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97年10月26日,江泽民访问美国夏威夷时拍摄于希卡姆空军基地

江泽民(1926年8月17日–),中国共产党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三个代表[编辑]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对江泽民执政思想的官方表述,简称“三个代表”,于2000年7月1日正式提出,是江泽民最广为人知的语录。

  • 中国共产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就是党的理论、路线、纲领、方针、政策和各项工作,必须努力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规律,体现不断推动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的要求,尤其要体现推动先进生产力发展的要求,通过发展生产力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就是党的理论、路线、纲领、方针、政策和各项工作,必须努力体现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的要求,促进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为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是党的理论、路线、纲领、方针、政策和各项工作,必须坚持把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归宿,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在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基础上,使人民群众不断获得切实的经济、政治、文化利益。[1]

其他語錄[编辑]

上海消防工作會議[编辑]

1986年10月13日,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在全市消防工作会议上脫稿講話中強調突出预防性思维,防患于未然。1996年3月1日江澤民為“責任重於泰山”六字题词后成为全國防灾减灾的指导思想和操作准则。[2]

  • 隐患险于明火,防范胜于救灾,责任重于泰山。

打斷朱鎔基的講話[编辑]

1988年3月30日,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候选人朱镕基作为上海市代表团负责人,在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期間有代表在简报里质问朱镕基,江澤民打斷了朱鎔基對質疑代表的解釋。

  • 朱镕基同志啊,你举行记者招待会是以中央提名的市长候选人名义,所以我认为朱镕基同志讲这句话从原则上讲没有错。

接待蘇共中央書記[编辑]

1989年5月18日,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在上海西郊宾馆与来访的苏共中央书记亲切会见,并与其谈论天气。由于北京民运和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下台,同年5月31日江泽民被调往北京出任中共总书记。[3]

  • 由于您的到来,上海的天气好转了。

莅临春节联欢晚会[编辑]

江澤民在1990年中國中央電視台舉辦春晚時來到現場,發表新年賀詞,並在李鵬講話完畢後與參與演出的宋祖英等演員深情握手。[4]

  • 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
  • 你我一看(指姜昆)我就知道你的名字,你今天晚上真是表演得可是淋漓盡致。

谈论一国两制方针[编辑]

1991年6月10日,江泽民会见香港总商会访京团时,重申实行“一国两制”是长期的。[5]

  • 一、关于香港的前途。如联合声明所确定的,1997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将实行“一国两制”,香港将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实行“一国两制”是长期的。同时,一个继续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大陆有助于香港的稳定和繁荣。
  • 二、关于香港的过渡问题。在香港过渡期间,中国政府无意干预港英政府的日常行政管理;但希望港英政府多从保持香港今后的长期稳定和繁荣方面考虑。1997年后香港实行高度自治,对于属于自治范围内的事,中央政府决不会干预。
  • 三、关于香港建设新机场的问题。中国政府对此一贯采取积极合作的态度。香港的确需要一个新机场,但机场建设不应让香港居民今后背上包袱。

促進海峽兩岸三通[编辑]

1995年1月30日江泽民发表《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的講話并提出儘早完成三通的要求。[16]

  • “早日实现两岸直接‘三通’,不仅是广大台胞、特别是台湾工商业者的强烈呼声,而且成为台湾未来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
  • “两岸直接通邮、通航、通商,是两岸经济发展和各方面交往的客观需要,也是两岸同胞利益之所在,完全应当采取实际步骤加速实现直接‘三通’。”

在夏威夷演奏吉他[编辑]

1997年10月26日,江泽民开始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在夏威夷州长举办的晚宴中,为缓和气氛,用夏威夷吉他弹奏了《Aloha 'Oe》,并邀州长夫人演唱。[6]

  • 为了使得我们今天晚上的这个环境更加的轻松一点,我回忆起我曾经在1945年、46年的大学年代,经常我们喜欢玩儿“Hawaii guitar”,经常弹奏的《Aloha 'Oe》这个歌曲。在我祝酒之前,我去弹一曲《Aloha 'Oe》这个吉他,请州长夫人演唱!

看望顾毓琇老先生[编辑]

1997年10月30日下午,江泽民乘专机从华盛顿来到美国历史名城费城。一下飞机,江澤民就来到費城市中心的一栋普通公寓大楼,探望他在大学时代的老师顾毓琇老先生。[7]

  • 我今天非常激动。我回忆起两年前你到纽约,这样一个长途去看我,我实在是不敢当。
  • 根据中国的优秀的历史传统,你是我的老师,我今天见到你,我又想起51年前,就是46年你在教我operational calculus(运算微积分)。
  • 记忆最深的,你上堂讲课没有带书,没有带讲义,全部在你的脑海里,而且我们还跟不上,这一点实在了不起。
  • 你不仅是电机博士,而且你又是戏剧学家,又是诗人,而且呢我们的王师母啊,那个书法是好极了,又能够丹青,画画可以叫丹青吧,顾老师?

中美六團體午餐宴[编辑]

1997年10月30日江澤民在纽约出席六個团体(百人会、美中协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中政策基金会、美國对外关系委员会、美國亚洲协会)举行的午餐会上,談到台湾问题[17]

  • 中美建立外交关系时,美国政府在处理台湾问题上作出了断交、撤军、废约的决定。这是有利于中美两国利益和世界和平的事情,是有政治远见的明智之举。台湾问题历来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只要在台湾问题上出现麻烦,中美关系就难以向前发展,甚至出现倒退。与香港、澳门问题不同,台湾问题是国共两党斗争遗留下来的问题。解决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应该由两岸的中国人自己来解决。中国政府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


美国哈佛大学演讲[编辑]

1997年11月1日,江泽民在访美期间来到哈佛大学,发表了题为《增进相互了解 加强友好合作》的演讲,并回答了关于会场外反华示威的提问。[8]

  • 记得我在高中读书时,老师给我们讲微积分,第一课就是讲《庄子》中的“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很形象地使我建立起极限的概念。这表明中国古人就已认识到事物的发展变化是无限的,也说明我们的先人对自然界的认识已达到相当的水平。
  • 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已有二百多年历史。一七八四年,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远航到中国。一八四七年,中国最早的一批留美学生容闳等人赴美求学。许多中国人参加了美国的建设事业,不少美国人同情和帮助过中国的民族解放事业。他们的动人事迹,我们永远记在心中。
  • 我很欣赏哈佛校门上的一段话:“为增长智慧走进来,为服务祖国和同胞走出去。”中国青年也把“胸怀祖国、服务人民”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我希望中美两国青年在建设各自国家、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事业中,加深了解,互相学习,增进友谊,为创造美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 我到美国来,从夏威夷开始,应该说我就对于美国的民主——不是说从generally speaking,这个民主的概念呢我脑子里面多得很,是说美国的民主——我来了以后有具体的体会,比过去书本上学到的要具体得多。
  • 虽然我已经七十一岁了,但是呢我的耳朵还是很尖锐,那么刚才我在演讲的时候,我就听到外面高音喇叭的声音。那么但是,我想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我的声音要比它还高。

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编辑]

1998年11月28日江泽民在日本早稻田大学演讲,在演讲进行中,两名右翼人士两度冲入会场闹事时,江泽民先是板着脸,拉高嗓门继续演讲,继而怒容满面,激动地鼓掌,响应在场人士对他的鼓掌。[9]

  • 有利於中日友好的事,要竭盡全力去做。不利於中日友好的事,絕不要去做!
  • 1894年甲午战争后,(日本)侵占了中国领土台湾。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一度占领中国的旅顺、大连。20世纪30年代开始,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致使中国军民3500万人伤亡,经济损失6000亿美元以上,这场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民族灾难,也使日本人民深受其害。作为一个历史的见证人,我在比你们更年轻的时候,亲身经历了国土沦丧和民族危亡的痛苦,有责任把这段史实告诉年轻一代。作为一个多年关心和支持中日友好的长者,我又目睹了战后两国从敌对到友好、化干戈为玉帛的进程,深知和平友好之可贵。
  • 在结束我今天的讲话之时,我想用曾在早稻田大学学习过的李大钊先生的一句名言,作为给中日两国青年的赠言: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人类。谢谢各位。

指导长江抗洪抢险[编辑]

1998年7月28日江泽民在长江现场指导抗洪抢险时對中國人民解放军用喇叭喊话。[10]

  • 广大军民,努力地奋战,与洪水搏斗。我们的军队要发扬不怕疲劳,不怕艰险,连续作战的精神。
  • 现在已经面临着我们长江抗洪抢险的决战性的时刻。我们要提高警惕,千万不可麻痹大意。我们要坚决地坚持到底,坚持奋战,坚持再坚持!我们就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 我们中华民族是有着很强的凝聚力,任何的困难都压不倒我们。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要求子女多講英語[编辑]

1999年12月31日,江澤民在组织家族聚会欢度千禧年時,對家人提出了要求:[18]

  • 所有人,不论长幼都必须说英语。

世界千年首腦會議[编辑]

2000年9月7日,江泽民出席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發表了講話。[19]

  • 延续近半个世纪的冷战已经结束,国际局势总体上趋于缓和,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正在迅速发展,以信息科技和生命科技为核心的现代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人类面对着难得的发展机遇。追求和平与发展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题。但是,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还未得到根本改变,要解决和平与发展这两大战略性问题,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仍然任重道远。
  • 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如同宇宙间不能只有一种色彩一样,世界上也不能只有一种文明、一种社会制度、一种发展模式、一种价值观念。各个国家、各个民族都为人类文明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应充分尊重不同民族、不同宗教和不同文明的多样性。世界发展的活力恰恰在于这种多样性的共存。应本着平等、民主的精神,推动各种文明的相互交流,相互借鉴,以求共同进步。

庆祝北京申奥成功[编辑]

2001年7月13日,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投票选定北京获得2008年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办权。江泽民与其他中国领导人在当晚于北京中华世纪坛参加北京市民的庆祝大会,并发表讲话。[20]

  • 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讲三句话:
一是,对北京申办奥运成功致以热烈的祝贺!
第二句,向全国人民对北京申办奥运作出的贡献,同时向国际奥委会、向世界各国的朋友,对中国申办奥运会的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三句话,希望全国人民同首都的人民一起,奋发努力,扎实工作,一定要把2008年奥运会办成功!
  • 此刻,欢迎世界各国朋友2008年光临北京,参加奥运!

羅蒙诺索夫大學演講[编辑]

2001年7月17日,江泽民在国立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学以“共创中俄关系的美好未来”为题发表演讲。[21]

  • 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国需要一个长期和平稳定的周边和国际环境。
  • 我们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目的就是要增进相互信任。这个条约面向下一代,面向新世纪,为中俄关系的长远发展奠定了政治基础。坚定不移地履行这一“世纪条约”,中俄关系就一定会成为睦邻友好的典范。

亞太經合組織會議[编辑]

2001年10月21日,APEC第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上海举行,会后江泽民在上海国际新闻中心二层新闻发布厅用英语宣读了《2001年APEC领导人宣言》。[11]

  • 通过《上海共识》,我们承诺:
    • 第一,为APEC确立一个面向新世纪的政策框架,拓展APEC的未来发展前景。
    • 第二,进一步明确APEC实现茂物目标的战略。主要手段包括:拓展和更新APEC的重要行动纲领《大阪行动议程》,允许部分成员以“探路者”的方式,先行推进、实施APEC倡议,促进实施有利于新经济发展的贸易政策,实施“APEC贸易便利化原则”,提高经济治理的透明度。
    • 第三,强化APEC执行机制。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强单边行动计划审议机制,加强经济技术合作和人力资源能力建设。
  • 关于炭疽病,我也想说这一点,我也听到这个消息。我想任何一个国家对于炭疽病这样一个东西,应该一致认为这是对人类的公害,应该是群起而攻之。必须阻止这一东西的流行。
  • 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最近一个时期的实际行动,就充分说明了我们的态度。当然,我们对反对恐怖主义,我们也希望目标打得准,目标明确,但是呢不要伤及无辜。同时呢我们也希望充分发挥联合国的作用。

中共八十周年大慶[编辑]

2001年7月1日,中國共產黨成立80周年,江澤民發表講話。[22]

  • 时代在前进,事业在发展,党和国家对各方面人才的需求必然越来越大。要抓紧做好培养、吸引和用好各方面人才的工作。进一步在全党全社会形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促进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良好风气。领导干部要有识才的慧眼、用才的气魄、爱才的感情、聚才的方法,知人善任,广纳群贤。要用崇高的理想、高尚的精神引导和激励各种人才为国家为人民建功立业,同时要关心和信任他们,尽力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工作条件。加快建立有利于留住人才和人尽其才的收入分配机制,从制度上保证各类人才得到与他们的劳动和贡献相适应的报酬。通过各项工作,努力开创人才辈出的局面。

SCO 聖彼得堡峰會[编辑]

2002年6月7日,江泽民在聖彼得堡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第二次峰会上发表了题为“弘扬‘上海精神’促进世界和平”的讲话。[23]

  • 一要加快机制建设。这次要签署组织宪章,接下来要制定宪章派生文件,认真筹建组织秘书处和地区反恐怖机构。
  • 二要加强团结协作。上海合作进程启动七年来,不断迈上新台阶,主要原因就在于我们始终坚持团结协作的精神。坚持这一精神,是确保上海合作组织充满活力,不断向前发展的关键。加强我们各成员国的团结协作,并不意味着对其他国家和组织的封闭。我们一贯主张恪守不结盟、不针对第三国的开放原则,在符合六国的根本利益、有利于本地区稳定和发展的前提下,积极稳妥地与其他国家和组织开展多种形式的对话、交流与合作。
  • 三要加大合作力度。鉴于我们所在地区安全隐患犹存的形势,我们签署的《关于地区反恐怖机构协定》具有重大意义。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继续深化六国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加大打击“三股势力”的力度,以确保我们这个地区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大环境。同时,要本着积极稳妥、循序渐进的原则,加强经贸合作,充分挖掘六国地缘相近、资源丰富、优势互补等潜力,在经贸合作领域真正做几件实事。

卸任中央军委主席[编辑]

2005年3月8日,江泽民卸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之后与胡锦涛共同会见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代表并发表了讲话。[12]

  • 今天来同大家见面,我感觉到非常高兴,讲三句话:
第一,衷心感谢,中央委员会接受了我的辞呈;
第二,衷心感谢,这若干年来同志们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帮助;
第三,希望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努力工作,继续前进;
  • 我坚信,我们党的事业必定会不断地取得更大的胜利!

上海交通大学校慶[编辑]

2006年4月8日,江泽民到访上海交通大学庆祝110周年校庆时对上海交大师生发表了自己的感悟[24]

  • 现在的专业,政治是占很大的,政治很重要一点就是要照顾很大的群众。
  • 人呐,不管你坐在什么位置,他不能不回忆起曾经培养过的母校,他不可能忘掉,这个我看中外一律。特别对于中国来讲,我们对尊重老师、尊重母校,这个可能也很重视。

视察联工国机二院[编辑]

2009年4月23日,退休的江泽民到访中国联合工程公司时,为公司作出“求真,务实,自强,创新”的题词,并回顾自己担任国家领导人期间的工作成绩。[13]

  • 這個engineering drawing(工程作圖)呢,我們就有幾年用鴨嘴的筆,旁邊一個小盒子。最痛苦的,就是鴨嘴筆把這個水弄到裡面,描圖的時候一下子就……然後就用刀片刮,這個就是描圖最痛苦的,而且這個效率efficiency……
  • 我的這個经历就是到了上海,到了89年的年初的时候,我在想我估计是快要离休了,我想我应该去当教授。于是我就给朱物华校长、张钟俊院长,给他们写了一个报告。他们说欢迎你来,不过,这个Apply for Professor(申请当教授),你要去做一个报告。我就做了一个能源与发展趋势的主要的节能措施,这个报告经过好几百个教授一致通过。那么上海交大教授当了以后我就做第二个报告,就是微电子工业的发展。这两个报告做了以后不久,过后,1989年的5月31号北京就把我调到北京去了。现在这个报告做了快20年了,所以呢我就去年呢在我们交大的学报,我发表了两篇文章,就是呼应這個89年的报告的。特别是昨天晚上,他又把我這個第二篇报告,还有我这十几年包括在电子工业部、上海市所做的有关于信息产业化的文章,总共我听他们讲是27篇……我也没有什么別的东西送给你们,我們拿來以后我叫钱秘书啊,就把这两个学报,两个学报的英文本──因为他们这里洋文好的人多得很哪──英文本,还有前面出过两本书,再加上昨天晚上出的这本书,送给郭伟华同志,给你送过来,那麼给你们作為一个纪念。
  •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把我选到北京去了,所以邓小平同志跟我讲话,说“中央都决定啦,你来当总书记”,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到北京来了呢?但是呢,小平同志讲“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所以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原话如此),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那麼所以我就到了北京。到了北京我干了这十几年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概三件事:
如果说还有一点什麼成绩就是军队一律不得经商!这个对军队的命运有很大的关係。因為我后来又干了一年零八个月,等於我在部队干了15年军委主席。还有九八年的抗洪也是很大的。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主要的我就是三件事情,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 這是我用過的啊?老由啊,現在他們文印的圖章裡面絕對沒有這枚圖章,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東西……這就是說明二院的檔案工作做得太好了!
  • (江泽民题字时)你们给我搞的这本东西啊……Excited!
  • 天堂的下面是你们的天堂。

鼓勵幹部學好外語[编辑]

2011年9月28日,江泽民为《领导干部外事用语丛书》这套丛书写序言,題為《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25]

  • 语言是人类交流交往的重要工具。加强同各国人民的交流交往,需要在学好祖国语言的同时认真学习外语,领导干部尤其要以身作则。领导干部如果能够直接用外语进行基本交流,都来做促进相互了解工作,就会产生很好的效果。我的体会是,直接的语言交流,哪怕是最基本的交流,其效果也要优于间接的语言交流。我说的是最基本的语言交流,要求领导干部都脱离翻译而去进行全面的语言交流目前是不现实的。
  • 学习外语,贵在坚持。学习和掌握一门外语不容易,需要付出艰苦努力。只要把握规律,坚持不懈,日积月累,就一定能不断有所收获。

在海南游览东山岭[编辑]

2015年,江泽民携家人游览海南著名风景區东山岭(筆架山)时作出了评论。[14]

  • 不来这个海南名山遗憾了,这麼好的風景名勝海南要大力宣传,北京也要大力宣传,我回北京也為你们宣传宣传,以后这山就人山人海了。
  • 江泽民到此,不虚此行。

出訪[编辑]

1997年訪問美國[编辑]

1997年10月26日至11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克林顿总统邀请对美国进行了国事访问,是1985年来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美。

访美前会见美国驻京新闻机构负责人[编辑]

[26]

  • 中国宪法和法律明确地规定,公民有思想言论,信仰等方面的自由权利,政府依法保障公民依法行使这些权力。你说提到的这些人,是不同政见者,我想他们并不是由于他们的政治观点和宗教信仰,而是由于他触犯了刑律。所以如何对这些人的处理,是我国司法部门得以处理的事务。
  • 在美国里面,监狱里面的犯人当中也会有许多的不同政见或者不同的宗教观点。但是他们,往往也并不是由于他们有不同的政治、宗教观点,而是由于触犯了美国的法律,依法进行处理在国际社会是很通常的做法。
  • 我是抱着友好的态度,抱着增进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扩大和加强中美之间的共同点和友好合作的愿望赴美访问的。毋庸讳言,中美之间存在一些分歧,但可以通过讨论和会谈,求同存异。我相信这次访问会达到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发展合作,共创未来的目的。
  • 从我受的教育来讲,从我的知识所接触的来讲,对美国的民主自由的历史,我们是很清楚的。但是我希望,美国人也能够理解到,每个国家的民主自由,它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它必须要跟这个国家的发展,经济发展水平,历史文化传统,跟整个老百姓的教育水平相联系。
  • 中美这两个大的国家,不管是我们出口到美国的占据我们的位置,以及美国对中国的进口来讲也占相当的位置。我认为这方面倒是有一个问题,确实对解决剩差的问题啊,我们还是希望美国能多开放一点High-Tech,就是高技术。

在白宮與克林頓召開中美记者招待会[编辑]

[15]

  • 问:在你与克林顿总统达成的共识中,哪一点最为重要?
答:我认为最重要的,我们就共同的关心的问题充分的交换意见,应该说在主要方面我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大家都希望努力能够将世界推向一个繁荣的稳定的和平的新世纪。
  • 问:请问江主席,为什么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
答:我想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里都提到台湾问题这样一个问题,这意味着世界都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问题。邓小平先生就提出要按照一国两制的办法来解决台湾问题,完成祖国的和平统一,这是唯一正确的方针。
我们也说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但是这个绝对不是针对台湾同胞,而是针对外国势力来干涉中国的统一或者搞台独、独立。
我非常高兴这一次和克林顿总统会谈,我们多次见面,对待台湾的问题上将来的联合声明都会把这些问题说清楚。

在中国驻美国華盛頓特區大使馆讲话[编辑]

[27]

  • I would like speak few words.(我要说几句)我这次来跟你们做一样的工作,就是要promote mutual understanding between our two countries.(促进两国之间的互相了解)
  • I think I speak very poor English, but anyway I'm dare to say, this is very important.(我想我英语讲得不好,但我敢于讲。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1999年访问英国[编辑]

1999年10月19日至22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英国,也是对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1986年10月访问中国的回访,在访问期间,江澤民谈到了对于新闻的看法[16]

  • 我现在对新闻有一个感觉:只要我们都尊重同一个事实,有允许不同的观点;另外一个,采访期间能够如实地既表达他的观点,同时也把主人的观点能够如实地描述。我认为这就是High Level(高层次)。

2001年访问智利[编辑]

2001年江泽民出访智利时,发表了关于2001中美南海撞机事件的讲话。[17]

  • 我想这个问题发生了以后,我曾经在国内的时候发表过一个简短的讲话。之后我到拉丁美洲来进行访问之前我也有发表过一个讲话。
  • 美国的飞机至今在我们的海南的机场上面,另外美国的机组上的人员24个人安然无恙。我来拉美访问的时候我无时无刻地不在想起我们的那位驾驶员。至今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而我们那架飞机也已经沉到海底去了。
  • 我讲一个不一定很适当的例子:我也跑到很多的国家去过,在日常走路的过程当中,比如说两个人碰了一下,我经常都会听到“Excuse me?”或是“Pardon?”。
  • 所以这次美国的飞机走到我们这里来了,你不讲一声歉意这是合理的吗?最后我想说一句:中美两国的领导人,都应该站到中美关系的全局,来很好地处理这个问题,That's this。

2002年訪問美國[编辑]

2002年10月24日,江泽民得克萨斯农工大学的布什图书馆发表了他此次访美惟一的公开演讲,之后与当地华人华侨,使馆工作人员,中国留学生等亲切交谈。[18]

  • 问:“中国有没有大高个有兴趣来农工大学接受良好教育和参加篮球队?”
答:(请姚明站起来)Marvelous! 我比你相差远了。我一米七四。布什也不能跟你比。[19]
  • 勉励留学生、海外华人和使领馆中方职员:
    • 我别的本事没有,但是会终身学习,去到哪儿学到哪儿,我永远不会放弃学习,虚心学习再学习
    •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知识是那么浩瀚,即使你怎么尽全力地努力,也只能得到一点点!

2002年訪問俄國[编辑]

2002年7月,江澤民在聖彼得堡郊外的皇村參觀詩人普希金曾就讀過的俄羅斯帝國學院時發言並留言。[20]

  • Я помню чудное мгновенье…(我還記得那些精彩的瞬間)
  • Великий поэт, национальная гордость!(偉大的詩人,國家的驕傲)

采访[编辑]

接受美国ABC记者芭芭拉·沃尔特斯的采访[编辑]

1990年,江泽民接受美国记者芭芭拉·沃尔特斯采访时被问到关于在六四事件中拦截坦克的学生的下落。[21]

  • 问:你知不知道这个青年人后来怎么样了?我们知道他名叫王维林。
答:王维林,我想你刚才提到的情景恰恰表明了:那人站在坦克前面,坦克停了下来。为什么坦克会停下来?是那孩子截停坦克吗?是因为坦克,坦克里的人不想碾过拦在前面的人。但我认为这情景刚好证明这样。
  • 问:那青年人的情况怎么样?
答:我认为这青年人不可能被坦克轧死。
  • 问:不,但你们有没有拘捕他?我们听到他被拘捕,已被处决。
答:我不能证实你提及的这个青年人是否被拘捕。
  • 问:那你不知道他的情况?
答:但我认为(王维林)从没有被杀。

接受美国PBS记者吉姆·莱勒的采访[编辑]

1997年10月31日,江泽民接受美国PBS记吉姆·莱勒的采访并回答若干问题。[22]

  • 问:主席先生,你对克林顿总统昨日提出的中国的人权政策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怎么看?
答:我一直受到克林顿总统的热烈欢迎,并且我一直感受到两国人民的友谊。有的时候有些噪音,这是小问题。
  • 问:这些噪音也没有使您感到不安吗?
答:没有。
  • 问:为什么不呢?
答:因为我刚才不是讲了吗,我心里面感到骄傲,我无可讳言。因为我对于中国的十二亿人口,我要把他管理好,要保证他吃得饱穿的好穿得暖,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问:你认为共产主义是一个衰落的概念吗?
答:我是国家主席,我想我作为一个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自从那天我参加革命,我一直怀着理想来实现共产主义,我不相信这是一个衰落的概念。但是我也要说,人们在过去理想主义的情况比较多。现在我们接受了邓小平理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 问:您是否认为中国国务院委任西藏地区行政长官是干预行政?
答:西藏绝对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这个问题是中国的内政。我读了你们的许多历史书,而且早在中学时我也看过写的亚伯拉罕·林肯的文章。在这方面林肯总统当年要解放美国黑奴,而在中国,1959年我们就开始解放了西藏的农奴,而实际上的政教合一已自从文艺复兴时期反对的人遍布世界各地。因此,我们无论做什么也總有人说,我们致力于废除政教合一的西藏。
  • 问:您希望今后会怎么样呢?
答:马克思是一位伟大的社会科学家。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在这方面的实际操作中没有那么多的经验。而毛泽东建立了新中国,建设了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而且我们也相信他的贡献是高的,但是他在晚年也犯了错误。而邓小平总结了历史经验,开辟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发展道路,而我们会一直走下去。
  • 问:中国对熊猫保护采取了哪些步骤?”
答:I'm sorry. I am an electrical power engineer. (我很抱歉,我是一名电机工程师)。我跟你们一样对熊猫非常喜欢它,但是对它也不是有太多的研究。

接受美国CBS记者麥克·华莱士的节目访谈[编辑]

1998年,美国CBS记者麥克·华莱士所在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栏目,通过公关公司向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递交了采访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申请。但由于1998年洪灾以及1999年科索沃战争的影响。直到2000年8月15日,江泽民才最终在北戴河正式接受专访,并制成节目《60分钟》。[23]

  • 注:此次访谈历时近4个小时,江泽民有时说汉语有时说英语,以下江泽民的回答将如实保留英语部分并酌情添加中文翻译。對於麥克•华莱士所提的问题,将逐渐把單純的中文翻譯改為原话(翻譯)的格式,請各位協助。由于各种版本视频中的提问顺序和删减程度不一致,而且美国播出的原版视频中,英语旁白是中方提交的,江泽民的原话难以辨识,以下江澤民的語錄内容往往是对英语旁白的直接翻译,并不一定符合最初实际的情况[28][29]
  • 江:Time flies very fast. (时间过得很快。)
  • 麥:Yeah. (嗯。)
  • 江:We met for the first time in 1986.(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86年。)
  • 麥:You and I? (你和我?)
  • 江:That's right. When I was mayor of Shanghai. (是的。那个时候我正在当上海市委书记。)
  • 麥:That's right. It was a room out of doors… (嗯,当时是在一个露天的房间里。)
  • 江:Out of doors, near the Huangpu River. (在户外,接近黄浦江。)
  • 麥:Exactly.
  • 江:And...I'm very happy to meet you again today. (我很高兴今天再次与你见面。)
  • 麥:And you, I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granting this interview. (我也是,非常感谢您努力促成了这次采访。)
  • 江:I hope to convey through your program my best wishes to American people, and you. (我想通过你的节目来表达我对美国人民的祝福之意,包括阁下。)
  • 麥:And your friend President Clinton? And your friend George Bush? (包括你的老朋友克林顿总统,还有你的新朋友乔治·布什?)
  • 江:That's right. Of course, including everybody, because, I have many, many friends in America. (是的,包括每一个人,因为我在美国有很多老朋友。)
  • 麥:So you give money to both their campaigns? (那么你对双方的竞选活动都提供资助了?)
  • 江:Are you just joking? We have never done such thing. I have read the campaign platforms of both parties and I believe whoever becomes president too will try to improve the friendly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for this is in the strategic interest of the whole world. Someone asked me not to pay attention to unfriendly remarks candidates might make about China during the campaign because once elected, they will be friendly. I really hope that's true. (我们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我已经读过了两党的竞选纲领,无论谁当选,我都相信他会力图改善中美之间的友好关系,因为这符合全世界的战略利益。有人告诉我不要太看重在竞选过程中候选人做出的不友好言论,因为一旦当选,他们就会友善起来。我只希望这会成真。)
  • 麥:You are the last major communist dictatorship in the world. (你是世界上最后一位共产主义独裁者。)
  • 江:You mean I'm dictatorship? (你说我是独裁者?)
  • 麥:Well, of course, a developmental dictatorship is what we believe it is. Am I wrong? (当然,这是一种有所发展的独裁,我们是这么看的,我说错了吗?)
  • 江:Of course. This is a big mistake. (当然错了,这是个大错误。)
  • 麦: But when we talk about dictatorship, I'm riding my finger at the President of China. You are. It seems to me. A dictator, an authoritarian. (当我们谈论到独裁时,我居然在中国领导人面前挥舞我的手指,(看地板)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分配到劳教所……(笑),但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位独裁者,一个集权者。)
  • 江:(笑)But very frank speaking I don't agree with your point at dictator. (但我非常坦率地说,我不同意你说我是一名独裁者。)(喝茶)
  • 麥:I know that you don't. But there's an old American phrase about it. If it walks like a duck and quacks like a duck and so forth it's a duck. (我知道你不同意,但美国有句古话叫做“如果走着像鸭子,叫着像鸭子,那么它就是只鸭子。”)
  • 江:What means dictatorship? (独裁者是什么?)
  • 麥:A dictator is somebody who forcibly whether it's free press or free religion or free private enterprise now you're beginning to come a little closer to that. Your father knows best and if you get in the way of father, father will take care of you. (独裁者就是指强力禁止新闻自由,宗教自由或者私有经济的自由,我觉得现在你有这方面的倾向。就像无所不知的权威父亲,如果你挡了父亲的路,他就会教训你。)
  • 江:Your way of describing what things are like in China is absurd as what Arabian nights may sound like.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selects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central committee has a politburo, and the politburo has a standing committee, of which I am a member, and no decision is made unless all the members agree. (你——这是天方夜谭。中共党代会选举中央委员会,委员会又选举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委会,我是其中的一名常委。如果没有全体成员的通过,我做不出任何决定。)
  • 麦:In a recent headline in your government or one of your government newspapers China Daily, the paper called the US "a threat to world peace". You feel that way that the United States is a threat to world peace? (最近,中国日报把美国称为世界和平的威胁。您真的认为美国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了吗?)
  • 江:Candidly speaking, maybe it is because of the economic power and leading edge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d draw it that more often than not it tends to overestimate itself and its position in the world. But today I want to convey a nice message to the American people so I don't want to use too many tough words in our talk. (我今天与你交谈,我很希望给美国人民一个信息,促进我们相互之间的友谊与了解。所以,我不喜欢用太多的很严厉的字眼来进行交谈。刚才我讲得很清楚,你们经济那么发达,你们的科学技术力量那么发达,所以你们有一种比较高的优势地位,往往表现的态度可能不能够对其他的所有的国家采取一种非常平等的地位。我们很坦诚地讲,美国由于经济力量、科技力量比较发达,往往恐怕把自己估计得太高。我的意思是,美国当政的恐怕还是有这种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色彩。 )
  • 麦:How would you characterize the state of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today, Mr President? (你会如何描述当今的中美关系,主席先生?)
  • 江:On the whole, the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re good. However, I would like to use words people used to describe nature to describe the state of China-US relations. Our relations have experienced wind, rain and sometimes cloud or even dark clouds. However sometimes it clears up. We all sincerely hope to build a constructive partnership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两国的关系,总体来说,是好的。但我也会用人们形容天气的话来形容中美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有风有雨,甚至有乌云。但是,有时也会雨过天晴。我们都希望中美之间能建立建设性的伙伴关系。)
  • 麥:That's spoken like a real politician. There's no candor in it. (这是纯粹的政客辞令,没有任何真诚可言。)
  • 江:I don't think politician is a very nice word. (我不认为“政客”是一个好词。)
  • 麦:It's a diplomatic word in this case. (在这里是指婉转的。)
  • 麥:Mr President, do you still believ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bombed your embassy in Belgrade on purpose? (您到今天是否还认为美国是有意地轰炸了中国在贝尔格莱德的使馆?)
  • 江:我只能反过来对你讲,美国是拥有高度技术的国家,所以至今为止,美国的一些解释认为是“误炸”,还是难以令人信服。以美国的顶尖科技,所有关于‘误炸’的说法都难以让人信服。况且,中国驻贝尔格莱德使馆的标识清晰得不可能被弄混。所以,‘误炸’为什么会发生到现在都是一个问题。你们的军事指挥系统又是那么先进,你们有先进的无线电通讯设备,而我们大使馆的标志又是那么清楚,为什么最后得出这样的结果,这仍是一个疑问。但是我们还是采取向前看的态度,使得我们中美两国共同进入二十一世纪。
  • 麦: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是会犯错误的,愚蠢的错误。这仅仅是误炸,美国人对此毫不怀疑。我们为何要炸中国使馆呢?
  • 江:克林顿好多次对我表示道歉。但是,我告诉他:既然你代表美国,而我代表中国,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无法取得百分之百共识的。当时,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以后,我们12亿多人怒吼起来了。虽然我们人口这么多,但是我们人的生命、每个人的生命还是非常宝贵的,有3个人牺牲了,所以我对他讲,我们把12亿多人怒吼的情绪引导到一个理智的轨道上去,谈何容易。
  • 麥:如果美国发展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中国是否以研制更多的导弹来作出反应?
  • 江:我们反对你们搞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反对搞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这个态度是很鲜明的。中国考虑的就是我们绝不会使我们国家的安全利益受到损害。对中国来讲,我们增加我们的国防力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对美国一定要搞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要搞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我们认为,这对整个世界和平是很不利的,因为这在世界上造成了一种气氛,使人们感觉到不是大家都在从事和平与发展的共同事业。这非常自然地会使我们感到是一种威胁。
  • 麥:如果美国坚持搞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中国会增加核力量吗?
  • 江:我们是有核武器的国家,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我们也是有核武器的。但是我们始终把核武器维持在最低的数量,同时我们宣布我们绝对不第一个使用核武器。
  • 麥:您刚才讲,希望能改善美中关系,那么您想怎样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呢?
  • 江:我想在这一点上最主要的就是我们希望领导人之间要有一个登高望远的观点。1993年,我与克林顿见面,我就讲了中国的诗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就是登高望远。戈尔来的时候,我也跟他讲了我们宋朝宰相王安石的一首诗,“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 麥:邓小平曾对您讲,“我希望您是这个领导班子的核心”,您当时的答复是:我觉得如履薄冰。您当时肯定是在考虑自己是否做好了挑起这副担子的准备?
  • 江:今天我可以给你坦率地讲,我从上海市委书记到北京来的,我丝毫没有这个准备来当全中国的领导人,我是希望能够考虑比我更能干更合适的人。最后,我们的邓小平等老一辈的领导人认为我是合适的,同时我是经过中央委员会的正式选举产生的。最后,我只能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 麥:您成功的原因之一是如人们所说的“绵里藏针”,它是您成功的秘诀吗?
  • 江:在中国,“绵里藏针”是一种非常正面的表扬的话,对我们以前的领导人,对邓小平有过这样的评价,我不敢和他相比。但是我可以讲一句,我这个人的性格还是比较果断的,这是肯定的。我当总书记到现在11年过去了,我始终抱着一个信念:我始终要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祖国尽力地做好工作。我的辛勤努力可能得到如你所说的这样的评价。
  • 麦:您现在掌握着13亿人的命脉,或者说世界上五分之一人的命脉,那很不得了。
  • 江:我们大概每一天有5万多新的婴儿出生,一年近2000万人,而且这是在严格的计划生育的条件下还有这么大的增长率。所以我确实经常考虑怎么使得我们12亿多人生活得幸福,水平不断地提高,很难呐。
  • 麦:北戴河是否等同于戴维营?
  • 江:但是它是一个每年夏天我们的中央官员都会来这里的传统,但我们来这里才不是度假,我们会把这当成中国领导人的办公场所。只不过打高尔夫球和游泳,我的医生一直在建议我游泳,今早我游泳了,这是我今年夏天的第21次游泳。
  • 麦:It's the tradition…for Chines leaders – Mao Zedong swam, Deng Xiaoping swam, Jiang Zemin…
  • 江:(大笑)
  • 麦:谁会是你的继承者?他是否也会游泳呢?
  • 江:我想到这也许是一个巧合,游泳确实可以让你放松、振作精神
  • 麥: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是怎么产生的呢?
  • 江:美国的选举制度和中国的选举制度不完全相同。因为我们整个的历史传统、文化水平、经济发展水平、普遍的教育水平不完全一样,所以每个国家的选举制度要根据它自己的情况确定。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不错的,但是我们从法律上来讲,共产党只会提议,最后由人民代表大会来决定。所有的国务院的领导和所有部长,通通都是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日常事务由国务院负责。共产党内权力最高的是代表大会,代表大会选出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会选出政治局。我们政治局常委每个星期都要开会,完全是在民主的气氛当中,而且我们经常与所有的民主党派的领导要协商国家大事。
  • 麥:美国,通过几个党派竞争,代表大多数人利益。为什么这种事在中国就是不可想象的呢?
  • 江:你们的众议院议员以及参议院议员很多次问我这样的问题,我都给他们做了详细的回答。首先,中国不是一个共产党,还有八个民主党派,你们的议员就说谁是反对党?我说,没有。我说你为什么说一定要有反对党,说明你没有很好地读中国的历史,你完全用美国的价值观念运用到全世界,想象整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应该按照美国的这种政治制度去行事,这是非常不够明智的。很坦率地讲,我们双方在价值观念上确实还有很大的不同。美国人往往用你们的逻辑思维去推断其他国家的政治、其他国家的各种情况。我们的价值观里一直崇尚有一个很好的集体,相互协作。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我们在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要取得人民的信任。新中国建立以后经过几十年的奋斗,也经过一段曲折的道路,但是邓小平确定的开放政策非常成功,我们现在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是,西方往往希望我们变成资本主义,那个世界就太单调了,我认为世界应该是丰富多彩的。我们要学习所有西方先进的思想、文化,包括科学技术、经济的经验。当然,这必须跟我国的国情相结合。正是由于遵循这个原则,我们这几十年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
  • 麦:你迫害了一些基督徒。(托腮捂嘴状)你迫害了一个叫法轮功的东西。到底是为啥,按我的理解,这是一种宗教方面的东西。And I had met the man in New York,I met him.(冷漠脸)
  • 江:You met him?(不可思议状,嘲讽脸)
  • 麦:他们锻炼身体,他们相信某种精神生活,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担心以至于虐待、逮捕、杀害……(掰手数数)
  • 江:(打断麦克·华莱士)You also trust Falun Gong?
  • 麦:(托腮思考)I don't know. 我对这个了解还不太多。
  • 江:李洪志自称是释迦牟尼转世的化身,还是基督徒耶稣的化身,你信吗?他说地球末日就要来临,地球将会爆炸。他还说,我和总理李鹏致电给他请求推迟地球爆炸的日期,大概十几年吧。但我们从未向他请求过。
  • 麦:(耸肩)
  • 江:通过这些宣传,他企图获得信徒的信任,他希望给人留下一种“这人很了解中国领导人”的印象,事实上,由于他的传教,许多家庭破裂,许多人也因此丧命……
  • 麥:您曾讲过新闻应该是党的喉舌,您和毛泽东都曾讲过新闻报纸应该由政治家来管理。
  • 江:我想不管哪个国家哪个党派,都有它的新闻出版物宣传它们的主张,我们所有的全国的各种电视台大概有两千多家,而且我们的地方报纸有两千多种、我们的杂志有八千多种、我们每年出版的新的书籍十万多种。毛泽东在文化艺术领域,他也主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当然,我们在一定的历史时期里也有过“左”的错误,但是我认为,我们现在是尊重这个方针的。
  • 麥:四年前,您曾经到中国很重要的一家报纸《人民日报》,您对他们说,即使是一篇文章,哪怕一句话讲错了都可能会造成国内的政治不稳定。新闻就有这么大的力量?
  • 江:四年前我去过人民日报社,但是好像我的原话并不一定是这样讲的。我只是说明这么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大一个国家,我们有12亿多人,新闻的导向确实是很重要的,不管对中国的新闻界以及包括西方的新闻界,我都认为有一点很重要,我尊重所有的新闻界他们自己的看法和意见,但是事实不能扭曲。中国的新闻,特别是我们的《人民日报》,老百姓非常重视。如果它把某一个事实报道错误了,人们会信以为真。不像你们那儿,反正随便报,那就跟我们的情况不一样,你们报道一个新闻就是不符合事实,也无所谓。比如说,我现在还在北戴河与你谈话,但是我已经看到了海外的报纸说我已经到了大连了。如果真实的话,我们今天不可能在这里谈话。
  • 麥:您现在肩上担负的很重要的职责之一就是中央军委主席。您对军队非常严格,是不是这样?
  • 江:我到现在为止,不知不觉地已经干了将近11年的军委。我自己认为我在军队里还是为大家所信任的,因为不需要我去打枪,也不需要我去开飞机,我应该说是作战略的决定。
  • 麥:两年以前,您让军队退出生产经营,为什么要作出这一决定?
  • 江:我认为部队经商是一个腐蚀剂。历史经验,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军队经商以后,没有一个不腐败的,最后必然是涣散了军队的军心
  • 麥:您提到了腐败这个问题。
  • 江:我到中央工作,当时邓小平告诉我们,很重要的一个任务,首先是抓反腐败。腐败,它是一个历史的现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但是对于我们来讲,我们的态度一直是坚决反对它,一直到现在为止,我还继续在抓这个问题。我认为,腐败对我们来讲,在某些方面非常严重,我非常仇恨它,但是要想一下子一个早晨把它都解决,看来也是很困难。我认为反腐败只能用法治的办法,用舆论的办法、教育的办法逐步地把它解决。
  • 麥:One more question about,… dictatorship.(再问一个问题,关于……独裁)
  • 江:Sure.
  • 麦:你封锁了一些互联网网站,在中国这里,BBC,华盛顿邮报,为什么?你们担心人们从网上看到并且了解到一些信息?
  • 江:关于互联网,实际上刚才我对你谈新闻自由时已经谈过,但现在我想对于互特网,我们希望通过互特网获得有用的信息,然而互特网上也有许多不健康的东西,特别是色情内容,对我们的青年一代是十分有害的。
  • 麦:Not from BBC or Washington Post.(但是英国广播电台和华盛顿邮报的网站上没有色情内容)
  • 江:像你刚才提到BBC啊,华盛顿邮报啊,他们被封锁是因为一些政治新闻,这一点我们要有选择性,正如美国同样有选择性。一句话,是希望从因特网中接收有益于中国发展的信息,不管是文化的、经济的,各方面的。但是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限制一些不利于我们的。我想应该承认一条,你们在这方面的技术水平比我们要高得多,我不是指先进的技术设备,我是指你们的媒体在新闻选择方面,你们的要求也很高的,比如你们能不能如实地报道中国的情况
  • 麥:我们可以试试,可以试试。
  • 江:在事实上很难。
  • 麥:四年之前,您曾召集一些学者和历史学家在北戴河开会讨论有关道德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在西方所面临的问题
  • 江:其实这个题目我们经常研究,不管哪一个国家,好几千年以来,特别是在中国,因为历史比较悠久,对于精神的文明一直是非常重要的。道德的高尚一直是非常重视的,邓小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要人们致富,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达到共同富裕。“致富光荣”并不是资本主义。我今年在广东给他们讲,你们现在比起中国其他的地方,比西部的省市要富了,但是要“致富思源、富而思进”,不能停滞不前。我想物质丰富,道德、精神堕落,这是我们所有国家领导人都应该共同对待的问题。
  • 麥:您本人曾要求人们抵制西方腐朽思想的影响,您老觉得美国比中国腐朽吗?美国是否在向中国出口腐朽?您说的腐朽的东西到底指的是什么?
  • 江:美国的领导人,包括原来的总统布什、卡特,也包括现在的总统克林顿,我们也都非常担心,青年一代的道德领域受到这种堕落的影响,应该这么说,由于我们双方国家的历史传统、生活习惯、宗教信仰等许多东西不一样,也可能你们认为不是颓废的,但是到中国来就是颓废了。所以我们必须有一定的选择性,我想很坦诚地给你们讲这一点。
  • 麥:在您接过第一把手职务的时候,您是否会说上帝保佑我能胜任,对于您来说,您的上帝是谁?
  • 江:我并不信任上帝,我是无神论者,所以我也并没有一定要叫“我的上帝!”但我认为,我要依靠全体人民对我工作的支持。
  • 麦:Look,one last question,dictatorship.You know it.When I see the picture of that one,young,man,in front of the tank in Tiananmen square,that mean,means Chinese dictatorship,that a wanderful symbol,hit(手指点了点心脏),hit my heart about dictatorship in China.
  • 江:(打手势让翻译员不着急翻译)Don't leave translation.I know what you said,hehehe,我很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因为ABC的芭芭拉·沃尔特斯十年前就问过我同样的问题,而且给我看了那个照片。我说过,这个年轻人没有被逮捕,也没有受到伤害,因为坦克在他面前停下来,拒绝碾过他。芭芭拉也告诉我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我可能忘了,但我问过在公共安全情报机关工作的负责人,他们利用尽可能多的关系网络来寻找这个年轻人,经过一个月的调查,我们确信这个年轻人并没有被捕。
  • 麦:你是否会钦佩他的勇气?
  • 江:但是我从未见过他,尽管我们试图找出他在哪里,我们也是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中国哪个地方。但从图片上看,我相信他有他内心的想法,至于想法正不正确,那完全是另一回事,我不确定是什么让他……
  • 麦:You have not answer the question,president.(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主席先生。)Did you,did a part of Jiang Zemin,and mind… admire his courage?(你,江泽民的内心是否会赞美钦佩他的勇气?)
  • 江:我……因为我想你会驱使我说是,但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充分尊重每一个人民自由表达愿望与诉求的权利,但我不会赞同与政府公然对抗……
  • 麦:我,我是在谈论那个人的内心,(翻白眼),那个孤单的年轻人,站在坦克前,在曾经的上海,你也是一名学生抗议者……
  • 江:That's right, in Shanghai.
  • 麦:In the times of KMT,we want freedom, we want democracy,that's you!(在国民党时代,“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民主”——那是曾经的你)
  • 江:It's right.
  • 麦:那些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人们呼吁的也是“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民主”
  • 江:这个。我参加过抵抗日军侵略的学生运动,我们唱了抗议歌曲《同学们,站起来,保卫祖国》:♪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傷,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
  • 麦:到2002年,你将会结束你的任期,没错吧?
  • 江:没错啊。我的共和国主席将在2003年结束,党总书记任期在2002年结束。
  • 麦:就是说到那时候你会放弃三个职位中的一个?
  • 江:你看,你问了一个又短又难的问题。今天在这里我无法明确的回答你……因为这取决于我们的民主系统
  • 麥:今天你第一次采取了守势,一提到李文和的名字我觉得这对你来说是个难题,其他问题好像都不是问题。
  • 江:对我来说当然不是难题,这只是你的感觉,那你认为呢?你觉得他(李文和)是中国间谍吗?你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 麥:我正在仔细考虑,我手里并没有太多信息。既然你问了我会回答的。
  • 江:你掌握的消息也许比我多,我都是看报纸才知道的。这是我第一次发现你遇到难题了。
  • 麥:是的没错,我也许不该回答。
  • 麥:你是否指美国看不起中国?我们在亚洲的地位是否太显耀?
  • 江:我也不是单单说你们单纯的对中国,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国家,而且我们有12亿多人口,中国已经通过这20多年的改革开放,有了相当的经济基础,所以恐怕你们还不太敢小看中国。

人民大会堂香港厅答港台记者问[编辑]

2000年3月8日,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香港厅答港台记者问。[24]

  • 问:两岸不会发生战争吗?
答:我刚才跟你讲,我们对台湾的方针是一贯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但如果有干涉主义的势力干预,当然我们不会放弃使用武力。
  • 问:请问江主席,两岸如果真的开战岂不是相煎何太急?
答:我发现你们,这一点我感觉得,幸亏我这个人喜欢诗词。你大概用的曹植的这首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的理解,如果你要搞台独,这个问题就意味着相煎何太急。本是同根生嘛,对不对啊?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相信这么一个伟大的中华民族,最终肯定,我们要会统一的。
  • 问:中国怕不怕外国势力干涉?
答:中国人民是从来都不信邪的。
  • 问:您希望去台湾吗?
答:我当然希望去!
  • 问:什么时候呢?
答:什么时候就要看情况了。你说这样一情况我能去吗?

怒斥香港记者[编辑]

[30]

2000年10月27日,香港女记者张宝华问及是否「钦点」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面对香港记者不断的追问,表示这帮香港记者水平有限,并作出有关回应。

注:新闻二台翡翠台针对此段发言所配字幕稍有不同。例如,对于原话「闷声大发财」,新闻二台用的是「发大财」,而翡翠台用的是「大发财」;除此之外,很多口语细节都没有在字幕中反映出来。鉴于此,本段语录尽量根据江的原话进行编写。视频详见有线新闻台版本翡翠台版本

注:此次访问时江泽民在说普通话的同时夹杂粤语、英语,下面会将原文标出,粤语、英语使用斜体,必要时附上翻译。

  • 张:江主席,你觉得董先生连任好不好啊?
  • 江:好啊。
  • 张:中央也支持他吗?
  • 江:对啊,当然啦。
  • 张:那为什么这么早就提出了,有没有别的人选呢?
  • 张:欧盟呢最近发表了一个报告说呢……呃……北京会透过一些渠道去影响、干预香港的法治,你对这个看法有什么回应呢?
  • 江:没听过这个事。
  • 张:是彭定康说的。
  • 江:你不能……你们媒体千万要注意啊,不要“见着风,是得雨”啊。接到这些消息,你媒体本身也要判断,明白意思吗?假使这些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帮他说一遍,你等于……你也有责任吧?
  • 张:现在呢那么早呢你们就是说支持董先生呢,会不会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内定了、是钦点了董先生呢?
  • 江:没有任何(内定、钦点)的意思。还是按照香港的……按照基本法、按照选举的法——去产生……
  • 张:但是你们那么……
  • 江:你……刚才你问我啊,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无可奉告”,那你们又不高兴,那怎么办?
  • 张:那董先生……
  • 江:我讲的意思不是我是钦点他当下一任。你问我不支……支持不支持,我是支持的。我就明确地给你告诉这一点。
  • 张:江主席……
  • 江:我觉得你们啊,你们……我感觉你们新闻界还要学习一个,你们非常熟悉西方的这一套理论。你们毕竟还 too young(太年轻),明白这意思吧。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啊,西方的哪一个国家我没去过?媒体他们——你……你们要知道,美国的华莱士,那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啊,我跟他谈笑风生!所以说媒体啊,要……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懂我的意思——識得唔識得啊?(懂不懂啊?)
  • 江:唉,我也给你们着急啊,真的。
  • 江:你们真的……我以为……偏激……你们有一个好,全世界跑到什么地方,你们比其他的西方记者啊,跑得还快。但是呢,问来问去的问题啊,都 too simple(太肤浅),啊,sometimes naive!(有时很幼稚)懂了没有啊?
  • 张:那江主席,你觉得……
  • 江:識得唔識得啊?(懂不懂啊?)
(一片嘈杂声)
记者:但是能不能说一下为甚麽支持董建华呢?
江: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来)给你们讲的。我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是我见得太多了,我……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 江:我刚才呢……我刚才我很想啊,就是我每一次碰到你们我就讲中国有一句话叫「闷声大发财」,我就什么话也不说。这是最好的!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这样热情啊,一句话不说也不好。所以你刚才你一定要——在宣传上将来如果你们报道上有偏差,你们要负责。我没有说要钦定(董建华),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但是你问……你一定要觉得要问我……对董先生支持不支持。我们不支持他?他现在是当特首,我们怎么能不支持特首?
记者:但是如果说连任呢?
江:对不对?
江:诶,连任也要按照香港的法律啊,对不对?要要……要按照香港的……当然我们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香港的特区……特别行政区是属于中国……人民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人民政府啊。啊?到那个时候我们会表态的!
记者:但是呢……
江:明白这意思吧?
江:你们啊,不要想……喜欢……弄个大新闻,说现在已经钦定了,再把我批判一番。
记者:不是,但是呢就是……
江:你们啊,naïve!(幼稚!)
记者:但是呢就是……
保安人员:好好好OKOK……
江:I'm angry!(我生气了!)我跟你讲啊,你们这样子啊,是不行的!
保安人员:好好好,请大家离场。
江: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们一下!

参考来源[编辑]

Wikisource-logo.pn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语录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官员
中共中央主席 毛泽东 华国锋 胡耀邦
中共中央总书记 陈独秀 瞿秋白代行 向忠发 王明代行 博古 张闻天 胡耀邦 赵紫阳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家主席 毛泽东 刘少奇 董必武代行 宋庆龄名誉 李先念 杨尚昆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华国锋 赵紫阳 李鹏 朱镕基 温家宝 李克强
全国人大委员长 刘少奇 朱德 宋庆龄代行 叶剑英 彭真 万里 乔石 李鹏 吴邦国 张德江
国家副主席 朱德 宋庆龄 李济深 张澜 高岗 董必武 乌兰夫 王震 荣毅仁 胡锦涛 曾庆红 习近平 李源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