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

维基语录,自由的名人名言录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羅永浩(1972年- ),绰号老罗罗胖子罗玉龙,中国吉林省延吉市人,原北京新东方学校英语培训课教师。他也是中国互联网名人,“老罗动画工作室”、“牛博网”、“嫣部落”和“老羅英語培訓” 以及锤子科技的创办人。

语录[编辑]

严肃类[编辑]

  • 做你想做的,做你该做的,不要为了怕被利用而选择不作为。
  • 希望那些喜欢用 “枪打出头鸟” 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 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如果没被干掉就继续彪悍嚣张下去,如果被干掉了老子就认了。
  • 总是不谈是非,一团和气!有没有想过对骗子厚道就是对被骗的人不厚道?对坏蛋厚道就是对好人不厚道?
  • [批评部分地区的“暂住证”制度:] 我为什么要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暂”住?这不就是逼着自己的公民移民吗?
  • 我小时候,一个美国青年大骂美国政府,一个苏联青年大骂苏联政府,通常被叫做愤青; 但是现在,一个中国青年大骂美国政府我们也把他叫做愤青,很滑稽。
  • 我坚信中国令人窒息的制式教育带给孩子的伤害远远大过好处,尤其是对于聪明敏感的孩子。除非确定自己的教育水平比学校还差(其实想更差也挺难的),要不然最好还是自己教育孩子。
  • 如果中医界整体上承认“我们确实不科学,我们也不是什么‘古老的科学’”,那我就不会说它是“伪科学”。
  • [访谈中回答离开新浪博客的原因:] 我很在意是否公正。......当然如果新浪公开道歉认错,我可能就会算了,但是你也知道,新浪这种货色怎么能学会跟一个草民道歉认错呢?
  • [博客中对起诉硅谷动力侵犯知识产权的声明:] 如果打官司结果不理想,我将在我的余生里挤出一部分宝贵的时间,以一切不违法的手段和硅谷动力纠缠到底,“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它认错或认怂为止。
  • 为什么要把所谓的“成功”看得那么重要呢?一个人,非要出人头地才是活得“成功”吗?年轻人先把自己弄成一个正直的、善良的、有原则的、头脑清楚的、明辨是非的人,然后再决定是否要去考虑什么狗日的“成功”。
  • 我们这个民族跟别的民族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看到的区别基本上都是制度造成的。
  • [访谈中回答对于别人把自己与鲁迅、王小波、王朔三人并列的看法:] 我比其他三个人功力差一些,但是每次我谦虚的时候就有人教训我:“知识分子只分真假,不分大小”。
  • 我不能容忍当我感觉到什么东西牛逼的时候说它牛气,正如我感觉到什么东西傻逼的时候不愿意说它傻气,因为它不是傻气,它是傻逼。同样,如果我觉得什么东西只是傻气的时候,死也不想说它傻逼,因为这样说不准确。
  • 我不鄙视说“脏话”的人,我也不鄙视不说“脏话”的人,我鄙视那些仅是因为听到别人说“脏话”就鄙视他们的人。
  • 各国嘴上说为了国家安全,其实全是为了争夺资源,获得更多利益。在国际关系上,只要打着国家民族利益的旗号,所有的丑恶行径都被允许了,这是我们痛心疾首的事实。 国际关系上有没有道义可讲啊?[学生齐声答“没有”。]有!还是有的,不多。你们都是些犬儒主义者。[学生笑。]我还是相信有一点道义的,确实不多,但多少有一点儿。
  • 都是中国人,能过一块儿过一块儿,过不到一块儿经济上压挤它牵扯它总之把它卡过来。有人说“我们用原子弹把它炸成焦土就回归了”,他妈的回归了全是辐射你要它干吗?
  • 我们历史上对周边的小弱国真是丧尽天良,所有的坏事我们的祖先都干过了,干全了。
  • 想了解台湾原著民历史的同学,你们不需要去看什么国外材料,任何一所国内正规大学的图书馆里都有。
  • 激烈的理想主义者和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 二十多岁的男人还有些不是犬儒主义者,四十岁的男人几乎全都是。
  • 如果想都不想就去禁忌,一定是有坏处的。很多我们感觉天经地义的事情其实经不起推敲。
  • 过去二十多年来你脑子里被灌输了无数思想的大粪,都不希望你有独立思考能力。为什么中国学生很聪明但是逻辑混乱?就是从小脑子教坏了。我们搞扬州双语学校的时候进口了西方大量的中小学课本,一看,学得比我们浅多了,但内容是从小就注意逻辑思维方式的训练,导致长大以后学的东西可能不深,但都有思考能力适合做学问。中国学生很聪明,但长大以后脑子乱的不在少数。你经历了最恶心的中小学阶段,千辛万苦,终于熬到了相对自由一点的大学里,希望你珍惜有限的这点自由空气,培养一点独立思考能力。我不想谈国家民族的未来,估计你们这帮货色也听不进去[学生笑],看你们一脸没出息的样也听不进去大的话题,你们觉得这些都是假的,你们都是些犬儒主义者,所以我不讲这个,我只希望大家明白,你有一点思考能力对你自己是有好处的。
  • 在一个国际主义者眼中,所有的民族主义都是狭隘的。所以当民族主义者们彼此叫嚣谁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谁是不狭隘的民族主义的时候,我们只能以同情的眼光打量他们。
  • 爱一个国家和爱全人类哪一个更伟大?当然爱全人类更伟大。像老罗就是一个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学生笑]。在我眼中,一个人如果叫嚣自己是爱国主义并且洋洋得意,是很愚昧的。
  • 政治就是没有矛盾,制造矛盾,再解决矛盾。
  • [在牛博网被禁网后,老罗在他的个人博文中写到]我将若无其事地归来开放

戏谑类[编辑]

  • 遇到误会我不解释。只有两种人误会我我解释:一是亲人好友误会我,不解释他们会伤心;二是法院误会我,[学生笑。] 不解释那不叫彪悍,那叫鲁莽。其他的绝不解释,神情刚毅。妈的连我你都误会,你还能干什么?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真的猛男,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哦,真的“猛士”是吧?[学生笑] 活得坚强一点,都不小..了,希望大家尽早养成一种成熟的、健康的、强悍的人生观。
  • 我一直坦荡荡,只有我不答的,没有你不能问的。
  • 这种事儿记不住,没用的倒记得清清楚楚。这不怪你们。这就是人类的特征。我也一样。我到其他什么地方听的课,回到家,老师讲的题都忘光了,扯的淡还是栩栩如生。[学生笑]大家都是这样,不用太自责。
  • 如果你在荒谬的环境中呆得久了,你就感觉不到荒谬。这就像满满一屋子人个个在那里放屁,[学生笑]越来越臭,最后一屋子彻底臭了你就没感觉了;从外面进来的人才知道臭......但如果谁在里面也能感觉到臭...这种人正是中国未来的脊梁。
  • 当年看第一本古龙吓一跳,说:“风”,句号。“冷风”,句号。第三行,“冷风吹”,句号。从来没见过文字玩得这么炫这么酷的,当时下巴咣就掉下来了[学生笑],佩服得五体投地。当时甚至觉得比金庸还牛。但是经过时间慢慢的考验,终于验证了Morris Dickstein的一句名言:时间对于别出心裁的小花样是最无情的。过分依赖这些superficial quirk,过分依赖这些稀奇古怪的小花招,艺术价值被削弱,经不起时间考验。......古龙的今天重看,就替他惋惜,装什么孙子,太装模作样了,当年看不觉得。表面上有点创新,骨子里毕竟是肤浅的东西。......但后来又发现古龙这小子故意这么写的。是个流氓。大家知道台湾的作家成名后,稿费不是以字数计而是以行数计的。台湾书竖排,一排四十多字,“风”,句号,哗啦哗啦数钱。“冷风”,句号,哗啦哗啦数钱。“冷风吹”,咦,一顿饭够了[学生笑],丢下书先出去喝一盅。流氓。[学生笑]
  • 现在看到B选项是不是应该被它提醒啦!怎么能不选呢?这道理就像是你憋得满脸通红像一匹野马一样在马路上横冲直撞找厕所,憋坏了,忽然迎面一座麦当劳![学生笑]...不是厕所继续跑。那就活该你尿裤子。[学生笑]
  • 中国要是有50%的人都是同性恋,人口问题就解决了。......当然,我是异性恋了。
  • [对学生]我真嫉妒你们能遇到这么牛的老师。
  • [对学生]你们真是气死我了......哎...求求你们了!
  • 这个题巨简单无比以至于都不好意思做了。
  •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都不容易!
  • [讲题]“松软的肌肉和梨型的身材...”,什么叫"梨形的身材"啊? 咦,你们看我干什么啊?我这绝对不是梨形身材,我老罗这是标准的桶形身材!
  • 好了,笑话讲完了,刚才趴着的同学可以继续睡了。
  • 这个题目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
  • 好,不说了。又激动了。(我)容易激动的人。好,下一题。
  • 像我这样的奇男子......
  • 这句话对不对?对不对?对吗?不对吗?[学生答:不对] 你告诉我哪不对了?这简直就是没有再对的了!无聊的题,下一道!
  • 你们看这个词——gullibility...gullibility...读着像什么?不就是傻了吧几吗!
  • 就好像你本来是一把玻璃都能切的牛逼刀子,但是别人老是夸你值钱,夸你亮晶晶,夸你“一颗永流传”。也许作为饰品的任何一颗小钻石都比一把玻璃刀值钱,问题是,谁他妈想值钱了!
  • 这些写产品文案的伪文学青年不会认为文人骚客的骚和骚货的骚是一码事吧?
  • 我咽了一口苦水,不过在她看来是一口口水。
  • 把有限的马屁集中火力拍到一个人的屁股上。
  • 我走来走去,为中国的命运苦苦思索。
  • 每天在杀人和不杀人的念头之间徘徊。

狂言类[编辑]

(来源:罗永浩新浪微博)

  • 每一个想要3.5吋以上屏幕的人都以为自己代表了大多数......你见过几个女人希望买4吋或更大屏幕手机的?如果只做一款,3.5吋就是极限,不能再大了。
  • 不会,我找来的三个国内UI设计师,都认为自己可以灭掉苹果,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比如半年。
  • 因为懂设计的人里很少有能做企业家的,而企业家很少有审美合格的,乔布斯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对我来说,他的一生的意义就是在提醒我这个道理的。
  • 除了对iphone的工业设计和制造能力尚存少许敬畏,其他的品牌.....唉,既生尔等,何生浩......
  • 三星、诺基亚、摩托罗拉都不是我眼里的对手,何况其中还有一个已变卖,一个快倒闭了。如果乔布斯还活着,我不敢说很有把握,但乔布斯死了之后,赶超苹果也只是迟早的事。希望我们崛起前苹果不要走下坡路,免得赢了也没什么意思。
  • 路上空气奇好,要不是得上班,真想自己在凌晨五点的街上走走,也许几个棘手问题就有解了,毕竟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在浑浊的空气里研究产品的。等做大了杀出国门,我要告诉美国同行“你们别忘了我们在空气恶劣头昏脑胀的地方想出的东西就足以干死你们了,接下来我们来了美国,知道等着你们的是什么吗?
  • 刚才美国苹果公司的一个主管从dribbble上找到我们的一位牛逼UI设计师,想把他拉走,幸好他没同意(百感交集中),要不然我就彻底干死苹果。苹果好险!真替它们捏了一把冷汗…
  • 等做了手机巨头、通讯大佬、IT狂人后,还能到左爷、老崔、逼哥、玮哥、龙哥、万青、万总、河总、周爷、岑仔(除左爷岑仔外排名不分前后)的音乐会上失态地狂喊"牛屄"吗?会不会又有傻逼说该企业家"素质"不行、不该说脏话、不成熟什么的?在命运安排的、不可避免的巨大"成功"前夕,哥伤感了......
  • 嗯,我一个人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老乔的墓碑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 1.小米确实卖了700万部,少也少不了多少,你们不用阴谋论了。2.将来我卖了700万部,可能也不会跟网友互动了,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 是,即便我们一时不能全面超过iPhone,也会让玩腻了iPhone又受不了其他手机(几乎是一片烂货的汪洋大海)的用户高高兴兴买单。
  • 我和闯爷坐进车里,我劝他系上安全带,“你能想象咱俩要是出了车祸,还没系安全带,人类的智能手机事业会被耽误成什么样吗?” 闯爷认真想了想,“至少几十年吧。” “不知道”,我说,“反正我是不太敢细想。”
  • 陪家人到雍和宫烧香,我在边上站着,看着那些跪着的善男信女心里默念,“您老就管管他们的要求就行了,手机大卖什么的,我自己来。
  • 下午去定了发布会场地,非常完美。如果说我们的手机操作系统秒杀Flyme和MIUI,那发布会跟魅族和小米的发布会比,简直是毫秒杀。明后天公布具体时间场地,大约发布会两周前开始卖票。考虑到发布会后,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历史,同事们都对目前还可以不戴墨镜去吃大排档的最后一段宝贵时光备感珍惜…
  • 无所谓,我们出手机时会卖到全球去,一两个亚洲国家的省,丢了就丢了......干,“丢了”也是脏话,中国话真流氓。
  • 到现在为止,苹果、三星、LG、索尼、HTC、摩托罗拉、诺基亚以及“中华酷联海”中的中兴、华为、联想,还有小米,都已经来信索取门票要求参加锤子ROM("Smartisan OS”)发布会了。看来酷派、海信、魅族这几个无知无畏的厂商还不知道等着他们的悲惨命运是什么。
  • 跟siri和它的抄袭者们的拙劣设计完全不同,我们已完成一个颠覆性的语音产品方案,我有把握你会每天用它,而不是像试siri一样,耍弄一番就不用了。国内语音技术供应商里,讯飞的技术很好,但它是一个有国营气质(你懂的)的企业,沟通效率巨恐怖。请问北京有靠谱的语音技术供应商吗?我们已经等不了了!
  • 把車停到公司樓下, 我摸了摸,給同事買的幾盒炒麵依然滾燙。去時的大雪完全停了,我打開天窗,車頂殘留的雪落了我一頭,能看到很多星星,涼涼的空氣好得不像話,喇叭裡的音樂也從重金屬變成了鋼琴曲…突然我就傷感起來了:你只是勤奮工作,努力做好自己,結果很多你的同行就要倒閉了…生命真殘酷啊。
  • 我们不卖低端机,盯也盯的是中产阶级的钱包。
  • 如果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
  • 今天听到业界大佬说,老罗他们做得再差,也能做到一到两个魅族那么大。我觉得这跟骂人差不多,一些同事却感到很欣慰......
  • 在2000至3000元的国产机中,魅族的销量只有40多万部,基本上是一个可忽视的企业(但他们的硬件做工很好,像某代工厂朋友说的那样,“小米产线上的合格品到了魅族产线上都是残次品”)。
  • 从工业设计的角度,锤子黑色版可能是史上最接近完美的黑色版智能手机。
  • 有感于“某某手机和某某手机以及某某手机配置跟你们的差不多,但只要1999,你们丫的凭什么他妈的卖3000块啊?!”


Wikipedia-logo.png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