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是位历史学家、学术领导人、五四运动学生领袖之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创办者。曾任国立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国立台湾大学校长,反共产主义。

傅斯年

名言[编辑]

因傅斯年长期担任校长一职,故名言多相关于学习。思想中心为“信”。

  • 若有证据该抓就抓,若无证据就不能随便进学校抓学生!我有一个请求,你今天晚上驱离学生时,不能流血,若有学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1]
  • 我们不过是陈胜、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
  • 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
  • 不和你决斗了,你还是继续骂吧。
  • 让布尔什维克滚出台大!
  • 诸位由学术的培养到人格的培养,人格乃是一个累积的东西,需要学问和思想的成分很多。
  • 立信是做人做学问一切的根本,也是组织社会国家的一切根本。不能立信,决不能求真理。
  • 归骨于田横之岛。
  • 台湾大学应该以寻求真理为目的,以人类尊严为人格,以扩充知识、利用天然、增厚民生为工作的目标。
  • 我在台大,定一种章则,必要实行;如不能实行,必然取消,决不使其若有若无。
  • 我们现在在这个岛上,正是检讨过去一切的时候,正是我们出问题给自己的时候。我们的挫折的原故在哪里,我们要检讨。

我们万万不可再不问不思的一味因袭旧脾气,因为实在因袭不下去了--假如要存在的话。

  • 因为教育是个有机体,造机器,建房子,不是有机体。凡有机体必须有自由发展的机会,若果没有,一定流为形式主义,生命

力是要窒息的。我们这十五年来一切设施所以计划不成,也许因为计划太细,所以整齐不成,也许因为整齐得太过,所以统一 的不成,,也许因为统一的太死板,天下有许多事,是整齐不来,统一不来的,假如仅仅总持大体,也许更能整齐统一些。

  • 一个人的成就,尤其是有特殊成就的,大多是自由发展出来的,一个学校也正如此。若果一切用刻板文章限制,毛病未必能够

一一校正,然而长处却显不出来。须知自由发展是学校办得成功的最基本原则。凡在定章程时,不特不要限制得太多,而且应 该鼓励他自动的应付环境,克服困难。这样,教育才有生命,学校才有朝气。

  • 有法,有人,法持大体,人用心思,这样才可把一件事情办得好。好的法,不是不妥的人的代替品,好的人也不是不妥的法的代替品。
  • 若一切教育都是为了技能,所造出来的人将是些死板不能自己长进的机器,则不久之后,技能随时代进步,便要落伍了,人成废物了。

所以“通才”一个观念,在教育上是不与技术平等重视的。

  • 我以为办事不必多说,多说有碍办事,一切以事实证明可也。
  • 我不敢说“善”办事,但“赫赫”的作风,是我所不取的。我只知道一步一步的实实在在的办,这样也许不能收速效,但速效我是不承认会有的。
  • 科学家扯谎,不会有真的发现;政治家扯谎,必然有极大的害处;教育家扯谎,更无法教育人[2]
  • 个人扯谎的结果,必至于集体扯谎;遁辞的扯谎,必引出故意的扯谎。
  • 我们要认法治的第一要义是公平;不能达到公平,绝不能成其为法治。
  • 学校只有法治,不能成其教育;学校没有法治,不能上轨道。
  • 大凡人与人相处,许多事情与其责备人家,毋宁责备自己,责备自己的第一件事是自己是不是守信。
  • “Intellectual honesty”可以翻译作“知识的诚实”,就是说,我们一旦觉得我们做错了,我们要承认。
  • 在大学里得到学问乃是最重要的事;得到证书乃是很次要的事。
  • 人格不是一个空的名词,乃是一个积累的东西。累积人格,需要学问和思想的成分很多。
  • 我们现在要看清我们的面孔,想到我们的祖先,怀念我们的文化,在今天是决不能屈服的。
  • 克服自私心,克服自己的利害心,便可走上爱人的大路。
  • 一个人的一封信,可以改变我个人的意见;而集体的要求决不能动摇决策的分毫。
  • 本人一向主张,如办一事,必须认真,否则虚应故事,学生看到,将受传染。
  • 找麻烦,开医院;要上吊,办学校。
  • 一天只有 21小时,剩下3小时是用来沉思的。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资料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