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霞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蔡霞(1952年10月),女,汉族,原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2019年起定居美国。曾多次公开批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20年8月17日,被中央党校开除党籍,并被取消相关退休待遇。

语录[编辑]

  • 一共是15章,每一章分几个小点,我分到的是‘党的建设’,实际要做的就是按照已经列好的小标题,去找江泽民总书记的讲话,只能做文字上的连接,不做解释。实际上就变成了编纂语录。
    • 蔡霞回忆2003年跟着党校领导参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纲要》编写[1]
  • BBC中文:发表有关中国共产党和港版《国安法》的评论,现在被处分,您后悔吗?
蔡霞:我不后悔,我没有任何后悔。首先,我发言这是我的权利,我应该要讲话,第二,港版国安法它不是一个真正的立法,它是一个政治强权意志的推行,就是要打压香港人民捍卫自己的权利。曾经中国共产党说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特征,社会主义的生命之一,但现在完全在做极权政治的打压,完全都是违背(自己的说法),我觉得我当然可以议论。
对于香港局势的关注,我其实是有几个考虑:第一是从香港700万人民本身的权利和自由出发,这是不容讨论、不容置疑的东西,第二,对中国内地的发展来说,香港的意义。我觉得这会把整个民族未来发展很宝贵的渠道、窗口和一个跟世界连接的平台亲手毁掉。第三,如何处理香港问题会涉及到全球的文明秩序,说狭隘点它会涉及到全球的经济格局、金融格局的改变,资本的自由流动和贸易的蓬勃发展;从再大一点讲,强行推行港版《国安法》,毁掉的是法治和自由的秩序,会对整个人类现代制度运行和文明秩序产生很大冲击。
因此我们思考香港问题时,绝不能仅仅只想眼前做什么,想解决哪一个问题,而必须把要解决的问题放到大背景当中去思考,才能做出一个比较客观、现实的决策,但是可以看到,港版《国安法》的决策是很糟糕很糟糕的,它哪一个都没有好处,所以我才说它蠢到极点了。
  • BBC中文对蔡霞的专访[2]
  • BBC中文:作为退休党校教授和红二代,您为什么会站出来发声?
蔡霞:我的父母从小熏陶我,让我不能不关注别人,所以你让我岁月静好,蒙头只过自己的日子,闭眼不看现实,我做不到。而且,我几十年的学习研究思考,这个东西已经从我谋生的手段变成我自己愿意做的兴趣,或者说,因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它不仅仅是个兴趣,是个责任。这就要说到我跟红二代之间有些争论,他们也不理解,你干嘛要说话,你不是过得很好吗。
但是我想说话,是我们父母的工作环境、工作条件让我们享受了他们获得的待遇,我们的住房、我们吃的饭都比普通老百姓好的多得多。在进入社会时,客观上提供了高于别人的起点。文革的时候,我那么多同学都上山下乡,我没有下乡。所以我在想,我们的起点比别人高,父母创造了一开始就比别人高的社会人生起点,意味着你可以获得很多利益。但是反过来讲,你是凭借特权获得的,你不跟别人处在一个平等的起点上。所以后来我看到我的同学写的文革中家庭的遭遇,就可以看到原来中国是有政治贱民的。你是政治贵族,他是政治贱民,你们不在一个起点上。你们在一个教室里坐着,但并不意味着你们是平等的,你们的社会差距是极大的。但是你反过头来再看,中共获得政权后让官员的孩子过得比别人好,但没有让所有老百姓都过得好。
我们这些人其实从小是享受了特权,是有原罪的。父母出来,参加这个当时讲的革命,讲的是人民当家做主,你现在觉得这个目标实现了吗?没有实现啊。你觉得你有没有责任要推进这个国家往前走?我们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责”怎么体现?是不是需要做一些事情?所以我说我没办法不说话。所以李文亮那个签名,学校问我为什么要签名,我就把这段话写上去了,我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 BBC中文对蔡霞的专访[2]

民主政治[编辑]

  • 我觉得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了,重要的是朝野共识、上下共识。我想基于几个点先说这一个大问题。……
我们所需要的共同政治心态:首先就是中国走到今天这一步,政治体制的改革和推进,民主政治的建设已经是不可能再回避了,但是我们能不能避免暴力式的社会崩盘式的推进民主,其实那样一个社会崩盘式的民主推进不叫民主,可能是再来新一轮的1911年以后的军阀混战,那个是有可能重演的。因此首先讲朝野都要达成这样的共识:我们和平推进民主进程,不发生大的社会分裂和社会崩盘,从这个角度去看问题。
第二点政治心态是民族利益为大。各党派和全社会都要明确这是最高利益。从执政党来讲,首先把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首先考虑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能不能和平走向未来,由此执政党不能把自己放在民族利益之上。从社会来讲,正因为是民族利益为大,因此要给执政党一个回旋的余地和空间,不能把它逼到墙角。把党逼到墙角,党就会把社会逼到墙角,大家都逼到墙角就没有一个和平转型,最后必然要走向一个对立。……
  • 2012年12月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女士在共识网、天则所联合主办的“重启改革共识”研讨会上的发言[3]
  • 蔡霞:文革当中以多数人的名义对于少数领导干部进行侵害,其实是践踏人权的暴政。
学员:讲到民主的多数人暴政,我当时就在想你会不会举中国文革的例子,你果然就举了。党校姓党!
蔡霞:你说到文革,我就来跟你说说文革。我当时是红卫兵,我们怀着对革命的虔诚之心,陷入疯狂,造成了很多伤害,我一辈子带着歉疚,但是我的孩子听文革跟听故事一样。党的历史怎么能回避这10年的曲折?“党校姓党”同样包含对历史教训的总结和反思。剥夺记忆,历史错误就会以新的方式再犯,现在有些人就把文革中流行的做法当成创新,恰恰是我们不能赞成的[1]
  • 国家能不能和平推进民主进程,要看社会本身有多大的生长发育能力,基层党组织应该培育和引导社会,使社会能够组织起来[1]

中国共产党[编辑]

  • 我们家到我祖孙三代跟着共产党,我们对党是天然的血缘感情,是希望党好国家好人民好,不仅仅是简单的政治觉悟[1]
  • “至少从搞党建研究来讲,我们是很焦虑的。”“我们需要拿出更大的勇气,打开思想解放的空间,打破长期以来的主义思维,深入研究人类文明发展的一般规律,及其在中国的现实表现,放开眼界,大胆吸收借鉴去人类文明的有益成果。”[1]
  • 雷洋那个事件让我彻底的绝望了,手法恶劣到极端,超出我们所能想象的那种恶劣。[4]
  • 就说我们那个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就是说,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治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那个,那么不至于到现在还在这儿为文革翻案。
因为政治这个东西是时过境迁,它是可以翻过来倒过去的。但是如果你在理论上把它的根刨掉,把它的思想基础彻底地,或者说是重重地摧垮了,那么它要想来翻回这个文革的东西它就非常难。因此我就觉得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两个最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一个就是体制,一个就是理论。那么所以走到现在怎么办?我个人的看法,怎么说呢,如果要讲情况的话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尸体的尸,政治僵尸。
明摆着那个修宪,从党内程序上它就是不合法的。他绑架了18届三中全会,他在三中全会前的两天,抢着抛出这个取消任期制的这个说法。迫使三中全会跟咽狗屎一样的咽下去。那么你三中全会那么多中央委员居然都没有一个人敢在三中全会上把这个问题提出来。
所以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而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的这种掌握了刀把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就是党内一个就是官员本身的贪腐,第二就是党内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利。这两条被捏在手里面,所以这个9000万党员成了奴隶和个人使用的工具。……
  • 2020年5月中旬,在一个社交媒体群里的语音发言[5]
  • 拨乱反正嘛,这一步必须要做啊。就像当初文革结束以后,拨乱反正,重新来整理。而且这次的清理,就必须是根上,理论上抛弃什么新时代,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那叫胡扯。那个里面逻辑混乱,语言都不通的东西居然拿来当成宗教一样、神一样的东西让全党去学习。我在这说的是很不屑啊。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一个政党,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一个政党,拿这么一个东西去欺骗,蒙骗九千万人,还有绑架14亿人。让全世界70多亿人笑话中国人民,笑话我们这些个所谓中国共产党的人。
    • 2020年5月中旬,在一个社交媒体群里的语音发言[5]
  • 从内心来讲,其实我早就想退党了,现在他们把我开出去,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我终于有了自由了[4]

马克思主义[编辑]

  • 有些人把我叫作原教旨马克思主义,我也不同意,我是希望党内能够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而不是把马克思主义推到极端、教条。我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方法,努力去观察社会。
    • 2017年11月9日,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1]
  • 我特别反对斯大林解释过的马克思主义,它最终演变成维护专制的意识形态工具,而非推动社会进步、实现社会公平和公众利益的思想武器。
    • 2017年11月9日,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1]

人民群众[编辑]

  • 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们认为是小事,社会当然认为它是大事,我们对老百姓的生命有没有基本的感情?
    • 在一次中青班结业时,有即将晋升副部级的学员对网络管理发表了一通宏论,“天津蓟县大火,那么个小事情在网络上搞成好大的事情一样,搅和人心。我们需要加强管理。”蔡霞予以反驳。[1]
  • 现在一些干部对老百姓的感情变了,称呼改变反映了感情的改变,党校老师在原则问题上坚决不能退让。
    • 2017年11月9日,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1]

评价[编辑]

  • 无论蔡霞怎么定义言论自由,我认为,作为党校的退休教授,她应当维护党对这个国家的领导,不应当站到党领导国家这一宪制规定的对立面,或者实际站到党的领导的对立面。美国现在将攻击的矛头对准中共,她作为一名党员,不应该客观上站到攻击者的一边。——胡锡进[6]
  • 蔡霞在BBC中文的专访中回应:[2]
BBC中文:《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说,您不应当站到党领导国家这一宪制规定的对立面,或者实际站到党的领导的对立面。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蔡霞:你问问他,这个党在党章上写的是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党章上写的是党在宪法和国家范围法律范围内活动,除了制度明文规定的一些利益,它不可以谋取任何特权和私利。我是依据党章的这些要求,我真诚信奉这些东西,我认为我做的东西跟它写的东西没错,但跟他们现在实际干的这些事情、提出的维护私利的东西,我显然是站在对立面的。当初他们动员我入党的时候,我相信他们党章所说的这些东西我才加入的。当你在违背这些东西的时候,不是我违背了,是你违背了。

相关[编辑]

  • 现在党内改革派像蔡霞一样绝望的,根据我的观察,有相当一批人,但是他们把责任主要归咎于习近平,在等待习的某种错误从而复活党内改革力量。——邓聿文[4]

参考资料[编辑]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