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沈富雄(1939年8月23日—),台灣政治人物,台南縣新營市人,民主進步黨創始黨員,2007年10月3日退黨。

沈富雄

部落格文摘[编辑]

  • 聰明的台灣人,理應善用美國人不棄守西太平洋的決心,大賺中國大陸的錢;並且,除非萬不得已,別讓中國領導人太沒面子、下不了台。(〈我的廿年祖國經驗〉)
  • 人生既然如戲,終有落幕之時,但願下台的背影是漂亮的;政治如果是一場鬧劇,但願喧鬧的背後有它嚴肅的意義。(〈我的廿年祖國經驗〉)
  • 我仍將秉持「枕戈待旦,不時奮起」的本色,以我的餘年繼續奉獻給這個多災多難的國家。(〈戰場不在此役,依然「不時奮起」〉)
  • 失去木乃伊的金字塔,仍然是金字塔;而保有木乃伊的王朝,其實早已不是法老王朝。(〈嗚呼,木乃伊〉)
  • 見到防腐劑就痛苦的,不正是那些被防腐的對象嗎?(〈綠巷子內戰〉)
  • 見到年輕人滿嘴滿紙要「鬥垮」、「搞爛」、「弄臭」、「狙殺」對手,幾乎讓我忍不住要生氣、也很心痛。年紀輕輕的學生被污染卻不自知,學壞了卻以為「神功大成」,只玩計謀、做耍心機的事,將來如何成大器、做一個正直的人?(〈小熊小熊來報到〉)
  • 年輕人本就該有理想性,本就該彈「有格」的高調,理當選擇走一條困難的路;因為簡單的路上早已塞滿人,不缺你一個。(〈小熊小熊來報到〉)
  • 民進黨不是「代理孕母」,改革派從政黨員也不是國民黨的兒子。(〈只有正佞之分,何來忠奸之辨〉)
  • 正派的從政黨員,對黨及政府,平時應善盡嚴父之責,危機發生時應不失慈母之心。不分是非曲直,一昧偏袒到底,頂多是「阿嬤」的溺愛。如果進一步,藉勢營私,日夜喬事,阿諛承歡,陷主子於不義,那更是「佞臣」都不如了。(〈只有正佞之分,何來忠奸之辨〉)
  • 想搓掉人者,人恆搓掉之。(〈想搓掉人者,人恆搓掉之〉)
  • 守法的、善良的「好公民」是社會「養」出來的,不是「考」出來的。(〈考「公民」還是「銬」公民?〉)

語錄[编辑]

  • 我覺得羅文嘉跟我很大的不一樣。我對本黨的缺點一直持批判的態度,不管對我個人有利還不利。羅文嘉在這一方面是比我細膩得多,他都挑他有利的;對他不利的,他都閃開。(2006年11月30日,沈富雄抨擊,當時人在美國的羅文嘉對民進黨缺點的態度是「柿子挑軟的吃」。)
  • 本黨(民進黨)建黨以來,從來沒有這麼軟弱過,從來沒有這麼沒品,從來沒有這麼是非不分!(2007年3月1日,沈富雄召開記者會,批評民進黨主席游錫堃為了參選總統而向泛綠基本教義派低頭,也批評游錫堃默許「台灣民兵團」支持者杯葛「十一寇」參選立委。)
  • 我敢說:那六萬個人通通加起來,對台灣的貢獻,比不上蕭美琴一根腳毛!(2007年3月1日,沈富雄召開記者會,批評高舉「蕭美琴=中國琴」標語的「台灣民兵團」支持者對台灣毫無貢獻可言。)
  • 不要抓狂,不要越想越極端;不要為了保護自己,而無所不用其極。(2007年3月7日,沈富雄勉勵王世堅,同時批評:全世界的政黨都一樣,在衰退的時候就走向極端,而且還美其名「是為黨好」。)
  • 民進黨最後會頒給我貞節牌坊。(2007年3月7日,沈富雄表示,他不會跳槽台灣團結聯盟。)
  • 真要綁票所要花的錢,我寧可給乞丐也不願買票。(2007年3月12日,沈富雄登記參加民進黨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黨內初選時,批評民進黨「人頭黨員」問題。)
  • 雖然大家都修理我,說我不夠綠;但我老實說,我與本黨的核心價值最近,而且從來沒改變過!(2007年4月13日,沈富雄說,民進黨的核心價值當然是「中間偏左」,而他是最接近此一核心價值的人。)
  • 如果蕭美琴是中國琴,那些人(台灣媒體革命工作室)就變成蘇聯的北極熊!(2007年4月24日,沈富雄諷刺,「台灣媒體革命工作室」製作的「非常光碟」《非常報導2007年第一輯》以「中國琴」影射蕭美琴,是亂扣帽子。)
  • 祝福我們的黨從此黨運昌隆、耳根清靜。我們就好像把太陽從東邊地平線喚起的公雞:當太陽升起的時候,公雞已經被宰了。(2007年5月17日,沈富雄諷刺,民進黨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黨內初選,在特定媒體、人頭黨員大戶、重度排藍民調的夾殺之下,勇於自省、敢發言的人幾乎遭到「獵殺」。)
  • 我本來認為我一直留在民進黨裡頭有一個功能,就是說讓我們黨裡頭的壞孩子看到我會難過;但是我自己漸漸覺得這個功能好像也沒有了,這些壞孩子好像看到我也沒有感覺了,所以我存在的意義就也幾乎沒有了。(2007年10月3日下午,沈富雄證實,他已經退出民進黨。)
  • 本人反共歷史比你們(民進黨人)都久!(2007年11月21日上午,沈富雄評論,聯華電子創辦人曹興誠的提議「制訂《兩岸和平共處法》」是「實獨虛統」,與中華民國前總統陳水扁初次就任總統時提出的「四不一沒有」並無不同。他也提醒,民進黨人在批評他之前,先好好用腦筋看過曹興誠的文章,否則只會令他瞧不起這些民進黨人。)
  • 走了一個壞蛋(陳水扁),來了一個笨蛋(馬英九),我們都會完蛋。(2008年9月7日,沈富雄接受《聯合報》訪問時,認為當時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不應排除撤換行政院長劉兆玄。)
  • 陳水扁就是孬種、挨不了餓。(2009年5月7日中午12時整,因涉入貪瀆弊案而入獄的陳水扁開始絕食,號稱將絕食到民進黨2009年5月17日「517嗆馬保台大遊行」成功為止,卻在2009年5月15日喝下400c.c.的米水、開始進食。2009年5月15日,沈富雄在中天新聞台政論節目《張啟楷新聞現場》中批評,陳水扁自毀承諾。)
  • 陳水扁與盧武鉉的最大差別,在於他們臉皮的厚度。(2009年5月23日,沈富雄評論涉入貪瀆弊案的大韓民國前總統盧武鉉跳崖自殺身亡一事,暗批陳水扁厚臉皮的程度遠勝盧武鉉。)
  • 謝志偉用猴子的心態看,當然變成耍猴戲。(2009年6月1日晚間,前行政院新聞局局長謝志偉在自己主持的民視新聞台政論節目《頭家來開講》上公開批評,當時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夫婦的「久睦之旅」外交行程「沒有外交目的」,馬英九之妻周美青的表現像「耍猴戲」。2009年6月3日,沈富雄批評,謝志偉用猴子的心態去看周美青,當然會認為周美青是在耍猴戲。)
  • 我們國家真正的病根,簡略而言有三個。第一是政黨對立。政黨應是競爭的,但不應對立。民進黨輸的那天開始,從未有想如何以在野身分把國家弄好,只想把馬英九鬥臭鬥爛以拿回政權。其次是媒體民粹。媒體為了銷售量或收視率,鼓動民粹,失去報人風格及引領社會的自我期許,這又與政黨的對立互相激盪。第三則是治理無方,但治理無方是前兩者的結果,政府既受制於媒體、也受制於國會。最近迭起紛爭的美牛、油電漲價跟復徵證所稅,我認為其實並不嚴重,都是小事;會從小事變大事,是因為民進黨將它當成鬥爭的議題。(獻策╱沈富雄:台灣該學四個國家
  • 小英(蔡英文)以「台灣共識」對「九二共識」,這真是牛頭不對馬嘴,因為後者是國共可以坐下來談的交集點;而台灣共識只有這邊的共識,如果北京也搬出「大陸共識」,那交集點又在哪裡?何況,台灣共識是什麼?很簡單!不用研究、不需民調、不必開會,小英不必傷神,我可以馬上告訴妳,台灣共識就是:不敢獨、不願統、維持現狀不甘心,要有尊嚴、要活命,要參加UN、WHO、UNICEF、UNESCO、WB、TPP、RCEP,要簽TIFA、FTA,要讓利、要國民待遇……;但,可以搬出這些去跟北京取得「共識」嗎?(蔡英文愛開國是會議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