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羅永浩(1972年- ),綽號老羅羅胖子羅玉龍,中國吉林省延吉市人,原北京新東方學校英語培訓課教師。他也是中國互聯網名人,「老羅動畫工作室」、「牛博網」、「嫣部落」和「老羅英語培訓」 以及錘子科技的創辦人。

語錄[編輯]

嚴肅類[編輯]

  • 做你想做的,做你該做的,不要為了怕被利用而選擇不作為。
  • 希望那些喜歡用 「槍打出頭鳥」 這樣的道理教訓年輕人,並且因此覺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國人有一天能夠明白這樣一個事實: 有的鳥來到世間,是為了做它認為正確的事,而不是專門躲槍子兒的。如果沒被幹掉就繼續彪悍囂張下去,如果被幹掉了老子就認了。
  • 總是不談是非,一團和氣!有沒有想過對騙子厚道就是對被騙的人不厚道?對壞蛋厚道就是對好人不厚道?
  • [批評部分地區的「暫住證」制度:] 我為什麼要在自己祖國的土地上「暫」住?這不就是逼着自己的公民移民嗎?
  • 我小時候,一個美國青年大罵美國政府,一個蘇聯青年大罵蘇聯政府,通常被叫做憤青; 但是現在,一個中國青年大罵美國政府我們也把他叫做憤青,很滑稽。
  • 我堅信中國令人窒息的制式教育帶給孩子的傷害遠遠大過好處,尤其是對於聰明敏感的孩子。除非確定自己的教育水平比學校還差(其實想更差也挺難的),要不然最好還是自己教育孩子。
  • 如果中醫界整體上承認「我們確實不科學,我們也不是什麼『古老的科學』」,那我就不會說它是「偽科學」。
  • [訪談中回答離開新浪博客的原因:] 我很在意是否公正。......當然如果新浪公開道歉認錯,我可能就會算了,但是你也知道,新浪這種貨色怎麼能學會跟一個草民道歉認錯呢?
  • [博客中對起訴硅谷動力侵犯知識產權的聲明:] 如果打官司結果不理想,我將在我的餘生里擠出一部分寶貴的時間,以一切不違法的手段和硅谷動力糾纏到底,「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直到它認錯或認慫為止。
  • 為什麼要把所謂的「成功」看得那麼重要呢?一個人,非要出人頭地才是活得「成功」嗎?年輕人先把自己弄成一個正直的、善良的、有原則的、頭腦清楚的、明辨是非的人,然後再決定是否要去考慮什麼狗日的「成功」。
  • 我們這個民族跟別的民族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現在看到的區別基本上都是制度造成的。
  • [訪談中回答對於別人把自己與魯迅、王小波、王朔三人並列的看法:] 我比其他三個人功力差一些,但是每次我謙虛的時候就有人教訓我:「知識分子只分真假,不分大小」。
  • 我不能容忍當我感覺到什麼東西牛逼的時候說它牛氣,正如我感覺到什麼東西傻逼的時候不願意說它傻氣,因為它不是傻氣,它是傻逼。同樣,如果我覺得什麼東西只是傻氣的時候,死也不想說它傻逼,因為這樣說不準確。
  • 我不鄙視說「髒話」的人,我也不鄙視不說「髒話」的人,我鄙視那些僅是因為聽到別人說「髒話」就鄙視他們的人。
  • 各國嘴上說為了國家安全,其實全是為了爭奪資源,獲得更多利益。在國際關係上,只要打着國家民族利益的旗號,所有的醜惡行徑都被允許了,這是我們痛心疾首的事實。 國際關係上有沒有道義可講啊?[學生齊聲答「沒有」。]有!還是有的,不多。你們都是些犬儒主義者。[學生笑。]我還是相信有一點道義的,確實不多,但多少有一點兒。
  • 都是中國人,能過一塊兒過一塊兒,過不到一塊兒經濟上壓擠它牽扯它總之把它卡過來。有人說「我們用原子彈把它炸成焦土就回歸了」,他媽的回歸了全是輻射你要它幹嗎?
  • 我們歷史上對周邊的小弱國真是喪盡天良,所有的壞事我們的祖先都幹過了,干全了。
  • 想了解台灣原著民歷史的同學,你們不需要去看什麼國外材料,任何一所國內正規大學的圖書館裡都有。
  • 激烈的理想主義者和徹底的虛無主義者其實只有一步之遙。
  • 二十多歲的男人還有些不是犬儒主義者,四十歲的男人幾乎全都是。
  • 如果想都不想就去禁忌,一定是有壞處的。很多我們感覺天經地義的事情其實經不起推敲。
  • 過去二十多年來你腦子裡被灌輸了無數思想的大糞,都不希望你有獨立思考能力。為什麼中國學生很聰明但是邏輯混亂?就是從小腦子教壞了。我們搞揚州雙語學校的時候進口了西方大量的中小學課本,一看,學得比我們淺多了,但內容是從小就注意邏輯思維方式的訓練,導致長大以後學的東西可能不深,但都有思考能力適合做學問。中國學生很聰明,但長大以後腦子亂的不在少數。你經歷了最噁心的中小學階段,千辛萬苦,終於熬到了相對自由一點的大學裡,希望你珍惜有限的這點自由空氣,培養一點獨立思考能力。我不想談國家民族的未來,估計你們這幫貨色也聽不進去[學生笑],看你們一臉沒出息的樣也聽不進去大的話題,你們覺得這些都是假的,你們都是些犬儒主義者,所以我不講這個,我只希望大家明白,你有一點思考能力對你自己是有好處的。
  • 在一個國際主義者眼中,所有的民族主義都是狹隘的。所以當民族主義者們彼此叫囂誰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誰是不狹隘的民族主義的時候,我們只能以同情的眼光打量他們。
  • 愛一個國家和愛全人類哪一個更偉大?當然愛全人類更偉大。像老羅就是一個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學生笑]。在我眼中,一個人如果叫囂自己是愛國主義並且洋洋得意,是很愚昧的。
  • 政治就是沒有矛盾,製造矛盾,再解決矛盾。
  • [在牛博網被禁網後,老羅在他的個人博文中寫到]我將若無其事地歸來開放

戲謔類[編輯]

  • 遇到誤會我不解釋。只有兩種人誤會我我解釋:一是親人好友誤會我,不解釋他們會傷心;二是法院誤會我,[學生笑。] 不解釋那不叫彪悍,那叫魯莽。其他的絕不解釋,神情剛毅。媽的連我你都誤會,你還能幹什麼?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 真的猛男,敢於直面慘澹的人生,正視淋漓的鮮血......哦,真的「猛士」是吧?[學生笑] 活得堅強一點,都不小..了,希望大家儘早養成一種成熟的、健康的、強悍的人生觀。
  • 我一直坦蕩蕩,只有我不答的,沒有你不能問的。
  • 這種事兒記不住,沒用的倒記得清清楚楚。這不怪你們。這就是人類的特徵。我也一樣。我到其他什麼地方聽的課,回到家,老師講的題都忘光了,扯的淡還是栩栩如生。[學生笑]大家都是這樣,不用太自責。
  • 如果你在荒謬的環境中呆得久了,你就感覺不到荒謬。這就像滿滿一屋子人個個在那裡放屁,[學生笑]越來越臭,最後一屋子徹底臭了你就沒感覺了;從外面進來的人才知道臭......但如果誰在裡面也能感覺到臭...這種人正是中國未來的脊樑。
  • 當年看第一本古龍嚇一跳,說:「風」,句號。「冷風」,句號。第三行,「冷風吹」,句號。從來沒見過文字玩得這麼炫這麼酷的,當時下巴咣就掉下來了[學生笑],佩服得五體投地。當時甚至覺得比金庸還牛。但是經過時間慢慢的考驗,終於驗證了Morris Dickstein的一句名言:時間對於別出心裁的小花樣是最無情的。過分依賴這些superficial quirk,過分依賴這些稀奇古怪的小花招,藝術價值被削弱,經不起時間考驗。......古龍的今天重看,就替他惋惜,裝什麼孫子,太裝模作樣了,當年看不覺得。表面上有點創新,骨子裡畢竟是膚淺的東西。......但後來又發現古龍這小子故意這麼寫的。是個流氓。大家知道台灣的作家成名後,稿費不是以字數計而是以行數計的。台灣書豎排,一排四十多字,「風」,句號,嘩啦嘩啦數錢。「冷風」,句號,嘩啦嘩啦數錢。「冷風吹」,咦,一頓飯夠了[學生笑],丟下書先出去喝一盅。流氓。[學生笑]
  • 現在看到B選項是不是應該被它提醒啦!怎麼能不選呢?這道理就像是你憋得滿臉通紅像一匹野馬一樣在馬路上橫衝直撞找廁所,憋壞了,忽然迎面一座麥當勞![學生笑]...不是廁所繼續跑。那就活該你尿褲子。[學生笑]
  • 中國要是有50%的人都是同性戀,人口問題就解決了。......當然,我是異性戀了。
  • [對學生]我真嫉妒你們能遇到這麼牛的老師。
  • [對學生]你們真是氣死我了......哎...求求你們了!
  • 這個題巨簡單無比以至於都不好意思做了。
  • 大家都是出來混的,都不容易!
  • [講題]「鬆軟的肌肉和梨型的身材...」,什麼叫"梨形的身材"啊? 咦,你們看我幹什麼啊?我這絕對不是梨形身材,我老羅這是標準的桶形身材!
  • 好了,笑話講完了,剛才趴着的同學可以繼續睡了。
  • 這個題目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
  • 好,不說了。又激動了。(我)容易激動的人。好,下一題。
  • 像我這樣的奇男子......
  • 這句話對不對?對不對?對嗎?不對嗎?[學生答:不對] 你告訴我哪不對了?這簡直就是沒有再對的了!無聊的題,下一道!
  • 你們看這個詞——gullibility...gullibility...讀着像什麼?不就是傻了吧幾嗎!
  • 就好像你本來是一把玻璃都能切的牛逼刀子,但是別人老是誇你值錢,誇你亮晶晶,誇你「一顆永流傳」。也許作為飾品的任何一顆小鑽石都比一把玻璃刀值錢,問題是,誰他媽想值錢了!
  • 這些寫產品文案的偽文學青年不會認為文人騷客的騷和騷貨的騷是一碼事吧?
  • 我咽了一口苦水,不過在她看來是一口口水。
  • 把有限的馬屁集中火力拍到一個人的屁股上。
  • 我走來走去,為中國的命運苦苦思索。
  • 每天在殺人和不殺人的念頭之間徘徊。

狂言類[編輯]

(來源:羅永浩新浪微博)

  • 每一個想要3.5吋以上屏幕的人都以為自己代表了大多數......你見過幾個女人希望買4吋或更大屏幕手機的?如果只做一款,3.5吋就是極限,不能再大了。
  • 不會,我找來的三個國內UI設計師,都認為自己可以滅掉蘋果,只是需要一點點時間,比如半年。
  • 因為懂設計的人里很少有能做企業家的,而企業家很少有審美合格的,喬布斯就是鑽了這個空子,對我來說,他的一生的意義就是在提醒我這個道理的。
  • 除了對iphone的工業設計和製造能力尚存少許敬畏,其他的品牌.....唉,既生爾等,何生浩......
  • 三星、諾基亞、摩托羅拉都不是我眼裡的對手,何況其中還有一個已變賣,一個快倒閉了。如果喬布斯還活着,我不敢說很有把握,但喬布斯死了之後,趕超蘋果也只是遲早的事。希望我們崛起前蘋果不要走下坡路,免得贏了也沒什麼意思。
  • 路上空氣奇好,要不是得上班,真想自己在凌晨五點的街上走走,也許幾個棘手問題就有解了,畢竟大部分時候我們都是在渾濁的空氣里研究產品的。等做大了殺出國門,我要告訴美國同行「你們別忘了我們在空氣惡劣頭昏腦脹的地方想出的東西就足以乾死你們了,接下來我們來了美國,知道等着你們的是什麼嗎?
  • 剛才美國蘋果公司的一個主管從dribbble上找到我們的一位牛逼UI設計師,想把他拉走,幸好他沒同意(百感交集中),要不然我就徹底乾死蘋果。蘋果好險!真替它們捏了一把冷汗…
  • 等做了手機巨頭、通訊大佬、IT狂人後,還能到左爺、老崔、逼哥、瑋哥、龍哥、萬青、萬總、河總、周爺、岑仔(除左爺岑仔外排名不分前後)的音樂會上失態地狂喊"牛屄"嗎?會不會又有傻逼說該企業家"素質"不行、不該說髒話、不成熟什麼的?在命運安排的、不可避免的巨大"成功"前夕,哥傷感了......
  • 嗯,我一個人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老喬的墓碑孤零零地立在那裡...
  • 1.小米確實賣了700萬部,少也少不了多少,你們不用陰謀論了。2.將來我賣了700萬部,可能也不會跟網友互動了,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 是,即便我們一時不能全面超過iPhone,也會讓玩膩了iPhone又受不了其他手機(幾乎是一片爛貨的汪洋大海)的用戶高高興興買單。
  • 我和闖爺坐進車裡,我勸他繫上安全帶,「你能想象咱倆要是出了車禍,還沒系安全帶,人類的智能手機事業會被耽誤成什麼樣嗎?」 闖爺認真想了想,「至少幾十年吧。」 「不知道」,我說,「反正我是不太敢細想。」
  • 陪家人到雍和宮燒香,我在邊上站着,看着那些跪着的善男信女心裡默念,「您老就管管他們的要求就行了,手機大賣什麼的,我自己來。
  • 下午去定了發布會場地,非常完美。如果說我們的手機操作系統秒殺Flyme和MIUI,那發布會跟魅族和小米的發布會比,簡直是毫秒殺。明後天公布具體時間場地,大約發布會兩周前開始賣票。考慮到發布會後,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將成為歷史,同事們都對目前還可以不戴墨鏡去吃大排檔的最後一段寶貴時光備感珍惜…
  • 無所謂,我們出手機時會賣到全球去,一兩個亞洲國家的省,丟了就丟了......干,「丟了」也是髒話,中國話真流氓。
  • 到現在為止,蘋果、三星、LG、索尼、HTC、摩托羅拉、諾基亞以及「中華酷聯海」中的中興、華為、聯想,還有小米,都已經來信索取門票要求參加錘子ROM("Smartisan OS」)發布會了。看來酷派、海信、魅族這幾個無知無畏的廠商還不知道等着他們的悲慘命運是什麼。
  • 跟siri和它的抄襲者們的拙劣設計完全不同,我們已完成一個顛覆性的語音產品方案,我有把握你會每天用它,而不是像試siri一樣,耍弄一番就不用了。國內語音技術供應商里,訊飛的技術很好,但它是一個有國營氣質(你懂的)的企業,溝通效率巨恐怖。請問北京有靠譜的語音技術供應商嗎?我們已經等不了了!
  • 把車停到公司樓下, 我摸了摸,給同事買的幾盒炒麵依然滾燙。去時的大雪完全停了,我打開天窗,車頂殘留的雪落了我一頭,能看到很多星星,涼涼的空氣好得不像話,喇叭裡的音樂也從重金屬變成了鋼琴曲…突然我就傷感起來了:你只是勤奮工作,努力做好自己,結果很多你的同行就要倒閉了…生命真殘酷啊。
  • 我們不賣低端機,盯也盯的是中產階級的錢包。
  • 如果低於2500,我是你孫子。
  • 今天聽到業界大佬說,老羅他們做得再差,也能做到一到兩個魅族那麼大。我覺得這跟罵人差不多,一些同事卻感到很欣慰......
  • 在2000至3000元的國產機中,魅族的銷量只有40多萬部,基本上是一個可忽視的企業(但他們的硬件做工很好,像某代工廠朋友說的那樣,「小米產線上的合格品到了魅族產線上都是殘次品」)。
  • 從工業設計的角度,錘子黑色版可能是史上最接近完美的黑色版智能手機。
  • 有感於「某某手機和某某手機以及某某手機配置跟你們的差不多,但只要1999,你們丫的憑什麼他媽的賣3000塊啊?!」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