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年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是位歷史學家、學術領導人、五四運動學生領袖之一、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創辦者。曾任國立北京大學代理校長、國立臺灣大學校長,反共產主義。

傅斯年

名言[編輯]

因傅斯年長期擔任校長一職,故名言多相關於學習。思想中心為「信」。

  • 若有證據該抓就抓,若無證據就不能隨便進學校抓學生!我有一個請求,你今天晚上驅離學生時,不能流血,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1]
  • 我們不過是陳勝、吳廣,你們才是項羽、劉邦。
  • 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
  • 不和你決鬥了,你還是繼續罵吧。
  • 讓布爾什維克滾出臺大!
  • 諸位由學術的培養到人格的培養,人格乃是一個累積的東西,需要學問和思想的成分很多。
  • 立信是做人做學問一切的根本,也是組織社會國家的一切根本。不能立信,決不能求真理。
  • 歸骨於田橫之島。
  • 臺灣大學應該以尋求真理為目的,以人類尊嚴為人格,以擴充知識、利用天然、增厚民生為工作的目標。
  • 我在臺大,定一種章則,必要實行;如不能實行,必然取消,決不使其若有若無。
  • 我們現在在這個島上,正是檢討過去一切的時候,正是我們出問題給自己的時候。我們的挫折的原故在哪裡,我們要檢討。

我們萬萬不可再不問不思的一味因襲舊脾氣,因為實在因襲不下去了--假如要存在的話。

  • 因為教育是個有機體,造機器,建房子,不是有機體。凡有機體必須有自由發展的機會,若果沒有,一定流為形式主義,生命

力是要窒息的。我們這十五年來一切設施所以計畫不成,也許因為計畫太細,所以整齊不成,也許因為整齊得太過,所以統一 的不成,,也許因為統一的太死板,天下有許多事,是整齊不來,統一不來的,假如僅僅總持大體,也許更能整齊統一些。

  • 一個人的成就,尤其是有特殊成就的,大多是自由發展出來的,一個學校也正如此。若果一切用刻板文章限制,毛病未必能夠

一一校正,然而長處卻顯不出來。須知自由發展是學校辦得成功的最基本原則。凡在定章程時,不特不要限制得太多,而且應 該鼓勵他自動的應付環境,克服困難。這樣,教育才有生命,學校才有朝氣。

  • 有法,有人,法持大體,人用心思,這樣才可把一件事情辦得好。好的法,不是不妥的人的代替品,好的人也不是不妥的法的代替品。
  • 若一切教育都是為了技能,所造出來的人將是些死板不能自己長進的機器,則不久之後,技能隨時代進步,便要落伍了,人成廢物了。

所以「通才」一個觀念,在教育上是不與技術平等重視的。

  • 我以為辦事不必多說,多說有礙辦事,一切以事實證明可也。
  • 我不敢說「善」辦事,但「赫赫」的作風,是我所不取的。我只知道一步一步的實實在在的辦,這樣也許不能收速效,但速效我是不承認會有的。
  • 科學家扯謊,不會有真的發現;政治家扯謊,必然有極大的害處;教育家扯謊,更無法教育人[2]
  • 個人扯謊的結果,必至於集體扯謊;遁辭的扯謊,必引出故意的扯謊。
  • 我們要認法治的第一要義是公平;不能達到公平,絕不能成其為法治。
  • 學校只有法治,不能成其教育;學校沒有法治,不能上軌道。
  • 大凡人與人相處,許多事情與其責備人家,毋寧責備自己,責備自己的第一件事是自己是不是守信。
  • 「Intellectual honesty」可以翻譯作「知識的誠實」,就是說,我們一旦覺得我們做錯了,我們要承認。
  • 在大學裡得到學問乃是最重要的事;得到證書乃是很次要的事。
  • 人格不是一個空的名詞,乃是一個積累的東西。累積人格,需要學問和思想的成分很多。
  • 我們現在要看清我們的面孔,想到我們的祖先,懷念我們的文化,在今天是決不能屈服的。
  • 剋服自私心,剋服自己的利害心,便可走上愛人的大路。
  • 一個人的一封信,可以改變我個人的意見;而集體的要求決不能動搖決策的分毫。
  • 本人一向主張,如辦一事,必須認真,否則虛應故事,學生看到,將受傳染。
  • 找麻煩,開醫院;要上吊,辦學校。
  • 一天只有 21小時,剩下3小時是用來沉思的。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資料來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