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97年10月26日,江泽民访问美国夏威夷时拍摄于希卡姆空军基地

江泽民(1926年8月17日-),中国共产党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委主席。

1986年[编辑]

  • 隐患险于明火,防范胜于救灾,责任重于泰山。
    1986年10月13日,任上海市市长时所讲。

1989年[编辑]

  • 就在前一个时期,从国外的一些宣传报道,有若干是跟我们的事实真相不相符合的。我想这个丝毫不能去影响我们对于香港问题的解决方针——就是我们的一国可以两制。
  • 那么因此,我曾经给香港的一些先生们讲过一句俗语叫:井水不犯河水。这个我认为是一种很恰当地可以表达我们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是不变的方针。
  • 但是我想也无可讳言,确实国际上有些人想要把香港成为一个颠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来攻击我们共产党的领导的这样一个基地。
    江泽民1989年关于香港问题的谈话。[1]

1990年[编辑]

  • 问:你知不知道这个青年人后来怎么样了?我们知道他名叫王维林。
答:王维林,我想你刚才提到的情景恰恰表明了:那人站在坦克前面,坦克停了下来。为什么坦克会停下来?是那孩子截停坦克吗?是因为坦克,坦克里的人不想碾过拦在前面的人。但我认为这情景刚好证明这样。
  • 问:那青年人的情况怎么样?
答:我认为这青年人不可能被坦克轧死。
  • 问:不,但你们有没有拘捕他?我们听到他被拘捕,已被处决。
答:我不能证实你提及的这个青年人是否被拘捕。
  • 问:那你不知道他的情况?
答:但我认为(王维林)从没有…从没有被杀。[2]
  • 江泽民接受美国记者华特斯采访时被问到关于六四事件中拦截坦克的人的下落。[1]
  • 我一看你(指姜昆)我就知道你的名字,你今天晚上真是表演得淋漓盡致。
    在1990年中國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來到現場發表新年賀詞並在李鵬講話完畢後與參與演出的演員握手。[3]

1997年[编辑]

在夏威夷即兴弹吉他[编辑]

  • 为了…使得我们今天晚上的这个…环境…更加的轻松一点,我…回忆起我曾经…在1945年、46年的大学年代,经常我们喜欢玩儿“Hawaii guitar”,经常弹奏的Aloha ʻOe这个歌曲。在我祝酒之前,我去弹一曲Aloha ʻOe这个guitar,请州长夫人演唱![4]

在费城看望顾毓琇先生[编辑]

  • 我今天非常激动。我回忆起两年前你到纽约,这样一个长途去看我,我实在是不敢当。根据中国的优秀的历史传统,你是我的老师,我今天见到你,我又想起…51年前,就是46年…你在教我operational calculus,运算微积分。记忆最深的,你上堂讲课没有带书,没有带讲义,全部在你的脑海里,而且我们还跟不上,这一点实在了不起。你不仅是电机博士,而且你又是戏剧学家,又是诗人,而且呢我们的王师母啊,那个书法是好极了,又能够丹青,画画可以叫丹青吧,顾老师?[5]

答哈佛学生问[编辑]

  • 我到美国来,从夏威夷开始,应该说我就对于美国的民主——不是说从generally speaking,这个民主的概念呢我脑子里面多得很,是说美国的民主——我来了以后有具体的体会,比过去书本上学到的要具体得多。
  • 虽然我已经七十一岁了,但是呢我的耳朵还是很尖锐,那么刚才我在演讲的时候,我就听到外面高音喇叭的声音。那么但是,我想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我的声音要比它还高。
    1997年访问美国,在哈佛大学演讲,回答关于会场外反华示威的提问。[6]

答港台记者问[编辑]

  • 问:两岸不会发生战争吗?
答:我刚才跟你讲,我们对台湾的方针是一贯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但如果有干涉主义的势力干预,当然我们不会放弃使用武力。
  • 问:请问江主席,两岸如果真的开战岂不是相煎何太急?
答:我发现你们,这一点我感觉得,幸亏我这个人喜欢诗词。你大概用的曹植的这首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我的理解,如果你要搞台独,这个问题就意味着相煎何太急。本是同根生嘛,对不对啊?
  • 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相信这么一个伟大的中华民族,最终肯定,我们要会统一的。
  • 问:中国怕不怕外国势力干涉?
答:中国人民是从来都不信邪的。
  • 问:您希望去台湾吗?
答:我当然希望去!
  • 问:什么时候呢?
答:什么时候就要看情况了。你说这样一情况我能去吗?[7]
  • 2000年3月8日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香港厅答港台记者问。[2]

PBS节目访谈[编辑]

  • 问:主席先生,你对克林顿总统昨日提出的中国的人权政策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怎么看?
答:我一直受到克林顿总统的热烈欢迎,并且我一直感受到两国人民的友谊。有的时候有些噪音,这是小问题。
  • 问:这些噪音也没有使您感到不安吗?
答:没有。
  • 问:为什么不呢?
答:因为我刚才不是讲了吗,我心里面感到骄傲,我无可讳言。因为我对于中国的十二亿人口,我要把他管理好,要保证他吃得饱穿的好穿得暖,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问:你认为共产主义是一个衰落的概念吗?
答:我是国家主席,我想我作为一个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自从那天我参加革命,我一直怀着理想来实现共产主义,我不相信这是一个衰落的概念。
  • 但是我也要说,人们在过去理想主义的情况比较多。现在我们接受了邓小平理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 问:您是否认为中国国务院委任西藏地区行政长官是干预行政?
答:西藏绝对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这个问题是中国的内政。我读了你们的许多历史书,而且早在中学时我也看过写的亚伯拉罕·林肯的文章。在这方面林肯总统当年要解放美国黑奴,而在中国,1959年我们就开始解放了西藏的农奴,而实际上的政教合一已自从文艺复兴时期反对的人遍布世界各地。因此,我们无论做什么也有人说,我们致力于废除政教合一的西藏。
  • 问:您希望今后会怎么样?
答:马克思是一位伟大的社会科学家。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在这方面的实际操作中没有那么多的经验。而毛泽东建立了新中国,建设了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而且我们也相信他的贡献是高的,但是他在晚年也犯了错误。而邓小平总结了历史经验,开辟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发展道路,而我们会一直走下去。
  • 1997年,江泽民接受美国PBS记者吉姆·莱勒的采访并回答若干问题。[8]

1998年[编辑]

  • 广大军民,努力地奋战,与洪水搏斗。我们的军队要发扬不怕疲劳,不怕艰险,连续作战的精神。
  • 现在已经面临着我们长江抗洪抢险的决战性的时刻。我们要提高警惕,千万不可麻痹大意。我们要坚决地坚持到底,坚持奋战,坚持再坚持!我们就一定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 我们中华民族是有着很强的凝聚力,任何的困难都压不倒我们。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1998年江泽民在长江现场指导抗洪抢险时向解放军用喇叭喊话。[9]
  • 有利於中日友好的事,要竭盡全力去做。不利於中日友好的事,絕不要去做!
    1998年江泽民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發表演講時遭到場下學生抗議,提高聲音喊話。[10]
  • 我和辜振甫先生,我看有一點我想跟你說明一下。我們還是要就“一個中國”(的原則)。我想關於“一個中國”的問題啊,不需要做許多複雜的語言,雙方幾十年沒有見面,所以重要的,就是我們怎麼能夠促進海峽兩岸能夠早日地進行統一。我們的原則很清楚,就是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
    1998年江泽民訪問日本時被問及台灣問題。來源同上。

2000年[编辑]

三个代表[编辑]

  • 中国共产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就是党的理论、路线、纲领、方针、政策和各项工作,必须努力符合生产力发展的规律,体现不断推动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的要求,尤其要体现推动先进生产力发展的要求,通过发展生产力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就是党的理论、路线、纲领、方针、政策和各项工作,必须努力体现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的要求,促进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为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是党的理论、路线、纲领、方针、政策和各项工作,必须坚持把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归宿,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在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基础上,使人民群众不断获得切实的经济、政治、文化利益。[3]
  • 中国共产党对江泽民执政思想的官方表述,简称“三个代表”,于2000年7月1日正式提出。但是很多人忽视了“要代表”而把意思理解成了“代表了”。

CBS《60 Minutes》节目访谈[编辑]

注:此次访谈江泽民有时说汉语有时说英语,下列可能并非原话,但是皆属于对采访的翻译,意思相同。

  • 我希望借这次采访向美国人民表达美好的祝愿。
  • 问:你是否同意《中国日报》将美国描绘成世界和平威胁这得说法?
答: 应该这么说,可能是因为美国享有强大的经济力量和先进的科学技术,美国往往把自己及世界上的地位估计得太高。但今天我是想向美国人民传达友好的信息,所以我不想在此次访谈中用太多强硬的词汇。
  • 问:戈尔或小布什,他们二人会在你的任期内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如果此时他们正在收看这个节目,你对未来的中美关系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
答: 在这两个党的领导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我都有许多朋友。
问:那么你对双方的竞选活动都提供资助了?
答: 你在开玩笑吗?我们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我已经读过了两党的竞选纲领,无论谁当选,我都相信他会力图改善中美之间的友好关系,因为这符合全世界的战略利益。有人告诉我不要太看重在竞选过程中候选人做出的不友好言论因为一旦当选,他们就会友善起来。我只希望这会成真。
我觉得刚才我的回答和你的问题一样长。所以你的问题也要简明扼要一些,我也会同样简短回答。
  • 问:你如何评价当前的中美关系,主席先生?
答:两国的关系,总体来说,是好的。但我也会用人们形容天气的话来形容中美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有风有雨,甚至有乌云。但是,有时也会雨过天晴。我们都希望中美之间能建立建设性的伙伴关系。
问:这话说得真像是政客的言谈,不够坦白。
答:我认为政客不是个好词。
  • 华:你是世界上最后一位共产主义独裁者。
江:你说我是独裁者?
华:当然,这是一种有所发展的独裁,我们是这么看的,我说错了吗?
江:当然错了,这是个大错误。
华: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位独裁集权者。
江:但我非常坦率地说,我不同意你说我是一名独裁者。
华:我知道你不同意,但美国有句古话叫做"如果走着像鸭子,叫着像鸭子,那么它就是只鸭子。"
江:你说的独裁是什么意思?
华:独裁者是这种人:限制新闻自由,信仰自由,私营企业的自由,现在你在这些方面也做得更像独裁者了。就像无所不知的权威父亲,如果你挡了父亲的路,他就会杀掉你。
江:你这是天方夜谭。中共党代会选举中央委员会,委员会又选举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委会,我是其中的一名常委。如果没有全体成员的通过,我做不出任何决定。
  • 华:主席先生,你今天还认为美国是故意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吗?
江:我只能反过来跟你讲,美国是一个科技水平很高的国家,因此到目前为止,美国误炸的解释难以令人信服
华:为何美国要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
江:这对我来说也是个问题,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标记太清楚了,不可能被错认。那么为何会发生这种事至今仍是个谜。然而我们已经决定向前看来改善中美关系。
华:我明白,那已经过去了。但你知道就算是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也有失误的时候,会犯愚蠢的错误。美国人民一直深信不疑,我认为在他们眼中这真的就是个失误。
江:克林顿讲过好多次。我告诉他,因为你代表美国人民,而我代表中国人民,我们在这一点上无法达完全的一致。
  • 问:今天你第一次采取了守势,一提到李文和的名字我觉得这对你来说是个难题,其他问题好像都不是问题。
答: 对我来说当然不是难题,这只是你的感觉,那你认为呢?你觉得他(李文和)是中国间谍吗?你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华:我正在仔细考虑,我手里并没有太多信息。既然你问了我会回答的。
江: 你掌握的消息也许比我多,我都是看报纸才知道的。这是我第一次发现你遇到难题了
华: 是的没错,我也许不该回答。
  • 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
华:你为什么担心新闻自由?
江:我想不管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党派都必须有他们自己的出版物来宣传他们的主张,我们的确有新闻自由,但是这种自由应该从属并服从于国家的利益。
华:你封锁了一些互联网网站,在中国。BBC和华盛顿邮报网站,为什么?为何封锁网站,你不信任人民从网络获取信息和了解资讯吗?
江:我们希望人们从互联网上学习有用的信息,但是,有些时候非常不健康的信息,特别是网上的黄色信息。这些内容会影响我们青少年的成长。
华:BBC和《华盛顿邮报》的网站并没有黄色信息。
江:他们被禁可能是因为一些政治性的报道,我们需要有所选择,我们希望尽可能地限制对中国发展无用的信息。
  • 江:我相信这次访谈会进一步深化中美友好关系,促进和加深两国及两国人民的了解,这就够了。
华:你确定?
江:我深信不疑。
华:你钦佩美国?你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
江:对,我希望两国人民加深相互了解。[11]
2000年江泽民在北戴河接受美国CBS记者华莱士的专访,并制成节目《60分钟》。[4]

怒斥香港记者[编辑]

2000年,香港女记者张洺华(原名张宝华)问及是否「钦点」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面对香港记者不断的追问,表示这帮香港记者不够水平,并作出有关回应。随后将其赶出场外。

新聞二台翡翠台針對此段發言所配字幕稍有不同。例如新聞二台用的是「悶聲發大財」,而翡翠台用的是「悶聲大發財」;鉴于此,本段语录尽量根据江的原话,按照基本法,去编写。视频详见有線新聞台版本翡翠台版本

注:此次访问时江泽民有时说汉语有时说粤语、英语,下面会将原文标出,粤语使用斜体,必要时附上翻译。

  • 张:江主席,你觉得董先生连任好不好啊?
江:好啊。
张:中央也支持他吗?
江:對啊,当然啦。
张:那为什么这么早就提出了而又没有别的人选呢?
  • 张:欧盟呢最近发表了一个报告说呢……呃……北京会透过一些渠道去影响、干预香港的法治,你对这个看法有什么回应呢?
江:没听到這個事。
张:是彭定康说的。
江:你不能……你们媒体千万要注意啊,不要“见着风是得雨”啊,接到这些消息,你媒体本身也要判断,明白这意思吧? 假使一些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你再帮他说一遍,你等于……你也有责任吧?
  • 张:现在呢那么早呢你们就是说支持董先生呢,会不会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内定了、是钦点了董先生呢?
江:沒有任何(內定、欽點)的意思。还是按照香港的……按照基本法、按照选举的法——去产生……
张:但是你們那麼……
江:你一定要……刚才你问我啊,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无可奉告”,你们又不高兴,那怎么办?
张:那董先生……
江:我讲的意思不是我去钦点他当下一任。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说支持。我就明确跟你告诉这一点。
张:江主席……
江:但是你们啊,你們……我感觉你们新闻界还要学习一个,你们非常熟悉西方的这一套的理论。你们毕竟还 too young(太年轻),明白这意思吧。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西方的哪一个国家我没去过?媒体他们——你们要知道,美国的华莱士,那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啦。啊,我跟他谈笑风生!所以说媒体啊,要,那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懂我的意思——識得唔識得啊?(懂不懂啊?)
江:诶,我也給你們著急啊,真的。
江:你们真的……我认为……遍地……你们有一个好,全世界跑到什么地方,你们比其他的西方记者啊跑得还快。但是呢问来问去的问题啊,都 too simple(太肤浅),啊,sometimes naïve!(有时很幼稚,图样图森破)懂了没啊?
张:江主席,你觉得……
江:識得唔識得啊?(懂不懂啊?)
(一片嘈杂声)
张:能不能說一下為甚麼支持董先生呢?
江: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跟你们讲這個。我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是我见得太多了,我……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 江:……我刚才呢……我刚才我很想啊,就是我每一次碰到你们我就讲中国有一句话叫「闷声发大财」,我就什么话也不说。这是最好的!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这样热情啊,一句话不说也不好。所以你刚才你一定要——在宣传上将来如果你们报道上有偏差,你们要负责。我没有说要钦定(董建华),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但是你问,你一定要觉得要问我,对董先生支持不支持。我们不支持他,他现在是当特首我们怎么能不支持特首?
张:但是如果说连任呢?
江:對不對?
江:诶,连任也要按照香港的法律啊,对不对?要,要...要按照香港的...当然我们的決定权也是很重要的。香港特區...特別行政区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人民政府。啊,到那时候我们会表态的……
张:但是呢……
江:明白这意思吧?
江:你们啊,不要想……喜欢……然後弄个大新闻,说现在已经钦定了,再把我批判一番。
张:不是,但是那个就是……
江:你们吶,naïve!
张:但是呢就是……
保安人员:好了好了够了……
江:I'm angry!我跟你們讲,你们这样子啊是不行的!
江:我今天算得罪了你们一下!

2001年[编辑]

中美撞机讲话[编辑]

  • 我想这个问题发生了以后,我曾经在国内的时候发表过一个简短的讲话。之后我到拉丁美洲来进行访问之前没有发表过一个讲话。
  • 美国的飞机至今在我们的海南西沙群岛,另外美国的机组上的人员24个人安然无恙。我来拉美访问的时候我无时无刻地都在想起我们的那位驾驶员。至今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而我们那架飞机也已经沉到海底去了。
  • 我讲一个不一定很适当的例子:我也跑到很多的国家去过,在日常走路的过程当中,比如说两个人碰了一下,我经常都会听到"Excuse me?"或是"Pardon?"。
  • 所以这次美国的飞机走到我们这里来了,你不讲一声歉意这是合理的吗?最后我想说一句:中美两国的领导人,都应该站到中美关系的全局,来很好地处理这个问题,That's this。[12]
  • 2001年江泽民出访智利时发表关于2001南海撞机事件的讲话。

申奥成功讲话[编辑]

  • 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讲三句话:
一是,对北京申办奥运成功致以热烈的祝贺!
第二句,向全国人民对北京申办奥运作出的贡献,同时向国际奥委会、向世界各国的朋友,对中国申办奥运会的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三句话,希望全国人民同首都的人民一起,奋发努力,扎实工作,一定要把2008年奥运会办成功!
  • 此刻,欢迎世界各国朋友2008年光临北京,参加奥运!
  • 江泽民与其他中国领导人在2001年07月13日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参加北京市民庆祝申奥成功大会,并发表讲话。[13]

2004年[编辑]

  • 今天来同大家见面,我感觉到非常高兴,讲三句话:
第一,衷心感谢,中央委员会接受我的辞呈
第二,衷心感谢,这么多年来同志们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帮助
第三,希望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努力工作,继续前进
  • 我坚信,我们党的事业必定会不断地取得更大的胜利。[5]
    江泽民卸任中央军委主席之后与胡锦涛会见中共四中全会代表并发表卸任演讲。

2009年[编辑]

  • 這個engineering drawing呢,我們就有幾年用鴨嘴的筆,旁邊一個小盒子。最痛苦的,就是鴨嘴筆把這個水弄到裡面,描圖的時候一下子就⋯然後就用刀片刮,這個就是描圖是最痛苦的,而且這個效率efficiency⋯[14]
  • 我的這個经历就是到了上海,到了89年的年初的时候,我在想我估计是快要离休了,我想我应该去当教授。于是我就给朱物华校长、张钟俊院长,给他们写了一个报告。他们说欢迎你来,不过,他这个Apply for Professor,那你要去做一个报告。我就做了一个能源与发展趋势的主要的节能措施,这个报告经过好几百个教授一致通过。那么上海交大教授当了以后我就做第二个报告,就是微电子工业的发展。这两个报告做了以后不久,过后,1989年的5月31号北京就把我调到北京去了。现在这个报告做了快20年了,所以呢我就去年呢在我们交大的学报,我发表了两篇文章,就是呼应這個89年的报告的。特别是昨天晚上,他又把我這個第二篇报告,还有我这十几年包括在电子工业部、上海市所做的有关于信息产业化的文章,总共我听他们讲是27篇。我也没有什么別的东西送给你们,我們拿來以后我叫钱秘书啊,就把这两个学报,两个学报的英文本,因为他们这里洋文好的人多得很呐,英文本,还有前面出过两本书,再加上昨天晚上出的这本书,送给郭伟华同志,给你送过来,那麼给你们作為一个纪念。[15]
  • 那麼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你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把我选到北京去了,所以邓小平同志跟我讲话,说“中央都决定啦,你来当总书记”,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我也不是谦虚,我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到北京来了呢?但是呢,小平同志讲“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所以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那麼所以我就到了北京。
    2009年江泽民视察中国联合工程公司时,回顾自己担任国家领导人期间的工作成绩。[6]
  • 到了北京我干了这十几年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概三件事:
一个,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第二个,把邓小平的理论列入了党章;
第三个,就是我們知道的“三个代表”。
如果说还有一点什麼成绩就是军队一律不得经商,这个对军队的命运有很大的关係。因為我后来又干了一年零八个月,等於我在部队干了15年军委主席。还有九八年的抗洪也是很大的。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主要的我就是三件事情,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谢谢大家。
  • 来源同上。
  • 這是我用過的啊!?老由啊,現在他們文印的圖章裡面絕對沒有這枚圖章,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東西。
  • 這就是說明二院的檔案工作做得太好了!
  • 你们给我搞的这个东西……Excited![16]
    来源同上。

2015年[编辑]

  • 不来这个海南名山遗憾了。
  • 这麼好的风景名胜(东山岭)海南要大力宣传,北京也要大力宣传,我回北京也為你们宣传宣传,以后这山就人山人海了。
  • 江泽民到此,不虚此行。
    2015年,江泽民携家人游览海南东山岭时作出的评论。[7]

参考来源[编辑]

  1. TV Weekend; China's Leader Calls Massacre 'Nothing'. 
  2. 两会特写:江泽民五分钟妙答台湾问题. 
  3. 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全文. 
  4. 译文:CBS: 2000年江泽民与华莱士在新闻60分钟的访谈. 
  5. 胡锦涛江泽民会见四中全会全体同志并发表重要讲话. 
  6. 网突流传江泽民短片 自曝89.64前推让总书记. 
  7. 江泽民家人游览海南东山岭. 香港成报网. [2015-01-04].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维基语录链接:名人名言 - 文学作品 - 谚语 - 电影对白 - 主题 - 分类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工作人员与中国共产党工作人员
国家主席 毛泽东 刘少奇 李先念 杨尚昆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国家副主席 朱德 宋庆龄 李济深 张澜 高岗 董必武 乌兰夫 王震 荣毅仁 胡锦涛 曾庆红 习近平 李源潮
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华国锋 赵紫阳 李鹏 朱镕基 温家宝 李克强
中共中央总书记 陈独秀 瞿秋白代行 向忠发 王明代行 博古 张闻天 毛泽东 华国锋 胡耀邦 赵紫阳 江泽民 胡锦涛 习近平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长 劉少奇 朱德 宋庆龄代行 叶剑英 彭真 万里 乔石 李鹏 吴邦国 张德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