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施明德

施明德(1941年1月15日-),台湾政治家、革命家、异议人士、政治犯,民主进步党前主席,民主进步党立法院党团前总召集人,美丽岛事件总指挥,百万人民反贪倒扁运动总指挥。

语录[编辑]

关于百万人民反贪腐运动[编辑]

  • 贪腐集团排山倒海的攻击,我绝对不会因为被丑化就倒下去!
  • 这场倒扁运动犹如一场武士决斗。我从年轻到老,从事多年的群众运动,每次在发起运动前,都想过退场机制。但这次不一样,现在是要阿扁(陈水扁)下台;假如有退场机制,仗就不要打了!所以我心中没有退场机制!
  • 假如(陈水扁要以下台换取朝野政党再次实质修宪)这是真的,代表他还有高贵一面,这样的下台姿势也很美。
  • 只要人民坐下去,人就会多起来!阿扁当然会下台!
  • 等到阿扁下台再喝(为了推行百万人民倒扁运动而戒的酒)!
  • 倒扁运动以和平、非暴力手段为原则,是国家主人回家清扫污秽的正常行动。
  • 为什么我们国家元首的贪腐、狭隘和夸张,竟和台湾当前社会风气如此神似?元首成元凶,我们究竟该惩处他?还是惩处我们自己?
  • 我们将拒绝政客玩弄,自行跨越统独蓝绿。凯达格兰星空下组成的公民论坛,将照进每一个台湾家庭的窗口。
  • 阿扁不下台,我们绝不终止!
  • 阿扁立即下台,绝对可换到比做满任期更好的条件。
  • 如果台湾人民舍得我一个人孤独的坐下去,最久坐到2008年5月20日下午。
  • 除了上帝在我后面指导,没有看到任何绿营的大老。
  • 很多人关心我的健康,但太多的关心反而造成我心里的压力。陈水扁或挺扁的人可能在祈祷,他们祈祷我在这场战役中快速地倒下。放心,我绝不会倒下去!
  • 马英九,)像个男人好不好!我是非暴力的。
  • 倒扁群众将如影随形,不会终止!
  • 站出来就不会退缩,绝对是和平、非暴力的耐力战。
  • 我有信心这次一定会成功,我甚至从来没有去考虑过失败的可能,所以也就没有想过万一失败了该怎么办。我觉得很重要的是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力量团结一致,是否能恢复正义?我一直相信民主制度有体制外的法律程序。
  • 这次活动号召的成果是出乎他们(贪腐集团)意料之外的。我想他们都认为我绝对不可能一个月之内号召到一百万人,让这一百万人每人捐一百块钱。
  • 我自己也估计这样的号召至少要二十个工作天以上,才有可能完成。尤其在这么炎热的天气,要民众到邮局去排队,填汇款单缴交一百块钱,那是很繁琐的工作。没想到,才用了七天就号召上百万人,金额达到一亿一千万元。这个现象反应出来的是,民怨早已积压得很深了。
  • 他(陈水扁)该对话的,不是我,而是人民。
  • (陈水扁)应该多关切历史与国际情势,就能知道很多借镜,可以让自己有美好的句点(下台)。
  • 天下围攻活动绝对和平非暴力,不会动到陈总统一根寒毛。如果你(陈水扁)真有三长两短,或被刺杀,我一定切腹自杀来陪你。
  • 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陈水扁)的肉体,请你守住总统府。
  • (陈水扁,)请你不要蹂躏台湾!请你自己下台!这次运动我们绝不会终止!
  • 如果民进党(提出的“倒扁总部十大贪腐名单”)指控的这些人真涉及贪腐,为何检调不办?
  • (反贪腐)相关法案若未建立,会有其他陈水扁出现。
  • 我终其一生要做的是台湾民主的推动者,不是政变领袖。(2008年12月20日,李登辉与曾文惠一起拜访施明德,李施二人彼此相谈七小时。李登辉说,他很佩服施明德掌控群众的能力。他告诉施明德,当时他也很想去参加百万人民倒扁运动的红衫军,如果是他带头,他会主张冲,要占领总统府、占领官邸。施明德以此回应李登辉。)

关于民进党[编辑]

  • 台湾只有总统候选人,没有总统。阿扁,你也该听听吧!
  • (民进党人对我的私生活)这种丑化、攻讦我都不陌生,已历经考验。
  • 想不到、也不知道这种万恶的事(指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四人帮”如何斗臭、斗倒对手),不只共产党,连万恶的XX党(暗指民进党)都做得出来;这比当年国民党对待我,还残忍好几倍。
  • 民进党的基石就是道德,现任党主席(游锡堃)竟说道德是人治、封建,代表这个党已经从根腐烂掉了。我实在不知道游锡堃的党主席的棒子是怎么接下来的!
  • 六年来,民进党并没有执政,而是“陈(陈水扁)家政权”,政策、人事都是阿扁、扁嫂(吴淑珍)和他们家人在玩,但民进党现在不知道在捍卫什么?阿扁的讲话只有助燃效果,为倒扁活动添加柴火和燃料。
  • 民进党已质变、量变,失去党魂。像林国庆那些人,以前是国民党的,现在却领导民进党,这个党还有什么理想?
  • 绿营统帅堕落了,怎么连绿军都堕落了?
  • 民进党当了执政者以后,它讲话,它的动作,还像一个在野党。而国民党已经是一个政权遗失的人,但是国民党的行事作风,包括中央党部,它非常像中央政府的执政者、执政党。
  • 为什么你(民进党)一定要等到选举的时候,你才要做(去)这件事情?你让那(些)个曾让白色恐怖挣扎、蹂躏、践踏过的人什么感觉?你不过是踩在我们的血迹上面,踩在我们的伤口上,谋取你的选票。(2007年12月11日,施明德与大学生座谈时,讽刺:民进党政府等到选举的时候才来“去蒋”,是骗取选票的行为。)
  • 为什么转型正义没办法做成功?其实就是民进党政府里头,仍然有很多当年的特务在里面嘛,当年的抓耙子在里面嘛,而且位居要位嘛。(2008年2月19日,施明德公开批评,民进党政府迟迟不敢公布台湾戒严时期“抓耙子”名单,是因为“利益共存”的关系,所以民进党执政期间不可能真正实践“转型正义”。)

关于台独人士[编辑]

  • 大人在讲大事,只有心理有贪念的人(暗指游锡堃)才会想求官、求财。
  • 不要让我们一直看到美丽岛时代的阿堃(游锡堃)啊!
  • 我不像你们(挺扁人士)口中喊“台独”、“反共”,却(只敢)组“炮兵团”(嫖客团)去欺负中国女人!
  • 我当民进党主席时,不接受辜宽敏的赞助,以免污辱了党;(辜宽敏)这种人谈台独,都是侮辱台独;台独叛徒现在却成了台独大老。
  • 连前总统李登辉面对蒋经国,都只坐三分之一的椅子;辜宽敏有什么份量可以与蒋经国谈联合国?
  • 高俊明)当了六年总统府国策顾问、资政,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种神职人员扣人家帽子,是台湾的特殊现象。
  • 当初陈水扁一再承诺、点头、拜托的事情,哪一项办到了?

自述[编辑]

  • 我年少时总是在想要怎么死,希望能死得不平凡,更期盼有殉道的机会。期待的死法则是子弹打进胸膛,鲜血涌出,庄严而灿烂,这多悲壮啊!
  • 我这辈子从没买过春。哪家酒廊能证明我买春,我愿付一百万。
  • 你们(指攻击施明德私生活者)一辈子都没有买过春吗?我吃饭时的手脚,都比你们睡觉时的手脚干净。

其他[编辑]

  • 忍耐是不够的,还需要宽恕。
  • 宽恕是结束痛苦最美丽的句点。
  • 承受苦难易,抗拒诱惑难。
  • 动刀枪者,终会亡于刀枪之下!
  • 一个被泼过硫酸的人,再划他两道伤口,有什么用?
  • 对可能发生的事,我不是没准备!
  • 我希望2008年不要再选有实权的总统,我更绝不会竞选总统!
  • 什么人做什么事,也会设想别人会跟他做一样的事。
  • 即使泼我一身屎,丑化施明德,也美化不了陈水扁。
  • 如果任何人为了权位,要换阿扁继续执政,都不会为人民所接受。
  • 苏武牧羊十九年,有羊肉可吃、羊奶可喝,有番女可谈情说爱,生儿育女,他已流传千古。我坐了二十五年苦牢,什么都没有;百年之后,现在的权势者都淹没于时间的洪流时,我一定还会存活,我相信历史会给我一个正确的评价!
  • 台湾问题就在这里:应该是公民来投票,最后是选民在投票了。

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编辑]

  • 满手血腥至死都是独裁者的人(蒋经国),竟有人称其对台湾民主有功,中国民运者竟然也有人称他是台湾民主之父。不敢反抗,只盼天降仁者。如此扭曲历史,忘记历史教训,不仅无知也暴露懦夫情怀。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Commons-logo.svg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