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錢鍾書

維基語錄,自由的名人名言錄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錢鍾書(1910年11月21日—1998年12月19日),字默存,號槐聚,中國江蘇無錫人,中國近代著名作家、文學研究家。

語錄[編輯]

  •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 婚姻是一座圍城,沒有結婚的人,拼命想擠進去,結了婚的人卻拼命想向外爬。
  • 法國也有這麼一句話。不過,不說是鳥籠,說是被圍困的城堡forteresse assiégée,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圍城》)
  • 上帝要懲罰人類,有時來一個荒年,有時來一次瘟疫或戰爭,有時產生一個道德家。(《寫在人生邊上‧談教訓》)
  • 我們稱那位衣着暴露的S小姐為「局部真理」,因為真理都是赤裸裸的。
  • 醫生也是屠夫的一種。
  • 學國文的人出洋「深造」聽來有些滑稽。事實上,惟有學中國文學的人非到外國留學不可。因為一切其他科目像數學、物理、哲學、心理、經濟、法律等等都是從外國灌輸進來的,早已洋氣撲鼻;只有國文是國貨土產,還需要出國招牌,方可維持地位,正好像中國官吏、商人在本國剝削來的錢要換外匯,才能保持國幣的原來價值。
  • 戀愛跟火同樣的貪婪,同樣的會蔓延,同樣的殘忍,消滅了監牢結實的原料,把灰燼去換光明和熱烈…時間對友誼的磨蝕,好比水流過石子,反而把它洗濯的光潔了。
  • 世界上沒有自認為一無可愛的女人,也沒有自認為百不如人的男子。
  • 偏見可以說是思想的放假。它是沒有思想的人的家常日用,而是有思想的人的星期日娛樂。假如我們不能懷挾偏見,隨時隨地必須得客觀公平、正經嚴肅,那就像造屋只有客廳,沒有臥室,又好比在浴室里照鏡子還得做出攝影機頭前的姿態。
  • 不受教育的人,因為不識字,上人的當;受教育的人,因為識了字,上印刷品的當。
  • 有雞鴨的地方:糞多;有年輕女人的地方:話多。
  • 我們對採摘不到的葡萄,不但可以想象它酸,有很可能想象它是分外的甜。
  • 打狗要看主人面,那麼,打貓要看主婦面了。
  • 天下只有兩種人。比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種人挑好的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吃。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壞的。不過事實卻適得其反,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只有回憶。
  • 對於醜女人,細看是一種殘忍,除非她是壞人,你要懲罰她。
  • 假使愛女人,應當愛及女人的狗。那麼真心結交朋友,應當忘掉朋友的過失。
  • 一個人,到了20歲還不狂,這個人是沒出息的;到了30歲還狂,也是沒出息的。
  • 有些所謂的研討會其實就是請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吃一些不乾不淨的飯,花一些不明不白的錢,說一些不痛不癢的話,開一個不倫不類的會!
  • 我們希望它來,希望它留,希望它再來——這三句話概括了整個人類努力的歷史。
  • 我都姓了一輩子「錢」了,難道還迷信錢嗎?
  • 張先生跟外國人來往慣了,說話有個特徵--也許在洋行、青年會、扶輪社等圈子裡,這並沒有什麼奇特--喜歡中國話里夾無謂的英文字。他並無中文難達的新意,需要借英文來講;所以他說話里嵌的英文字,還比不得嘴裡嵌的金牙,因為金牙不僅妝點,尚可使用,只好比牙縫裡嵌的肉屑,表示飯菜吃得好,此外全無麼?
  • 情婦雖然要新的才有趣,朋友還是舊的好。
  • 人生的刺,就在這裡,留戀着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戀的東西。
  • 有了門,我們可以出去;有了窗,我們可以不必出去。
  • 你不會認識我,雖然你上過我的當。你受我引誘時,你只知道我是可愛的女人、可親信的朋友,甚至是可追求的理想,你沒有看出是我。只有拒絕我引誘的人,像耶穌基督,才知道我是誰。
  •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是會將自己的創作衝動誤解為創作才能。
  • 有用的東西只能給人利用,所以存在;偏是無用的東西會利用人,替它遮蓋和辯護,也能免於拋棄。
  • 世界上大事情像可以隨便應付,偏是小事倒絲毫假借不了。譬如貪官污吏,納賄幾千萬,而決不肯偷人家的錢袋。
  • 天地間有許多景象是要閉了眼才看得見的,譬如夢。
  • 不料你的見識竟平庸到可以做社論。
  • 「致身於國」、「還政於民」等等佳話,只是語言幻成的空花泡影,名說交付出去,其實只仿佛魔術家玩的飛刀,放手而並沒有脫手。
  • 吃飯有時很像結婚,名義上最主要的東西,其實往往是附屬品。吃講究的飯事實上只是吃菜,正如討闊佬的小姐,宗旨倒並不在女人。
  • 豬是否能快樂得象人,我們不知道;但是人容易滿足得象豬,我們是常看見的。
  • 有一種人的理財學不過是借債不還,所以有一種人的道學,只是教訓旁人,並非自己有什麼道德。
  • 把整個歷史來看,古代相當於人類的小孩子時期。先前是幼稚的,經過幾千百年的長進,慢慢地到了現代。時代愈古,愈在前,它的歷史愈短;時代愈在後,他積的閱歷愈深,年齡愈多。所以我們反是我們祖父的老輩,上古三代反不如現代的悠久古老。這樣,我們的信而好古的態度,便發生了新意義。我們思慕古代不一定是尊敬祖先,也許只是喜歡小孩子,並非為敬老,也許是賣老。
  • 把飯給自己有飯吃的人吃,那是請飯;自己有飯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飯,那是賞面子。交際的微妙不外乎此。反過來說,把飯給予沒飯吃的人吃,那是施食;自己無飯可吃而去吃人家的飯,賞面子就一變而為丟臉。
  • 侯營長有個桔皮大鼻子,鼻子上附帶一張臉,臉上應有盡有,並未給鼻子擠去眉眼,鼻尖生幾個酒刺,像未熟的草莓,高聲說笑,一望而知是位豪傑。
  • 老年人戀愛,就象老房子着火,沒得救。
  • 假如你吃了一個雞蛋,覺得味道不錯,何必要去看看那隻下蛋的母雞呢?5月12日之每日名言(《圍城》)
  •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來華訪問時想見他,他說:」跟她不是一路人,見了面沒話說!」
  • 人生據說是一部大書。假使人生真是這樣,那麼,我們一大半作者只能算是書評家,具有書評家的本領,無須看得幾頁書,議論早已發了一大堆,書評一篇寫完交卷。
  • 丈夫是女人的職業,沒有丈夫就等於失業。
  • 笑的確可以說是人面上的電光,眼睛忽然增添了明亮,唇吻間閃爍着牙齒的光芒。
  • 據說每個人需要一面鏡子,可以常常自照,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不過,能自知的人根本不用照鏡子;不自知的東西,照了鏡子也沒有用。
  • 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朝市之顯學必成俗學。
  • 考古學提倡發掘墳墓以後,好多古代死人的朽骨和遺物都暴露了;現代文學成為專科研究以後,好多未死的作家的將朽或已朽的作品都被發掘而暴露了。被發掘的喜悅使我們這些人忽視了被暴露的危險,不想到作品的埋沒往往保全了作者的虛名。假如作者本人帶頭參加了發掘工作,那很可能得不償失,「自掘墳墓」會變為矛盾統一的雙關語:掘開自己作品的墳墓恰恰也是掘下了作者自己的墳墓。
  • 一張文憑,仿佛有亞當、夏娃下身那片樹葉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紙能把一個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蓋起來。
  • 經提倡而產生的幽默,一定是矯揉造作的幽默。
  • 方鴻漸還想到昨晚那中國館子吃午飯,鮑小姐定要吃西菜,說不願意碰見同船的熟人,便找到一家門面還像樣的西館。誰知道從冷盤到咖啡,沒有一樣東西可口:上來的湯是涼的,冰淇淋倒是熱的;魚像海軍陸戰隊,已登陸了好幾天;肉像潛水艇士兵,會長時期伏在水裡;除醋外,麵包、牛肉、紅酒無一不酸。
  • 天下就沒有偶然,那不過是化了妝的、戴了面具的必然。
  • 當着心愛的男人,每個女人都有返老還童的絕技。
  • 忠厚老實人的惡毒,像飯里的砂礫或魚片裡未淨的刺,給人一種不期待的傷痛。
  • 事實上,一個人的缺點正像猴子的尾巴,在地面的時候,尾巴是看不見的,直到他向樹上爬,就把後部供大眾瞻仰,可是這紅臀長尾巴本來就有,並非地位爬高了的新標識。 (小說《圍城》)
  • 兩個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謠言,正如兩根樹枝接近,蜘蛛就要掛網。
Wikipedia-logo.png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