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蔡英文(1956年8月31日—),台灣屏東縣人,為民主進步黨第9任第12,13屆黨主席。2016年1月16日,當選為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

陸委會時期質詢[编辑]

立委林國龍:「媽祖說要直航回大陸,而你的政策是不接受無條件直航,那請問你是媽祖大,還是蔡主委大?」
蔡:「跟林委員報告一下,英文有一句話就是說:『你不能把橘子跟香蕉來比』,所以我想這個不是誰大誰小的問題。」

(2000年7月3日,立法院)

立委孫大千:「如果你今天並沒有支持兩國論,並沒有支持台獨,你何必這麼害怕來面對這樣一個問題的回答呢?」
蔡:「我沒有害怕,但是我不願意回答不確定不相關的問題」
孫:「你不願意回答我可以同情你,我也可以諒解你,但是...」
蔡:「你不需要同情我,也不需要諒解我,因為這是一個不相關的問題!」

(2002年5月22日,立法院)

立委羅志明:「你一年要給大陸新娘配額幾個?」
蔡:「這個我們要看整體的人口政策…」
羅:「什麼叫整體的人口政策,台灣的政策就是島嶼政策!」
蔡:「如果我們的人民要跟大陸結婚,你要去禁止他嗎?」

(2003年10月21日,立法院)

立委曹源彰:「...你不敢很堅持說,我們的國號就是中華民國。」
蔡:「委員,你這個是栽贓......你剛剛問我私人意見,我當然不告訴你我個人意見,但是我只會問你說,人家沒有講過的話,你為什麼要說人家有講呢?」
曹:「如果你要改國號,我堅持,反對改國號,『我堅持,我是中華民國的陸委會主委』,你為什麼不敢講呢?」
蔡:「『我是中華民國的陸委會主委』,你剛剛沒有問我這個問題啊,我是中華民國的陸委會主委,奉行中華民國的法律,你剛才沒有問我這個問題啊?」

(2004年,立法院)

關於民進黨[编辑]

  • 如果2009年的民進黨的確令人驚奇,那麼我們2010年的自我期許,就是要做一個令人「信任」的政黨,讓老百姓放心把未來交給我們。(2010年元旦,對全體民進黨黨員的新年致詞)
  • 我要提醒馬總統,我們現在在選的是2012年的總統;不是2008年的總統。站在你面前的是蔡英文;不是陳水扁。(第一場2012總統大選辯論會)
  • 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你可以悲傷,但不要放棄。(2012總統大選敗選感言)
  • 我覺得長久以來大家賦予政黨的責任,其實有時候是太大,政黨有它的極限。整個社會對問題的醒覺、對議題的理解能力,凝聚起來共同去發展一個社會力,這是非常重要。長久以來這個社會是沒有社會力集結的,所以只好靠政治力來解決社會問題,就變成政黨的乘載過重,以至於政黨乘載過重時它就激烈對抗。但是如果社會有普遍的社會力,各位都是社會力,如果這些社會力可以成功的集結,政黨要被迫跟著社會力。我不是說政黨不應該負責任,政黨要負最大的責任,但是在這個時候你不要忘了,社會力量的集結其實是很重要。我也希望說,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但是我能夠透過我的努力跟大家共同把這個社會力,讓政黨開始改變,讓政黨覺得它更有社會責任。(新聞面對面 2012年12月03日播出)
  • 如果我們去吸納公民社會的力量,對民進黨或許不是一件壞事,但是對社會並不是一個最好的事情。我一直覺得社會需要有一股社會的力量,在社會的力量之上有兩股政治力,或者甚至還有不同幾組的政治勢力。社會力量是站在旁邊,監督這些政治力量的運作,是不是有哪些政黨太過偏執於自己的利益,而沒有去顧到國家跟社會整體利益的時候,那個時候社會力量就會出來,去平衡這個力量。如果社會力量被吸納到政治裡的時候,政黨政治一定有它的政治邏輯跟政治目標,就不會像社會力量比較客觀,而且一個整體的社會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新聞看透透 2014年05月05日播出)
  • 我們要提醒全黨上下,應該要用「誠惶誠恐,如履薄冰」的心情來看待人民的託付。我們可以高興,但是我們從今天晚上開始,就要以這一次國民黨的失敗為警惕。一個政府如果不站在人民的這一邊,人民會隨時把權力收回去。(2014年11月29日九合一勝選民進黨記者會)

關於國家認同[编辑]

  • 我們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是全黨的共識,直到今天這個共識還是非常強;事實上,這個共識也愈來愈是台灣社會整體的共識。

關於選舉[编辑]

  • 一個有為的執政者,應該訴諸人民的幸福與快樂,而不是恐懼與同情;一個有為的執政者,應該請出老百姓來為他站台,而不是大財團。今天大財團為他們站台,明天他們就會做出符合大財團利益的政策。(2014年11月28日九合一選前之夜 台中造勢晚會 )
  • 我希望,很多年之後,當你們與父母親回頭過來看這一場的選舉,不管你們在台灣的哪一座城市,我們都可以跟對方說,2014年我們一起做了一個正確的抉擇,我們一起改變了台灣。(2014年11月28日九合一選前之夜 台中造勢晚會)

關於馬英九[编辑]

  • 常常有前輩在提醒我一件事,做強者的要謙卑。我覺得他(馬英九)少了一個強者的謙卑。因為手握大權的人沒有耐心跟別人好好談,也沒有耐性磨出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民主政治常常講究的是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而不是在他眼中、菁英的眼中最好的方案,所以經濟學上才有所謂的次佳的選擇。而且執政者也有他的偏好,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跟他有同樣的價值取向,所以在這種情況社會的溝通、共識是很重要的。在現在的民主社會裡,最重要的是能夠聽別人說,體察民意的走向,能不能跟大家坐下來好好談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這個比溫良恭儉重要。(新聞看透透 2014年05月05日播出)

關於太陽花學運[编辑]

  • 在一個比較保守的社會,當學生的出現,因為學生沒有太大的利益牽扯,在社會的眼光裡,學生應該是我們保護的對象,但他們站起來,為了這個社會,試圖來保護我們。(新聞看透透 2014年05月05日播出)
  • 張治軍這一次的談話顯現出中國開始正視台灣社會的民意,這一次的太陽花學運不僅是改變了台灣人的思考,甚至讓台灣人覺得只要我們站在一起就可以改變,可以一掃過去無力、無奈的感覺,也讓台灣人更加注重台灣社會的民主機制跟對公共議題的參與,對台灣社會是正面的。對中國來講,他們也受到某一種啟示,台灣社會的這一些現象、思考跟聲音,不是透過國民黨或國民黨政府而聽到的。(新聞看透透 2014年05月05日播出)

關於勞動政策[编辑]

  • 「選舉到了,大家都怕怕,就是那個工時啊、工資啊、休假啊,都變成選舉議題,這個老實講,我真的也覺得臺灣的假真的休太多了。」[1]

參考資料[编辑]

  1. 會彰濱廠商 蔡英文驚人語「台灣假放太多」. 東森新聞. 2015-05-10 [2016-06-20].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