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日语ようこそ実力至上主義の教室へようこそじつりょくしじょうしゅぎのきょうしつへ Yōkoso Jitsuryoku Shijō Shugi no Kyōshitsu he)是衣笠彰梧所作的日本轻小说作品。


绫小路清隆[编辑]

男主角绫小路清隆日语綾小路 清隆あやのこうじ きよたか Ayanokouji Kiyotaka

  • 试问,人是否皆为平等?
    答案为否。人是不平等的生物及存在,根本不存在平等的人类。
    总之……我们人类是能够思考的生物。
    就算不平等,但我不认为顺从本能就这样生活下去是正确的。
    换句话说,虽然平等这些话语尽是谎言,但不平等也是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而我现在正在试图寻找出对人类来说是永远课题的新答案。
    (第1卷 日本的社会结构)

  • 任何人的目光、话语,已经都不会传达过来了。
    我能够改头换面……不对,是能够开启崭新的人生了。
    总之,就先向自己发誓吧——要低调、适当地开心享受学生生活。
    (第1卷 欢迎来到梦幻般的校园生活)

  • ‘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不去使用自己所拥有的能力。’
    我明明就不愿意想起,那家伙所说的话还是闪过了脑海。
    “我果然是愚蠢的人吗……”
    (第1卷 集合吧,不及格组)

  • “因为我想知道——真正的实力是什么,平等又是什么。”
    “我是为了寻找这个答案,才来这间学校的。”
    (第1卷 集合吧,不及格组)

  • “我也认为平等只是谎言。”
    “就算再怎么偏心看待,这个社会也确实不平等。然而,我们人类是能够进行思考的生物。”
    “也就是说,我们至少也得让它看起来是平等的。”
    (第1卷 开始)

  • “一之濑。虽然由我这个没被人表白过的来讲或许有点不妥,可是我认为你把我叫来这里是不对的。”
    “向人告白应该不是件这么轻而易举的事吧。每天都过得很烦闷,而且还会在脑中做无数次的模拟练习,但就算这样,也还是无法表白。一旦要表白时,快从喉咙蹦出的那句‘我喜欢你’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认为表白就是这么回事。对于这份拼命的心意,被表白的这方应该必须做出回应吧?要是制造这种局面含糊带过,也只会让彼此后悔。”
    一之濑恐怕还没有真正喜欢过谁吧。
    所以才会不知所措,也才会不知道事情的对错。
    她不想伤害对方的这份想法,结果只是白忙一场。
    拒绝表白,是条无可避免会伤及对方的道路。
    一之濑如果绞尽脑汁想出拒绝台词,说不定多少还会比较好。
    可是不管怎么回答对方都一定会受到伤害。
    假如还满口谎言,那就更伤人了。
    (第2卷 意外的目击者)

  • “关于明天的事情,我能给你一个建议吗?”
    我不打算说出“加油”这种激励她的话。
    我认为佐仓只要能够面对明天就可以了。
    “为了须藤、为了栉田、为了班上的同学——你把这样的想法全部丢掉吧。”
    “明天出席做证,是为了说出目击事件真相的‘自己’。”
    能够重视自己的人,只要将重视他人摆在第二顺位就好。然而,佐仓却还没办法好好珍视自己。
    她有种独自背负痛处、悲伤、痛苦的倾向。
    没有获得幸福的话,就不可能为别人带来幸福。
    “为了自己而说出真相。然后这个结果,将能拯救须藤。这样子就够了。”
    我不清楚会有多少效果。
    这种建议说不定几乎没有意义。
    不过,有谁能够为了自己而上前关心——这个过程一定是有价值的吧。
    因为我自己就曾经渴望得不得了。
    而且,因为我也渴望有人能了解我一直以来孤军奋战的辛酸、痛苦。
    佐仓的心中,一定多少会有些共鸣吧。
    (第2卷 各有所图)

  • “我小时候也经常在别人面前哭呢。”
    “而且还是在别人面前哭了十几次、二十几次。”
    我虽然很不甘心,也觉得很丢脸,但就是无法停止哭泣。
    不过,人会在哭泣中成长,也才会变得能够向前迈进。
    (第2卷 真实与谎言)

  • 我只是在寻求平凡、平静的日常生活。
    我要是不这么做的话——是不行的。
    我比任何人都还了解我自己。
    了解我自己有多么充满缺陷,并且是多么愚蠢……多么恐怖的人。
    (第2卷 唯一的解决方案)

  • “您说不定会后悔喔——对于您想利用我的这件事。”
    (第3卷 寂静地开战)

  • 为了守护自由而舍弃自由——这实在很愚蠢。
    (第3卷 寂静地开战)

  • 不过啊,很遗憾。堀北,你弄错一项决定性的事情。
    仅限于现在这个瞬间,我就发自内心地说出来吧。
    我从来不认为你是我的伙伴,而且也不曾做为同学去担心你。
    这世界上“胜利”便是一切。无关乎过程。
    要付出多少牺牲都无所谓。只要最后我“胜出”那就行了。
    无论是你还是平田,不,所有人都只是为了让我取胜的道具。
    (第3卷 虚假的团队合作)

  • “老师您也知道吧。伊卡洛斯是不会遵从代达罗斯的劝告与建议的。”
    即使翅膀被烧毁,伊卡洛斯仍尽力持续飞翔——为了追求自由。
    (第3卷 开幕)

  • 恶魔在我的脑袋深处传来针扎般的低语。这不过是在被干掉前先下手为强就好的事。
    ——你应该想得到无数种逼她辞职的手段吧?
    这种危险想法真的只有转瞬即逝。我立刻就恢复我这种和平主义者会拥有的平常心。
    “唉……如果我有足以移动地球自转轴的拳击力量就好……”
    这样我就可以不用为了这种小事烦恼,并且堂堂正正地生活下去。
    (第4卷 平稳的日常生活突然间就……)

  • 人是与生俱来的骗子,我们习惯说谎。
    假如有不会说谎的人,那其存在本身应该就是个谎言。对人来说,我们和谎言有着无法分割的关系。即便是善意的谎言,它是谎言这点也是不变的。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虽然这是很极端的言论,但就算杀了人,只要没证据就不会被判罪为杀人。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彻底崩溃一次,重建也会比较省事吧。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我们就像是要被彼此吞噬地凝视着对方的眼眸。这当然不是什么恋爱——而是黑暗。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绝望也有许多种类。你体验到的那件事,无疑也是绝望吧。”
    轻井泽内心的阴影、她的视线——对上了我的双眼。
    内心有阴影的人会互相吸引,接着互相侵蚀对方。
    最后,心中有阴影的人们就会理解、包容对方的阴影。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假如这家伙被过去束缚,那我只要强行把她从那里解放出来就好。
    就算我们没有很深的联系,她应该也可以深深体会我受到的创伤。
    对……这世上还存在远比轻井泽所知道的,都还更加根深柢固的黑暗。
    (第4卷 Double Question)

  • 现在仍只是预感而已。可是,假如这种预感准确的话呢?
    那这不就会是前往绝望的第一步吗?我不得不这么想。
    而我同时也隐约觉得名为“有趣”的这个未知情感开始萌芽。
    (第4卷 各自的差距)

  • 话说回来,佐仓变得真是正向。她成长了许多,与我初识她时简直判若两人。即使受到同年级学生告白,她也没有逃跑,而是好好地接受。看见她日益成长,我就会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改变。
    (第4.5卷 与别班的交流会)

  • 我什么也没有,我既没有像轻井泽那样惨遭霸凌的过往,也没有像平田那样让重要朋友自杀未遂的经历。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经历少到我没事情好说。我只是个“纯白”的存在。
    (第4.5卷 与别班的交流会)

  • 不管堀北接下来选择的答案是哪一个,我都打算不予肯定或否定。
    这是因为取胜战略不只有一种,通常都是表里一体构成。
    无论是无人岛、船上考试,还是体育祭皆是如此。
    既可以藉“正面进攻”取胜,也可以藉“钻漏洞”取胜。
    总之,选择适合那个人的战斗方式是很重要的。
    这家伙现在还不属于表或里,处于正要选择哪一方的阶段。
    如果把葛城、一之濑说成是表,我、龙园说成是里,这家伙会选择哪边呢?
    (第5卷 体育祭开幕)

  • 那种擅自的期待可不关我的事。我对于日渐受侵蚀的日常生活感到焦躁,决定离开这个场合。如果这个老师不提出多余的事,照理我可以不必被卷进麻烦情况就了事。
    不……这只是迟早的问题也说不定。
    (第5卷 体育祭开幕)

  • 对,我没有任何话要再继续说。我不会教她赢龙园的对策,也不会教她应付敌人的办法。
    现在堀北需要的是失败及重新开始。
    (第5卷 开幕)

  • 至今的人生里,我从未在宽阔世界里认真奔驰。
    这状况和我在无情感的房间里淡然地不停奔跑时根本就不同。
    现在是离转凉时期还久的十月初。
    我的身体沐浴着凉风。
    追上、超前前方跑者之类都无所谓了。
    这瞬间,和跑在我身旁的男人一决胜负才是一切。
    (第5卷 时代的转捩点)

  • “凭你能葬送我?”
    (第5卷 时代的转捩点)

  • 因为我自己的败北,也代表着打败那个男人呢。
    真希望你破坏我自己怀抱的这份悲哀矛盾——
    我打从心里这么想。
    (第5卷 时代的转捩点)

  • “你应该也只是想平稳度日吧。我们彼此都是辛苦不断呢……”
    (第6卷 逐渐改变的D班)

  • “不限于栉田,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操纵的武器——那就是‘谎言’。人类天生就是会说谎的生物呢,所以任何人都能操纵。不过根据时间、场合不同,‘谎言’甚至拥有吞噬暴力的力量。”
    谎言就是如此强大。一个谎还能把人给逼死。
    (第6卷 Paper Shuffle)

  • “你应该是自己有什么想法才前来这里吧?如果是至今为止的你,应该就连来这间帕雷特窥视机会都办不到。”
    独自不断潜藏在混著大小各色团体的地方,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她应该想了好几次要逃出去、想回去才对。
    即使如此她现在也留在这里,这就表现出佐仓的心理状态本身。
    “就交给你决定要怎么做吧。最好别把我在所以有没有关系当作标准衡量。你要想像幸村、长谷部、三宅他们会怎么感受、怎么想。”
    佐仓或许会对这些话感到失落。
    她或许会怨我,觉得——你怎么不愿意表现出要接受自己的模样。
    然而,佐仓的被动态度有时好,有时不好。
    就是因为替佐仓的进步着想,所以这次保持距离观望才会是最佳之策。
    (第6卷 活路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