個建議嗎?」
    我不打算說出「加油」這種激勵她的話。
    我認為佐倉只要能夠面對明天就可以了。
    「為了須藤、為了櫛田、為了班上的同學——妳把這樣的想法全部丟掉吧。」
    「明天出席做證,是為了說出目擊事件真相的『自己』。」
    能夠重視自己的人,只要將重視他人擺在第二順位就好。然而,佐倉卻還沒辦法好好珍視自己。
    她有種獨自背負痛處、悲傷、痛苦的傾向。
    沒有獲得幸福的話,就不可能為別人帶來幸福。
    「為了自己而說出真相。然後這個結果,將能拯救須藤。這樣子就夠了。」
    我不清楚會有多少效果。
    這種建議說不定幾乎沒有意義。
    不過,有誰能夠為了自己而上前關心——這個過程一定是有價值的吧。
    因為我自己就曾經渴望得不得了。
    而且,因為我也渴望有人能了解我一直以來孤軍奮戰的辛酸、痛苦。
    佐倉的心中,一定多少會有些共鳴吧。
    (第2卷 各有所圖)

  • 「我小時候也經常在別人面前哭呢。」
    「而且還是在別人面前哭了十幾次、二十幾次。」
    我雖然很不甘心,也覺得很丟臉,但就是無法停止哭泣。
    不過,人會在哭泣中成長,也才會變得能夠向前邁進。
    (第2卷 真實與謊言)

  • 我只是在尋求平凡、平靜的日常生活。
    我要是不這麼做的話——是不行的。
    我比任何人都還了解我自己。
    了解我自己有多麼充滿缺陷,並且是多麼愚蠢……多麼恐怖的人。
    (第2卷 唯一的解決方案)

  • 「您說不定會後悔喔——對於您想利用我的這件事。」
    (第3卷 寂靜地開戰)

  • 為了守護自由而捨棄自由——這實在很愚蠢。
    (第3卷 寂靜地開戰)

  • 不過啊,很遺憾。堀北,妳弄錯一項決定性的事情。
    僅限於現在這個瞬間,我就發自內心地說出來吧。
    我從來不認為妳是我的夥伴,而且也不曾做為同學去擔心妳。
    這世界上「勝利」便是一切。無關乎過程。
    要付出多少犧牲都無所謂。只要最後我「勝出」那就行了。
    無論是妳還是平田,不,所有人都只是為了讓我取勝的道具。
    (第3卷 虛假的團隊合作)

  • 「老師您也知道吧。伊卡洛斯是不會遵從代達羅斯的勸告與建議的。」
    即使翅膀被燒燬,伊卡洛斯仍盡力持續飛翔——為了追求自由。
    (第3卷 開幕)

  • 惡魔在我的腦袋深處傳來針扎般的低語。這不過是在被幹掉前先下手為強就好的事。
    ——你應該想得到無數種逼她辭職的手段吧?
    這種危險想法真的只有轉瞬即逝。我立刻就恢復我這種和平主義者會擁有的平常心。
    「唉……如果我有足以移動地球自轉軸的拳擊力量就好……」
    這樣我就可以不用為了這種小事煩惱,並且堂堂正正地生活下去。
    (第4卷 平穩的日常生活突然間就……)

  • 人是與生俱來的騙子,我們習慣說謊。
    假如有不會說謊的人,那其存在本身應該就是個謊言。對人來說,我們和謊言有著無法分割的關係。即便是善意的謊言,它是謊言這點也是不變的。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雖然這是很極端的言論,但就算殺了人,只要沒證據就不會被判罪為殺人。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徹底崩潰一次,重建也會比較省事吧。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我們就像是要被彼此吞噬地凝視著對方的眼眸。這當然不是什麼戀愛——而是黑暗。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絕望也有許多種類。妳體驗到的那件事,無疑也是絕望吧。」
    輕井澤內心的陰影、她的視線——對上了我的雙眼。
    內心有陰影的人會互相吸引,接著互相侵蝕對方。
    最後,心中有陰影的人們就會理解、包容對方的陰影。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假如這傢伙被過去束縛,那我只要強行把她從那裡解放出來就好。
    就算我們沒有很深的聯繫,她應該也可以深深體會我受到的創傷。
    對……這世上還存在遠比輕井澤所知道的,都還更加根深柢固的黑暗。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現在仍只是預感而已。可是,假如這種預感準確的話呢?
    那這不就會是前往絕望的第一步嗎?我不得不這麼想。
    而我同時也隱約覺得名為「有趣」的這個未知情感開始萌芽。
    (第4卷 各自的差距)

  • 話說回來,佐倉變得真是正向。她成長了許多,與我初識她時簡直判若兩人。即使受到同年級學生告白,她也沒有逃跑,而是好好地接受。看見她日益成長,我就會想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改變。
    (第4.5卷 與別班的交流會)

  • 我什麼也沒有,我既沒有像輕井澤那樣慘遭霸凌的過往,也沒有像平田那樣讓重要朋友自殺未遂的經歷。
    我真的什麼都沒有,經歷少到我沒事情好說。我只是個「純白」的存在。
    (第4.5卷 與別班的交流會)

  • 不管堀北接下來選擇的答案是哪一個,我都打算不予肯定或否定。
    這是因為取勝戰略不只有一種,通常都是表裡一體構成。
    無論是無人島、船上考試,還是體育祭皆是如此。
    既可以藉「正面進攻」取勝,也可以藉「鑽漏洞」取勝。
    總之,選擇適合那個人的戰鬥方式是很重要的。
    這傢伙現在還不屬於表或裡,處於正要選擇哪一方的階段。
    如果把葛城、一之瀨說成是表,我、龍園說成是裡,這傢伙會選擇哪邊呢?
    (第5卷 體育祭開幕)

  • 那種擅自的期待可不關我的事。我對於日漸受侵蝕的日常生活感到焦躁,決定離開這個場合。如果這個老師不提出多餘的事,照理我可以不必被捲進麻煩情況就了事。
    不……這只是遲早的問題也說不定。
    (第5卷 體育祭開幕)

  • 對,我沒有任何話要再繼續說。我不會教她贏龍園的對策,也不會教她應付敵人的辦法。
    現在堀北需要的是失敗及重新開始。
    (第5卷 開幕)

  • 至今的人生裡,我從未在寬闊世界裡認真奔馳。
    這狀況和我在無情感的房間裡淡然地不停奔跑時根本就不同。
    現在是離轉涼時期還久的十月初。
    我的身體沐浴著涼風。
    追上、超前前方跑者之類都無所謂了。
    這瞬間,和跑在我身旁的男人一決勝負才是一切。
    (第5卷 時代的轉捩點)

  • 「憑妳能葬送我?」
    (第5卷 時代的轉捩點)

  • 因為我自己的敗北,也代表著打敗那個男人呢。
    真希望妳破壞我自己懷抱的這份悲哀矛盾——
    我打從心裡這麼想。
    (第5卷 時代的轉捩點)

  • 「你應該也只是想平穩度日吧。我們彼此都是辛苦不斷呢……」
    (第6卷 逐漸改變的D班)

  • 「不限於櫛田,什麼樣的人都可以操縱的武器——那就是『謊言』。人類天生就是會說謊的生物呢,所以任何人都能操縱。不過根據時間、場合不同,『謊言』甚至擁有吞噬暴力的力量。」
    謊言就是如此強大。一個謊還能把人給逼死。
    (第6卷 Paper Shuffle)

  • 「妳應該是自己有什麼想法才前來這裡吧?如果是至今為止的妳,應該就連來這間帕雷特窺視機會都辦不到。」
    獨自不斷潛藏在混著大小各色團體的地方,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她應該想了好幾次要逃出去、想回去才對。
    即使如此她現在也留在這裡,這就表現出佐倉的心理狀態本身。
    「就交給妳決定要怎麼做吧。最好別把我在所以有沒有關係當作標準衡量。妳要想像幸村、長谷部、三宅他們會怎麼感受、怎麼想。」
    佐倉或許會對這些話感到失落。
    她或許會怨我,覺得——你怎麼不願意表現出要接受自己的模樣。
    然而,佐倉的被動態度有時好,有時不好。
    就是因為替佐倉的進步著想,所以這次保持距離觀望才會是最佳之策。
    (第6卷 活路的徵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